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什么样的男人才真正称得上“成熟”?

有个男性朋友对我说,他觉得自己在35岁之前找的女人,全都是不靠谱不合适的,全是在瞎耽误时间,这就像李宗盛歌里唱的那样,很多东西,真的要“30以后才明白”。这话且又与《第一炉香》里的浪子乔琪乔说的,“50岁之前我不能做一个好丈夫”,异曲而同工。对于这样的“精神晚熟”,我只能报之以哑然失笑。

曾经读过某女作家写的句子,她说,“男人只会老去,而不会成熟,但女人会逐渐成熟”,果然是女作家才写得出这样的观点。我个人认为,这世上有很大一部分人,无分性别,他们一样只会渐渐老去,而不会真正成熟。这里面,其实不分什么男人女人,当然在某些个体身上,女人确实成熟的会比男人早,某些男人一辈子都不会成熟,一辈子只是一个皮囊从新鲜到破败的过程——当然,为了公平与客观起见,我们也应该看到,很多女人亦是如此,亦是不折不扣的“如此”到底。

另外,也有朋友和我讨论过,到底“成熟”的标准是什么,这个实在是言人人殊。正如常常看得到的一句烂俗的话叫“你还是要相信爱情啊”——请问,这“爱情”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你眼里的“爱情”一定就是我眼里的“爱情”吗,你和我分别为两个不同的个体,我们在这个问题上就一定能达成共识?很有可能,你认为的“爱情”是一个苹果,而我认为的“爱情”是一条丝巾,那么,我和你如何讨论,以及共同相信这两个截然不同物种的东西?要知道,我和你很可能是永远都走在一条南辕北辙的路上。

所以,“成熟”也一样。你认为男人的“成熟”是怎么样的?如果让我们每个人畅所欲言,恐怕会有一千种说法吧。比如,“成熟”男人应该是宽容,博大,有担当,有责任感,自信,善良,幽默,情商高,肯吃苦……这些统统都很对,都很好,统统都是一树繁花,随风摇曳,但这不是我衡量一个“成熟”男人的标准,我的标准最基本的就一条:一定要用大脑,用心灵思考,而不是用下半身思考。


以前有个同事的大姐,当我见到她的时候,她的年龄已经和我妈妈差不多大,但还是能看得出年轻时候一定是个大美女,当时乍见,也觉得是徐娘老而风韵犹存,她又一直在文化单位供职,阅人无数,格物致知。她对我们常说的一句话是,“男人有时真的和动物差不多,他们不会用脑子思考”。我所喜欢的作家金宇澄说,从前大户人家的老爷选身边仆妇,挑选之前一定要和夫人“做一趟”,做好出来挑人,那么,某人贤良,某人狡猾,眼如清水,否则,如果事先不先“做一趟”,很容易犯低级错误。我的理解是,倒不是一定要和夫人(丫鬟也行啊),而是一定要事先“做一趟”,为什么不做会犯低级错误?很简单,正如香港人说的那样,男人容易“谷精上脑”,也就是说,他们会用精液,用睾丸,用性器官思考,而不是用脑子。一旦用下半身思考了,后果不堪设想,小则挑了一个很不像话的保姆(仆妇),大则,甚至是丢了整个王国。

这大概是男人最致命的弱点了吧。很多“盖世英雄”一般的男人,脚踏五彩祥云,飞来飞去,无奈某些时刻就是谷精上脑,最后一败涂地。这,无论如何都不能说这样的男人是“成熟”的吧。

窦文涛说过,男人20岁时就知道干,其他什么都不知道,真正能谈爱情了,反而是50岁之后(这倒是点赞了乔琪乔的论点),我想这类“成熟”大约还是一个“究竟用什么来思考”的问题。50岁之后,“谷精”不再如自来水,动不动就上脑了,搞得一脑袋浆糊,看不清各种来路与归途。董桥说过一句话,大意是,男人不是精子太忙,就是脑子太闲,不是脑子太忙,就是精子太闲,总之,精子与脑子似乎是不能携手共进的。

不再用下半身思考,听起来容易,实施起来难。人都是有局限性的,突破“生物本能”,对某些人来说,可能今生今世都做不到。但,庄子说,小知不如大知,小年不及大年,朝菌不知晦朔,蝼蛄不知春秋,20岁时一厢情愿用下半身做出的选择,到了日后真正成熟时,蓦然回首,说不定后悔的连肠子都青了。

我希望我们每一个人都能逐渐成熟,而不是只是像一片落叶一样顾自枯萎老去,在北风的席卷中,悄无声息地归于尘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