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光里的从前慢

本文章经作者授权转载。

转载声明如下:

作者:顾悠悠

来源:简书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

文章链接旧时光里的从前慢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旧时光里的从前慢——木心《云雀叫了一整天》|品书


知道木心,是源于第一季《朗读者》第十一期的朗读,读的是《从前慢》,当时就迷上了这首诗。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日色其实是一样的日色,不一样的是时光里人的心境。

“从前的锁也好看/钥匙精美有样子/你锁了,人家就懂了”,并不是从前的锁、钥匙比现在的好看、精美,是那时的慢时光精美。

透过这首诗,这些平实的文字,仿佛置身于僻静的胡同,干净长有青苔的石板路,斑驳的白墙灰瓦,一家屋檐下两扇木门,镶有两个大铁环,还有一把好看的锁。若是没有锁门,你可以上前轻扣大门……

木心不但有慢慢的温情,也有可爱的热情。

“一个人到世界上来,来做什么?”

“爱最可爱的,最好看的,最好听的,最好吃的”

这话啊,一下击中了我的心,来世上一遭,不就当如此吗?

木心(1927年2月14日—2011年12月21日),本名孙璞,字仰中,号牧心,笔名木心,中国当代作家、画家,在台湾和纽约华人圈被视为深解中国传统文化的精英和传奇人物。

木心一生,堪称传奇——从乌镇到上海,从上海到纽约,再从纽约重回故乡。84年,始终孑然一身,惟有文学与艺术相伴。可以说木心把所有的爱与热情都给了他的文字。

图片发自简书App


看了《朗读者》之后,我迫不及待买了木心的《云雀叫了一整天》,这是他最有代表性的一本诗集。诗集名字是木心在九月的法兰克福,在枫树下的木头长凳上,喝微甜的苹果酒时,一时兴起题名为《云雀叫了一整天》。

诗集分为甲辑和乙辑。甲辑是一般格式的现代诗,乙辑是一句话哲理诗。

甲辑里的诗像是作者生活中的絮语和旅行中的感悟,也有对名人作家的看法。《从前慢》就选自此辑。这一辑特别适合在清静时刻,悠闲午后来读。一手执书,一手偶尔啜一口茶或咖啡,诗里的慢时光和自己记忆里的时光,斑驳交错,你会有一种时光倒流之感。

“这里的花都是深紫色的/我倒并不悲伤/只是想放声大哭一场”

“我们是小说的儿子/我们是电影的儿子/我们将要什么都不是了”

“凡事到了回忆的时候/真实得像假一样”

“五月是鸟的月份/是蜜蜂的月份/是紫丁香的月份/是惠特曼出生的月份”

“当一个地方与你太像了的时候/这个地方对你不再有益”

这样的诗句如慢镜头,拉长了记忆的线,你可以沿着这条线去漫溯,在漫溯里咀嚼远去的日色和绿皮火车。

图片发自简书App


乙辑是一句话哲理诗。或许它不能称为诗,只能是思想的火花,但这些散落的火花,一颗颗闪着独有的光彩,吸引你去观赏。

“街角的寒风比野地的寒风尤为悲凉”

“我们不会有呼天抢地的快乐”

“门无风而自开的那种夜晚”

“我兄弟  你好在有一股豪气和一派静气”

“岁月不饶人,我亦未曾饶过岁月”

“就此快快乐乐地苦度光阴”

这些话如一位智者在你耳边低语,启发你去思考。也许有的句子你初读时会困惑,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你会在某一刻恍然大悟。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木心说“爱孩子,尤爱孩子气的成年人”

“眼睡了,眉是不睡的”

他也说“微风可爱,微风是神的话语”

“所谓世界,不过是一条条的街”

他还说“愿你在每一段爱里,认真勾引,认真失身”

“生活最佳状态是冷冷清清地风风火火”

你还想知道他说了些什么,来看看他的《云雀叫了一整天》吧。

谢谢观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