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 浮躁的年华 (13)

96
林古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2018.02.02 19:35* 字数 3192

目录

上一章

(十三)印象小镇

回到家中,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晚饭居然也是在饭桌上吃的。那种一家人坐在高高的长凳上,在高高的桌子上夹菜的感觉已消失了很久。父亲依然拿着它那个带着古铜色的大钢杯从墙下边那个大大的塑料桶中倒出了半杯,兴致浓浓地吃着饭,喝着酒。曾听一位主持人深情款款地说:人,正是因为寂寞,才有了酒。但是,我想小学都没毕业的父亲无法理解那种文绉绉的感悟,也不会像个文人那样用着细腻的心思去思考寂寞这个词语,也许喝酒只是出于他的一种感官的本能,就好比人饿了就吃饭,渴了就喝水一般,只是将水变成了酒罢了,或许正如他自己所说,每顿饭不喝点酒,就感觉缺少点什么,而闲下来之后,有时其他的什么都不想,就是想喝点酒。

吃完饭,来到门前坪里无聊的站了会,又情不自禁的爬到了楼上自己的房间。我想我对那片小小的亦真亦假的空间已经依赖成瘾了,我已然不知何时开始,习惯从那个虚拟的世界中去寻找一些实实在在的东西了。我想起了离开前的安,我们总是现实中带着面具生活,也只有在网上这篇虚拟空间的时候才能把自己内心的一些真实不满发泄出来,将其表达在空间里。

打开电脑,打开与自己相关的空间,空间中又有着许许多多更新的心情,我一个个阅读着,浏览着,发现近年来已经很少更新日志的安居然也写了一篇新的日志,日志的标题是《印象小镇》,还配了一些图片,我好奇的点击《印象小镇》的标题,进入了安撩动他心中那敏感而又易断的心弦所弹奏乐章:

每个农村的孩子都会有一些自己童年向往的繁华地方,而大多数实际上能够经常去的也就只有当地的小镇了,对于那些大城市之更加繁华的地方因为条件限制我们却也只能是望而却步了。自从初中有了自己的自行车之后,我就经常喜欢骑着自行车去镇上玩。小镇其实也不大,从我记事的时候起就一直以它那种漠然的姿势出现在我的脑海中,而这次回来,却感觉它的变化颇大,它看起来似乎更像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亘古不变的坐卧在山群之中。他的布局,那些红得有些发黑矮矮的红砖房屋,迷局般的窄巷子,破旧,脏不拉兮的菜市场大棚,还有懒懒庸庸的人们,十多年几乎未曾更改。他的容颜已经老去,他的步履早已蹒跚,他早已没有了年轻时代的激情与青涩。然而,它的儿女却还是一层不变的依赖着他,啃噬着它最后一点的肉与血,它也依旧以它那饱经风霜的苍老面孔屹立于这片神奇的土地上。

进镇之前有一段高高的上坡路,每次进镇都必须要越过那趟高高的山坡。每当我爬到坡顶的时我总喜欢停下来一段时间,看着山下密集而又杂乱的房屋,看着杂乱房屋中间巷子里密密麻麻穿梭的人们,自行车,摩托车,菜市场里的讨价还价声,便宜服装店的买卖声...,远远地传来,站在山坡上时就能够感受到小镇里嘈杂的声音了,小镇的繁忙也已似乎已经传进了耳朵了。下了坡,在平坦舒缓的地带有一个三岔口,那便是人们眼中小镇上的“金三角”,那里的人口更是密集,公路的两旁摆满了小摊,依旧是密密的人群,而从小镇而过的汽车更是只能这样慢悠悠的穿过了。小镇始终都是如此,繁华,却又混乱不堪。

其实,当来到所谓“金三角”这个地方的时候已经算是处在镇上了。而在这个道路两旁小摊满布,人群涌动的地方却居然是还是这个小镇的车站。当然,所谓的车站,没有候车室,甚至连一张让人坐下休息等待的椅子都没有,而所谓的叫客也是乱糟糟的:一辆辆中巴车停靠在三岔口附近的路边,司机发动引擎,车子发出轻轻的抖动声,坐在驾驶座上朝着窗外喊着:xx,进城的,马上就走,而车子则总是毫无去意的停在路旁。而另外一些个挎包的妇女则站在路旁,搜寻着那些从小镇中心地带走来可能是旅客的人,她们的动作也很是有些野蛮,而有的旅客甚至还被售票员拉拽着。

