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5

人物:

Lucas Holland(Tom Holland),16岁,海啸之后回到家,父亲因升迁被调往美国,全家移居美国,母亲康复后在医院继续从事护士的工作,后来因为各种原因,两人感情破裂,和平分手,Lucas与母亲一起生活,灾难阴影渐渐在生命中消失,Lucas也成为了一名普普通通的高中生。

Ender Wiggin(Asa Butterfield),15岁,最后一战时指挥舰被炸毁,与其他生还者一同返回地球,因为着陆时救生舱出现故障,导致Ender脊椎受伤,康复后却仍旧无法行走,医生诊断可能是心理压力造成,为了低调行事,军方把他安排在一间很普通的医院的单独病房内,除了远方高层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

【1】

“妈。”Lucas在护士站的专属角落里写作业,写着写着停下笔,看着一直在写报告的老妈,叫了她一声。

“嗯?”Maria头也不抬的回答。

“你和爸到底为什么要离婚来着?”Lucas歪着头问。

没想到儿子忽然问这个问题,Maria停下了笔,转头看着儿子,反问:“你怎么现在才想起来问这个问题?”

“我跟Jo分手了。”Lucas的眼神有些暗淡。

Joanna是Lucas这辈子交过的第一个女朋友,是个非常漂亮的小姑娘,Maria心疼儿子,放下手里的笔蹲在他身边亲了亲:“对不起儿子,我是不是这阵子太忙忽略你了,这么大的事都没看出来。”

“这到没什么,我就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就是想参考一下你和爸的情况,看看我是不是比较正常。”

“什么叫‘比较正常’?”

“Jo说她喜欢上别人了,一个开着敞篷车梳背头的高年级生……”Lucas看了看妈妈,接着说:“就是之前你跟爸离婚的时候,我看到过你在房间里偷偷哭,我知道你很伤心,但是我跟Jo分手却一点也不难过……”

“很抱歉让你看到我偷偷的哭,其实那不是因为离婚这件事,大多数是因为你的两个弟弟,虽然你们不是花生米我和你爸爸一人一把分开就算了,但事实上确实得这么做,我供不起你们三个的学费,你爸爸又有能力……”Maria什么都会跟大儿子说,比如要加班赚两人的生活费,学费,儿子舞蹈班的学费,还有一些校园活动的费用,都是她一个人加班加出来的,后来Lucas参加跳舞比赛赢了奖金,Maria的负担才减轻了一些,她并不是没想过去跟Henry要一些钱,可转念一想,既然分开了就不要在麻烦别人了。

“可是你和爸到底为什么离婚来着?”

“一只蚂蚁不足为惧,一千只蚂蚁却能摧毁一间房子,来到美国之后,我和你爸之间积攒了太多只蚂蚁,所以感情坍塌了。”

Lucas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看来你们的事对我来说没有参考价值。”

Maria又亲了亲儿子,回到桌边继续写报告,问他:“你作业写完了就回去吧,我还要加两个小时的班。”

“OK。”Lucas收拾好背包,跟妈妈和护士站的各位姐姐阿姨道别后就往电梯走,忽然裤兜里的手机响了,是好友Ned发来的消息:使命召唤失败。

“什么!?”Lucas回复短信质问他:为什么!?

Ned很快回复:最后一张被那个树懒抢走了!

“树懒”是他们班上最讨厌的人,富二代,长得很像zootopia里的闪电,总是欺负Lucas,而这次被抢走的《使命召唤》游戏是美国队长特别版,整个洛杉矶才500张,两个人托了很多关系才弄到一张预定,就这么被抢走了很是窝火,两人就通过手机不停地吐槽闪电,却没注意进了向上的电梯,当Lucas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到了第五层。

医院的电梯非常慢,Lucas懊恼的哼了哼走出电梯,想着还是走楼梯比较快,于是七拐八绕的根据指示牌寻找着楼梯。当他来到一条非常安静的走廊的时候,忽然从前方横着飞出个什么东西,吓得他往后一闪,低头看了看,是个游戏盘的盒子,捡起来翻到正面,是寂静岭之史塔克庄园,一款现在十分流行的恐怖游戏,Lucas还不到年龄不能购买,所以暂时还没玩过,只是听说非常刺激。

“嗨,那个——你的东西——”Lucas一只脚踩进了飞出这个盒子的房间门口,病床上做这个男孩,看上去心情好像很不好,脸色苍白,而且看上去特别瘦。

“不要了。”

“什么?”

“拿走吧。”男孩说完将病床调整成水平,被单盖住头,不再说话。

Lucas愣了愣,脱口而出:“谢啦。”然后把盒子塞进背包,快步走向楼梯,一边走一边给Ned发信息:我捡了一张史塔克庄园。

Ned好一会儿才回复:可是我们玩这个是犯法的!!

Lucas翻了个白眼:给你两个选择,A,周末玩这个,B,明天把它卖了!

