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角第八十二章--八十五章

第八十二章

九重天上,洗梧宫内,白浅已经两日没有好好睡觉了,那日三生石前的一幕始终在自己的面前,几次想问夜华,可深知夜华的性子,有些事,即便就是夫妻,也是不会说的,更何况,那日夜华归来,似乎也是疑虑重重。于是白浅便想到了还有一号人物,或许会了解其中内情,借着外出赏赏花的由头,趁着大清早的夜华去了朝会,一个人偷偷去了太晨宫。

之所以白浅这么上心这事儿,很大的原因,还是为了白家唯一九尾红狐,白凤九了,爱上东华帝君,要死要活的,东华帝君以三生石无姻缘就打发了小狐狸,至今都是白浅心里的一个过不去的梗,看那日东华居然抱着那红衣女子,白浅就气不打一处来,这到处招惹还不用负责任,想不到这东华帝君是这样的人,不过这红衣女子究竟为何人,为何那东华帝君会替她扛了雷罚,可她又为何会惹来雷罚,可想到那日红衣女子躺在了东华帝君的怀里,白浅不禁想,莫不是因为这红衣女子,东华帝君才编了瞎话,拒绝了自家的那只傻狐狸?若是如此,白浅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这是肯定的,大不了这天后不做了,也得护了这青丘的将来。

 

眼巴前儿就是太晨宫了,这会儿,司命在忙着太晨宫的内务,见天后白浅到来,不知所为何事?赶忙走出大殿,拱手行礼道:“小仙拜见天后。”

“嗯,免了。”白浅环顾四周,自顾自地走进了大殿,坐了下来,确定了东华帝君不在,故意问道:“帝君不在啊。”

“回天后,帝君尚未归来,不知道天后所为何事?小仙可代为转告。”司命拱手行礼道。

白浅摆摆手,“我不找帝君,是来找你的。”

司命一头雾水,有些惊讶,“找小仙?”

白浅望着司命,一手敲敲桌子,若有所思。而后问道:“嗯,就是找你。”白浅扫视了一遍,在不远处打扫的仙娥。

司命心领神会,走上前去,假意清了清嗓子,说道:“你们先下去吧,天后有事交代,需要你们时再过来。”

“是。”仙娥们退下。

司命拱手道:“不知道天后有何吩咐?”

白浅勾勾手,示意司命凑近点,司命点点头,赶忙凑了上来,白浅瞟了眼殿外,而后问道:“司命,我问你,那日东华帝君抱着的女子是谁?他们是什么关系?还有那日为何会有雷罚?她到底干了什么事情?我怎么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她?她打哪儿来?”

白浅一连串的问题,把司命给问懵了,理了理头绪,想想从何说起,还有这该说的说,这不能说不能说,司命吁了口气,也小声地回应道:“回天后,那名女子是魔族始祖少绾!”

白浅大惊,她怎么会不知道少绾是谁,这上古史都写了啊,魔族精神图腾,少绾始祖,只不过她不是死了吗?白浅皱着眉头问道:“她。。她不是死了吗?”

司命笑笑,“这不又复活了吗?”

“复活?”白浅若有所思,想起了自己的师傅沉睡七万年,最终复活了,都是上古神祇,复活估计对他们来说都可以的。

司命点点头,也很谨慎地朝殿外看了看,别一回头帝君在就一切完蛋了。

“那她和东华帝君?”

“回天后,朋友!”

“朋友?这么简单?”白浅倚了倚身子,“司命,你要说了假话,你也知道,我白浅活了这十几万年也不是白活的。”

“是是是。”司命连忙点点头,“小仙不敢瞒您,真的是朋友。”

“真的。”

“自然是真的。”司命拱手道。

“那她干了什么?那日在诛仙台上,怎么会?”

