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文:安身周年日记 18 安身的第二百六十八-三百五十六天

晓熹盼兮/文

目录 | 上一章

安身的第二百六十八天【8/3】

随着宝贝们慢慢睁开眼,临近满月,接着就是各自分别了。出生三周后,小家伙们长得飞快,身体像是用气球吹出来似的。奶喝得越多的,自然越身强力壮。只此一例,三公举虽然喝奶多,到底是个女娃。个子这时就显出来了,她的体型总是比那仨小子苗条些,就连不常喝到奶的老四也比她壮。

那天晌午,姐姐同事诚心想买一只带回家,另有爱狗同事结伴来探。她同事双手轻轻捧起老四,捧着怕摔坏了似的。而他居然就睁开了眼,睡眼迷瞪地瞧他,那小模样惹人疼爱。可惜这事儿并非我亲眼所见,我是听姐姐临睡前告诉爸爸的。当时她怕我看到陌生人抱小狗会护短、嗥叫,特意把我支开引到卧室了。

可喜的是,其他小家伙也在几天内陆续睁眼了。能瞧见世界后,那效果真不一样。以前是跌跌撞撞,现在是横冲直撞。主人们无奈,把原来白天关我的铁笼,用来圈养他们。呵,别说主人吃不消,就连我也吃不消——特别是他们尖利的乳牙。

我知道,当人类满月,会摆宴席庆祝,而我只能默默祝福他们走好自己的路。满月了,以后的路都要靠他们自己闯荡。产后虽然我大补营养汤,奶水是充足了,脱毛却依旧厉害,一掉一大把。鸿运扇扬起我掉落的毛,远远望去,棉絮几缕,纷扬似雪。我舔舐下自己,只有等小家伙们走完,才能慢慢调养、慢慢复原。

满月那天,主人请宠物店老板上门给小家伙们打好六联疫苗,之后就逐个送走了。临走前,我也不再对他们表现出慈爱。我边拱他们,边说,“没奶了,要吃就去吃狗粮!”主人也开始训练他们吃羊奶泡软的狗粮,在浴室里大小便。但他们毕竟是孩子,总有调皮撒娇的时候。这时,我就像一个冷酷无情的继母,拒绝理会他们喝奶的请求。

直到今天,主人送走了最后一只小家伙。固然松了口气,可二月怀胎的辛苦,加上这个月以来被儿女挤爆的生活一下子被掏空,想想也是蛮寂寞的。爸爸大概看出了我矛盾的心思,安慰道,“领养他们的人家都离得不远。三三给了我们小店隔壁修车行的老板,记得吗?老大给了姐姐要好的同事,老四送给了店里的铁杆粉学生。”爸爸却没说老二给了谁。是谁?把我又乖又萌的老二给拐走了?

安身的第三百零三天【9/7】

我又恢复到一个人,啊不,一条单身狗的幸福生活。怎么说呢?有主人的陪伴,我并不大想我的孩子们。有吃有喝有玩,我也乐得自在。随着哺乳结束,原本胀大如一颗颗马奶子葡萄的乳头,如今都瘪下去,扁塌地紧贴腹部。我正悠然地梳理毛发,只见爸爸急冲冲地带上大门,抱回了三公举。一进门,我就闻到了她的气味。我站在书房门口偷瞄,什么?他怎么把她抱在手里?爸爸,你有了美娇娃,就不要我了吗?我有点生气,迎着他们嗥了一声。定睛一看,咦?三公举怎么一团墨色?姐姐走上前问:“是不是三三在他们家乱跑呀,他们怎么不把她拴住呀?”爸爸把三公举放在浴室,卷起袖口,边开淋浴笼头,边道出原委。

原来修车行老板来自淮北农村。按老家习俗,狗都是放养的。加之他儿子心疼三公举,不忍心看狡黠的她被绳子栓住成天汪汪叫。老子细思,觉得儿子说得有理,有必要遵循小动物的天性,就解开了绳子。要不是老板娘疼爱三公举,隔三差五洗一次,她的毛早就灰不溜秋了。得逞的三公举可劲儿撒欢,就爱在各种车底、缝隙间钻来钻去,生生把自己弄成一颗煤球,倒成了天然汽车擦洗布……

还有更可气的呢。修车行老板的儿子太溺爱三公举,时不时攥一把狗粮喂她。今天放学,他还差点给她吃上小摊买来的孜然羊肉串。幸好爸爸看到了,及时阻止了一场悲剧。且不说那是不是真羊肉,单是含盐量高,对狗来说就是大忌。

爸爸感慨自己当初想得太简单,只想着他们爱狗,却差点把三公举害了。她在修车行里蹭得太脏,满身机油,边洗边瞧,毛都差点洗不干净了。再说,他们给三公举吃得太多太饱,甚至喂食禁忌食品。爸爸一急,修车行老板又在忙,没等和他商量,就自作主张把她给抱回来了。

姐姐怨爸爸做事太糙,该和那老板商量,问过他们全家人意见再把三公举带回来。至少他可以打个招呼。爸爸却说,想想就来气,哪有这样养狗的?他们当她是农村的野狗没人要吗?就算是没血统,咱们三三的美可是没萨摩耶可比的!刚洗完的三公举浑身雪白,香喷喷的。爸爸坐在沙发上,一边悬空捧着三公举,一边舞动着她的小前爪和粉嫩肉垫。三三眨巴着眼,看起来滋味可美了。我守在一旁却急坏了,接连不断地从喉咙口发出急促的花腔女高音。“嘤嘤”声更像是三岁小女孩为了得到心爱的芭比,耍赖般轻哼。姐姐看着我不动声色的撒娇,“噗嗤”一笑,提醒爸爸,“文文吃醋啦!”爸爸轻微刮了下我的黑鼻头,“连你女儿的醋也要吃!像话吗?”可是人家怕三公举霸占了你全部的爱嘛,不许你不理人家!

