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国家病了,我们在努力治好它。

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八日凌晨一点

我呆呆的躺在床上默不作声

这个我们曾经在作文中憧憬过无数次的2020终于来了,但是它没有带来顶尖的科技,没有带来能飞的汽车,能民用的智能机器人,也没有带来全民小康,全国脱贫的经济。

这一年的开始并没有带来希望的彩虹,我能看见的绝大部分都只是无助的灰色。

大肆传播的新型病毒让国家投入大笔的资金,为了那群吃野味的,吃蝙蝠的人

我们付出了一百多亿的人民币,我们付出了数千例的同胞被传染上病毒,而且这个数字还在持续上升中。

这个病毒正在被一些或是有意或是无意的国人带向世界。

2020年的春节很安静,街上没有人来人往的喧闹声,没有红光满面的人聚集在路边对你说新年快乐

大家被迫戴上了口罩,与这个世界隔离,为了自己和亲人的安全对自己的同胞投向审视的目光。

这并非他们的本意,我始终相信着。

2020年的春节很萧条,因为疫情的爆发,餐饮业的收入降到了一个冰点,大量的餐厅被迫提早关门或者延期开业。

明明每一年的春节都是餐饮业的红利期,都是餐饮业最忙最忙最忙的一段时间,但是今年不是了。

今年的春节档总票房只有150多万,这句话放在元旦,放在20号之前说出去,别人只会认为你疯了。

但事实的确如此。

我恨那群吃蝙蝠的人,我恨华南海鲜市场,我恨在海鲜市场背后那个手眼通天的人。

我恨隐藏在这些背后那些破坏生态平衡的野生动物交易链。

但我无能为力。

我衷心的为那些在这场疫情中逝世的人感到哀伤,不该如此的。

武汉人,湖北人,他们身处舆论和疫情的中心点,他们经历了太多了。

你们可能现在承受着舆论带给你们的压力,可是别怪他们,别怪我们,

每个人都想活着,人是自私的。

我喜欢武汉的樱花,我喜欢武汉这个城市,也喜欢这里热情的人们,我也喜欢如今还坚守在武汉的勇士们。

但我很恶心,很讨厌,那些花费天价离开武汉的懦夫们,那些带着病毒天南地北跑的疯子们,那些明明有症状但不愿意自我隔离的蠢货们,

他们她们它们,不配我喜欢,我也不配喜欢这些神奇的存在。


…………

我一直在想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个新年过得这么兵荒马乱,没有了串亲戚,没有了街道上的小商贩们,没有了鞭炮声,也没有了烟火味。

没有了和小伙伴一起等待新年的激动忐忑,没有了穿新衣服去吃大餐的欣喜若狂,没有了,都没有了。

是我成长了么?是国家发展了么?

03年的非典我仍然记忆尤深,那是一个不亚于甚至要超过这次肺炎的病毒。

当时我还小,但我仍然记得那些穿着防化服,带着白口罩的人们

我仍然记得那时候的街道上和现在别无两样,一样的荒凉。

每个人都带着口罩,每个人都小心翼翼,每个人和现在都好像。

但这个新型病毒的死亡率远远低于非典。

疫情爆发后政府的处理方式也都极为及时和果断,将事情所能带来的损失尽其所能的降到最低。

这就是这十七年来的耕种带来的成果么。

我之前说过我现在看见的只有无助的灰色,但是可能我错了,我在这些灰色的一角赫然看见有一抹鲜艳的火红。

中国这个国家不怕困难,无论受到怎样的天灾人祸都会一如既往的高昂着头颅,无论其他国家怎么质疑,我们都会凝聚在一起让这点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03年的时候网络不发达,消息传播也很落后,但是现在不同了。

我们可以在各种地方看到我们国人的倔强和坚毅。

他们在用各种方式拯救这个国家的人民。

这只不过是一个小坎,虽然有点费力,但终会跨过去的。

不要太丧了,我在对自己说。

真糟糕,我好像见证了历史,可是这是我最不愿意见证的一段历史。

会好起来的,万物凋零的寒冬会过去的,我们现在最需要的不是能让万物复苏的开春,而是炎热的酷暑。

现在大家都太冷了,太冷了不好,人还是要暖暖和和的。

困了,

我本来还想缅怀一下我最崇拜的人科比布莱恩特,

等我睡醒吧,

中国,晚安,我爱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