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闻花开》(六)

天气仿佛也感觉到了不安,连续几天都是阴霾天气。空气很闷热,感觉天空有雨却落不下来的感觉。这样的天气给人一种很压抑的感觉希晗向往常一样来到花圃,向日葵看上去好像更加没有精神了,大概

是因为天气的原因吧。她站在一棵枯萎了的向日葵旁边,难过地看着那失去了生命的花株。整棵向日葵都干枯了,干干的叶子垂在茎杆上。希晗蹲在枯萎的向日葵下面,认真地看检查植物的茎部,却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之处。她随手拿起旁边的石片往颈部表层坚硬的土壤挖开,然后小心翼翼地掰开里层松散的土壤,植物的根本完整地裸露出来。

希晗仔细地检查向日葵的根部,并没有发现有虫害的迹象,从根干枯的情况来看,并不像是受到害虫的侵害了。她抬头看着干枯了的向日葵,无论是花还是叶片,全都是完整的,没有被害虫咬噬的痕迹。希晗一时间陷入了迷茫,她总感觉向日葵的枯萎病不是其自然死亡的。但是,疑点重重又无从下手。希晗顿时感到很困惑。她蹲在花圃旁边,丝毫没有想要起身离开的迹象。看着那些花圃里的土壤发呆,想去那些从土壤里散发的奇怪味道。希晗伸手去抓了一把泥土,放在手心里搓了几下,然后凑上前去闻了一下。土壤里散发的奇怪味道依旧存在,那种味道给人一种熟悉的感觉,好像曾经在某个地方闻过。希晗看着手中那些不寻常的土壤,心里有一个声音在暗示她,向日葵的枯萎和这些不寻常的土壤有密切的关系。她努力的回忆,试图从仅存的记忆里找出土壤中的奇怪味道究竟是什么?突然间一阵剧痛缠绕着她的头,仿佛要被撕裂一样。土壤从手中滑落,希晗用手紧紧地按着剧烈疼痛的头。这个时候,日暮里仁刚好经过回廊往北面小馆走去。他看见一个人影蹲在花圃旁边,背影有些颤抖。他感觉有些不对劲,走上前一看,发现是希晗。希晗的脸上不太好,日暮里仁连忙把希晗扶

起。

“希晗小姐,你怎么了。您的脸色不太好。你没事吧?”希晗有些苍白的脸让日暮里仁不禁担心起来。

希晗摇摇头,剧烈地疼痛让她没有开口说话的力气了。日暮里仁之后扶希晗到阴凉的回廊边上坐下来。希晗靠着冰凉的石柱,闭着双眼,神情很痛苦。

“希晗小姐,请您在这里稍等一下。我去找您的管家前来。”日暮里仁见希晗的样子有些不妥 ,想着去把千影或礼仁带来。正当他准备起身离开时,希晗的手拉住了他的衣角,他骤然停下了脚步。

“拜托你,不,不要,不要去找他们。”希晗哀求的眼神让日暮里仁无法拒绝她的请求。

“可是您…”

“我没事的,休,休息,休息一下就好了。”

日暮里仁只好在希晗的旁边坐下,默默地陪着她。过了没多久,头渐渐不疼了,希晗的脸上才好转。日暮里仁见她没事了,安心了许多。

“谢谢你。”希晗笑着向日暮里仁道谢,她的笑容很美,给人一种很温和的感觉。不知不觉地,日暮里仁也被希晗的笑容所感染了。“能不能拜托你对刚才的事情保密?我不想影和礼仁为我担心。”

“您没事就好。其他的我不会乱说的。”日暮里仁觉得眼前这个女生真的很特别。

“你是来看向日葵的吧。”希晗看着那萎靡的向日葵,淡淡地说道。她的话让日暮里仁沉默了。“向日葵一直在生病。你们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它们很孤独。”

“穗子小姐说,已经没有办法可以挽救它们了,它们最终还是会枯萎。”日暮里仁的语气带着些落寞的感觉,希晗听着感觉有些悲伤。

“我想,她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定很悲伤吧。”希晗想起了樱井穗子回来的那个下午,她看着那些已经枯萎了的向日葵,神情是那么的哀伤。

“那些向日葵就像是属于穗子小姐的快乐,向日葵枯萎了,穗子小姐也不快乐了。”日暮里仁淡淡地说到。

“向阳而生,生命力坚强,容易生长,且随遇而安。这是向日葵习性。我想穗子也是一个积极乐观,性格开朗,心地很善良的人。”希晗看着日暮里仁,浅浅地笑了。

“嗯。在别人面前,穗子小姐总给人高高在上的感觉。但是,其实她是个爱恨鲜明,很善良,很乐观的人。” 在他的印象中,樱井穗子仿佛就像是追逐阳光,向阳生长的向日葵那样阳光开朗。

后来,他们都不说话了,一起静静地坐在石阶上看着那片向日葵。天空依旧阴沉,没有风。期待已久的雨还是没有落下,空气依旧闷热。

“希晗小姐,您有办法救活这些将要枯萎的向日葵吗?”日暮里仁的话让希晗感到有些惊讶,“我真的很想让向日葵变回原来生机勃勃的样子。只有这样,穗子小姐才会重拾笑容。所以请你帮助我好吗?”

