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老马

96
岳言言
2016.07.25 17:32* 字数 966

       

时光不老,友谊长存

         老马并不老,才三十三岁。平时我喊她老马,她喊我老岳。

      昨天在朋友圈里问正在旅行的她啥时候回来,她说已经回来了,等这周四培训时就可以见面了,于是在心里就盼望着本周四的培训。

      刚毕业回来的时候,老马那一句柔和亲切的“哎……”,一下子就拉近了我和她的距离。我们之前可是素不相识的,尽管上初中时她就比我高一届。

      当时是这样的,新毕业生都分到了自己要教的课程,我们要转型做老师了。我教的是初一语文,教导处要求老师储课五个课时,我们刚从师范毕业,哪里会写什么正规的教案,在学校里学的那些纸上谈兵的理论,现在可救不了急。咋办呢?不知谁说了一句,亚琼正在他爸爸办公室里写着呢,咱们去借鉴借鉴。于是我就去马老师办公室,走到屋门口,纠结着是喊“马老师”呢,还是喊“亚琼”呢,谁知到了门口,我就直接喊了一句“亚琼……”,接着,隔着竹帘的屋子里传来清脆悦耳,又不失亲和力的“哎……”,从此,伟大的友谊开始了。

      老马我们俩性情相投,无话不谈。买衣服都想买一模一样的穿,我心里有什么烦恼到她那里一说,她三五句话就能把我开导得豁然开朗。我怀老二的时候,特别纠结,孩子他爸不想要二胎,我倒是特别想要这个孩子。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在计生这方面又不允许违规,当时的各种状况都处于风口浪尖,心里各种烦恼可想而知。我首先想到了她,就找老马商量,她支持我的想法,尤其是她说的那句话,真说到我心里了:“过日子不就是过人的吗?男孩儿女孩儿都不嫌多,让硕硕有个伴儿。”这更坚定了我的决心。接下来,大大小小的事情都靠她来帮忙。学校这边,我一请假她完全成了我的代言人,需要交个什么材料的,费用的,都是她的事儿,那时候真让她费了心了,跑了腿儿了……

      作为同事的我们,就大前年那一年教的是同一个年级,那一年过得特别开心充实。她跟着我也养成了爱运动的好习惯,我们俩每天都会约个时间打羽毛球。这两年同校不同级,有时候时间节奏不一致,不过,每周五早上是属于我们俩的打球时间。说到打羽毛球,也只有老马我们俩能如此默契地,满操场转着圈跑着打了,我们右手打累了,还能一起用左手打。我们还约定每年都要趁假期出去旅行,去年暑假就实现了,报团去了苏沪杭,今年她陪父母和孩子去了大连,我没有去,来日方长嘛。

       曾看过一句这样的话:朋友是你长大后,自己给自己找的亲人,一点也不假。愿我,和我找的这个亲人,都能被这岁月温柔以待……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