左边的路口拐进去就是进入镇上的繁华中心了。其实,整个镇子也就那么简单的两三条街。拐进去之后,两边一栋栋矮矮的房子没有空隙的链接成两排,都是一些杂货批发的店铺。穿过那条街,有一条窄窄的水泥路将这个小镇隔成两半隔开。放眼望去,眼前的左边是简单搭建起来的一个大棚,穿穿梭梭的人们在里面流动着,屠夫的叫卖声,地上还有着一滩滩肮脏的血迹,妇女的讨价还价声,水槽里鱼散发出臭臭的腥味...,右边则是一个服装市场,相对于对面的菜市场来说特干净,大多的店面是妇女守着,一般只有逢年过节或者开学的时候才会忙碌一点,平时大多时候也就是几家凑到一块打打麻将,唠唠家常打发时间,店面之间的巷子一般也就稀稀疏疏的几个行人,完全不象在那边,任何一块偏僻的角落到了晚上,到了周末街头都是是密密麻麻的人群。

想起了以前,每次周末,我和炎进镇之后都是径直的朝这条水泥路走来,那里有我们所向往的东西。其实水泥路那条街也不长,也就两家游戏室,一家五金电器店,一个网吧,以及一家理发店。沿着那条水泥路出去就是我们所读的高中了,右边是一片荒野。不过,在最近开发成了一条新街。说起是新街,也就是两边换成高一点,跟着时代步伐的建筑罢了,一直冷冷清清的,直到晚上的时候,才会有些当地居民摆起地摊,做一下烧烤,麻辣烫之类的小本买卖。三岔口处右边有家超市,占据着地理优势,一年到晚的生意都还不错。超市坐落在山脚下,国道则直直的延伸至远方,就仿佛这个城镇只是他身边的一个个匆匆过客,而镇子则永远是一种固定的姿势,无论你去来它都是以那种冷冷的姿态看着你,绝不带一点感情色彩,毫不拖泥带水,总会使人产生一种疏离的感觉。从那城市归来,每当我独自一人来到镇上的时候,这种疏离感特别的强烈,让人心中产生一种深深的落寞心情。

在镇上东边,有一座包容着世间万千痛苦的医院。医院所在的位置就是牛群山下,至今为止,我都不明白为何在这四周满是山野的小镇,为何单独给这座山取了名字。医院旁边有一条小路,通向后边的山顶,穿过一片长长的乱坟区,一座电视信号塔高傲而又孤立的伫立在山顶。我不知为何当年开学的时候我们要选择去那么一个让人觉得阴森恐怖的地方去玩,据说医院中有一些没人来认领的尸体就是在这片乱坟区处理的。那坟群何其悲哀,被人们遗忘在山的角落。更可怜的是埋葬在那里的亡人,有的无人照管,任日晒雨淋,任杂草丛生,那黄泥盖成的坟堆,有的中间已有深深的洞穴,我想下雨天他们一定住在湿淋淋的床上吧。更恐怖的是有一次居然还在那里看到了一个骷髅头,旁边还伴着许多的长发,人体的躯体除了骨头外,最难消逝的是不是就是那长在头上杂草般的头发?看着这群亡人我忍不住轻叹,然而我有叹息的资格么?谁知道若干年以后的我是否也会尸骨露于荒野,茕茕孑立于苍茫人世间呢?秋风萧萧何其悲,冷风瑟瑟诉凄凉。

有时想想,真的很讽刺,一边是救死扶伤的医院,每天奔波忙碌着一群人间的天使,然而围墙外边则俨然是一个人间地狱。或许地狱与天堂本就只是一线之隔吧,现实中本来就很难分清地狱与天堂。

这就是我印象中所能触及到的儿时与这次回来看到现实中的小镇。暮然回首,我才发现其实小镇一直在影响着我,从生活习性到性格特征。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这话道出了多少人间真理。儿时的记忆总是美好的,因为无论如何它你只能在你的梦中了。梦,可以让人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也可以给你带来无限的惆怅,那些记忆,化成了水中的月亮,短短的光阴需要用一辈子来遗忘。”


看完安的日志,我揉了揉有些酸胀的眼睛。他总是把文章写得那么长,看完之后心里总会很累。也许,孤僻的人更多的是喜欢把话写在纸上吧。或许我们都生错了年代,突然之间很羡慕以前哥哥,姐姐他们谈情说爱时候来往的书信。还记得那时,每次在学校的小卖部看到署着姐姐名字的信件时,他们是何其的高兴。而每次传达书信的我都意味着会有着几颗美味的糖果了,可现如今回想起来,我想得更多是姐姐拿到信时那种迷醉而又羞红表情。然而,如今想买张邮票都不晓得是哪去买了,更加不可能再有人似秋鸿有来信那种意境了。

不过,每次看完安写的文章,总会使人陷入一种沉思惆怅的深渊,那晚躺在床上想了很多很多,我想到了小镇上时偷偷快乐着的生活,想到了与放学后一起去爬山的日子...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