日暮里仁转过身紧紧地握住希晗纤细的双手,请求她的帮忙。他

真诚的眼神让希晗深受感动。

日暮里仁的行为让刚踏进星小院的本田葵看见了,她靠在回廊拐角处的墙边,侧身探视。她很疑惑,本乡希晗居然会在没有管家陪伴的情况下和其他小姐的管家在一起,而且还是行迹可疑的样子。她不禁联想到希晗和日暮里仁之间有不寻常的关系。这样的想法在脑海里一瞬即逝。她转身匆匆离开星小院,脑子里一片混乱。星小院外的枫树后面,渡边启正在暗自窃喜。他一直在监视本乡希晗的动向,没想到居然看见了一幕幕有趣的情景。故事的发展好像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千影见希晗和礼仁许久没有回来,不免觉得有些奇怪。正当他沿着回廊向花圃走去时,看见希晗和日暮里仁在一起。日暮里仁的手还紧紧握着希晗的手。千影立即走上前去把日暮里仁的手从希晗的手上拿开。千影的举动把日暮里仁和希晗都吓到了。

“影。”希晗看着千影冷俊的表情有些害怕,感觉自己好像是做错了是的小孩一样,心里感到很不安。

“请你不要误会!”面对千影冷漠的神情,日暮里仁连忙对自己的行为作出解释。“我只是在拜托希晗小姐帮我就好那些快要枯萎的向日葵。我没有其他的想法,请你相信我!”

“是真的,影。”希晗拉着千影的衣角,可怜又无辜地看着他。“对不起,让你担心了。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

在千影的面前,希晗就像一个乖巧的小女孩。这样温馨的情景让日暮里仁感到很惊讶。日本最具名望的本乡一族的继承人在自己的管家面前却只是一个会撒娇的小孩子。

千影依旧沉默,没有说一句话。在外人的面前,他总是这样一副冷漠的样子,给人一种无法靠近的感觉。千影从上衣口袋取出一面干净的手帕,他屈身单脚跪下,伸手去拉希晗的手,小心地帮她擦拭干净双手。他翻开希晗的手掌,她的手心残留着泥土的粉末和一阵奇怪的味道。

“小姐。你刚才碰过些什么东西?”千影的话让希晗感到疑惑,她在想千影是不是还在介意刚才日暮里仁握了她的手。

“花圃里面的土壤。”希晗低头看自己的手心,突然想起在日暮里仁出现之前,自己是在花圃里研究那些土壤里的奇怪味道。“我刚才在花圃旁边研究那些栽花的土壤。我明明每天都有浇水,但是那些土壤却异常的干燥和坚硬,而且土壤里有些奇怪的味道。那种味道我以前好像曾经闻过,可是我就是想不起来那究竟是什么味道。”希晗自顾自地说着,千影的话却打断了她的思绪。

“然后,你就蹲在那里很努力地想要想起那些奇怪的味道究竟是什么,是吗?”希晗瞪大眼睛看着他,诚实地点点头。“然后,你就头痛了,是吗?”习惯性反应,希晗诚实地点头承认了。可是她突然又摇头,想要掩饰自己头痛的事实。

看着他们这样,日暮里仁觉得很羡慕。那种像朋友一样的信任和相处是那么的真诚。他安静地待在一旁,静静地待着,不想去打扰这么美好的情景。

“影。”希晗灵机一动,离开转开话题。“你知不知道土壤里的奇怪味道是什么?”

“简单来说就是催长剂。从字面上理解就是能够促进植物生长的化学药剂。千影以简单明了的文字解释道,“这些药剂分很多种,但是都要求在适量的情况下使用。过量会有副作用和反效果,严重的话会导致植物死亡。所以使用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谨慎。”

“你平常给向日葵浇水都会添加这些吗?”希晗问在一旁默不作声的日暮里仁,只见他的神情怪异,好像在想些什么。一时之间没有回答希晗的疑问。“你怎么了?”希晗有些担心地询问道。

“额,我没事。”日暮里仁的表情有些神不守舍,似乎想到了些什么。“平常,我们都是视情况给向日葵施肥。生长药剂偶尔也会使用,但是剂量都是稳定的。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问题,为什么向日葵会突然间变得萎靡不振,进而枯萎呢?”

日暮里仁疑惑地看着千影,希望他知道原因是什么。千影看着那片枯萎的向日葵,神情有些凝重。植物催长剂的味道对他来说在熟悉不过了。早在侍奉本田依美的时候,千影就接触过这些化学药剂。本田依美喜欢栽种各式各样的玫瑰花,所以在培植的过程中经常使用到各种化学试剂。玫瑰是娇气的植物,对生长环境的要求非常苛刻,只要稍有差池就会整棵枯萎。向日葵是易生植物,对生长环境的要求并不高,只要保持充足的水分和阳光,定时施肥就可以了。催长剂这种药物不该会使用过量的。千影心中的疑问很多,太多不可思议的地方。

对于日暮里仁的疑问,千影并没有做出回答。他的脑海里浮现了一张狡黠的脸。一切的事情突然陷入困境。日暮里仁的表情有些失望,希晗不禁有些担心起来。

“影…”希晗低声呼唤默不作声的千影,“怎么了?”