司命顿了顿,这个好像就是不能说的,东华尚未现身,具体是何情况一切未知,司命只能拱手道:“天后恕罪,这个小仙实在是不知道啊,帝君未归,小仙。。。”司命摇了摇头。

白浅知道司命跟着东华帝君日子也不短了,这说话的分寸拿捏的还真恰到好处,笑了笑,“好了,本天后知道了,今日就来看看,也没其他的事,我也乏了,走了。”

司命后退两步,“小仙恭送天后。”

白浅起身,甩过袖子,慢慢走出了太晨宫,脑子里一直在想着魔族始祖少绾,因为这女子可不只是与东华关系不错,更重要的是,跟自家的师傅,那是天定的缘分,后来。。。。白浅越想越不大对,现在这少绾始祖复活了,自家师父那儿,还得抽空去看看,总感觉会发生点什么。

 

第八十三章

走着走着,居然走到了诛仙台下,白浅心惊,自嘲一笑,“如何会走到这里?”白浅环视四周,“这么多年还真是一点都不变,好地方啊,好地方。我青丘白浅在此跳下诛仙台,小狐狸小九,在此断尾,现在魔族始祖少绾在此不知道干了什么,还惹来了雷罚,呵呵,果真是个好地方啊!”

白浅上神之躯,玉清昆仑扇在手护法,自然不会再惧怕了这诛仙台的戾气。不过仍然可以感受到顺着台阶往上,越来越重的戾气,迎面而来,白浅深呼吸,不知是到了这里就上来瞧瞧吧,还是想好好看看这诛仙台究竟有何玄妙的地方,白浅还是选择了走了上来。

“诛仙台!三生石!”白浅站定,望着面前的那块伫立着的大石头,赫然醒目的三个字,“三生石”,“小九啊,小九,哎。”白浅轻叹一声,手掌一挥,“白浅,夜华”,缘定三生,“夜华,果然,即便我饮下忘情水,我还能爱上你,原来我们真的是天定的缘分。”白浅露出了一抹幸福的笑容。

“可不就是天定,浅浅你只能是我的。”身后传来了一个浑厚的声音,是天君夜华。

白浅转身,“夜华,你怎么来了?”

“浅浅,你怎么会来此处?”夜华走上前去,牵起白浅的手。

白浅咧咧嘴,“我就是无聊了,来看看。”

“是吗?”

白浅点点头,指着三生石显现的名字,说道:“这不,就看到了我和你。”

夜华点点头,但是一直盯着三生石,好像有什么心思。

白浅亦是如此。她是那种想什么便会去做的性子,放下夜华的手,一手挥过,一遍又一遍,终于找到了那两个想要的名字,“少绾,墨渊”。“夜华,你看,这是我师父,和那日的红衣女子。”

“你怎么知道是那日的女子?”

白浅挑挑眉,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我就是知道,你也别问那么多,你可知道那日的女子是谁?”

“魔族始祖少绾。”

白浅惊讶,“你怎么知道?”

“浅浅,你如何知道?你是不是去问了司命?这件事先不要声张,还需要从长计议,近些日子,魔族有些异动。”夜华皱着眉头,淡淡地说道。

“魔族异动,可是与少绾始祖复生有关?”

“尚未可知,还得等帝君归来,问清楚了再说。”夜华说道。

白浅,想了想,“夜华,我想这两日回昆仑墟看看,好些日子没有回去看看师傅和师兄们了。”

“好,我陪你去。”

“不用,我自己去就好了,你还要忙政务,还要团子。”白浅主动牵起夜华的手,安抚道。

“那就让天枢陪你吧。”

“好,随你。”白浅笑笑,眼神还是不住地往三生石瞧了瞧,“等一下。”

“怎么了?”

“夜华,你等我一下。”白浅走上前去,又挥手一遍,又一遍,“白凤九,文昌帝君。”白浅心一沉,“我们小九这缘分。。。。”白浅重叹一声,再定睛一看,“文昌帝君”四个字,似乎与其他的字有些不大一样,唤来夜华,“夜华,你来看看,你看小九旁边的文昌帝君四个字,是不是不大一样?”白浅拉过夜华,眼睛一直盯着,怕有变动。

夜华闻言,上前一看,“是有些不寻常,难道小九这天定的缘分,有什么蹊跷?”夜华望着白浅,说道,只见那“文昌帝君“四个字泛着若隐若现的金光。

白浅摇摇头,“不知道,我觉得没有那么简单。再看看吧!”

