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的爱情

96
沫小念
2016.05.23 09:31* 字数 1591

      认识她的那年是大学二年级,学校的重新分配的新室友,她个子很小像一个初中生,一头微卷的长发,高高束在脑后,圆圆的框架眼镜在她脸上显得庞大而沉重,因为个子小,样子可爱,我们都叫她small,慢慢变成了小莫。

       那时候她是有男朋友的,据她的描述,他们是青梅竹马的小学同学,一起又上了镇上的初中,因为来自一个村,他对她特别照顾,慢慢的就像所有的初恋一样,他们偷偷摸摸地在一起了,经过了无数次老师的围剿和家长的盘查,愣是没有找到一丝他们在一起的蛛丝马迹。看着那些被老师谈话的苦命鸳鸯们,她暗暗窃喜却又心惊胆战。就这样一直持续了三年,他们的关系就不再停留在上课传纸条,下课买奶茶的小浪漫。初中毕业以后他们开始手牵着手走过他们小镇的大街小巷,在村子里的田间地头谈天说地。又这样过了三年,全村人都在盼着喝他们喜酒的时候,小莫的录取通知书到了,她以全镇第一的成绩,考上了省会的一所大学。一下子小莫成了这个小镇的名人,他们村自清朝那个探花以后出来的第一个读书人。男孩就被普通淹没在了大山沟里,小莫并没有嫌弃他,在走之前鼓励他到省城打工,这样他们还能见面。

     大一那年,小莫的男朋友跟着小莫从小村庄来到省城,他们在学校门口租了个小屋子,小得只放的下一张小小的单人床,为了省钱小莫退掉了宿舍。每天他俩挤在小小的床上,看着黑糊糊的屋顶,憧憬着灿烂的明天。靠着小莫家微薄的生活费,怎么也养不起两个人,因为文凭限制,他找不到工作。他把小莫送回宿舍,自己回到了家乡。

       故事到这,我和小莫就认识了,后面的故事是我看到的而不是听到的。

      才搬到宿舍的那几天,小莫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抹眼泪。大家都知道,只是没人愿意提。大家都觉得她是个挺奇怪的人,除了晚上偷偷哭,平时就是睡觉和上课,要不就在图书馆啃书。不是晚上的抽涕声,大家都能忽略了她。如果每个女孩都是一朵花的话,她就是每周只开一次的昙花。每到周五,又到了她盛开的时候,美丽的花朵,总是从绽放就消失了,等到周六早上凋谢才回来。就这样一直持续到了大三。

       周六的早上我刚刚起床,小莫推开宿舍门走了进来,今天花朵凋谢的有点过,红色的连衣裙上坠着一块块黄色的泥土,白净的小脸上满满的泪痕,柔顺的长发毛躁的堆在头顶。这样的她,看起来让人心疼。她走到床边,坐下来,自顾自的说起来:“小念,我心痛!”我给她拿了纸巾,安静地开始听她的故事。

       原来在她男朋友回到家乡后,找到一份驾驶员的工作,每周从她们家乡拉货到省城,周一出发周五早上到,周六早上又拉着其他货物送回家乡。这个工作他们都很满意,既能挣到钱,又能每周都见面。于是每周五一朵鲜艳的花朵就会出现在城南边的高速下口,等待着属于她的那辆货车。周五整整一天他们腻在一起,相互诉说着思念,小莫觉得幸福得都要飞起来,连城外的小旅馆都显得那么温馨。就这样一周一周的过着,直到上周货车带来的不再是幸福而是悲哀。

       跟往常一样,小莫盼了一周的货车终于停到了她的跟前,而这次她深深爱着的司机并没有让她上车,而是告诉她,他即将结婚了,不要再联系了。傻傻的小莫在车后面追啊追,无数次的摔倒又爬起来继续追,摔得一身泥。小莫并不死心,来到他们约会的小旅馆,等了一晚上。到天亮她男朋友都没有出现,她才死心的回来了。回来的路上给她家乡的朋友打了电话,确实她男朋友要结婚了,因为村里的人都觉得她读了大学,就不会回到那个小小的村庄,不会老老实实的跟一个货车司机过日子,就给他介绍了邻村的姑娘,他拗不过家里,就答应了。

        说完这些,一颗颗热滚滚的眼泪从她大大的框架眼镜后流出来,滴落在她碎花的床单上,也打碎在她梦中的那个村庄上,给她的梦划上句点。

        毕业三年后她给她打过电话,她现在在一个小镇上教书,老公也是一个学校的老师,他们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过着幸福平淡的日子。那个每周在高速边等待的小花,现在生长着新的枝叶开出新的小花。不知道她的女儿在20年以后会不会也穿上红色的裙子,变成一朵美丽的小花。

碎碎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