千影摇摇头,没有说话。日暮里仁有些垂头丧气,他看着那片步向枯萎的向日葵,神情很悲伤。

“会没事的。”希晗伸手去拉日暮里仁的手,笑着说道。

那天的天空还是那样,阴沉沉的。没有了阳光,向日葵更加没有生气了。什么时候,雨才会落下?

从图书室回来的礼仁,手上抱着几本有关种植向日葵的图书。近来,他见希晗常常看着那片没有生机的向日葵发呆。他想找些和向日葵有关的书给她,帮助她找出救活那些向日葵的方法。正当礼仁满怀欣喜地向星小院走去时,他看见一个人影站在星小院的门口。那是一个熟悉的身影,他的脑海浮现出一张熟悉的脸。他不禁放慢了脚步,那个人的身影渐渐变得清晰了。

“礼仁…”本田葵的呼唤让礼仁的心震了一下,他停下了脚步,他们之间相距着3米的距离。本田葵想要向前靠近,礼仁立刻后退了基本。“我…”

“葵小姐。”礼仁这声陌生的称呼显得格外刺耳,葵下意识地伸手去捂着胸口,感觉到心好痛。

“我们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本田葵的眼神流露着哀伤,礼仁看着心疼,却又不得不正视她的存在。“我…”

“如果葵小姐没什么事的话,请恕我先告辞了。”礼仁平淡地说着,脚步匆匆地从葵的身边走过,朝星小院的门口走去。他们擦身而过的那一瞬间,他似乎听到了她心碎的声音。她的眼泪,她的悲伤,

她的痛,在那一刻被他硬生生地压在了内心深处。

“为什么我们之间一定要变得这么陌生?”本田葵看着礼仁冷漠的背影,眼泪不由自主地一滴一滴地落了下来。“你说过不会丢下我的。”

本田葵的话让礼仁的心一阵一阵地痛,他的手捂着胸口,手指深深地嵌进黑色的西服外套。他的身后是葵无助和悲伤的样子。礼仁没有在说一句话,因为无论他现在说什么,对本田葵来说都是一种伤害。他忍着痛,想要继续向前走,可是他的双脚就这样定在了原地,一步也无法移动。

“我想告诉你,你侍奉的小姐本乡希晗和樱井穗子的管家日暮里仁之间有些不寻常。”葵擦拭着脸上的眼泪,有些抽泣地说道。“我亲眼看到的。”

礼仁倏然转身,看着还没有停止呜咽的本田葵。

“我要说的就是这些了。”看着礼仁有些惊讶和不相信的表情,葵的心很痛。礼仁如此紧张本乡希晗的表情让她既羡慕又嫉妒。曾几何时这也是属于她的在乎感,如今已经从她的身边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她和礼仁站得如此的近,可是他们之前却越来越遥不可及了。

本田葵转过身去,她紧紧地咬住双唇,用手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来。眼泪一滴一滴的落下,她离开的脚步是那么的沉重,她的心事那么的痛。她是那么的傻,为了告诉他一件他不可能相信的事情而在星小院门口苦等了许久。结果换来的却是她早就预料的他的冷漠与不信任的表情。曾经的美好一件变成了属于回忆的

过去。回忆里越美好,现实中就越痛苦。

礼仁呆呆地站在原地,默默地看着葵走远的身影。心痛的感觉一点一点地在身上蔓延。

礼仁拿着书沿着方型的回廊往南面小馆走去。中庭的花圃旁,日暮里仁安静地站在一旁。他落寞的背影和那些将要枯萎的向日葵一样悲伤。他抬着头看着天空,天空依旧阴沉,偶然几只低飞的蜻蜓落在向日葵枯萎的花上。雨,好像没有落下的意思。

礼仁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继续向小馆走去。门轻轻地被推开,整幢小馆都显得格外的安静。礼仁从玄关走上来,刚走进正厅就看见希晗低着头,安静地坐在软软的沙发上,手中还捧着一杯柠檬水。希晗看到刚回来的礼仁,显得格外的开心。

“礼仁,你回来啦。”希晗开心地向礼仁招手,脸上的笑容甜甜的。

礼仁拿着书走到希晗旁边,希晗开心地伸手去拉礼仁的手。礼仁把书轻轻地放在希晗面前的玻璃桌上,希晗高兴地把手中的被子放到一边,然后拿去桌上的书籍细细地翻阅。

“全都是关于向日葵的书籍。这都是给我的吗?”希晗嘟着小嘴,撒娇地问道。礼仁伸手温柔地抚摸她的小脑袋,笑着点点头。

千影端着一碟点心从厨房里出来,希晗有些害怕地握紧礼仁的手。

“怎么了?”看见希晗害怕的样子,礼仁有些不解。

“你一定要把柠檬水喝掉才行。”千影把盛着点心的碟子轻放在桌上,神情有些严肃。“因为你今天又头痛了。”千影的话让礼仁显得有些惊讶,他担心地看着希晗,只见她一直低着头,不高兴地嘟着嘴,默不作声的样子。

