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愿意说!可你知道我不愿意听吗?

春暖花开,微风和煦,兴之所起,遂邀朋友二三,打球活动活动活动筋骨。

本该充满欢乐的,可却被一姑娘打破了,姑娘是朋友的朋友带来的,长相倒是挺讨喜,话多!叽叽喳喳的倒也颇有趣。

然而更有趣的是,姑娘球技不错,跟她打真是酣畅淋漓。不大一会儿众人都抢着跟姑娘对打,姑娘倒也不含蓄、谦虚,笑魇如花一一满足众人······

但没过多大会儿,朋友均一个个,哭丧着脸,亦或是强颜欢笑的,跟姑娘对打。

再过没多大会儿都不愿意跟娘对打,倒不是因为姑娘球技高超,打的众人害怕。

而是姑娘年纪虽轻,但颇有一股子“孔乙己”的韵味,好为人师!

大家打球求娱乐而已,又不是比赛,但她一会儿横眉冷对,一会儿教训没打好的朋友。

一会儿说这个的姿势不对。

一会儿说那个的力道不对。

一会儿说别人的控制力不行。

数分钟后,朋友对她恨不得劲儿远之,自然兴趣大减,一场好好的活动,就这样被搞坏掉了·····

姑娘其实也没啥大过错,甚至可以说热情。

但有时候,就是这样的热情,比冷漠更令人讨厌,比如,一个富人去一个穷人家做客,高高在上,自以为是的说,人家的设计不好,配饰不好,可是却不自知,对于别人来说,有时候,倒不是好看至上,而是合适就行。

也还有一些人在生活中,破爱卖弄自己才学渊博,恨不得用所有人的无知,衬托出她自己的才华横溢,可殊不知这样最令人讨厌······

仇辉,是个在校大学生,为人前倨后恭,身为学生会干部,欺上瞒下胸无点墨,还爱出风头卖弄风骚。

经常在课堂上,抢答老师的问题,然而每次的回答却都是无一例外的废话连篇,毫无重点,且离正确答案相差甚远。

然却经常自鸣得意,认为重要的不是回答的对与错,而是有没有回答的勇气,可以是两次这样干,确实可以证明你有勇气,无知者无畏嘛,可三次四次,怕只能证明你无知。

时间久了,教授也都知道它是什么东西,不愿让他站起来回答问题,可又不好直说,只能对他高高举起的手视而不见。

然而教授放过他,他却丝毫不准备放过教授,教授若是一个口误,或者说打个哽什么的·····

他总是,如发现大新大陆般兴奋雄赳赳,气昂昂的站起来纠正,本来是无伤大雅的小错,可被他的破嘴一讲之后,硬生生就成了滔天大错引起满堂哄笑。

教授下不来台,脸绿的可以发光。

且不说他对教授私人的影响,就单说以他的无知回答言分明是,茅坑里开出的花,带着一股恶臭,虽知道华丽,但是有碍视听,避之唯恐不及。

而且以他特有的破锣嗓子严重影响了上课秩序,一口不知道是哪儿的乡普发音,经他一张口,不论讲的是啥都能引起满堂哄笑。

学生们起哄鼓掌,实际上是不屑,他却偏偏理解成是对自己独一无二演讲魅力的肯定。

胸无点墨却又自以为是、不可一世、好为人师是这类人的通病!朋友们,你们身边有这种好为人师的人吗?

Ps:如果有,感快留言爆出来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