“好。浅浅,我们回去吧,这诛仙台,戾气重,别伤了你的身子。”夜华对当日素素跳下诛仙台,心有余悸,总想着,无论是素素还是白浅,即便他们是同一个人,还是远离这里的好。

“走吧,团子该放学了,我隔日就回昆仑墟,左右不过两日,你放心吧。”

“好。”夜华牵着白浅的手,离开了诛仙台。

三生石上,显现的天定姻缘,又消失在视线中,诛仙台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


第八十四章

青丘狐狸洞厨房内,凤九边做着早饭,便嘀咕道:“白凤九,你个白痴,你怎么说好的事情,你都做不到。你真是白活了,难怪你可以把爹气得发怒。”凤九懊恼不已,这偷偷地去也就罢了,悄悄离开不就好了,这下好了,抓个现行,好像还说帝君耍流氓来着,哎,白凤九,你这是够够的。

哎呀,不对,帝君不会发现我是装的了吧?凤九心想,这些日子的努力,可不就白费了?凤九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晃了晃,总想着以后不要再如此了,可总是会事与愿违,凤九觉得自己无药可救了,还好还有个梦游的借口,还得去只会老凤凰一声,千万别把自己给卖了。

 

即便想着想着,可手中的活倒是没有停下来的,一顿美味的早餐已经完成了,不用看,定是东华爱吃的。难怪凤九会怪自己不争气了。凤九正欣赏着自己做的美味,沾沾自喜,却没有发现自己的背后,东华正在慢慢走近,轻轻地拍了拍凤九肩膀,“九儿,你的早饭,做的如何了?”

凤九算是给吓着了,“啊”了一声,一个转身,自己踩了自己,又是一个趔趄,眼看着摔一跤,是不可避免的。

 

可这一次,倒是学乖了,抓住能抓住的,否则摔倒了更加丢人,只不过这一抓,正好抓住了面前的紫色衣衫的门襟,这不知猝不及防,还是故意为之,这一会可没有跌落在温暖的怀抱中而是冰冷的狐狸洞地上,连带着那个穿着紫色衣衫的人,也跟着跌落了下来,好在,那个人手撑在地上,避免了那个尴尬的姿势,凤九紧闭着双眼,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反正感觉身上好像半压着个什么东西?又想了想,刚才抓住个什么?谁拍了自己的肩?凤九忽然记起,紫色,心惊一跳,是东华!

 

好像周围一切安静了下来,凤九偷睁开一只眼睛,发现一双带着笑意的眼睛正看着自己,赶忙闭上,再睁开另一只眼睛,还是那双带着笑意的眼睛,又闭上了,再睁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对上正看着自己的那双眼睛,眼珠子溜了个圈,略带尴尬地说道:“帝君,不好意思啊,我做饭做得有些累了,练练,没想到把您也给带着一起练了,您不会介意的吧。”说完,还给了东华一个大大的笑容。

东华也配合着说道:“嗯,不介意。”

凤九吁了口气,“不介意就好。”然后望着自己,又看了看东华半压着的姿势,伸出手指了指东华,“那个。。。帝君,那您是不是先起来,这样,好像不大雅观。”脸上浮起一片红云,尴尬一笑。

“嗯,好。”东华一个轻身浮起,已经站立在凤九的面前,而凤九还躺在地上,不知该如何是好?

东华背手而战,一脸笑意,望着地上的凤九,挑眉道:“你还不打算起来吗?”

