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济音乐故事几则

有一天在街声听到一首新歌《失物招领》,发朋友圈说,这个太师是谁啊,个人信息里只能看到在上海。

和平和浪的四维回复说这是他学妹,是在他的鼓动下把自己的原创上传到街声。

真是惊喜。几个月后,在草莓音乐节见到太师本人。太师现在在同济读哲学硕士研究生。知道这件事之后有点不大敢和太师聊天。

之后,请她和圈圈、流亡寺、不叫乐队一起演了一场叫做“快熟了”的育音堂OPEN MIC。

夏天,太师发表了一首新歌《热气球》。

刚才提到不叫乐队。也来自同济。认识他们是在今年上半年摩登羊不辣十强赛。他们得了第四,无缘上海草莓音乐节。

但是他们的表现得到评委孙孟晋的好评,那天他们唱了《》。

这群小伙子挺好玩,每次演出后吃肉喝酒扯淡。主唱姚天凌整天唠唠叨叨《纸短情长》没营养,烟把儿太土,在他眼里,什么歌都比纸短情长好一万倍。他身边很多人都是因为他的唠叨才知道有《纸短情长》这首歌,也好奇地听了一遍遍,和他一起边骂边唱,“怎么会爱上了他,并决定跟他回家”。

他们新发的那首《北安跨》,很上头。

还有圈圈,同济法学硕士在读研究生。

她的音乐,她的歌声,让人舒服,譬如这首《沼泽地》。

她和C.c组了Peach Illusion,在桃子季发表了EP《桃子假象》,听起来也是香香甜甜。

太师介绍了林三,同济大学软件学院的。听了他的《生命了了》之后我觉得,别写代码了,好好写歌唱歌。

这些都是同济年轻的声音,提到同济,还有个年老的声音,曾在同济教过德语的四加,《丁香姑娘》之后再无新作。他说有,只是懒,没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暗恋的烟花 整体下来,自我觉得烟花还是蛮不错的,虽然没有看懂到底是想要表达什么,不过,女主还是蛮好看的,嘻嘻。 一...
    神游桔子阅读 139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