周末放假,Lucas舞蹈课结束后去找Ned,两人玩了一下午,通关第一层。

“这个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吓人啊。”Ned放下手柄说。

Lucas看了看盒子后面的说明,说:“伙计,这个游戏第二层开始解锁VR模式……”

Ned跟他对视了一下,翻出两个VR设备,两人再次进入游戏,这回一晚就到了半夜,虽然游戏通关了,却不敢接着玩最后一层“疯人院模式”,脸色惨白的收拾好东西,睁着眼睛一夜无眠到天亮,第二天一早,都顶着大号黑眼圈。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我们年龄不够不让买了……”Ned此生第一次知道大人有时候是多么正确了。

“我能在你家呆到中午再走吗……”

“可以……而且我觉得你最好把这个游戏还给那人吧,万一被你妈或者我爸妈发现我们玩这种东西,会被打死。”

“哦对,我也是这么想的,今天回去就还给他……”

Lucas在Ned家蹭完了早饭蹭午饭,蹭完了午饭蹭下午茶,然后揣了个苹果在背包里就直奔医院,老妈并不在护士站,估计是去忙了,把那个苹果放在母亲的座位里,贴了张画了个笑脸的字条,就背着背包去找昨天那个病房了。

今天那个病房也开着门,Lucas深吸口气,拿出那个盒子,来到门口,敲了敲门,走了进去,站在门口,迎着病床上那个人翠绿色的眸子,说:“这个还给你,我和朋友玩了一下,保存了进度,如果你介意的话就覆盖掉吧……”

那人显然有点意外,但是也没说别的,只是问:“玩到哪了?”

“已经解锁了疯人院。”

“哦。”那人点点头,指了指自己对面说:“放那吧。”

Lucas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地上堆了一堆游戏,墙上还挂着一个跟Ned家一边打的电视机,旁边摆着各种主机,羡慕又嫉妒的吞了吞口水,放下游戏转身就走。

一定是贫穷使我变得冷漠。

Lucas心里嘀咕着,左脚刚刚迈出房间,就听见身后那人问他:“你玩了吗?”

“什么?”

“疯人院模式,你玩了吗?”

“我年龄不够。”

那人被这句话逗笑了,说:“如果你想玩双人模式,可以随时来找我。”

“我叫Lucas!”Lucas向前一步朝他伸出手。

“我叫Ender。”Ender抬起头跟他握了握手。


【2】

Maria做好早餐,抬头看了看时间,回头朝卧楼上喊:“Lucas Holland!你再不起床就迟到了!你不能总是让Ned的爸爸等你啊!”

每天早上Ned都会让老爸去接Lucas一起上学,而他爸爸也是个胖胖的心肠很好的人,觉得这只是举手之劳,从未抱怨,有时候没空就让Ned的妈妈去送两个孩子,Maria十分感谢这夫妻俩的帮忙,也经常准备一些拿手菜送给他们吃,Ned一家三口都胖胖的,很爱吃,也乐得接受这份回礼。

“我来了……”Lucas晃晃悠悠的拎着背包走下来,一屁股坐在餐桌前,看了看,问:“妈,我想喝咖啡……”

“咖啡?”Maria放下手里的东西转过头看了看儿子,起色很差,不精神,就问:“你怎么了,好像没睡醒,失眠了?”

“可能是因为……要比赛了有点紧张吧……”Lucas才不会说是因为玩了不该玩的恐怖游戏才睡不着的。

“那就是个社区比赛,干嘛紧张……”Maria狐疑的坐下,抹了把儿子卷卷的头毛,问:“你是不是看了什么十八禁的东西?”

这个问题吓了Lucas一跳,但是转念一想老妈应该指的是A口V吧,暗暗松了口气,低着头,转转眼睛,说:“我不是故意的……”

青春期嘛,对性感兴趣在所难免,语调温柔的说:“儿子,你要明白,错的是你的行为而不是你的需求,那些影片里的东西都是假的,没有任何参考性,改天我们找个时间给你好好说说——”

虽然老妈这段话里信息量巨大,默默吞下自己种的苦果,难堪的点点头,啃起了土司。

“我要去上班了,今天下午的比赛我去不了了十分抱歉,你要加油哦!”Maria亲了亲儿子,塞给他几块钱买午饭,拿起背包出门去上班。

“Bye~”Lucas看着老妈离开,三两口吃光了早餐,揣起钱,拿上书包和比赛用的袋子跑了出去,Ned老爸的车子刚好开进来。

“早上好Batalon先生。”Lucas有礼貌的问好。

“早上好啊小伙子,听Ned说你今天有比赛?”Ned爸爸回头看着他说:“祝你好运!”

“爸,他们舞蹈界都说‘祝你摔断腿’!”Ned拍了拍驾驶座靠背,示意老爸快开车。

“哎呀,你们舞蹈界的祝福还真是奇怪……”

“哈哈,没关系的Batalon先生!”

Ned从背包里拿出个游戏手柄递给他,问:“你要跟谁去玩?”

