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的爱情

      读书的时候有多少人追木子,我也记不太清了,反正我就记得我一个哥们儿告诉我他们宿舍基本上每天晚上聊得话题就是她,天天跟她一起混,你们都不知道我这个吃货收到过多少好处,但木子不知道是眼光太高还是怎么,从我们认识,追她的男生,没有一直啦啦队,也至少凑齐了一个足球队外带一堆替补吧。追她各式各样,成绩好的,长的帅的,体育好的,小哥哥型的,夸张的是我们军训教官死都不给我们留下联系方式 ,却悄悄塞给她电话号码。。。。。what fuck you.由此可见,木子确实是一枚女神(至于为什么她会跟我混在一起,以后会专门讲到),但她从没答应过任何人或者跟哪个男生走的近过,很多男生就默默喜欢或者无奈放弃,因为他们觉得木子太难追了,这么漂亮,这么多人追,还一直单身,所以我一度怀疑这厮是不是喜欢女的。。。

    大黄是在我们毕业前三个月前出现的吧,大黄长得很---匀称。。。我找不到形容词来形容他:大黄属于标准帅哥型的,用现在明星比拟法,他有点儿像李易峰;他成绩属于比我们强上好几倍的吧,毕竟我们在平行班蹲了三年。他爱打篮球爱健身(我曾经看过他的自拍照,绝对有腹肌),最关键的是人脾气好,据说在学校也属于一号男神啊,虽然以前我压根没听说过他。在大黄追木子前期,很多男生就纷纷打听木子是不是跟大黄在一起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黄追木子期间,我们班的很多男生就成了大黄的帮手,甚至这群男生中间还有暗恋过木子的人,甚至还有不认识的女生跑过来劝木子,别跟大黄在一起,大黄是一个三心二意的人,她曾今为了他减掉自己留了六年的长发,可大黄还是跟她分手了。这期间,木子没有任何表示,跟对其他追求者一模一样的态度。

大黄不愧是精英班的,手段都比一般男生高明,他从毫无原则的我开始下手,给我送各种好吃的讨好我,请我吃饭,从我这套出木子的喜好,还对我解释了那个女生的事情。俗话说拿人手软,吃人嘴短,自从他请我吃饭以后,我就成了他的帮凶,一心帮他追女神,天天对木子抱怨:你丫的还不自足啊,要是有个这样的男神这样对我,我天天吃斋拜佛啊。。。木子仿佛没听到,一切照常,而有了我神助攻的大黄几乎每天都会跟我们偶遇,食堂、商店甚至厕所门口。大黄会连夜总结重点题型送来给木子,还说别在意,就是交流一下学习经验而已,可我明明看到除了题目上面还有满满的知识点;大黄会在最炎热的中午,不顾老师阻拦,在午休期间跑到很远很远,去给木子买一杯她最爱的柠檬茶;大黄还会送来好多水果和零食,让我们大家吃,一打开都是木子爱吃的。。。就这样,大黄坚持了大概两三个多月吧,我发现慢慢的木子变了,有的时候陪木子回家的是大黄,周末出去玩的也是他们两个单独行动(我失宠了)。我问他们是不是有什么变化了,他们都说没有啊 ,直到有一天,这两人牵着手走到我面前,我才知道,两人已经在一起了。

  这男神女神在一起,对我们来讲本来就是一个噩耗啊,关键这两人还天天虐狗,大黄每天早上都会来给木子送早餐,中午两人牵手去食堂,晚上大黄送木子回家,后来两个人在学校光明正大的穿情侣装,老师审问大黄一本正经的回答:”我就看那人穿衣服好看我照着买了一件不可以吗?学校这个也管?“老师被噎的半天说不出话,大黄仿佛打了胜仗般的得意而归。大黄妈和木子妈也是开放的不要不要的,我记得那时候我爸妈连早恋两个字儿都不在我面前提,估计想的长成我这样,也不会有谁瞎眼看上我吧。但那时候大部分家长都是说好好读书,千万别早恋,可人家大黄妈经常做好吃的让大黄给木子带来,我有幸吃到的就有大黄妈做的龙虾、烧烤,大黄妈说有时间一定要把木子带回来给她看看,让大黄带话,问木子有什么想吃的,她给做。木子妈虽然没这么开放,但她一开始就知道他们之间的所有事儿,木子每天一一上报,木子妈说在不影响成绩的情况下就行,你自己看着办。

 木子和大黄做的最虐狗的事儿大概是木子有一次上她爸那里去度假了,木子爸工作的地方隔我们所在地大概得3个小时的火车吧,就因为木子一句我想吃小龙虾了,大黄让木子发个定位,本以为大黄会就近找家店送外卖,这样已经够暖心了,可人家大黄啥也不说,继续跟木子聊着天扯着闲,偷偷坐着火车过来了,由于地形不熟,到处找了好久,到了快晚上九点的时候,大黄啥也没说,就给木子发了句:下来吧,我在你们小区门口。木子吓到,穿着拖鞋跑下去。就这样,大黄扯着穿着拖鞋睡衣的木子吃小龙虾去了。(晚上木子兴奋的跟我讲这件事的时候,我说要是有个男的这样对我,我啥也不说,马上嫁啊)。

他两每天照常的秀真爱虐着狗,就在我坚信除非地球毁灭否则这两人绝不会分手的时候,木子告诉我,他们分手了。我问为什么,她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段时间我跟大黄讲话他老发脾气,我发消息他也不怎么回,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没什么就是心情不好,实在忍受不了他的冷暴力,我试探性的说:我们分手吧,他说对不起,让你过得不开心,祝你幸福。就这样,我假意分手,他却彻底消失在我的生活。。。。

   木子现在又回归的单身女神状态,身边永远不缺乏追求者,木子吗妈有时候开她玩笑,再这样挑下去,小心成大龄剩女没人要哦。木子笑笑不讲话,她发现,她总是不由自主的拿男生跟大黄比较,每每跟一个男生走得近点,就会觉得这个男生哪哪儿都不如大黄,与其这样,还不如一个人单着,而大黄自从分手以后,仿佛人间蒸发,不存在这人似的,后来我有偷偷的去打听过大黄的去处,却发现身边的人都不知道大黄去了哪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