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接龙】七日雪3

七日雪

简书接龙客栈纯文字协会
接龙客栈纯文字协会【七夕接龙】

组内成员:星小鬼、清风自来、青宸
我是‖目录君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沉思往事立楼栏

文‖青宸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稍显稚嫩的声音从沐府的书房传出,伴着外面的大雪,飘飘荡荡。书房里,青辰坐在书桌后面,挺着笔直的脊背,看着手里的诗集摇头晃脑。

“别晃了,再晃你就晕了。”书桌旁坐着一个清瘦的女子,捧着手暖,笑着道。

“不晃吗?可是府里的老嬷嬷都说这样子才是真正读书的样子。”说着,又把头从左到右,从后往前,转了几圈,“不过我听姐姐你的,你说的肯定没错。那些老嬷嬷竟然敢骗我,看我怎么罚他们。”小小的拳头紧紧地一握,以为能有天大的力气。

青风听了,不禁笑得更开心,“奶娘说的倒也没什么错,用不着罚她们。辰儿你聪慧,诗词歌赋过目不忘。人家是‘书读百遍其意自见’,你才读一遍就能懂十之八九,当然用不着这摇头晃脑的笨法子。”

青辰听到姐姐在夸自己,高兴地蹦起来,顾不得撞到的手肘,冲过去一下子摔倒姐姐怀里。“真的吗真的吗?姐姐。那我这么聪明,你怎么不让我和你一样学飞天遁地,撒豆成兵呢?我今年七岁了呢!老嬷嬷说姐姐你七岁的时候都能把下的雨直接变成雪了呢!”

七岁那年吗?想想好像都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那时候的沐府啊……
摇摇头,把自己有点飘远的思绪拉回来,看着眼前摔在怀里正揉着手肘的弟弟,有些东西该忘的必须得忘,有些人和事该守护的也必须守护。“那些东西又不好玩,姐姐我都后悔学过了呢。不好的东西姐姐当然不会让辰儿碰啦。”

心疼地揉了揉弟弟的手肘,“痛不痛?都告诉过你多少次了,不要急冲冲的,姐姐就坐在这,一直陪着你,又跑不了。”

“不行!”像是被刺激到了某根神经,青辰“唰”地站起来,气鼓鼓地大声吼,“姐姐你不可以跑,不可以不见!”

“好好好,姐姐不跑不跑。手还痛不痛?”


“痛不痛?手还痛不痛?”

不是记忆里的声音了,真的不是记忆里长姐的声音了。长姐的声音暖暖的,就算是在大雪漫天的隆冬,都能让人觉得温暖,暖到雪里都能开出花来。撞到,摔倒,磕磕碰碰,只要长姐一开口,什么疼痛都感受不到。

但现在的这声音,除了有一丝莫名的熟悉感之外,没有任何温度,反而带着与生俱来的阴冷,像是另一个世界的外来者。

“没事了,姑娘你请便吧。”

面对这素不相识的姑娘突然上前的关心,青辰恢复了脸上的冷漠,淡淡地推开了她。既然不能让自己有回忆的错觉,那便也不需要谁的询问。不就是因为七日醉的酒性,让自己站立不稳摔了一跤,五年里受的疼痛比此多得多,自己又何曾有过哪怕一句的呻吟。

走出七月谷谷口却突然看到所有人吃惊的脸色,顿觉这次的七月谷之行似乎出了问题。

“什么时候了?”

“回少爷,仍是七月初七,戌时刚过。”

七月七!猛地抬头看到弦月挂在半空,按照以往酒醒是七天之后,十四的月亮早已是圆形,可此刻,却是一半的弦月!难道自己这次竟只醉了半天!

“少爷。”暮秋轻轻地喊了一声,抬手指了指身后站在不远处的姑娘。

青辰收回目光,看着眼前自己确定从未谋面的姑娘。七日醉,醉七日,这是从来没有人打破过的铁律,不论是滴酒不沾的弱女子还是千杯不醉的壮汉,碰上七日醉,只能沉睡七日至醒。但这次,自己不仅提前醒了,从未有外人进入的七月谷也有人出现了。还有那在醉之前模糊见到的雪花,七月谷非一般之地,四季如春,如何能下得起雪。

想到这,本想和眼前人分道扬镳的念头暂时被放下了,所有的问题都和长姐有关,必须查清楚。

“你想跟着我是吗?”鬼晴点了点头。“暮秋,把她带上。所有人,抓紧时间赶回沐府。”

右手一挥,浩浩荡荡的队伍整齐地出发。回头望了望重新被雾气遮蔽的通道,心里的疲惫和思念再次被深深藏起。从这一刻起,他又是沐府唯一的主事人了,又是那冷若冰霜,刚毅果断的沐青辰。

行至沐府大门口,青辰回身向暮秋吩咐了句,“这次既然提前回来了,那便让所有人都看灯去吧,也好几年没好好过节了。虽然时间晚了点,但应该还能赶上一会儿花灯。你把那姑娘带到客房先住下,事情以后再说,不用管我。”

看着径自走向阁楼的少爷,虽然身躯挺拔,但暮秋知道,少爷很累。从五年前开始从不休息的他,只有每年的这几天能靠着七日醉舒缓神经,可这次,却不知为何只去了半天。暮秋不想知道个中原委,他只知道现在的少爷很累。

阁楼,青辰爬得很慢,本来一会儿就能到的楼顶,却像是走了好几年。楼下已经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欢呼,应该是暮秋把自己的命令传达下去了吧。七夕乞巧,呵,青辰轻笑,连被星河阻隔的牛郎织女都能一年见一次,自己和长姐却是永远见不到了呢。脑海中又浮现那有着长姐复刻般容貌的女子,能看看和长姐一模一样的人,也不错呢。长姐,是你在天上把她带来的吗?

终于还是到了阁楼顶,桌子上还散落着刻刀、凿、隼,遍地的木屑,泛黄的图纸。五年了呢,我们过得物是人非,这里的任何东西到像是停留在了过去,固执的要命。轻轻地抚摸着廊柱上的雕刻,漂浮的云和蔚蓝的天空,逼真的竹林,还有可爱的动物,天真烂漫的孩童。雕刻在长久的触摸下开始显得陈旧,雕痕也逐渐变得模糊。

“姐,这个好看,你给我刻这个,这个。”肥嘟嘟的小手指着一张图纸上的一角,画着一位女子牵着一个小孩的手,正低着头说着什么,那小孩童的脸上挂着满满的笑容。“这是姐姐,这是辰儿,姐姐牵着辰儿的手”

“傻瓜,这明明是母子啊。”

“不管不管,就是姐姐和辰儿,你快帮我刻嘛。”


天微微亮,暮秋悄声蹑上阁楼,本想偷偷地看看少爷,睡着还是醒了,府里还有些事要少爷处理,却不料刚从楼梯上冒头,便被少爷发现了。

“何事?”

“来看看少爷,带了水和衣服,想叫醒少爷。”

“何事?”

“昨日带回来的姑娘一早就醒了,在府里喊着要找少爷。”

“好。”

暮秋站在楼梯口,看着少爷倚在栏杆上,波澜不惊的脸望着远方,不知在想什么。等了许久,也不见少爷有起身的动静,暮秋开始犹豫起来,自己是否还要继续等下去。再抬头的时候,却是发现在少爷怀里,立着一把剑。

微风把剑穗吹得四下纷飞,露出剑柄处的几道划痕。歪歪扭扭,细看才能发现,那划痕是由人刻上去的,刻的是“辰”字。

上一章目录君下一章
喜欢请关注《七日雪》目录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