晒太阳

晒太阳

邓永娟

下午,太阳灿灿,整个大地笼罩在一个暖暖的火炉里,轻柔温和,像一个温婉的女子在抚摸着世界。

弟弟一眼看见坐在阳台上晒太阳的爸爸,大声地叫起来:“妈妈,看,爸爸在那儿呢!”我一看,丈夫坐在蓝色的小椅子上,歪着脑袋,两只脚斜斜地伸直,正舒服地晒着太阳。“哈哈,爸爸在晒着太阳睡觉呢!”弟弟的叫声吵醒了爸爸。爸爸把抱住弟弟:“哈哈,我们一起晒太阳吧!”说着,还把胡须蹭着弟弟的脸。弟弟大叫着挣扎着:“我要到妈妈那儿去,你扎得我好痛啊!”爸爸摸了摸下巴的胡须,笑了笑。

我发现,丈夫下巴短短的胡须不知何时,也变白了,只有感叹一句,岁月不饶人啊,曾几何时青葱男子变成了一个已有几许白发的中年男子。

我坐在另一边的浅蓝色小椅子上。弟弟爬到我的大腿上,看着楼下的马路。马路上奔驰的车渐渐多了起来。

“妈妈,我喜欢这辆蓝色的小车!”一辆闪着如大海一般蓝色的车飞驰过而。

“妈妈,这辆卡车好长啊!”一辆长长的货车飞驰而过。

“妈妈,我喜欢这两红色的车,也喜欢前面那辆黄色的车,这些你都不能喜欢了,你只能喜欢那辆白色的和黑色的车了!”弟弟用手指着楼下停下的车,霸道地说道。只能有他喜欢的,他喜欢的东西,你就不能喜欢了。看着弟弟扬着霸气的小脸,我笑了,霸道的弟弟,知道自己要什么,那是一件好事,但是有些东西不能强加于人的哟,可是,我什么也没有说,现在他还小,不知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随着他的成长,他肯定会在某一时刻深刻地明白这个道理的。

成长有喜悦,也有烦恼,谁不是这样慢慢长大的呢?

对面楼顶的粗绳上挂满了被单,这么好的太好,当然最适宜拿出来晒啦,一连几天的绵绵春雨,棉子变得潮湿了,晒一晒,让被子渗着太阳的味道,今天晚上铺在床上,晚上睡觉的时候,嗅到的都是太阳暖暖的味道!一位老爷爷走了出来,他坐在楼顶上突出的一根大水管上坐着,默默地看着前方。

“老爷爷也出来晒太阳了。”弟弟叫了起来。他又转过头,往马路对面的一栋楼的楼顶一看,又叫了起来:“妈妈,刚才只有一位叔叔出来晒太阳的,现在又出来了一个,是我变出来的!”我扭过头,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见两个男人站在楼顶上聊着天。

“哗,弟弟这么厉害,会变魔术,变出一位叔叔来。”我笑着夸奖道。

弟弟站起来,在我的大腿上跳着,我急忙做着两手环抱的样子,防止他跌倒下来。弟弟一边跳一边挥舞着双手,一点儿也不担心。

“妈妈,看,高铁钻进洞里了!”弟弟又大叫起来。

我睁大眼睛朝左前方望去,果然一列高铁从广州方向驶来,它正在快速地穿过山的隧道里。

“这辆高铁很长啊!”弟弟叹道。

丈夫没来由地说了一句:“因为疫情,可能高铁也没有这么多班次了吧?”

我没有吭声。

弟弟大声地说:“等一会儿高铁还会来的!”

敬爱的钟南山院士说,疫情有望四月份结束。现在是二月份了,胜利在望!

我们一家坐家里的阳台上,晒着太阳,听着弟弟的欢呼声,欣慰地笑了。

                                                                                                                                 2020年2月17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