“头又痛了吗?”礼仁严肃地询问道,希晗松开了拉着礼仁的手。他惊愕了一下,然后伸手去拿桌上的那被柠檬水,把它轻轻地放到希晗的手中。“乖乖地把柠檬水喝了。听话。”

希晗轻轻地点头,默默地把杯子里的水喝完。礼仁把手放在希晗的头上,轻轻地抚摸了一下,温柔地笑了。

此时此刻待在希晗什么的礼仁忘记了刚才遇到本田葵时的心痛和悲伤。现在的他,很快乐。

反常的天气一直持续了几天,丝毫没改变的迹象。午夜的圣西亚校园很安静,校道上的街灯孤单地亮着。这样闷热的夜晚让本来心情烦躁的她更加无法入睡。樱井集团的危机让身为社长的樱井隆决心将樱井穗子嫁给柴田集团的董事长柴田亮。虽然不是樱井家未来的继承人,但是未来父亲的事业和家族的未来,樱井穗子不得不接受父亲这样的决定。从她选择向命运低头的那天起,每一个夜晚都是不眠之夜,只要一闭上眼睛,她的脑海里都是出现柴田亮恶心的面孔。她躺在床铺上,看着高高的天花板发呆。如此恐怖的噩梦让她根本无法入睡。

在这个和往常任何一个失眠的夜晚一样,樱井穗子沿着空无一人的校道,漫无目的地走着。她独自一个人来到圣西亚学院的教堂,高大的耶稣基督的塑像在柔和的灯光下显得格外慈祥。穗子拿去桌上的圣经走到主的面前祷告。

“慈爱的天父,请你为我解除内心的焦虑与不安吧。”穗子双手十指紧扣,虔诚地向主祷告。

“能拯救你的不是上帝。”本该安静的教堂突然响起一个声音,穗子回头看去,一个身着西服的男生坐在她身后的座椅上,轻蔑地看着上帝的塑像。“能拯救你的只有你自己。”

“你是本田依美的管家,渡边启。”樱井穗子对半夜出现在教堂的渡边启感到很惊讶,“我的事情,不用你多管闲事。”穗子冷漠地回答了一句,然后起身从渡边启身边平静地走过。

“听说穗子小姐要嫁给一位56岁的社长,真是悲哀啊。”渡边启看着耶稣塑像,轻蔑地讥讽樱井穗子。“你还这么年轻,怎么可以就这样糟蹋了自己的青春呢。”穗子背对着渡边启,手握成了拳头。“太可惜了吧。你说对吗?”

“你!”樱井穗子愤怒地转过身来,怒不可遏地看着渡边启。

“上帝救不了你。”渡边启从座椅上倏然起身,想愤怒的穗子走去。“但我可以救你。”渡边启妖媚的笑容让樱井穗子内心的愤怒瞬间消失了。

在樱井穗子的内心,她是那么不愿意嫁给柴田亮,她那么渴望摆脱这样困顿的局面,她那么希望不用面对这些剪不断理还乱的事情。在渡边启说那间可以帮助她的时候,她的脑海中闪过一丝想要接受的念头。渡边启慢慢地靠近穗子的脸,仔细地打量着这个犹豫不决的女生。

“如果你肯跟我合作,照我所说的话去做的话。那我就可以令你摆脱嫁给一个老男人的命运。”渡边启一边说着诱惑人心的话,一边伸手去捏着樱井穗子的下巴,把她的天轻轻抬起,好奇地打量着她那洋娃娃般精致的脸孔。“你觉得如何呢?”

“合作?”穗子被渡边启的花言巧语所动摇了,她不由自主地受到了他的蛊惑。

“是的,合作。”渡边启妖娆的脸,笑起来眼睛弯弯的样子。

“你想要我做些什么?”

“做些什么啊?嗯?做些什么呢?”渡边启深深地注视樱井穗子的双眸,仿佛在窥视她的内心。“你说,做些什么好呢?”

渡边启狡黠的笑容让樱井穗子有些害怕,她用力推开他,害怕的后天了几步,双手环抱在自己的胸前。

“呵呵,你以为我会对你做些什么吗?”渡边启在旁边的座椅上顺势做些,眼睛笑得弯弯的。“很抱歉,我没有那种想法。”

“那你想怎样?”樱井穗子有些生气的问道。

“你问我想怎样吗?”渡边启的眼神瞬间变得很锐利,双眸间隐约透着些杀气。“我只不过想和你做一个交易。”

“交易?”樱井穗子此刻的神情很诧异,她猜不透渡边启的意图。

“对,交易。”渡边启突然上前,伸手掐住樱井穗子的脖子。樱井穗子猝不及防,双手被渡边启的另一只手紧紧地扣住身后无法动弹。渡边启的脸慢慢地靠近樱井穗子那张精致的面孔,看着她既恐惧有可怜的样子,他冷冷地笑了。“真是一张漂亮的脸蛋。”

“你…”渡边启的手紧紧地掐住樱井穗子的脖子,她透不过气来。白皙的脖子上显现出鲜红的勒痕。

“嘘!”渡边启看着樱井穗子痛苦万分的样子,笑得很妖媚。“如果,你肯帮我对付本乡希晗,有或者是弄伤本田葵的话。我就帮你达成你的愿望。”渡边启凑到樱井穗子的耳边,小声地说到。“但是如果你不答应的话,也没关系。”