凤九觉得太丢人了,又被东华如此看着,好像已经丢到底了,索性说道:“帝君,你也太没有风度了,怎么就顾着自己起来了,也不知道拉人家一把,好歹人家也是女孩子。”凤九嘀咕完,正欲自己起身,没有想到,东华弯下身,大手一拉,一拽,地上的小美人,已经被牢牢地圈在了怀里。而小美人还处于蒙圈状态中,前一秒躺在地上,后一秒已经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还有好闻的白檀香味,搞不清楚状况的凤九,居然有些陶醉在其中。

但又突然诈尸般的,惊叫一声,推开东华的怀抱,“帝君,你怎么可以占凤九便宜,怎么说好歹人家还是未出阁的姑娘,这样实属不妥。”凤九掸掸衣服上的灰尘,嗔怪道。

东华倒是找到个说理的地方了,“九儿,刚才可是你说我没有风度,让我拉你一把,我现在拉你了,你怎么倒说我占你便宜了?这四海八荒的理,可不是这样的讲的吧。”

“那。。。。那我也没让你抱着我啊!”凤九大着胆子回道,虽然心里还是蛮贪恋那个怀抱的。

“呵呵,未出阁的姑娘,女君这是要本君负责任吗?不过说来,那倒是怪了,这几次三番的,都是谁跌撞在本君的怀中,那本君是不是要怀疑,女君莫不是故意的吧,喜欢本君的怀抱,那可就糟了,本君尚未娶妻,女君是不是要对本君负责呢?”东华挑挑眉,望着凤九,嘴角一抹坏笑,拍拍凤九的肩膀。

“负责,负责,本女君一定负责。”凤九硬着头皮,端起旁边煮好的早餐,放到东华面前,“帝君,请看,这不就是赔罪的吗?走吧,大厅,享用。”说完,快速走出了厨房,率先往大厅去了,东华望着凤九的背影,笑笑,自言自语道:“九儿,你越来越能耐了。。。。。”

第八十五章

“九儿,陪我出去走走吧。”东华放下碗筷,对坐在自己旁边的凤九说道。

凤九喝完最后一口粥,望着东华,摇摇头,“不行,我要去学堂,总不能又请假吧。”

“学堂?不用去了,以后跟着我学。”东华说道。

最后一口粥已经咽下去了,凤九闻言,愣是给呛着了,咳嗽几声后,方才能说道:“什么叫做不用去了?哪有你这样的?我爹要是知道我去学堂,肯定会打死我的,不行的。”

“不用去了,以后你的课业跟着我学就好了。”东华摸了摸凤九的头说道。

“跟你学?”凤九瞪大了眼睛,不置可否。

东华点点头,“莫不是你觉得本君的学问不如你的夫子?”

凤九连忙摆摆手,“怎么会?”

“那就这么说定了。”东华说道。

 

凤九又想想,“好像也不方便吧,帝君又不会一直住在青丘,少绾姐姐出关,你不是要回去了吗?那就没法教我了,所以说我还是得去学堂。”说着说着,感觉凤九突然情绪不高了,有些许失落,但却还是佯装镇定。

这一切都被东华看在眼里,“我不在这儿,你也可以去太晨宫,都无妨。”

“啊?”凤九仰面望着东华,对上东华的眼,“太晨宫?”

东华点点头,“熟悉吗?”

凤九没有回应,只是淡淡地回了句“哦”。

东华笑笑,“九儿,走吧,陪我出去走走。”

还未等凤九再次说些什么,东华已经牵着凤九的手,起身,慢慢向狐狸洞外走去。

炎华洞外,墨渊还在那儿坐着,不眠不休不食,盘膝而坐,不发一言只是面对着那个设下结界的山洞,不知道会需要多久的时间,但是已经几日下来了。

东华牵着凤九走出了狐狸洞,外面阳光正好,凤九轻轻的闭上眼睛,感受阳光的美好,“帝君,你说的对,今日的阳光这样好,的确该出来走走。”

这句话似曾相识,“陛下,今日外面的天气这么好,让九儿陪您出去走走,好不好?”