“一个——一个刚认识的人,借我两天就还你。”Lucas揣好手柄,拿出一盒巧克力饼干递给他:“这是昨天有个姑娘送我的,但是我要比赛不能吃。”

“给我正好!”Ned抢过盒子卡擦卡擦的嚼起来,一边点头一边说:“真好吃!老爸你也尝尝。”

“开车不能走神,你给我留一半。”Batalon先生皱着眉,饼干闻起来真香,但又不能把车停路边吃饼干,这太不严肃了。

“本来就不多,不给你留了!”

“臭小子!”

一路嘻嘻哈哈的到了学校,Ned擦干净嘴,抖掉衣服上的饼干渣,满足的跟Lucas去上课,走廊上挤满了学生,有几个小女生路过Lucas时候羞涩的小声的为他下午的比赛打气。

下午的比赛就是学校周围几个社区的规模,不是很大,但是学校说如果这个比赛赢了,会赞助他在校期间的所有比赛,这对Lucas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事。

吃午饭的时候Ned一遍啃汉堡一遍说:“我听Jack说这个比赛之所以校长很重视,是因为他的情敌的学校也会参加!”

“谁啊?”Lucas玩着手机问。

“圣约翰中学的!”

“那个贵族学校?”

Ned点点头。

Lucas笑了笑没说别的,他的心思现在都不在这,因为一直想着要去老妈医院找那个病房里的孩子,想问问他有没有接着玩史塔克庄园。

因为没有听说过这个社区有跳舞很厉害的孩子,Lucas也没有特别准备新的编舞,就想着用之前的参赛作品,但是比赛开始他就后悔了。

传说中“校长的情敌的学校”的参赛者居然跳了一段芭蕾,而且很容易就看出是经过严格训练的那种,除了挥鞭转的位移有点大,跳的有点低,动作舒展不够之外没有大毛病,Lucas也不太了解下面的评审都是做什么的,如果是纯外行,是看不出这些的,忽然有点觉得自己有点太轻率了。

“Lucas!你觉得她跳的怎么样?”校长过来拍了拍他。

“啊?哦,呃,还行。”

“还行可不行啊!你要赢过她才行!”

“是!”Lucas连忙转身去找工作人员换曲子,顺便换了双便鞋。

这是一个比较冒险的尝试,是之前跟Ned闹着玩的时候想到的点子,把街舞和一些古典芭蕾的动作结合起来,背景音乐是Can't hold us,管Ned临时借了对自己来说尺码有点过大的帽衫,没排过,没练过,直接开始即兴表演。

因为Lucas穿的是帆布鞋,鞋底很硬,而且又没受过专业的芭蕾训练,但想了想将来两年的比赛经费有了着落,咬着牙也把几个大跳跳出了滞空感,下台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心里略有一丝丝苦涩,为什么同样都是十几岁,Ned那小子想吃就吃想睡就睡,自己却在这累成狗,十分凄凉。

不过小孩子还是小孩子,恢复的很快,第一名的奖金支票拿到手,Lucas忽然就充满了力量,谢过校长之后就直奔医院,上交了奖金,虽然只有五百美元,Maria还是很为儿子感到骄傲的。

“妈,我一会儿去找朋友玩,先走了。”

“找谁?Ned今天不是跟爸妈出去吃饭了吗?”

“刚认识的新朋友,改天介绍给你认识,先走啦!”Lucas急不可耐的冲到了电梯门口,抬头一看还在7楼,于是奔向楼梯,三步两步的跑到了5楼,在走廊里的时候却放满了脚步,为了多给自己喘口气的时间。

“嗨~”Lucas看见Ender的门还是开着的,就直接迈了进去,看他坐在病床上玩着游戏,转过头看了看电视,原来是超级玛丽,问他:“你也喜欢这个啊?”

“你是来找我玩游戏的吗?”Ender暂停了游戏,抬头问他。

“是、是啊,你说如果有空就来找你……”

Ender笑了笑,问他:“你作业写完了吗?”

“我今天有比赛,所以没作业。”Lucas把背包放在地上,从里面拿出一盒饼干,脸有点微红,递给他:“这是……比赛的奖品,你喜欢吃饼干吗?”

Ender接过来放在另一边的床边桌上,点点头:“喜欢,谢谢,为什么送给我?”

“因为我要控制饮食,不能吃饼干。”

Ender看着他,问:“你比什么?跳舞吗?”

“你怎么知道?!”Lucas睁大眼睛,觉得很神奇。

Ender并没有说因为他四肢细长,走路姿势很稳重,还有点外八,脸上还有没卸干净的妆,而是用下巴点了点他放在地上的背包说:“你的舞蹈鞋掉出来了。”

“啊?”Lucas扭过身一看还真的掉出来了,连忙蹲下身把鞋子塞进包里,问他:“我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接着玩史塔克庄园……”

“你没来,我一个人怎么玩。”

一听这话,Lucas笑的露出两排小白牙,连忙掏出借来的手柄,三两下连接上,换好碟片,盘着一条腿坐在Ender身边,说:“开始啦!”