安身的第三百十一天【9/15】

嘿嘿嘿。事情终于迎来了转机。三公举和我同住了一星期后,爸爸在小店附近的闹市路口新租了个店面,用来专门经营bling-bling的饰品。他隔壁有位穿着时尚的女老板也在装修店面,正好看到爸爸在遛三公举。

出生三周时,为了好识别,也为了衬托她的气质,爸爸给三三的头部缠上了粉色丝带。缠了丝带的三公举,倒好像真的公主一样,趾高气昂却娇羞迷人。她一双长长的白睫毛像极了我,片刻之间把女老板的魂给勾了去。她对萌一脸血的三公举毫无免疫,我见犹怜,一定要问爸爸开个价,恨不得即刻抱去。爸爸怕再给错人,仔细盘问。原来女老板和她亲姐合伙开美容店,想把三三放在她们合租的二居室里养,她答应了爸爸一定好好待她。

三公举下午已经被领走了。她和我相处的一周也算愉快,她还是习惯扑来找奶喝。这时,我会用爪子拨开她,让她明白,该长大了。虽然我是她妈妈,可是我也是一个独立存在的母狗狗。嗅嗅她,我们已经是竞争对手啦!别靠近我!

安身的第三百四十三天【10/17】

哼哼,终于被我发现,是谁拐走了我心爱的老二。今天路过便利店门口,爸爸询问相熟的理货员大叔,老二近况如何。大叔喜带巴拿马草帽,一副黑框眼镜装文艺青年,手机音乐里放着HIP-HOP。他提及老婆警告他不许带狗回家。无奈之下,他把老二辗转给了喜欢萨摩的发小,无知小哥。无知小哥一家人从没养过狗,夫妻俩却异常疼爱老二,简直是含在嘴里怕化了。他俩不去了解下狗的正常体温,直接带老二去宠物店做体检。体检不要紧,一看量过的体温计,小哥心想不好,老二发高烧了啊。顺口问宠物店店员这是否发烧?黑心店员顺着他说,这狗发烧了。

小哥倒是生了个心眼,去了另一家宠物店,让店员检查狗是否发烧了。店员用电子体温计测后回答,是发烧了。小哥夫妇俩狠狠心,光住院费就掏去近两千元。爸爸以为老二得了细小,可能不久于世,急于想见他最后一面。他看看我,还笑着骗我说,老二过得很好。我知道你在苦笑,怕我伤心难过。不怕啦!我已经做好最坏准备啦。听天由命吧!再见,亲爱的二儿!

爸爸下班回家,喜悦溢于言表。他比划着告诉姐姐,老二发高烧根本是一场乌龙。大叔带爸爸去看老二,趴在阳光下的他明明健硕得很,只是呼呼吐着舌头。带去体温计一量,就是正常的39°C。经过爸爸的科普,这下小哥夫妇俩终于明白过来,对于人类来说的高烧只是我们幼犬的正常体温。

不过,我的二儿就是憨,被喂得太饱、吃得太胖。他居然胖到跑不动路了,奔几下就累得气喘吁吁的。临走前,爸爸嘱咐小哥,要经常带他锻炼云云。

安身的第三百五十一天【10/25】

今天去小店的路上,我在便利店门口遇见了理货员大叔和久违的二儿。原来,大叔应爸爸的要求,特意带老二来和我碰碰面。我们两个多月未见,互相嗅了嗅吻部来打招呼。嗯,他果然长得白胖高,憨样十足。听说小哥夫妇给他起名叫欢欢。看到他健康欢快的样子,我和爸爸就安心了。

安身的第三百五十六天【10/30】

好事多磨,今天老四被退货了。由于收养他的学生和爷爷奶奶同住屋檐下,老人家喜静怕扰,不喜养狗。学生妈妈为此带着十二万分歉意和遗憾,和她孩子一道登门把他送了回来。那个孩子哭成个泪人,和老四分别依依不舍。我跑出书房,嗅了嗅老四的吻部,他也好奇地回应。老四和老二一样,性格上可能更像他们爸爸,不同于三公举的机灵乖巧,显得憨厚老实。不过跟二儿相比,老四的身材更好些,比他瘦,又有肉。

夜里,我俩在一块食粮饮水,相安无事。两盆狗粮,我大半碗,他半碗,我们差不多同时吃完。我明白,和谐的母子相处是短暂的。爸爸也在等机会,给老四找靠谱的新家。夜深,星星点灯,保佑你找到好人家。这是一个狗妈妈渺小的心愿。

提问十九:为什么满月后,你对自己生的小狗迅速冷淡下来了呢?再回来的都不认了。

文文答:这是我们的天性。你们人类是动物中照顾孩子时间最长的。对于自然界的动物来说,物竞天择是很重要的生存法则。比如雄螳螂,为了下一代,交配后自愿被雌螳螂吃掉,来补充生育小螳螂所需的营养。

很多动物也都是像我们这样来引导小家伙们独立。对于我们哺乳动物来讲,你满月或者会走路就意味着可以断奶,可以独立觅食了。在食物资源匮乏的野外,即使是母子,也要争夺食物以求自保。所以没有永恒的母子,只有永恒的竞争对手。

况且他们都回来继续住的话,会分走主人对我的爱,这会让我很痛苦,我可不想再次经历被抛弃、被忽略的感受。如果你家里有狗妈妈像我这样,主人可千万不要过多干涉。大家有各自安好的家庭收留,才是我们最好的结局。

汪汪!19| 安身的第三百六十一-三百九十八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