渡边启松开手,樱井穗子顷刻间跌倒在大理石的地板上。她一只手勉强撑着身体,另一只手捂住胸口剧烈地咳着。渡边启蹲下身,看着剧烈喘气的樱井穗子。

“我的建议,你考虑一下吧。”渡边启笑着看着樱井穗子。“能拯救你的不是上帝。”渡边启抬头看着耶稣塑像,那耀眼的光芒凸显出上帝的神圣。可是,上帝终究只存在于教堂里的一尊塑像而已。

渡边启起身略为整理了一下稍有褶皱的外套,轻蔑地看了樱井穗子一眼,然后沿着红色的地毯朝教堂的大门走去。樱井穗子坐在冰凉的大理石地板上,看着渡边启的背影,内心充满了怨恨和不甘心。她回头看着高高在上的上帝耶稣,眼神充斥着埋怨。

“你根本帮不了我。”在此刻的樱井穗子的心里,天父上帝已经不复存在了。左右命运的权利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上帝也无法干预。

教堂之夜之后,樱井穗子变得更加沉默寡言。此时的圣西亚学院流传着她要退学的消息。流言传播的速度比人们想象中的要快,不过是2天的时间,这个传言就成为茶余饭后话题的新宠。各种讥讽,各种嘲笑,各种异样的目光。在人们舆论的压力之下,樱井穗子觉得自

己被逼得喘不过气来。

午后的校园依旧是一片阴沉的景象,天空的云层很厚,闷热的天气让人越发烦躁不安。日暮里仁中午时分都没有待在她的身边,她有些担心。最近樱井穗子发现日暮里仁有些不妥,他每天都看似很疲惫的样子,没有什么重要事情需要他在身旁的时候,他总是不见踪影。她去了校园里每一个日暮里仁可能去的地方,但是都不见他的踪影。无奈之下,樱井穗子向枫院走去,她想到日暮里仁可能在星小院的花圃照顾向日葵。

星小院的花圃旁边,希晗和日暮里仁正坐在石阶上研究救活向日葵的方法。回廊的地板上摆着基本植物培植技巧等书籍,日暮里仁和希晗耐心的翻阅着其中的内容。

樱井穗子刚走星小院就听到中庭传来声音,她想通往花圃的回廊走去。刚走到回廊的拐角处,他就看到日暮里仁和希晗坐在石阶上议论着救活向日葵的方法。眼前的这一幕让她很震惊,她从来没有想过日暮里仁这段时间的精神不振是因为忙着寻找救活向日葵的方法,她也没想过只有几面之缘的本乡希晗会如此热心地帮助日暮里仁。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她用手紧紧的捂着嘴,不让自己的哭声走漏。樱井穗子转过身去靠着冰冷的墙壁,眼泪还在不受控制地继续落下。他们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深深的印在穗子的内心。她不敢继续留在原地,而是转身跑了出去。

就在希晗和日暮里仁很认真地研究者方法的时候,礼仁拿着几个桶和勺子向他们走去。桶里面放着几包白色的粉末,和几瓶液体。千影在一旁把水管接在石柱前面的水龙头上,然后把蓬头和水管接好,拉着水管走到他们面前。千影把四个水桶都灌满水都,交代希晗把四瓶液体分别倒入四个水桶中,然后礼仁把先前的包装白色粉末拆开,按比例加在每个桶里,最后,千影取出一个棕色的小瓶子,从瓶子3取出一些鲜红色的晶状颗粒放入每个桶中,接着用勺子给每个桶的液体进行搅拌,直至均匀为止。

“好啦,接下来只要把这些给向日葵浇灌就可以了。”希晗信心满满地说道。

“这些是什么?”日暮里仁好奇地打量着水桶里的混合物,有些不解。

“这是可以改善土壤干硬和植物干枯的营养液。”希晗想日暮里仁解释道,“只要连续用这中营养液灌溉向日葵一段时间,它们就可以重新恢复生机了。”

“真的吗?”日暮里仁有些诧异的样子,“太好啦,向日葵有救了。”日暮里仁的言语中透着难以抑制的欣喜。

希晗想要伸手去提地上的水桶时,礼仁阻止了她。

“我们去给花浇水就行了,你乖乖待在这里。”希晗有些不情愿,不高兴地嘟起嘴,埋怨地看着礼仁。这时,千影伸手抚摸希晗的头,她变得像小猫一样听话。

正当他们准备提水去浇灌向日葵的时候,一阵脚步声从身后传来,本田葵的出现让众人有些惊愕。

“请问,我能来帮你们的忙吗?”本田葵恳求道。

“你是谁?”希晗从石阶上站起来,走到本田葵面前,有些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突然出现的陌生女子。

“初次见面,你好,我是本田葵。”葵落落大方地想希晗做自我介绍,“这位是我的管家,充太。”

“希晗小姐,你好。我是河川充太。”河川充太礼貌地想希晗问好。

“本田葵?”希晗消失重复着这个有些熟悉的名字,一段不久之前的回忆在她的脑海里渐渐浮现。在那个笼罩着肃穆气氛的别馆里,本乡奉道和矢代的谈话中曾经提及到本田葵这个名字。本田葵,那本田家的其中一个小姐,礼仁之前侍奉的小姐,此时此刻她竟然站在自