“嗯,开始吧。”

【03】

Maria把煎鸡蛋放在儿子面前,坐下来喝了口咖啡,今天难得休息,有空坐下来跟儿子聊聊。

“你最近怎么一直往我医院跑,但是却看不见你?”

“啊?”Lucas咬了一口土司,说:“我看你太忙了,我就随便找了个地方写作业。”

“是不是前两天那个病人吓到你了?”

准确的说是上个礼拜,有一个男伤患因为吸毒神志不清,不知道怎么的断了条手,在一楼处置室包扎好了挪到二楼临时病床,本来是要挂水的,却忽然坐起来一拳打翻了护士满走廊的跑起来,包扎好的伤口也挣开了,喷了自己一身血,当时Lucas正在护士站里写作业,别说他一个15岁的小孩子,就连在场的护士都被吓到了。

Maria知道这种环境其实不适合他,医院方面虽然没有明确说,但护士长也旁敲侧击的提了几次,可是她也没办法,更加不想把他送到前夫那里。

“什么事?”Lucas想了想,问:“是那个断手的家伙吗?”

Maria点了点头,深吸口气,揉着儿子一头小卷毛说:“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想换个环境,我可以跟你爸爸说,让他接你去纽约——”

“不。”Lucas摇了摇头,握着母亲的手说:“当初我说要留下来的时候,老爸已经跟我说过可能会令你很辛苦,但是你说你不怕,那我也不怕,毕竟我们经历过什么都还记着呢,还有什么能比那时候还辛苦?”

“但是你爸爸那里的条件确实比我这好,况且还有Thomas和Simon……”

“妈!”Lucas本来还想着晚上放学要带昨天训练的视频给Ender看,现在老妈却想着要把自己送走,忽然心情就不好了,皱着眉问:“你是有男朋友了吗?所以这么着急送我走?”

“Lucas!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因为这种理由把你送走!”

“所以你真的有新男朋友了?!”

“当然没有!”

“那就找一个!”

“Lucas!”

“三年以后我就要去上大学了,到时候你想留我都留不住,现在反而要把我送走,因为一个十分无聊的原因!”Lucas站起身,背起书包说:“我觉得你应该足够相信我,相信我能够处理好自己最基本的事。”说完就冲了出去。

Maria跟出去,紧跑两步追上儿子:“Lucas,对不起,我没有别的意思——”

“妈,我不是小孩子了,我知道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如果我害怕医院,一早就不会去了,如果你实在担心,我以后不去护士站了,医院那么大呆在哪都一样,其实我只是想让你看见我,不用像别的父母那样担心。”

Lucas完全可以训练之后直接回家的,Maria也信任他不会惹祸,看着快要跟自己一边高的儿子,心里暖暖的,伸出手臂抱了抱他,说:“既然你不怕,那我也不怕了。”

“那我今天晚上能晚回来一会儿吗,训练完了我想去找朋友玩一会儿。”

“门禁9点。”

母子俩拥抱了一下,表示刚刚那段争论已经结束,Lucas可以确定自己又争取到了一点长大成人的机会,起码老妈刚才并没有问自己是要去找哪个朋友。

其实Lucas完全可以把Ender的事告诉老妈,告诉她自己在医院认识了一个新朋友,人很聪明也很有礼貌,并且已经上了大学——是他自己说的,可惜因为交通事故下肢瘫痪,按理说作为护士的老妈是完全不会反对自己跟他成为朋友的,但是Lucas就是不想把他告诉任何人,就连Ned都不行,不知道为什么,他想把他当成一个秘密。

所以,至今为止,连Ned都不知道他把游戏机手柄借给Lucas是为了什么。

而Ender听说Lucas为了跟自己玩游戏向别人借的手柄,有些过意不去,干脆新买了一个,但是为了显得不是那么奇怪,就同时又买了个VR眼镜和一堆新游戏,然后谎称手柄是送的。

“什么商场送这么贵的手柄!?”Lucas盘腿坐在地上,把那个东西翻过来调过去的看,他记得Ned说这个型号的要499!

“不知道,别人去帮我买的,可能是他有自己的门路吧。”Ender赶紧转移话题:“对了,你上次不是说给我看你训练时候的视频嘛?”

“哦,对。”Lucas挠挠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从背包里掏出个U盘插在电视后面,说:“其实也不是什么特别厉害的,我们班里有个高年级生真的很厉害,跳的特别高!老实说他可能要直接去舞蹈学院了。”

“你要去吗?舞蹈学院?”

“我?哈哈,我不去,我想我将来可能要去做医生吧。”说完按了一下遥控器,坐在病床边给Ender讲他们在电视上跳来跳去的是干什么。

“这是……我们在热身,我学的有点晚,记得当初拉筋的时候几乎是死一般痛苦,帮我热身的是Jeff,也是一个在我们这跳的很好的……”

“你跳的好不好?”