“好!”东华看着旁边的凤九,有些出神。

“帝君,什么好?”凤九睁开眼睛,望着东华,微笑着,阳光在凤九的脸上洒下点点金光,如此美丽,摄人心魄。

“什么都好。”东华笑笑。

“走吧,镜湖边,晒太阳最好了。”凤九提议道,但是眼睛却瞥向了炎华洞的方向,心里沉沉的。洞里洞外,同是痴情人。

 

镜湖边,凤九找了地方坐了下来,幻出一个垫子,给了东华,东华笑笑,挥了挥衣袖,垫子消失了,东华也坐在凤九旁边。

凤九默不作声,只是望着镜湖波光粼粼的水面,出神。

东华抬起手,理了理凤九有些乱的鬓发,凤九抖了个激灵,听东华问道:“九儿,你在想什么?”

“东华,你说这世间为何会有情这个字,为什么非要历情劫?”凤九没有注意到自己口中对东华的称呼,好像突然变了。但是她没有去看东华,还是静静地望着湖面。

“万物生,万物皆有情,各界生灵,都逃不开的是情。”东华淡淡地说道。

“你也会逃不开吗?”凤九接着问道。

东华微愣,叹了一口气,“会吧。”

以为凤九没有走心地听着,但句句在心,会吧,正如当初他说如果没有抹去三生石的名字,他会喜欢我,可那仅仅是假设吧。“那你有喜欢的人吗?”凤九的这个问题,让自己揪心,可太想知道答案了,即便锥心。

“有。”东华回答的干脆,丝毫不含糊,没有任何的犹豫。

凤九心漏了跳动,但却镇定的回到:“哦,原来帝君也有喜欢的人。”

“呵呵,帝君也是人,为何不能有喜欢的人?”东华反问道。

凤九转过脸来,对着东华笑笑,“自然可以。帝君这么厉害的人物,能被帝君喜欢,那真真的是一件幸事。”凤九笑的有些不完美,因为此刻不知道该如何表演得天真,完美。

在东华眼里,凤九一直是问到底的,但是这次却没有,只要问道:“你不问问是谁吗?”

凤九笑笑,“总不至于会是我吧!”凤九这话问的,真的是抛开了前尘的牵扯,真真切切的。

“为何不会?”

凤九摇摇头,“我不信。我有什么好?一只小狐狸,只会闯祸,帝君怎么会喜欢我这样的人。”凤九有些哽咽,但脸上依然挂着笑容,眼里噙满泪水,望着东华。

东华没有说话,只是揽过凤九的肩膀,靠在自己的怀里,“九儿,都是女君了,可不是只会闯祸的小狐狸了。”东华话不多说,因为此刻,他觉得九儿变了,原先在他面前敢爱的样子,不见了,现在的她除却做女君时的模样,似乎在他面前不在那么勇敢,不再那么自信了,东华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曾经对她的伤害,可不是说一句我喜欢你,可以弥补的,他们之间需要时间。

九儿,我们来日方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九十一章 凤九走后,大厅中,只剩下白浅和东华二人,白浅又问了一遍,“帝君,那日究竟发生了何事?夜华很是担心。” ...
    转角花开阅读 6,179评论 4 73
  • 第一百一十章 出了魔族的燕池悟,也不知道该不该直接去九重天,太晨宫,找东华去,不是怕自己打不过他,而是没有想好如何...
    转角花开阅读 7,876评论 7 63
  • 第八十六章 凤九擦擦眼泪,直起身子,对东华说道:“帝君,少绾姐姐,闭关还需要多久?“你问这个做什么?” 凤九指了指...
    转角花开阅读 3,942评论 0 50
  • 收货点:正确认识粉丝 如何让粉丝变成客户 改善点:破冰之后及时撤场 维护好客情...
    娟子轻舞飞扬阅读 144评论 0 0
  • 今天不知道是不是错误的理解了老师的意思,老师最后说画四部曲,我犹豫了一下觉得很简单还是只画了四部曲的部分,而不是整...
    生如夏花CWP阅读 733评论 1 5
  • 今天在成熙的final show结束了,代表着这学期的口语班也已经接近尾声了,代表着我再也不用在每个周末来回两天人...
    姿爹小名叫二毛阅读 193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