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寄往天堂的信

亲爱的爸爸妈妈:

你们好吗?

一直没有勇气提起笔,直到今天。虽然已经过去了二十年,但是,想起你们,我的心还是钻心的痛,眼泪还是止不住流。亲爱的爸爸妈妈,你们在另一个世界,还好吗?

二十年前,你们双双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你们疼爱的孩子。亲爱的爸爸妈妈,你们可曾知道,每天晚上,你们的女儿都会在梦中看见你们,你们和女儿说话,你们对女儿笑,每一次,女儿都梦见你们死而复生,然后女儿高兴地抱着你们嚎啕大哭。可是,每次醒来,除了被泪水浸湿的枕头,你们又了无踪迹,你们去哪儿了呢?置身黑压压的夜里,你们的女儿缩在墙角,暗自啜泣,在天上的你们,看到痛哭的女儿了吗?你们流泪了吗?

我知道,每个人都会死,你们的离开,只不过是大自然循环更替中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而已。只是,你们的离开太早了,母亲,你才五十七岁;父亲,你才六十三岁。知道吗,现在,每当我回乡,看到坐在墙角晒太阳的老人,我都幻想你们是其中的一员。是呀,如果你们活到现在,也只不过是七八十岁的年纪。可是你们,为什么那么早就离开你们疼爱的孩子?离开越来越好的世界呢?

知道吗?我不怪你们把我孤零零地扔在这个世上,我的心痛,我的眼泪,都是为了你们。你们离开的那年,哥哥还有一年就大学毕业,我还有二年大学毕业。你们只要再坚持一年,就可以过上好日子,就可以像有一个儿子在外面工作的杨大爹样,每个月在邻居们艳羡的眼神中从邮递员手里接过哥哥和我寄给你们的汇款单,然后到镇里的邮局里,把汇款单上的钱取出来,买一斤肉,打二两酒,哼着小曲,穿行过阳光和煦的乡间小道回家。那不是你们梦寐以求的日子吗,你们为什么就等不到呢?

知道吗,你们离开的第二年除夕夜,你最疼爱的儿子,把村里四五个小卖部里所有的鞭炮都买来,然后全部堆在院子里,噼噼啪啪的响声震破了村里的天空。而他,跪在你们的灵前,嚎啕大哭。

爸爸妈妈,让你的孩子们难过的,是你们没享受过一天好日子就离开啊!你们吃了多少苦,才把我们姐妹六人拉扯大。母亲,你从村里挑水库那年就劳累过度,以后疾病一直陪伴你的一生,你血小板减少,每隔几天就会流鼻血,鲜红的血可以用盆装啊,你经常头晕,心慌,一整夜一整夜的咳嗽,可是舍不得到医院,即使在临走前一个月,你还挪着走不动的病体到烟地里除草,你已经蹲不住,你是跪在地里一棵棵拔啊。母亲,你的梦想不是等我和哥哥大学毕业后,用每年养猪栽烟的钱,想吃什么就买什么吗?父亲,你不善言辞,你只是为了你的儿女拼命干活,你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每个星期回家,你会嘱咐我和哥哥好好读书,即使砸锅卖铁也要供我们,你喜欢吃鱼,可是每次你都是站在鱼摊前看一眼,然后就离开,即使过年,你都舍不得买一条;你到地里干活,口渴的厉害,可一角钱的汽水都舍不得买。

亲爱的父亲母亲,你们在天上,能看得到现在的美好日子吗?村里的大部分人家都盖起了你们最想住的水泥房,他们不愁吃,不愁穿。我们的邻居,和你们最要好的王奶奶,原先的日子也是破烂不堪,现在她的儿子靠栽菜过上了好日子,她每天满足地坐在墙角晒粉红色的太阳;那个王大爹,现在的日子就是和几个老伙伴坐在老年活动中心的桌子上打打牌。我多想让你们过一过现在的日子,看一看现在的世界啊。

而你们的儿女们现在也过得很好,你们的儿子和小女儿有稳定的工作,另外几个女儿家里都盖起了楼房;孙子孙女们,有的经商,有的大学毕业,如果你们还活着,看着这一切,应该很幸福吧!

今天,是农历的七月十五,是你们那个世界的节日。我给你们供上鱼肉,把买的衣服、楼房、汽车、洗衣机、冰箱烧给你们,再多多给你们烧点纸钱,你们拿着,想吃什么,想穿什么,就去买。希望在那个世界里,你们能幸福的活着!亲爱的父母亲,敬请多保重,祝愿您们永远安康,万寿无疆!

您们的孩子,叩首了。

女儿

2016年8月17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