“我?哈哈,我跳的也挺好的。”

最开始半小时是基础动作训练,Lucas快进再快进,然后停了下来,视频是用他的手机拍的,半小时基础训练之后可以休息一会儿,他对舞蹈班的人说正在给朋友拍视频,让大家对着手机问好,舞蹈班的孩子看着年龄都不大,女孩居多,Ender看得出来Lucas很受欢迎。

一个长相甜美,声音悦耳,留着金色大波浪的女生对着镜头说:“Hi,Ender,我是May,听说你生病了,祝你早日康复~”

“这是谁?”Ender问他。

“May Gorden?她就是我刚刚说的那个跳舞特别厉害的高年级生!”Lucas说起这位真是赞不绝口,说了一大堆夸奖的话。

Ender听了想笑:“你喜欢她?”

“啥?!不!没这回事儿!”

“但是我感觉你们关系不一般。”

“哦,可能是因为她总找我当舞伴吧,其实她喜欢一个——虽然这不是我该说的事儿——她喜欢一个成年人,我是说那人30多了,对于我们来说有点那个。”

“有点哪个?”

“你不觉得17岁女生喜欢30多岁的男人有点奇怪吗?”

“为什么?”Ender摇摇头:“是年龄相差太大了吗?但是我觉得这不成问题,难道Scarlett Johansson管你要电话跟你约会你会拒绝吗?毕竟她也30了。”

“你偷看我手机!”Lucas用遥控器扔他。

Ender轻松接住“来袭”的遥控器,耸耸肩:“那么大一张照片,想不看见都难。”

“她是我的底线!你不能说她!”Lucas任性的摇着病床围栏。

“好吧好吧,看在你和你的朋友们祝我早日康复的份上,”Ender下意识的伸手揉了揉左腿,半年了,仍旧是没有任何感觉。

“那个……也许我不该问吧……但是……”Lucas有点为难的看着他。

“你想知道我怎么了?”

Lucas点点头。

“这也是我的底线。”Ender朝他眨了眨眼,说:“既然你也碰了我的底线,那就帮我个忙,就当道歉了。”

“啊?怎么就……我……”Lucas没明白这道歉从何而来。

“柜子里有个轮椅,你推我出去透透气吧。”

听到这个要求,Lucas也不再思考其他的事了,听话的打开柜子,里面除了几件衣服,最显眼的就是那个轮椅,长得就非常昂贵非常高科技,Lucas把轮椅固定在床边,伸出双手想要去抱他,却被推开了,Ender想要凭自己坐进轮椅,却发现病床比轮椅高出许多——自从他转到这间医院还没出去过,所以没有想到这个,此时此刻有些尴尬,想了想,抬起头,却发现Lucas再次伸出手。

这一次不容Ender拒绝,直接被公主抱了起来,放在轮椅上。Lucas从床上抽了条毛毯盖在他腿上,然后绕到后面,一边往外走一边说:“外面有点冷,你会不会冻着?要不要多穿件衣服啊。”

“没关系,天气预报说外面不是特别冷。”

“那你要是冷了跟我说,我给你回来取衣服。”

“嗯。”

Lucas把他推到了医院后面的草地上,然后盘腿坐在他脚边。

两个人静静的看着天,今天没有云,星星很多,Ender问他:“你能想象这些星星上也有其他物种吗?他们也许跟人类的长相相去甚远,但是却有着同样高度的文明,甚至有着向其他星系侵略扩张的野心。”

“嗯,我们老师说那叫地外文明。”Lucas点点头:“但也许他们未必是侵略,也许是想来交朋友的?”

“但是当面对不同物种,不同生存环境下的生物,我们又怎么判断对方的动作是友好还是危险?”Ender说这话的时候,语调有些颤抖。

Lucas以为是他觉得冷,脱下外套盖在他腿上,问:“你的医生允许你出来吗?我刚才抱你时候感觉你太瘦了,要不我们回去吧?”

“没关系,再呆五分钟。”Ender朝他笑了笑。

Lucas好像看见他眼睛里有星星在闪,点点头:“再呆五分钟。”

当晚,Lucas还是迟到了,九点半才回家,被罚禁足一周。

【04】

有一件事困扰着Lucas,因为违反了和老妈的约定,于是他被禁足了,整整一周,今天才是第三天,这就意味着他有三天没去医院了。

有一次在Ender床下的大箱子里翻游戏的时候,发现他有一部手机,于是偷偷存了号码,只是这事儿他从来没告诉过Ender,经过这阵子的接触,他发现Ender从来不主动说自己的事儿,Lucas仅仅知道的那一丁点儿事情都是自己主动问了好几次才问出来的,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基本上都是Lucas在哇啦哇啦的说个不停,就像每次见到Thomas和Simon一样。

“你是说,你有一个可以称得上是朋友的人的手机号,但是却不知道该不该给他打电话,因为他不知道你有他的手机号?”Ned啃着汉堡问。

“对,你不觉得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知道了对方的手机号会显得很奇怪吗?”

