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凤九同人之九心九结,靡不思君(47)

凤九将食盒放回屋里,又逗了一会儿小黑后,方打算出门去太医处。

小黑自然是不方便带的,凤九将它放在屋中正待离去,这小家伙竟像是通了灵性的,凤九走到哪儿它就跟到哪儿。凤九若要将它锁在房中,它就可怜兮兮的巴着门,还望着凤九,似要看看凤九究竟是不是一个心硬之人。最后,凤九还是被它打败,只得抱着它一起去找太医取煎好的汤药。

到得太医处,凤九才知道汤药刚刚被原芹端走,自己来迟了一步。想到昨天原芹与帝君亲密的一幕,凤九心里就颇不舒服,于是大步的往帝君房间赶,可当终于站在门口时却又好似丧失勇气走进去。

凤九抱着手里的小黑仍在犹豫,而小黑也不解的望着主人,喵喵的叫了几声。

里头的人听到有猫叫声,便道:“什么人?”

是原芹在发问。

凤九见自己被发现,不得不抱着小黑推门进去,口中还道:“是凤九。”

帝君见凤九进来无甚反应,只是看到她怀中的小猫时眼神略微停顿了一刻。倒是原芹见到凤九还有些不好意思,许是因被凤九撞破昨天替帝君擦面的那一茬儿,心里仍有些不自在。

原芹端着药碗状若无事的冲凤九招呼道:“你这么早就过来看帝君了。”

凤九瞧见原芹端着的是一满碗汤药,心知帝君尚未喝药,便笑了一笑,然后道:“不及原芹姑娘来得早。”

原芹听到凤九意有所指的话更是有些害羞,遮掩道:“这也没什么,东华哥哥原就救过原芹的命,”说完又转向东华:“东华哥哥,快点喝药吧……”

东华却并不接那碗药,眼光也略过原芹,不知道看向何处,然后道:“原芹姑娘,本君大上你甚多,以后切莫这样称呼本君。”

“有什么关系?”原芹不以为意,“东华哥哥看上去又不老。”

东华正色道:“姑娘这样肆意称呼容易引来不必要的流言,还会为本君带来不少麻烦。”说着东华瞥了一眼凤九。

凤九自然也察觉到帝君的目光,但还是微觉奇怪,帝君这话难道是说给她听、做给她看的?因着昨天自己同他吵的那一场?

原芹听完帝君的话有些尴尬,还是逞强道:“哪位仙君敢妄议东华哥哥?”

东华严肃的看向原芹,坚持道:“是本君不愿。还请原芹姑娘成全。”

“东华哥哥……”见帝君情绪不明的眼神望过来,原芹只得改了口,“帝君……先不说这些了,你先把药喝了吧……”原芹为了缓解气氛,又将汤药再度递与帝君面前。

东华看也不看,道:“先放着吧,本君稍后再喝。”

想到房里还有凤九的存在,而她亲眼目睹了帝君对自己说的话,原芹心里有些难堪,觉得此刻这间房再也待不下去,将汤药放回桌上便夺门而出。

见原芹出去,凤九不禁叹道:“你为何对一个小姑娘这么残忍……人家也是鼓足了勇气才来找你的……”

帝君没有做声,只皱了皱眉。

凤九也察觉到自己的失言,头先见到原芹落寞离去,很难不联想到自身,所以才有感而发。当然,帝君又哪里会懂这些小儿女的心情呢?

凤九将小黑放在地上,又端起桌上汤药走到帝君面前,将汤药递与帝君。帝君的注意力却并不在这上面,而是盯着屋内四处挪动的黑黑一团,道:“哪儿来的?”

凤九顺着帝君的视线看去,才明白他在说什么:“哦,你说小黑吗?是承吞送的。”

“他?”帝君眉头皱的更紧。

许是帝君因在病中显得格外脆弱,凤九平时不敢去触碰的天神此刻近在眼前,而且外表看来如此虚弱且无攻击性,因此凤九不由得加倍怜惜他,竟做出了平时根本不敢也不会做出的举动:她居然忍不住伸手替帝君轻轻抚平眉心,嘴里还念叨着:“你别总皱眉,这样会容易老的。”

“你嫌本君老?”帝君刚被凤九熨平的眉心又皱了起来。

“怎么会?”凤九又伸手触向帝君眉心,“你刚才不是对你的原芹妹妹说你大上她甚多吗?我在帮你想办法……”

东华自眉间拿下凤九的手道:“谁要你想办法?”

“也对,”凤九收回手,然后道:“问题的症结不在她身上,而在你身上。原芹姑娘迟些就会明白,你是不会点头的顽石,她再怎么努力也没有办法。”

东华知道凤九此番话既是在说原芹,又是在说自己,可是自己无法给凤九任何想要的回应,因此故意打断她道:“不是要喂本君喝药吗?怎么尽说些旁的话?”

凤九这才意识到手里还端着汤药,便连忙递给帝君,但帝君却没有伸手去接。凤九正自疑惑间,又见到帝君的眼神示意,最后只得认命的喂他喝完整碗汤药。

凤九刚将空碗放回桌上,就听得帝君说道:“他送你一团黑的是什么意思?”

凤九看向满屋乱跑的小黑,以为帝君忘记它的来历,便道:“你不记得了,上次我和你在房里时正巧承吞过来敲门,他因听得房里有不少动静,所以我只得诓他说房里有老鼠……”凤九的声音越说越小,想到那天早上和帝君的纠缠还是有些脸红心跳。

东华微微挑眉,口气不善:“这么说这一团黑的是来吃本君的?”

听到帝君自认是那只老鼠,而他显然对自己说的要抱只猫来吃了他这话耿耿于怀,凤九心里不禁暗暗发笑。凤九听得帝君口气中对小黑有一股敌意,不由得维护起小黑来:“那都是玩笑话,你怎么当真了?”又抗议道:“你别叫他一团黑,它有名字的,它叫小黑。”

帝君恍若未闻,又道:“他特地送个一团黑的做什么?”

凤九抱起小黑凑近帝君:“都说了人家叫小黑,你看它多可爱,你怎么能够不喜欢它呢?”

东华看也不看小黑,只是道:“你昨日才说本君与你同白有缘,他今日特地送个一团黑的过来是什么意思?”

“承吞哪里知道我们昨日说了什么?”凤九见东华把她昨日的搪塞之语放在心上甚为吃惊:“你不是不信缘的吗?怎么此时就介意了?”

东华望着凤九道:“本君虽不信缘,但却惜缘。”

凤九正在感动间,怀里的小黑却突然一跃,直接扑到帝君胸前。东华吓了一跳,直觉想往后一躲,却退无可退,只得任那一团黑的欺到自己身上。

见帝君一脸困窘,凤九笑道:“看来他也闻到了你这只大老鼠的气息,看你还敢不敢小瞧它!”边说笑间边将小黑自帝君胸前抱出来,然后将它放在地上,摸摸它的头道:“你不可以欺负东华哥哥知道吗?”

图片发自简书App

九心九结,靡不思君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