己的面前。内疚感一下子蔓延了希晗的内心。

礼仁看着咫尺之近的本田葵,内心百感交错,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好。日暮里仁被这样一个沉默的情景弄得有些尴尬。此时,千影越过石阶,走到希晗旁边,把头伏在她的耳边轻声呼唤她。

“小姐。”千影轻轻地呼唤了一句,希晗才从回忆中醒觉。“我们去浇花吧。”希晗回过头看见千影温柔的双眼,感觉心里很温暖,刚才的内疚与害怕一扫而光了,看着千影甜甜地笑了。本田葵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她本来是想借此机会让礼仁相信本乡希晗和日暮里仁之间的不寻常关系。可是当她亲眼看到希晗和千影之间的亲密无间,她对自己之前看到的景象有了一些怀疑。究竟哪一个才是真相?

“希晗小姐和葵小姐就待在这里吧。浇花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几个就好了。”日暮里仁眼见形势不对,立刻开口转开话题。“充太,你也来帮忙吧。”

河川充太看着本田葵,见她没有反对,就从石阶上下去,帮着日暮里仁提起闲置在地上的水桶,跟着他往花圃的一边走去。千影从希晗身边走开,到石阶下面提起一个水桶往花圃的另一边走去。礼仁把视线从本田葵的身上移开,压抑着内心的不安与担忧,提起旁边的水桶,往花圃走去。他们四个各自站在花圃的一边,用勺子盛起桶中的水往花圃洒去。水离开勺子之后在空中成抛物线的轨迹落在花圃中,水花从地上溅起,发出哗哗的声响。

希晗和葵站在回廊上,看着他们给花圃里的向日葵浇水。她们没有交流,本田葵趁希晗不注意,悄悄地后退了2步,站在希晗的身后

仔细地打量着她。希晗长得很漂亮,长长的秀发柔顺飘扬,身材高挑纤瘦,皮肤很白皙,而且还长着一张漂亮的脸蛋和吸引人的容貌。本田葵的内心不禁有些羡慕,在她的眼中,希晗好像是一个天使,高贵漂亮。

礼仁动作迅速地给花浇灌完,提着桶走到石阶旁边的石柱前面,不桶和勺子放好。千影也浇灌完,朝着礼仁整理工具的地方走去。日暮里仁和河川充太还在努力的给向日葵浇水。

希晗垫着脚站在石阶边缘想要花圃最边缘的日暮里仁浇灌的怎样了。本田葵站在希晗的身后,看着她细长的秀发被吹过庭院的微风轻轻挽起。看着被风吹起的发丝,葵忍不住伸手去抚摸。在一旁整理完浇灌用具的礼仁刚一抬头就看到本田葵从希晗的背后伸手想要把她推下石阶。

“小心。”礼仁连忙向石阶跑过去。希晗听见礼仁的呼喊声,刚一回头,本田葵的脸就进入她的视野。礼仁的声音让葵受到了惊吓,她还未来得及把手收回去,希晗转身的瞬间碰到了葵的手,身体后仰的趋势让希晗失去重心往后倒下,从石阶上掉落下去。葵想去拉住希晗,但是失手了,她也失去重心向前倾,随之有往下掉落的趋势。礼仁一跃登上石阶,单手把向前倾倒的本田葵抱住了。希晗落下的身影与他登上台阶的石阶擦身而过。他抱住葵瘦弱的身躯,站在台阶上,眼睁睁地看着希晗从石阶上坠落。虽然千影紧随礼仁之后赶了过去,可是一切发生地太快,让人猝不及防。千影赶到的那一刻,希晗从他的眼前直直的落下,重重地摔在坚硬的地上,头部受到了地面的的撞

击。千影连忙抱起摔在地上的希晗,沙砾和尘土都占在了希晗的头发上,左手在跌下石阶之后最先着地,白皙的手臂被地上的沙砾擦伤。

“小姐,你怎么样了?”千影轻轻地抱着她,生怕弄痛她。日暮里仁和河川充太闻声之后也干了过来。只见希晗紧闭着双眼,眉头紧锁,因为身体的疼痛,额头渗出了几滴汗珠。

“好疼!”希晗艰难的睁开眼睛,表情痛苦万分。

“不要怕,告诉我,哪里疼?”千影尽量压抑内心的担忧,轻声安抚受伤的希晗。

“手,手好疼。”千影办希晗的手臂轻轻抬起,白皙的受伤一片擦伤的痕迹,沙砾和泥土黏住了还在流血的伤口上。千影连忙冲上衣口袋取出干净的手帕将伤口上的污物轻轻擦去,然后简单地包扎好伤口。“背也好疼。”

在日暮里仁的帮助下,千影绕到希晗背后检查伤口的位置。可是他并有发现任何明显的伤口,衣服上没有血渍,衣服也没有被划破的痕迹。不经意间,千影看到地上一块坚硬的石头,它的位置刚好是希晗刚才摔倒的地方。千影按了一下希晗的后腰椎,希晗痛苦的呻吟了一下。