“是挺奇怪的,有点像跟踪变态狂,”Ned戴上兜帽压低嗓音说:“哈喽,我在盯着你,你怎么一直在玩手机?拉开窗帘看看我!Hiahiahia!”

“你背着我看了那个电影!?”

“呃?没……什么电影!你搞错了吧!”

“得了吧!你看了对不对!预告片里有这剧台词!”

Lucas指的是两人约好了要一起看的一个恐怖片,因为年龄不够所以Ned已经打算去偷老爸的账号,两人为这事儿谋划许久。

“你也不能怪我,你说我都多久没在放学后看见你了?”Ned说完从书包里摸出个小盒子递给他:“那,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血浆过多,人头过多,丝毫没有故事性。”

Lucas接过小盒子,发现是一张存储卡,应该就是那部电影了,顺手揣进书包说:“看完了还你。”

“你打算一个人看吗?”

“你跟谁一起看的?”

“我表姐。”

“哈哈哈哈,哦。”

“你笑什么!?”

虽然Ned没有帮Lucas解决他的困惑,起码也贡献了一点禁足在家的消遣,只不过这种分级的恐怖片他是不会一个人看的。下午训练回到家,Lucas发现完全无法静下心来写作业,总是时不时的瞄向手机。

Lucas终于下定决心给Ender发个亲切友好、幽默风趣的短信,并且一定要简短。

“嘿,你在干嘛?我被禁足了哈哈哈。”

“猜猜我是谁~?”

“嘿~ 出来玩儿呀~”

“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短信写了删、删了写,然后又删,Lucas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缺乏表达能力,看来以前的写作课得了A都是靠运气。

他趴在桌上,拳头撑着下巴,歪着头看着手机,扒拉着通讯录,来来去去的Ender的名字总在拇指附近晃悠着,Lucas已经放弃了发短信,正发着呆,忽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Lucas放下电话去开门,是隔壁的Clark太太——一个特别亲切却没有子女的独居老太太——此时她手里正端着装满香气四溢奶油焗饭的盘子,笑眯眯的站在门外。

“你妈妈给我打了电话,说她晚上有手术,可能回不来,拜托我给你做顿晚饭。”Clark太太把盘子递给Lucas。

“哦太谢谢您了,我妈妈总是麻烦您,真是过意不去。”

“说什么呢,你妈妈救过我的命,给你做一辈子焗饭都没问题!”老太太抹了抹头发,说:“好了,我要回去给我家的老Bruce剪指甲去了,你吃完把盘子送回来就行了。”

“好的,我会把盘子刷干净的。”

目送Clark太太离开,Lucas美滋滋的端着盘子回到桌边,却发现手机亮着,而且是拨出号码的状态,去电显示着Ender的名字!

“哦不不不不!该死的触屏手机!”Lucas像捧着个烫手山芋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在因为对方没有接听,通话自动挂断了。

Lucas长出口气,但是转念一想,是不是Ender出了什么事没办法接电话,不,也许没有那么糟糕,毕竟他在医院,或者自己的号码在他手机里是陌生来电,他没接,嗯,这是最有可能的了。

想到这,就连美味焗饭也提不起Lucas的性致,心情低落的吃了一半,用盘子里的青豆拼了个“傻子”的单词,然后就着剩下的饭一股脑的吃了,抹了抹嘴巴站起身,就着余温把盘子刷干净放在一边的篮子里沥水,擦干净手坐回桌边,心存一丝侥幸,觉得Ender可能是刚刚没办法接听,也许一会儿就会打回来,写完了作业,等了半个多小时,天也黑了,电话还是没响过。

Lucas叹了口气,拿上钥匙和盘子去了Clark太太家。回来的时候刚一进门就听见手机有“滴”的一声提示,还以为是Ned,慢吞吞的走过去拿起来,未接来电赫然写着Ender的名字!

“干得好Lucas Holland!送了盘子乖乖回家就好了吃哪门子雪糕!”Lucas懊恼的揉着自己卷毛,现在的情况十分尴尬,看看时间,仅仅五分钟,他就与Ender的来电这么错过了,回不回?到底回不回!?

滴滴,电量低,请及时充电。

“棒棒的。”Lucas叹了口气,把手机和作业一起拿回二楼的卧室。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仅仅一个“电池电量低”就把他所有的勇气击退了,其实只要插上电源再拨回去就好了。

据说充电时候打电话会爆炸。

可是以前跟Ned或者Joanna通话时候也插着电源,说明Lucas根本不信这个邪。

当啷。

手机刚充电五分钟就来了一条短信,Lucas拿起来看了看,屏幕上一行简单的英文:是Lucas吗?

Lucas拔掉电源线,回拨了那个号码。

“喂?是Lucas吧?”Ender的声音响起。

“你怎么知道是我?”

“只有我家人有这个号码,除了你我想不出还有别人有这个号码,当然,也有可能是打错了。”

“啊~ 原来你有家人。”

“当然,我又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哈哈,那你不好奇我是怎么知道这个号码的吗?”

