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婚前婚后

96
阿冼兄
2017.12.12 22:00* 字数 2402

我快结婚,并将在婚后与妻子一起辞职做生意。

我和未婚妻韵原本对生意不感冒,可未来岳母认定,在商场打拼成功的人才算出人头地,极力促成此事,还亲自帮我们拉拢关系。

我们顺着她老人家的意愿,只得答应下来。

但是,我尚没有做好思想准备,而那天我见到一对男女的拉锯后,更变得摇摆不定。

我于生意固然没有把握,更令我惴惴不安的是,我和韵的关系,会因此变味,会因此因此......


那天,我在咖啡馆里等韵下班。

“我到了,下班就过来吧。”我给韵发信息。

我从包里拿出方案书,刚随手翻开,再次浏览。

爸爸致电。

“俊,今晚谈婚后做生意的事吧?”

“是啊。”

“别太让步,小心你未来岳母。”

“行了,我懂分寸。”

“你太软了,好自为之。”

我放下手机,再翻了几页,看不下去,喝一口冰咖啡,舒服。


“你总算到了,快签,签完就走,我还有事。”

我坐下前,隔壁桌已坐着个男人,看样子不到四十,头发却稀疏凌乱。

现在,来了个三十来岁、略施粉黛的女人,刻意打扮得贵气。

她坐到男人面前,男人把桌上的一小叠4A纸文件推过去。

“我先看看。”她边说,边拿起文件。

“不用看了,就是之前谈好的。”男人说。

女人翻开,不理男人。


“我好累,今晚能不谈吗?我跟妈说声就行。”韵发短信来说。

“随你吧。”

我回复,然后合上方案书,有松了口气的感觉。

“那你看吧,”隔壁的男人不耐烦地说,“看仔细啊,签了回不了头。”

“这辈子已经回不了头。”女人随口说道。

“说什么呢?我是怕你后悔。”

“你才后悔。”女人看着文件说。

“我有什么好后悔?快点看,快点看。”

“总是那么躁!”

“我就是躁,对着你就肯定躁。”

“那你走运了,以后不用对着我。”

“你不出现就行。”

“谁有空找你!”

女人说着抬起头,瞪了男人一样。

“回想起来啊,你嫁给我,也是不安好心。”

“拜托,是你追我的。”

“我想起来都想吐。”男人提声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你这个人啊,诡计多端,故意亲近我妈,无非想她百年归老后多拿点财产。”

家事不外扬,男人可能觉得还不够张扬。

“随你想吧。”女人也随之高八度:“你妈那么好的人,怎会生个你这样的儿子。”

“关你屁事。”男人龇牙咧嘴地说。

“你啊,别一见面就吵架。”女人迂回反击。

“是你想吵,我才陪你。”男人不依不饶。

“懒得理你,”女人放低声线,站起来,“肚子饿了,要不要吃点什么?”

“签完就走吧,还吃什么!”男人嫌烦。

“我帮你买个蛋糕,填一下肚子。”

女人说完,点餐去了。

男人也没阻止,低下头,看手机。


“我快走了,帮我买一杯热饮呗,不要咖啡。”

韵这时才回复我。

今晚人不多,点餐台也不远,女人很快就买了面包和蛋糕回来。

“你最爱吃的。”

我不禁向他们瞧了眼,女人正把蛋糕推到男人面前。

他们也看了看我。

我不好意思地缩回目光,喝完剩下的冰咖啡,起身去买热饮。


我回到原位时,男人快吃完整个蛋糕。

“看完没?”男人的嗓音缓和不少。

“人家说啊,十年修得同船渡,我们辛辛苦苦熬了十年,结果还是上不了岸。”女人说。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是没用,我只是想提醒你,以后做生意要小心,别糟蹋了过去的心血,我也有出力的。”

男人没有回话,一脸不屑。

“以前要不是我看着你,不知道已经跌倒多少次了,还能像现在,有铺有房吗?你现在收租收到手软,还不是因为我!”女人气高趾昂。

男人又向我瞥了一瞥。

“公众场合,别那么大声。”男人低声警告女人。可能尊严受损,大音量令他尴尬。

“好,这算是我最后的忠告吧。”女人收敛了一些。


我低着头,翻阅手机,实际上,心思已放在偷听上,对他们感到好奇。

女人吃完面包,擦完嘴,将纸巾抓成一团扔到餐盘,重新翻看文件,还提起笔。

“还有,再找个伴吧。”女人虎口婆心地说。

“关你屁事。”男人又说这话。这回说得不狠,更像不爱听劝的孩童。

“都叫你别躁,”然后,女人把话说完,“这次,就挑个好的。”


女人签完字。

男人拿起那份估计是协议书之类的文件。

“你以后好了,有三间房子在手,收租过日子,衣食无忧,不用工作。”男人说。

“男人老狗,不要啰里啰嗦,我有的,你也有,好不好。”女人边说边翻白眼。

“我就喜欢说两句,不行么?”男人轻松调笑。

“你以后也不错啊,完全没人管,想玩多少女人,想喝多少酒都行,”女人话题一转,“但你别忘了啊,儿子在你那,你得把他照顾好。还有,在家不要讲粗话,儿子还小。”

“你放心好了。”男人又显出不耐烦,敷衍回答。

“多陪陪儿子吧,少跟猪朋狗友去玩,”女人叹气,“以后我也会常来看他的。”

“偶然来就可以了。”男人一脸无所谓。

“连儿子都不让我见?他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女人皱起眉头。

“我一直就不认同你的教法,你除了把他生出来,还做了什么?”男人那口味,仿佛成了绝对权威的上帝,“只会宠他,教孩子不是这样的。”

“你厉害,你尽管试试。”女人不想再引起战火,强压着气。

“我一定会教得比你好。如果儿子跟你,迟早饿死。”男人轻蔑地笑着说。

女方情绪又膨胀起来。

“看看今后谁给儿子留得多。”女人不服气。

“我一定比你多。”男人指着对方说。

“走着瞧!”女人低声而决断地说。


“俊。”

我闻声抬头。

韵已经站在面前。

“我喝的呢?”

“这里,”我拿把热饮地给她,站起来,“走吧。”

“不是说,不去我家了吗?”

“总要送你回去吧。”

转身离去时,我和那对离异的夫妻彼此用余光看了看。


我们走在街上。

我沉默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韵似乎有所察觉。

“你没事吧?”

“要把方案拿回家看吗?”我说,“你妈可能会问你拿。”

“她肯定想看,我可不想。她昨晚又唠叨了,说我们不做生意,就要打一辈子的工。”

“她也是为你好,怕你跟着我要捱穷。”

“怎么会呢,我也有工作的嘛,谁要你养!”

“她可不是这么想哦。”

“她好烦呀!”

“现在不烦,”我稍稍叹了口气,说,“以后才烦。”

“怎么,你也不想做了?”

“我有说过吗?”我装作轻松。

“你掩饰不了的,”韵笑了笑,说,“之前见你跟她讨论得那么兴奋,还以为你很想呢。”

我一时无言以对,一把拉住她的手,继续走。

“还好吧。”

我只能这么说。


————————————————————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