“啊啊啊…好痛!不要!”希晗挣扎着,手臂上的伤口继续在流血,白色的手帕已经被鲜血浸红了一片。

千影从日暮里仁手上接过希晗,轻轻地把她抱在怀里,有些心疼。他抬头狠狠地看着站在石阶抱着本田葵的礼仁,眼神充满了愤怒。礼仁下意识地放在抱着葵的手,从石阶上走下来。他走到希晗面前,想要查看一下她的伤势。千影一把将希晗抱起,朝着南面小馆快速走去。礼仁起身,紧随其后。本田葵难过地跌倒在地上,看着礼仁远去的背影。眼泪不自觉地落下了。日暮里仁识趣地将浇花的工具都起来,直径地往北面小馆走去。那个花圃变回的往日的平静,河川充太站在本田尅旁边,看着她在原地悲伤地哭泣。

千影把希晗抱回南面小馆,礼仁匆匆去请医生过来为希晗治疗。当医生到达的时候,希晗躺在床上痛苦不堪。以上将希晗手上的手帕小心地解开,仔细地检查了一下伤口。然后吩咐护士帮希晗清洗伤口并包扎。医生绕到床的另一边,伸手去轻轻敲打希晗的后背,以此确认伤口的位置。然后从药箱取出一瓶药粉,他把药粉倒在器皿上,加入温水调和成粘稠状,接着倒在纱布上,在吩咐护士敷在希晗背上的伤口上。

“医生,希晗小姐现在情况怎样了。”礼仁担心地询问医生,“她的伤势严重吗?”

“希晗小姐手臂上的擦伤并无大碍,注意按时换药并且注意不要受感染就没事了。过几天伤口就会结痂的。”医生有条不紊地想礼仁交代希晗的病情,千影则在床边照顾希晗。“至于希晗小姐背上的伤,你们要格外注意了。”医生的这句话让千影和礼仁的心里不由得紧张起来。“希晗小姐背上的伤势因为摔倒的时候压倒坚硬的物体而造成的软组织挫伤,幸好从伤口的於黑程度来看,伤情还并不是本严重,也没有伤到脊椎。所以不会影响到她日后的正常行动。”医生的话让礼仁和千影稍稍松了一口气。“但是,由于背部皮肤比较薄,所以这种挫伤会很痛。因此,希晗小姐必须卧床休息几天,以保证受伤组织的恢复再生。护士会每天前来为希晗小姐换药,你们要照顾她每天按时服药。这样才有利于伤势好转。”

“是的。我们会好好照顾好希晗小姐的,请您放心。”礼仁保证道。

“那好,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医生示意护士收拾好药箱离开。

“医生,这边请。我送你们出去。”礼仁指引医生和护士沿着楼梯下楼去。

镇静剂的药效渐渐显现出来,希晗安静地睡着了。千影站在床边看着安静入睡的希晗,紧皱的眉头丝毫没有舒缓的迹象。送走医生之后,礼仁匆忙回到阁楼上。此时的千影背对着礼仁,没有理睬他的存在与否。礼仁远远地站在门边看着静躺在床上安睡的希晗,内心充满愧疚与自责。他揽住本田葵眼睁睁地看着希晗从石阶落下的那一刻,她看着他的眼神里全都是惊愕,害怕,无助和悲伤。而他却任由她就这样重重地摔在坚硬的地上受伤了。如今的他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去掩饰自己犯下的罪过与过错,他只能就这样远远地看着她。

一连多日,希晗都卧病在床。日暮里仁每天都会拿一束漂亮的花来看望希晗。希晗养伤的这段时间,她和日暮里仁一直研究就向日葵的方法,并且他每天都会坚持给花圃浇灌营养液。向日葵的情况真起了一些变化,慢慢地活了过来。

几天之后,背上的上已经好了许多,希晗慢慢能够起来走动了。阴沉的天气还在持续着,空气依旧有些闷热。也许白天睡得太多了,半夜时分,希晗依旧完全没有睡意。她起身沿着着楼梯下楼,悄悄地穿过正厅之后,走到户外。她沿着回廊往花圃走去,已经许久没有到过中庭了,她想去看看向日葵恢复的情况。就在这时,一阵低声的哭泣从不远处传来,希晗觉得有些奇怪。于是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慢慢走过去。她看见花圃前面的石阶上坐着一个人影,希晗有些害怕,脚步也慢慢放慢了。走近一看,发觉那个颤抖的背影有些熟悉。

蹲在地上埋头哭泣的人影好像察觉到有人靠近,她倏然转身,看见希晗有些瘦弱的身躯站在她的身后。昏暗的光线下那张泪水模糊的脸把希晗吓到了,她害怕地跌倒在地上,背上的伤口受到剧烈地震荡又再一次疼痛起来。

那个人影连忙擦干脸上的眼泪,走到希晗身边将她扶起。希晗在她的搀扶之下坐到了回廊边上的木椅上面。乌云遮蔽了月亮,在回廊昏暗的灯下,希晗看清了那张熟悉的脸。

“你没事吧?”樱井穗子手慌脚乱,有些担心地询问道。

“我没事。”希晗强忍着痛,勉强的说道。

樱井穗子坐在希晗旁边,看着那片漆黑夜色下寂寞的向日葵。希晗看着她哀伤的神情,眼角还残留着泪水。

“你哭了?”希晗的话让穗子慌忙地擦拭自己的脸,试图掩盖自己哭过的事实。“为什么要哭?”

