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视生活

96
深情寿
2017.12.08 22:57 字数 1504

公司里有一个94年的男生同事,青涩略显消瘦的脸庞。平时寡言少语,你不主动和他说话,他便不说话。工作的时间里,他的视线大部分都游走在电脑和手机屏幕上;休息的时候,也是带着一副白色的耳机,坐在椅子上身体随着音律不自主地轻微晃动。

这样子的状态,有一段时间了。好奇心驱使着我,想去了解这些94年“小朋友”们的想法。

所以,我主动地打破了这种无声的局面。

像所有的办公室搭讪那样,我从“你是哪里人?”、“大学学的什么专业?”“刚毕业面试找工作感觉怎么样?”“是如何选择并进入这家公司?”始终是平静地如同考试答题般没有情绪变化的回复,一直到“你的兴趣爱好是什么?”的时候,他才慢慢地打开了自己的话匣子。

和很多的94、95年轻人一样,他喜欢动漫,喜欢打游戏,喜欢打篮球、喜欢听音乐、喜欢潮服,喜欢看电影。不喜欢加班,不喜欢公司制度,不喜欢做计划外的工作。想谈恋爱,想创业,想赚钱。梦想是开一家大学时代最喜欢吃的串串店。

我看着这样的年轻人,一直不自觉地发笑,没有任何的笑话含义。而是感觉非常奇妙:相差几岁,我们的想法是如此地不同。身边差不多年纪的人考虑的基本上是在升职、加薪、相亲、结婚、生子、婆媳、旅游这些事情上。原来,90后已经不能完全概括1990-1999年之间出生的那些孩子们了。90后里又有了一群简单活泼二次元的95后。曾几何时,我觉得我们是最好的一代。可现在我才,真正最好的一代,会是我们的“下一代”。这里的“一代”不仅仅是是我们生命延续上的下一代,还有紧随你我身后的弟弟妹妹们这一代。

94年的这位同事和我说道,他郁闷公司的制度这么死板,工作内容总是变来变去,领导怎么都不靠谱,上班怎么这么没劲。

所有的这些抱怨,和我们经历的是不是很相似。时代好似一直在变,可又好像不曾改变。

其实,对于他们,我们不妨开放一点。

终归是会绽放的花朵,任何的人工干预都是一种画蛇添足。

所以,我问他,对于现在的生活和工作觉得有什么问题或是感想吗?

他看着我,疑问地问,“工作就是为了赚钱的吗?如果工作是为了赚钱的话,摆地摊、做煎饼不也能赚钱吗?为什么要来公司里上班?

我沉默了半晌,很想以智者的口吻告诉他:工作与工作之间是有区别的,要追求更有价值和更有成就感的工作。可是话到嘴边,我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我和他说起了自己刚刚毕业时的状况。

那时候的自己也是急于寻求成就感,现实自我价值。总觉得自己得忙得和陀螺一样不能消停下来,一旦有所停留便是退步。职场更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所以我真的忙得和陀螺一样,很少能在饭点吃饭,周六周日也得去加加班,和恋人吃一顿更是如行色匆匆的旅人一般。

但是我统统顾不上,直到我的身体出现了比较严重的问题,直到我的感情濒临危机,直到我的工作并无起色的时候,我像是一只泄了气的气球一样,一蹶不振。自我怀疑、自我否定,更是将我逼到了心理快崩溃的边缘,所以后来我逃离了。

而在此以前,我是不能够正视这一段过往,更是羞于表达出来。仿佛一旦说出口,我最后的一块遮羞布也不复存在。但是今天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地就公之于众,。

而在此之前,我所苦苦求索以明白的人生的意义,工作的价值,突然无比地清晰。

让自己活成它本该活成的样子。

是的,自己会知道自己想成为什么样子的,本该的样子。是所有的你想象中自我感觉良好的那些画面和未来。所以你要做的是找到一块让自己觉得舒适的土壤,让你的自我感觉一点点地生根发芽长成自己希望的模样、颜色和香气。

我知道,我应该是把问题复杂化了。

当我缓过神的时候,从他的眼睛里,我感受到了亲近和欲言又止。

那是一种友好的亲近和欲言又止。

生活总归需要你摸索一番才会有机会得以窥视生活真正的底色。这样的摸索是迷人的、幸运的、极有必要的。记住自己真正想看到的底色是什么。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