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逆袭青葱》 第十卷 寻找自我 第二章 川藏旅程

(如若喜欢不妨点赞,如若有感不妨吐槽)

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川藏行第五日,亚丁返回稻城,再到理塘,途径中国最美的六大草原之一的毛垭大草原,广阔无垠的草原上成群的牦牛悠然自得的吃草散步,

“西藏好吧?不想回了吧?昨累惨了吧?”中午吃饭的功夫,陈悦的微信便是如约般而至,“是不是感觉这辈子一定要去趟西藏?”

徐周笑笑,回道:“那是必须的,风景确实独一处!下次一起来,西藏一次走不完的。”

“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如你般潇洒!”陈悦发来个郁闷的表情,接着道,“最帅的那一个,路上吃的咋样?紫外线强不?”

“吃的基本都是川菜,紫外线比较大些!”

“回来成红二团了,鼓掌!”陈悦促狭道,而后道,“今天八点回原来医院给认识的教授看牙,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九点半回学校准备实验用品,下午上课,师兄去大连开会了,晚上要泡在实验室陪耗子了!为吗累的跟孙子一样,而且一直是孙子……”

徐周皱了皱眉,道:"你选择了这样的生活不是嘛!事事都要最好,还不累!”

“其实什么都没有做到最好,只是没得选而已!”

“要永远无理由相信自己有的选!”徐周给陈悦打气道。

“行啦,某人去赏花赏月赏秋香,不亦乐乎吧。我去继续这苦逼的博士医生学业之路了!”

过了理塘,翻过海拔4685米的海子山,海子山因有很多堰塞湖和小水塘而得名,在藏区,凡是有水的地方叫“海”或“措”。拐了个弯便是看到了闻名遐迩的姐妹湖,只见雅拉神山前像姐妹般并排的上下两湖。跨过赤色的中华血脉金沙江大桥,就出了四川界。

晚上徐周将一日的账目结清,又和陈哥聊了聊家常便是早早入睡。

第六日,翻越海拔4376米的拉乌山,过澜沧江大桥,桥下是有着东方多瑙河之称的澜沧江。翻越海拔只有3940米的觉巴山,由于澜沧江千百年的深深下切,使得江岸壁立千仞,一派荒凉与坚硬,给人以山高谷深的感觉。三十公路的盘山路,以近2000米的相对高差使得觉巴山成了川藏线上最难爬、最费时的一座山。

翻过海拔5008米的东达山,4658米的业拉山,途经长约12公里的有着魔鬼公路之称的怒江七十二道拐,下降到海拔2740的神秘的东方大峡谷怒江,奔腾的黄色巨龙滚滚向前。

众人见证了神奇的七彩祥云,当然不免一阵狂拍。

第七日,翻越海拔4475米的安久拉山,抵达然乌湖,有着从天空滑落人间的泪水之称的然乌湖。可惜以往看过的晶莹剔透的然乌风景照,近日由于下雨却是浑浊不堪,但湖边的玛尼堆、经幡、溪流、黄叶、冰川、蓝天、白云,构成了西藏高原最经典的秋色,让人依旧流连忘返。

身着运动装的徐周爬上观景平台,便是感觉被大风吹得有些凉意,只好拍了几张便是回道车上。

继续前行,沿途林木葱郁,流水潺潺,雪山、湖泊、农田、村寨应接不暇,令人陶醉,过玉普抵达雪山下的桃花源波密,而后阿健带着几台车抵达波密原始森林。老崔那车则是赶往米堆冰川去拍摄日落。

天空洋洋洒洒的下起细雨,看看时间已是晚上六点,众人回到车上,返回县城川菜馆点餐吃饭,老崔他们不多时也扛着长枪短炮赶了过来。经历了七日的相处,来自五湖四海的二十几人都相处的不错,也彼此熟识了起来。一顿饭下来,吃的好不热闹。

“总跟你唠叨自己的小事,觉得八婆的不行,不男人了哈,恩,要改改!”晚上九点多,微信里陈悦接着道,“快点拐带个成都美女回来,方能彰显你的man魅力!”

徐周摇摇头,道,“管家婆!”

“狗咬吕洞冰。”

“识得妮子心!”徐周对仗道。

“没能力拐带个美女回来,好歹也有个艳遇吧!”

“你舍得?”徐周逗贫道。

“怂!”末尾还跟着一个抠鼻子的表情。

“follow

my heart!”

陈悦貌似出主意的道,“对于投怀送抱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少废话,回来听你的艳遇史,别说没有啊,是男人不?”

“没有就没有!”

“那只能怀疑你的性别了,差不多就从了吧,辜负这好山好水,暴殄天物呢!”陈悦今天也不知是发哪门子神经,叨叨个没完。

“你又不来,不从!”

