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一则

一次,袁世凯在自家花园看到一个妙龄女子,风流成性的老袁上前调 戏,却不成想对方竟然是他的三儿媳妇,从此后,为了避免再发生此类丑事,袁世凯规定袁家女人一律穿红裤。

这样的事情看似荒唐,但在袁世凯的家里确实很有可能发生,因为袁世凯本身就有10房妻妾,其儿子也大多数三妻四妾,认错人很正常。

17岁那年,袁世凯娶了河南老家的土豪之女于氏,两人结婚后的第二年,于氏就因为一句话,开始了"守活寡”的生活。

于氏是认识一些字的,也略通礼法,但是性格却十分倔强,且不善于说话,有一次,于氏腰间系着一条红色花缎子裤带,老袁本想开玩笑逗妻子开心:“我看你这身打扮,就像个马班子。”

马班子当年在河南是妓 女的意思,出生于土豪世家的于氏听了后自然不乐意,立刻回怼:“我不是马班子,我有姥姥家。”

于氏的这句话是表示自己是原配,不是没有娘家的姨太太,这下老袁又不开心了,因为他就是姨太太生的,老袁认为于氏是在暗讽自己的出生,从那以后,老袁再也不和于氏同房,并且先后娶了9房姨太太。

丈夫不和自己同房,于氏也是听之任之,对自己的外貌也是毫不在意,老袁娶的姨太太一个比一个年轻漂亮,于氏就更加没有机会了。

后来,袁世凯成为中华民国大总统后,外事活动增加,日常工作中,最重要的内容之一就是带着夫人去参加外交活动,也就是“夫人外交”。一次,一位外国使者友好地伸出手要和于氏握手,没想到于氏羞得满脸通红,竟然把手藏到了身后,搞得外国公使尴尬不已。

老袁的“夫人外交”没有搞成,差点形成了一次“外交风波”。那之后,于氏就很少在外事场合露面了,即便露面,也是由儿女代为回答问题。

后来,老袁搬进中南海后,特意给于氏和长子袁克定划分了三进大院福禄居,并且还隔三差五去于氏房中聊上几句,袁世凯称帝后,还把于氏摆在了“皇后”的位置上。不过可笑的是,于氏却不肯就坐受礼,众人要给她穿凤袍,于氏连连推辞,最后还是被四名宫女摁住,才算全了礼。

袁世凯去世后,憋屈了一辈子的于氏终于绷不住了,她嚎啕大哭:“你一辈子对不起我,弄了这么多姨太太和孩子,你死了都丢给我,叫我怎么办啊。”可这样的痛斥袁世凯早已经听不到了。

当然,袁世凯和于氏的婚姻问题,有其特定的历史原因,毕竟在那个年代,每个军阀都是妻妾成群,于氏无法改变这一环境,但是却大有能力改变自己的处境。

其一:夫妻之间再亲密,也要学会好好说话

两人本是少年夫妻,如果好好相处,感情不会差到哪里去,可袁世凯以“马班子”调侃自己的妻子,于氏又以“姨太太”暗讽丈夫的出生,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这都会影响夫妻之间的感情。

最欣赏一个婆婆对儿子说的那句话:儿子啊,永远不要把你妻子当成亲人。因为亲人之间可以随意对待,但是夫妻之间不可以,因为亲人之间血脉相连,无论怎样都割舍不了,可夫妻之间却需要细心的经营,即便结了婚,对待伴侣也要有分寸感。

其二:女性要自我成长,跟上丈夫的步伐

于氏出生于农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旧氏妇女,可袁世凯步步高升,从无名小卒成了国家总统,他的层次和见识一直都在增长,可于氏却依旧止步不前,甚至连和外宾握个手都不敢。

没有感情,也没有能力,这样的妻子确实很难被重视。夫妻之间,说白了就是一场合作,两人资源互换。要自己无可替代,就要不断提升自己的价值,要么是情感上让对方离不开自己,要么在事业上让对方刮目相看,如果都做不到,能够把家事处理好也是好的。可于氏是样样不行。

反观袁世凯的大姨太太沈氏,虽然出生青楼,也不是最受宠的那一个,但是却最受袁世凯重视,这是因为她在患难时帮助了袁世凯,并且还把他的十房太太管理得紧紧有条。

其三:学会释放情绪,夫妻之间要沟通

于氏在袁世凯去世后的那一次痛哭,应该是最放肆的一次了,在那之前,她从来不愿表达自己的情绪,丈夫不与她同房,她苦苦等待,丈夫多次纳妾,她听之任之,袁世凯每隔三五天都来看她,她也没有做任何努力,只是淡淡地说一句:“你好啊,大人”,便再无他话。

我们说爱要说出来,不满、讨厌也要说出来,当年袁世凯和于氏开玩笑时,如果于氏就勇敢说出自己内心的不喜欢,袁世凯不和自己同房时,如果于氏就表达出自己的不满,或许一切都是另一番模样了。

释放情绪,学会沟通,不管在哪个年代,都是婚姻的必修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