“这个电话之前我扔在床底的箱子里了,而你之前又翻过那个箱子。”Ender顿了一下,接着说:“我听见了铃声,但是我够不着,所以之前没接,还好刚才有个护士进来帮我量体温。”

“抱歉,我没想到这点。”Lucas拿着电话坐在床尾,低着头。

“没关系。这两天你怎么没来?”

“我——呃——我被禁足了。”

“什么?”

“那天晚上我回家晚了半个小时,所以被禁足了。”

“哪天?看星星那天?”

“嗯。”

“十分抱歉,我们家没有这个说法,所以我没有想到会给你造成麻烦。”Ender的语气充满歉意。

“不,这不是你的问题,是我自己的问题,老爸以前总是说没有自律就没有自由。”

“你父亲说的这话很有道理。”

“但他又说,青少年就是用来犯错误的,毕竟这时候的错误没人会责怪。”

“可是你要承担后果。”

“是的,我在承担违背承诺的后果。”

“要禁足好几天吗?”

“一周。”

“哎呀,真惨啊。”Ender笑出声,问他:“怎么个禁足法?是那也不能去,也不能上学,一直要在家呆着吗?”

“好歹你们家也是有个十五六岁小孩子的,怎么连禁足都没有!?”Lucas对此十分不满。

“我就是你父亲说的那种有自律有自由的人。”Ender很是自豪,想起了在星环战斗学校的时光。

“好吧好吧。”Lucas说完电话又响起了电量低的提示音:“呃,我的手机没电了,需要充电。”

“你是要挂电话了吗?”

“是,充电的时候打电话会爆炸。”

Ender听了这话愣了2秒,笑着说:“啊,那可不行。”

“是啊,安全第一,”Lucas也笑起来,说:“我得挂电话了,等我解禁了就去找你——把猎鹰行动2通关!”

“好的,我等着你。”

Lucas来到插座边上,把电源重新插在电话上,下意识的拉高了帽衫的领子,盖住了忍不住要上扬的嘴角,却露出了充满笑意的双眸。

【05】

因为Lucas在禁足期间非常乖巧,所以Maria大赦天下,让他提前结束禁足生涯,周六就可以自由活动了,刚好学校有个课外活动,那么周六上午跟同学一起,下午就去找Ender,真好!

“怎么你出去玩还带数学作业?”Maria不小心瞄到儿子的书包,好奇的问。

“没什么!因为——有个数学特别好的孩子一起去,所以想着问他一些平时不太会的问题。”Lucas慌忙把午餐袋子塞进书包。

“数学特别好的那个,是女孩子吧?嗯?”Maria看他小脸微红的样子,估计是已经走出先前的失恋阴霾了。

“你想太多了。”Lucas喝光最后一口牛奶,亲了亲老妈,连跑带颠的去找Ned。

如果不是为了学分,Lucas对去号角日报参观一点兴趣都没有。

“你为什么一直看表?”Ned一遍吃着面包圈一边问他。

“这参观真没劲。”Lucas从Ned口袋里抓了一把小饼干也跟着吃起来。

“我爸说这报纸没前途,竟是一些无聊新闻。”

“嘘!小点声!”Lucas看了看周围怒视着自己的报社职员,有些害怕被打。

带队老师晃着小旗子大声宣布:“好了同学们,接下来将是我们最后一站,去印刷报纸的车间参观一下,往这边走,小心脚下!号角日报是现存不多的与印刷厂共存的……”

Lucas一听是最后一个行程了,连忙掏出手机给Ender发了条信息:嘿,我们的课外活动马上结束了,一会儿我去找你。

自从两人第一次通话之后,Ender就一直把手机放在手边,所以平时回复Lucas的消息也挺快的,虽然大多数都只有一两个单词,更多的是劝他认真听讲,但是今天却回的特别慢,不,准确的说是根本没回。

“这是怎么了,难道手机掉地上了够不着?”Lucas嘀咕着,心想是不是应该给他的手机栓个绳子。

终于参观结束了,老师布置完作业后Lucas上了直达医院的公交车,在车上他拨通了Ender的电话,结果意外地,电话刚响一声就被挂断了。

这不太寻常。

到了站,Lucas冲下车,冲进医院,冲进楼梯间,腾腾腾地上了楼,在楼梯口稳定了一下呼吸,推门而出,他在走廊里好像听见了Ender的声音,但是又不太确定,因为那声音是怒吼着发出来的,Lucas很难想象Ender生气的样子,紧接着,他看见从走廊尽头Ender的房间里出来两个人,两个看上去四十多岁的男人,神情严肃,甚至可以说有些愠怒,都穿着军装,可是Lucas却看不出来他们是属于空军还是海军,这种军装不太常见。Lucas故意放慢脚步,与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特意瞄了一眼,其中一个的领子和肩膀显示他是个上校。

难道这就是Ender的家人?可是完全感觉不到家人的气息。

Lucas回过头看两人消失在走廊尽头,这才敢拐进Ender的房间。

可是他房间里的空气仿佛凝固了,Ender用胳膊蒙着眼睛,靠在倾斜的病床上,病号服的袖子盖住了大半张脸,实在是看不出他怎么了。

“嘿……”Lucas唤了他一声。

Ender轻轻抖了一下,放下手臂,缺少运动和阳光的惨白皮肤因为愤怒而发红,Lucas甚至可以看到他脖颈上微微凸起的青筋。

“我刚才在走廊里看到两个人,他们——你认识吗?”