“我没有,你看错了。”穗子把脸转过去,避开希晗的视线。

“你一定很难过吧,所以才会哭。”希晗平静地说道,“把不开心统统都哭掉,哭完之后就不会不开心了。”

“你根本就什么都不懂。我的心情,你不可能理解。”穗子突然转过身,愤怒的看着希晗,眼神中韩带着一丝的哀伤。“向日葵要枯萎了,我要退学了,仁也即将要和我分开了。我的心情,你怎么可能懂。”眼泪从穗子精致的脸上滑落,给人一份凄凉。

“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吗?”希晗难过地看着悲伤的穗子。

“我不需要你的怜悯和同情!”穗子生硬地拒绝了希晗。

突然,希晗伸手轻轻地抱着穗子,穗子瞬间错愕了。

“我不能为你做些什么。”希晗的手轻轻地拍着穗子的后背,温柔的安抚着她激动的情绪。“但是,我可以陪你一起哭。”希晗的话让穗子的内心狠狠地震了一下。“尽情地哭吧,把悲伤都倒掉。”

眼泪慢慢涌上眼眶,穗子趴在希晗的肩膀上,伤心地哭着。一直以来穗子都把不开心都偷偷藏在心里,心积压了太多的伤痛,最后悲伤还是决堤了。穗子一直哭,泪水渗湿了希晗的衣服。

许久之后,穗子的心情才渐渐平伏下来。她和希晗并排坐在椅子上,头轻轻地靠在希晗的肩上。穗子告诉希晗一个关于蒲公英的故事。在穗子年幼的时候,祖母告诉穗子,在樱井家世代的庄园里都生长着漫山遍野的蒲公英。祖母说,把愿望告诉蒲公英,然后用力把花吹散。蒲公英的种子就是讲愿望带到可以实现的人的身边。希晗听完这个故事图然想起之前整理花圃的时候曾经在一处墙角看见过一株蒲公英。希晗走下石阶,在花圃四周的墙角努力寻找。最后在一处昏暗的角落希晗找到了那株向日葵。她很高兴地把向日葵摘下,然后拿到穗子面前。

“许愿吧,穗子。”希晗满心期待地看着穗子。

“那不过是个故事而已,不可信的。”穗子摇摇头,并不想去尝试。她害怕尝试之后的失败,所以她宁可不试。

“我希望,穗子的烦恼从此消失了。我希望天快点下雨,明天会是阳光明媚的好天气。我希望,向日葵全都活过来。”希晗拿着那株蒲公英,自顾自地说出了自己的愿望,然后把蒲公英吹水。蒲公英轻盈的种子随着风在漆黑的夜晚想远方飘去。穗子无奈的笑了一下,原来还有比自己更傻的人存在,她居然遇到了。

后来她们都各自回去自己的别馆。后半夜的时候,天空下起了倾盆大雨。而那天晚上穗子第一次安稳地进入了梦乡,希晗也抱着小熊,甜甜地入睡了。

次日清晨,樱井家传来消息,樱井集团解除了破产危机,公司的业绩也回到正常的轨道。樱井穗子和柴田亮的荒诞婚姻也就此作废了。日暮里仁把这些激动人心的消息一一告诉了樱井穗子。希晗昨晚许的愿望已经实现了2个,于是穗子匆匆跑出门外,日暮里仁也紧随其后。他们来到中庭,骤雨过后的天空很澄澈,清晨的第一缕眼光洒在花圃上。向日葵向着太阳,生机勃发的样子。樱井穗子和日暮里仁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向日葵都复活了。希晗想向蒲公英许下的3个愿望都实现了。

“蒲公英的愿望都实现了。”樱井穗子看着那片从获新生的向日葵,淡淡地说道。

沐浴在朝阳的晨光下的向日葵,晶莹的露水点缀的叶片在晨曦中熠熠生辉。


本章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车祸之前的记忆变得断断续续,希晗总是梦见从前的自己。梦里有许多人,他们微笑着对她说话,希晗听不清楚,每次想要努力去...
    安妮与安娜阅读 448评论 0 5
  • 那个雨夜的记忆如同梦境一般,有些虚幻却又是真实的发生过。可是,谁也没有再提起那个混乱的夜晚,如果不是总会出现的断断...
    安妮与安娜阅读 100评论 0 1
  • 生活如同平静的湖水,没有波澜壮阔的激情,也没有潺潺流水的柔情。看过了流萤丛飞的夜晚,听过了蝉鸣萋萋的午后,见过夏雷...
    安妮与安娜阅读 531评论 2 8
  •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地下着。雨声潺潺,给人一种安静中透着淡淡悲凉的感觉。细雨霏霏,风微凉。屋檐边上的雨滴悄然安静地飘...
    安妮与安娜阅读 1,360评论 4 18
  • 有些秘密无法被掩藏,有些真相总会暴露于阳光。总有这么一个奇怪的现象,想知道的东西,怎么也无法了解到;而不曾去深究的...
    安妮与安娜阅读 1,269评论 2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