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路漫漫,繁花相送—致我们的101

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是容易多想,这几天尤其,想在班级群里倾诉,但又怕是炸开了锅,思前想后,还是写下了这些话。

101班的小兔崽子们,不知道这样称呼对否,因为你们已经初二了,曾经的101也已经变成了201,你们确确实实长大了,可以拍着胸脯说出这句话。(我现在思维混乱,不要介意,写作文不要学我哦!)当你们看到这些文字的时候,就已经到了我和你们说再见的时候了(可能有些同学已经知道了),不要过于震惊,我相信有人喜、有人悲,于我而言,只要有一个人因为我的离开而感到难过,我就乐开了花(说明自己还是有学生喜欢的老师)。

今天(8月26日,初一分班考试改卷),我前一天就已经在班里喊了一部分同学过来帮我改试卷,特地加了一句“不来会后悔的”,还吩咐了穿校服来,这个是我作为班主任的最后一个任务,我很高兴你们都来了,而且都穿着校服(还是觉得穿校服的你们最吸引我),让我想起了我学生时代的日子,在你们身上看到了自己的曾经。改试卷我选了一个离你们最远的位置,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怕看到蒙在鼓里的你们,怕你们蹿到我面前来和我说开学之后干嘛干嘛(怎么排位置……),如果真这样,我恐怕会泪崩吧,那样也太糗了!所以来改试卷的同学请谅解我(张鸿涛、张怡嘉、张智娜、徐莉芸、程榕、宫婉娇、舒意勤)。结束后,我把之前一年收上来的东西给了这几位同学,包括检讨书,这些都是属于你们的,希望以后别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啊啊啊,没办法,情绪激动,思维真的是混乱啊!)

暑假有好几个同学来问我,跟不跟上去,我当时也说了应该是的,我原本以为初二是可以带你们的,初三我本来就没想着能够带你们,原以为还有一年朝夕相处的时间,结果就演变成了校园偶遇时彼此的一声问候,更甚至形同陌路(我已经脑补了画面,有些同学可能在路上碰到我也当作没看到,我不是夸大其词哦)。希望以后你们遇到我也可以打声招呼,毕竟你们有礼貌是全校出了名的,我也一直很自豪,希望你们记住我说的:碰到老师要问好,碰到教自己和教过自己的老师要带姓称呼,相信我,没有一个老师喜欢被人称为“语文老师”或者“英语老师”的。

有些同学可能会想,是不是因为我们班不够优秀,才导致我没有跟上去。不是的!我以前在你们面前灌输的思想(你们成绩好,我才能跟上)是我激励你们的一种手段而已,因为我知道班里大多数同学还是想继续让我当班主任的。所以,我没能跟上去,你们不要自责,其实你们很优秀,都是千里马,相信新的班主任会是你们的伯乐。我还需要历练。

我把手机里与你们有关的照片都传到了班级群里了,这将是你们的回忆!我删了我手机里和你们有关的一切,但不用担心,我的微信、微博上其实都有记录,我恋旧,都有保存东西的习惯。

可能在你们眼里我不太像一个老师,爱玩,上课爱扯,爱折腾(衣服、发型、指甲)……反正所有的一切都不符合一个老师该有的形象,其实我骨子里也有一颗离经叛道的心,别学我,平凡一点挺好的,我大概是中学时代压抑太久了。还有我在这里和那些被我教训、被我骂、被我打的同学道歉,特别是纹身那一次,我初中也玩过,但是是在放假的时候,我这么说你们明白了吗?

如果知道要和你们分别了,我语文作业就不会布置那么多了(都反应语文作业多,其实我没觉得多诶),因为期末考两个班语文并不差,你们真该努力学数学了!我一直说自己理科不行,有些同学以为我科学数学也是考不及格的,我是拿自己和数学科学成绩非常好的同学比较的,OK?所以好好加油,多多看别人的优点,向比你优秀的人看齐!希望有更多的同学能够和我同一个高中,我们就是校友了,可以去找找我的名字哟。

我再也改不了你们的周记了,很是遗憾。要知道,一星期的作业,我最用心改的就是周记,你们从我的评语里就可以看出来了。我们班的周记也很有意思,别具一格。有的周记,最多25个字,一句话,但是错别字至少有5个,以后出去别说是我教的哈哈哈;还记得我脑抽,剪了那个人生中第一污点的短发,班里炸开了锅,周记中对我头发的评论不少,有的说惊吓,有的说帅呆了(我相信是真心的!);也会有人侃侃而谈,聊聊班里的八卦,我理解,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美好的东西为什么要给它贴上标签呢?不过希望转化为动力,好像在一次课上我也倾诉了自己的暗恋史(为了你们操碎了心,牺牲略大);更有八卦我的,悄悄问:老师那次来接你的人是谁啊?那是我弟!结果一脸失望,发现一点蛛丝马迹就八卦,简直个个都是“柯南”。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些天,总想在群里发些什么,但又怕自己露馅了。陈江琳问的问题我也是回答得模棱两口:开学问老师。而不是“开学再提醒我一下,我记性不好”,也不知道你们当中有多少人发现了这一点。“开学要考试,语文就稍稍记一下文言文和古诗句默写。记得把语文练字和作文订起来方便上交。记得带上成长记录册……”也特别提醒几位同学,何侃你所有被我收上来的东西在张鸿涛那里,王冠臻你的笔记本也在张鸿涛那,彭金平你的成长记录册在张智娜那里,@全班同学你们的检讨书在张怡嘉那里,还有所有收上来的书我就不还给你们了,留给我作纪念吧。千言万语,太多说不出口了,没有被点到名字的同学希望不要介意。

我不知道你们的名字会在我脑海里多久,但至少现在我每一个都记得,我希望能够记住得久一些。很想再给你们上一课,或许以后公开课、比赛什么的会有机会吧,我期待着。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你们以后会明白的,初中毕业,高中毕业,大学毕业,都会经历。

墙墙上的留言,来自GWJ

看见前面的路了吗,很长,我虽然只陪你们走了一段,但已足矣!

黎明即起,孜孜为善,遇见你们是我最大的幸运!

唯一的合照

笑容灿烂

不论何时的你们,都如此可爱

(PS:文章混乱,看看就好,不要让其他老师看到了,会显得我很矫情,我估计这辈子也就矫情这么一次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