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癌手记】癌症病房的心酸与无奈

图片发自简书App

放飞自我三个月,没有忌口,无辣不欢,体感确实好了很多。而且我还在喝中药,以为这样就可以有质量地活下去。这三个月,我不想面对自己的病情,认为反正也不能去上海,因为黄疸也不能做任何治疗就连基本的检查都没有做。这次去县医院保肝,肿瘤已经长大到八厘米,几乎是半个肝,而且还有很多个。难怪我的蛋白总是上不去,总是贫血,消瘦,我吃下去的营养都被肿瘤吸走了,恶性肿瘤就是恶魔,吸血鬼。

身上的引流管拔了,整个人轻松很多,想起在上海,医生说拔管子会很危险,而且还给我用错退黄药就无比难受。也是,我是教授下面的医生管的,也不能事事请教教授。不用再插管了觉得很幸福,原本这样的幸福可以来得更早,所以说就医啊!真的不能听一个医生的,有的医生真的很坑。

对于我这种肝癌来说,恶性程度高,分化不好,我又年轻,肿瘤简直是成倍增大,带瘤生存对我而言简直是天方夜谭。此时多么羡慕老年人,一年长一厘米,就算不做任何治疗也能撑很多年。事实证明,中药,运动,饮食各种都无法控制肿瘤生长,唯有西医的毒药可以杀死肿瘤,然而我的身体已经不允许我做任何治疗了,想想无论哪种治疗都很痛苦我还是宁愿就这样死去吧!妈妈问医生,我的情况到最后会怎样,医生说应该不会很痛,大概率是肝昏迷去世。也好,在迷迷糊糊中离开这个世界已经很幸福了,这一年多,进院出院无数次,看着身边的肿瘤病人,尤其是晚期病人那种想死却又死不了的状态就无比害怕和心酸。他们的今天就是不久后我的状态,我很害怕,他们或只能躺在床上,身上长褥疮,翻身,呼吸都困难,或骨转移疼痛难忍不停地加止痛药,或长期输液手臂手背千疮百孔,人也瘦得变形。他们的亲人来了一拨又一拨,都默默流泪,隔壁床肺癌晚期的阿姨离过婚,强撑着身体要亲人把还在读小学的女儿叫过来,每说一句话都要喘气好久,她让亲人把她的照片洗出来给女儿,要女儿好好读书,想她的时候就看看照片。听着阿姨的叮咛,深切感受到作为母亲的不舍,虽然肿瘤病人真的很痛苦,恨不得马上死去,可是想想那些让自己牵挂的人又有太多不舍。

我也不知道自己能撑几个月,真的不敢想以前健康的时候,也不敢想以后。可是,每天早上睁开眼睛,知道这些我还是不得不面对,很多人会安慰我们说乐观点,病也就慢慢好转,只有我们自己知道,癌真的太可怕了,尤其是肝癌,肝癌面前,除了治疗什么都无济于事。真正能安慰我们的是医生对我们说还有治疗方案,哪怕是还有办法延长生命,而不是看着太阳落山却无能为力。我以为自己不怕的,我以为自己不会那么快离开,但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就这样摆在我面前,又害怕到全身发软。

在上海住院的时候身边基本都是肝癌病人,且能承受治疗的,所以看着还没有那么让人心酸。只是偶尔遇到几个晚期的年轻人会觉得很可惜很担忧。在县医院住院的基本都是临终病人,各种癌都有,长在鼻咽,食管的根本无法进食,每天只能靠营养液维持生命,长在肠胃的也是很难进食,肺癌病人只能靠氧气面罩维持呼吸,因为他们基本丧失了肺功能,肝癌病人因为黄疸腹水一个个就像怀孕的小黄人,肚子大如球身形却无比消瘦。几乎所有的肿瘤到最后都会导致病人形销骨立惨不忍睹。

虽然说现在家家户户条件好了,看病也不用以前那样砸锅卖铁了。可是癌症的治疗没个几十万是下不来的,尤其是难治的情况。很多人不想拖累家人会选择放弃治疗,因为癌症的生存期是用金钱换来的。普通家庭和贫困家庭之间的差距只需一场大病,癌症治疗的花费在于手术,微创,化疗,放疗,靶向药,对症治疗的各种药物,中药甚至天价的免疫药物,看病的车费,房租,生活花销等等,我经常想,幸好在医院是刷银行卡,如果要我自己数钱我的心会滴血。

环境,食品安全问题,生活方式问题越来越严峻,癌症患者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年轻化。不要以为癌离自己很远,别再瞎折腾自己,不随意挥霍青春的资本,你会受益匪浅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