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光

有的人,终其一生,也不会遇见的事,有的人,在短暂的年岁,却一而再的经历。故事,或喜或悲,终有谢幕。哭着到落幕,或笑着到剧终,唏嘘不已或欢闹一场,也只不过几度春秋。

生命本没有名字,在追寻的过程中不断增添姓氏,而负重前行。殊不知成为自己,成为你要的自己,其实就够了。人,生来是偶然的,所以要必然地好活,那么,努力一点,艰难一点,也该坦然,让人生踏实点,让生命无愧于生活,不必把生活和生存分得太开。享受平凡的每个瞬间,笑对每抹温暖,所能拥抱的是,美而好的世界。

客观于主观,终弄明,人可以脆弱到不堪一击,也可坚强到承受生命之厚重,但它不过是外在,活得踏实,体验人间烟火,而流露的微妙情感,也是莫大幸福。

眼睛所能看到的世界,并不是全部,玛瑙斯的熙攘也不打破另一河流的流淌,贝伦的雨季也并不淹没生命里的阳光。

莎士比亚说,在时间的大钟上,只有两个字,现在。

而,我很喜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