“你有邀请吗?怎知我不去?”

“你正沉迷学术!”徐周道。

“应该说我正在练九阳神功,最近在学高大上的基因克隆,基因打靶,基因沉默,水平应该还可以。九阳练好了,直接把你和美女的基因对接了,让你雌雄同体得了!”陈悦貌似为自己的这个主意雀跃不已,发来的表情都是大笑不止。

“你啊,好好照顾自己吧!”徐周道。

“这个世界谁都给不了谁幸福,尤其是男女之间。只有朋友还能给些温暖。”

“这要看幸福怎么理解,做人不能贪心。”

“朋友始终不是亲人,永远无法成为唯一。不是贪心,其实那根本不是幸福,只是你还寄予希望。人与人之间不能靠的太近,是利剑会伤人。只有自己是自己的唯一,你把唯一放在自己这里,才安全。亲人只父母而已。”

徐周顿了顿,回道,“距离是要有,但父母不会陪我们一辈子,剩下的只有夫妇和孩子!”

“对不起,心情不好影响了你!”陈悦依旧为自己尚无眉目的开题报告而殚精竭虑。

“没事,我已百毒不侵。总之呢,该吃该喝该睡,小心累坏了可不好!早些休息。”

“嗯,晚安!”

第八日,由于今天要穿越世界第二大泥石流群通麦天险,通麦至排龙15公里路段是江边悬崖的线路,在雨季时,山洪和泥石流常引发山体滑坡而致使公路中断。众人早早5点便是醒过来,限速关卡尚无人值班,车队摸着黑开着大灯便是向前进发。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过通麦大桥,有武警执勤,陡峭的山路上一辆辆汽车拉开足够的车距,加大油门往上冲。

“明年底这边的隧道就通了,以后这条路就不走了,虽然会错过不少景色,但会安全很多!”过了最危险的路段之后,健哥开口道。

“那健哥什么时候走川藏线最好啊?”小也问道。

“春季四五月的时候桃花、杏花开的时候很漂亮,七八月的时候草原碧绿,但是就是雨水多,路就不好走,不过以后隧道基本都修好了,都不是问题。九十月份呢,秋色很美,基本上呢各季都有各季的特点。”阿健道,“像我们这一年跑十多趟,但还是会觉得这条路上景色看不够。”

“那你们多久跑一趟?”坐在副驾驶的陈哥开口问道。

“大概两月三趟,不过也看情况,看路况,这跑山路和城市里面开车不一样。技巧也不一样。”阿健拿起对讲呼道,“王哥你们注意拉开点车距!前面来车了没有?”

“没的没的,可以超!”对讲里王哥回话道。

“好的!”阿健一脚油门,提档越过前面一辆卡车,后面不远的飞哥等师傅也跟着过来。

路况越来越好,不久抵达具有“东方瑞士”之称的鲁朗,阿健在一处林地停车。只见不远处山腰绕着白色的云层,牛羊沐浴在阳光下在草地上徜徉。一个藏族牧童用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大家,小黎拿了一些零食给小孩,Rebecca拿了一些看是早已准备好的笔递给他,其他的团友也有的塞零食,有的塞钱币。

正在众人拿着自的相机进入草地里拍的不亦乐乎的时候,一个脖子上挂着工作证的看似藏民的人喊道:“哎,出来,这里是景区,要买票的!”

徐周疑惑的看看周围没有拦网,也无景区标志。在走几步才在一处犄角旮旯的地方看到一处小牌子上写的景区收费。

阿健赶忙招呼大家上车,前面另一藏民工作人员拦着王哥的车不让走。

“王哥,和他讲下,给他点钱,别跟他计较,在藏区不要跟他们起冲突,不然太麻烦!”

“行,知道了。”王哥对讲了回道。

“这不抢钱吗?”小也嘀咕道。

“我们在这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阿健道。

“行了,给了两百,大家走起!”

中午众人品尝了鲁朗知名的雪域石锅。这边山石打造的石锅颇为知名,几位团友还购买了几个准备到了林芝打包寄回家里。

海拔4720的色季拉山口,一摄像团队在此拍摄,不远处身着户外骑行装备,遮的严严实实的几人正踩着单车绕着小圈,小也跑过去去凑热闹。徐周找到公厕,只见公厕外面的台子上,一个铁盆里零零散散的装着一块一块的零钱,公厕上歪歪扭扭写着几个大字:公厕收费,一人两元。徐周扔了两个硬币进去。

众人在山口的观景平台各自留念,山风吹着经幡猎猎作响。

“上车,我们去看南迦巴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