Ender微微点头。

“那个……要是你……我明天再来吧。”

“对不起。”

“啊?这没什么,反正我周日都不上学的。”

“不,我是指刚才挂断了你的电话,还有没回复你的短信。”

Lucas从衣兜里掏出个圆滚滚的东西放在床边桌上:“我们家院子里栽的石榴树,你尝尝。”本来还想着两人分着吃,现在看来他更需要一个人呆着,摸摸鼻子,识趣的说:“那我先走了,有——有空的话打给我。”

“你不是说有一道微积分的题想问我吗?”Ender叫住他,然后把床边桌往后挪了挪,拍拍桌面:“坐这吧。”

“可是……”

“没关系,坐这吧,这个桌子下面是轮子,有个卡子可以固定住,但是我够不着……”

“我来。”Lucas上前一步,固定好桌子,把书包放在床边,一条腿盘在病床上,戴上读书镜,摊开作业本递给他说:“这道题其实不难,但是我的解法可能有问题,算不出合理的答案。”

“我看看……”Ender接过来看了看,拿起笔在纸上写了几个公式,考虑了一下把纸上的其中两个划掉,留下一个递给Lucas:“这个应该是比较简单的算法。”

“但是如果用这个公式,在这里会不会出现不一样的解法?”

“理论上并不会。”

数学可以说是Ender最喜欢的学科了,从一个问题得到一个答案,算过程也许会不尽相同,但它会是一直稳定的得到那个答案,他也乐得与Lucas讨论这种数学问题,这要比一起闯关打游戏有趣多了。

而Lucas却心猿意马,这本子上的题他都会,但是他就是爱听他说话,冷静睿智有条理,这种感觉在同龄人中根本找不到第二个,他还喜欢Ender凉凉的手指时不时碰触自己时候的感觉。

虽然是装的不会,Lucas也懂要适可而止,两道题讨论了一个小时,这个进度他很满意,接下来就是写上午的游览心得,这个Ender帮不上忙,就把病床调整到了一个舒服的角度,两只手捧着那棵石榴,寻思这怎么打开,耳边听着Lucas写字时候的沙沙声,这声音听得他忽然涌起一丝睡意,就闭上眼,专心听他写字。

Lucas写着写着发现Ender不动了,稍稍抬头,午后的阳光斜斜地照进病房,照在人身上暖暖的,照在Ender身上就像打了一层圣光,就连他的睫毛也在发光,Lucas看的入神,就停了笔,忽然察觉到他那两扇睫毛颤动,好似要睁开眼,连忙低头。

而Ender听不到写字的声音,睁眼看了看他,原来是在低头思考,就想起上次护工落了把水果刀在抽屉,翻身想去拿。

“你要干嘛?”

“没什么,你继续写。”

Ender拿到了水果刀,顺利的剖开了那颗石榴,红宝石一样剔透的果实呈现在手里,掰下一颗尝了尝,还挺甜的,又掰下一颗,递到Lucas面前。Lucas左手拿着手机,右手拿着笔,干脆低头直接吃了那颗红果,却不小心用湿湿的舌头稍稍地碰了他的手指。

Ender缩回手不再分给他吃。

Lucas也没再抬头,认真地写着作业。

临走的时候,Ender忽然对他说:“明天我向医生请假,我们出去走走吧?”

Lucas楞了一下,然后点点头:“好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06】 今年,Holland家的石榴树结了13个果实,当Maria再看的时候只剩下5个。 “Lucas!石榴去哪...
    丨sammi21丨阅读 122评论 0 0
  • 【11】 因为欠了两次训练,Lucas被强行增加了训练时间,为了下周在纽约的比赛做准备,每天累得回到家都没力气洗澡...
    丨sammi21丨阅读 41评论 0 0
  • 【14】 Lucas回到家,刚一进屋就闻到一阵饭香,原来老妈提前下班,做了他喜欢吃的菜。 “欢迎回家!”Maria...
    丨sammi21丨阅读 49评论 0 0
  • 各位亲爱的金刚商学院天津六街,校友们大家晚上好,也欢迎全国各地乃至全球各地热爱和践行金刚智慧的学友们大家晚上好,此...
    趙婉合阅读 51评论 0 0
  • 伴随着一阵阵冷风,我们来到了芮城县的大禹渡。 我们一起到那的时候还是在早晨,天气特别寒冷,但是李老师...
    于恩阅读 27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