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背靠背(22)

96
李一十八
2017.08.27 22:37* 字数 4340

02002(1).jpg
 
死神背靠背(21)
死神背靠背目录

                        动物园的人 雷同被打了 

有些问题是需要语言来解决的,有些问题是需要暴力来解决的,有些问题可以通过和平的方式来解决,有些问题必须用武力才能见到效果。

“不过好在这个雷同最后还活着。”我说,感到一种悻悻然,毕竟这是从金银死了以来,第一个没有犯事儿而且继续活着的人。

“是啊,雷同活着,好歹是一种幸运,毕竟没死成。”小鹏说,英雄所见略同。

“是啊,是活着,雷同确实活着,而且活了好一阵子。但是,你们不觉得他这样活着很龌蹉吗,一个同性恋,而且被人知道了他是同性恋,很多很多人都知道他是同性恋。比死还难受!”赵阿姨说,望着窗外,又说:“要不,咱们先吃点什么吧,我明显感觉到自己肚中的饥饿感了。”

“不急,不急!”我摆摆手,说,仿佛赵阿姨是一个等着大人把饭菜端上桌的孩子。

“急也没用,妈!”

“就是,万一待会儿真的吐了,您的辛苦不是白费了吗,阿姨!”

“小龙,你真的打算在这里白吃啊,白痴!”

“你骂谁白痴呢,你才白痴!”

“我说你白吃,没说你是白痴。”小鹏说,一副他讲道理我胡搅的模样。

“好吧,无论是白痴还是白吃,今晚就在这里吃了回家,小龙!”赵阿姨说。

“也是,都这会儿了,小龙饿着肚子回家恐怕上楼的力气都没有。”小鹏说,嘿嘿坏笑,仿佛要在我的饭菜里下药一样。

“我又不是要死了,怎么会连上楼的力气都没有!”我说,一副小龙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模样。

“好吧,好吧,总得在这里吃了回家,现在都九点过了,还没有吃晚饭,这样讲确实有点吃不消。”赵阿姨说。

“赵阿姨,您也应该考虑考虑我和小鹏的胃口,毕竟讲着雷同呢,这可不是个普通人,他可是个同性恋,真是不一般,您讲完了这一节再让我们吃饭,成不?”我说。

“是啊,雷同在呢,我们都没胃口。”小鹏说。

“又扮鬼了,儿子!”

“他自己吓唬自己,阿姨!”我说。

“这样的话也只能吓吓你了,吓我,得用更高级的语言。”小鹏说。

“行了,你们到底要不要听故事了,我还想吃饭呢!”赵阿姨说。

“还是先听故事吧,无论如何还是先听故事,至于吃饭的事情,到吃饭的时候再说吧。”小鹏说。

“我也是这样想的,赵阿姨的话当一顿大餐了。”我说。

“你吃过大餐吗,一脸的穷相!”小鹏揶揄我。

“我没吃过大餐,吃过你啊!”我说。

“什么??”小鹏装模作样扯扯耳朵,说:“你吃过大便,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什么没有听说,当时怎么没拿摄影机录下来发到网上,点击率一定老高了。”

“我说吃你!!”我勃然爆吼。

“哟哟,老年痴呆啊,人和粪便都分不清楚。””小鹏说。

“行啦,儿子,自觉点,回到学校你们还有一个共同的目标。”

“你信不信我一抬手把你从这窗户扔出去?”我指了指旁边的窗户。

“就算有同一个目标,我们也不会上同一个大学的,最多还有一年的朋友可做。”小鹏说。

“你当真以为我没有这个力气吗?”我说,带着怒气。

“还是听我讲故事吧,你们哥俩。看着你们现在的样子,搞不好以为你们打小就认识呢,没人会想到你们才认识两年。”赵阿姨说,喝口茶,说:“还是听我继续讲故事吧!”

“还是听你妈的故事吧!”我说,朝小鹏努努嘴。

“你妈的没故事吗!!”小鹏说,一副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样子。

“你们两个怎么骂上了,把我带出来没关系,但是……怎么就骂上了!!”赵阿姨并没有因为我的或者小鹏的脏话而生气,更多的是不理解和困惑。我想她认为毕竟我们还是学生。

“小龙,看来你我之间必须较量一次了,不然以后怎么相处。”小鹏说。

“大爷我也是这么想的。”我说着就站了起来。

小鹏也站了出来,我俩面对面。

“这里是我家,不宜舞刀弄枪的,来文的好了,掰手腕。”赵阿姨说,坏笑一下。

“妈,你怎么能这个样子!”小鹏的脸上是哭笑不得的表情。

“无所谓。”无论比试什么,我想我都是能够胜过这个孙小鹏的。

“好吧,掰手腕,一局定胜负。”赵阿姨说,虽然语气不重,但给人一种下最后通牒的感觉,没有其他路或者退路的感觉。

孙小鹏气得差点捶桌子,咬牙同意了。

我也并不拒绝。

掰了一局,我输了。而且没有什么让人可以产生不服输的念头的可能,孙小鹏压倒性胜出我。我俩手掌握在一起,然后赵阿姨喊的开始,然后我们同时用力,然后我就输了。然后我没有不服输的念头,然后这个事情就这么完了。

“该我了吧!”赵阿姨说。

“你要干嘛??”我瞬间一紧张,警察局局长的儿子果然不是吃素的,而警察局局长应该是吃荤的,虽然她是个女的。

“叫你坐下。”小鹏说着自己先坐下来。

“哦!”我也坐下来,仿佛刚到赵阿姨家的客人一样。

“其实这个雷同没有几天就出事情了。”赵阿姨说。

我和小鹏都是一副愿闻其详的表情。

大概过了四五天,赵阿姨说那是一个艳阳天,派出所里该处理的事情都处理完了,她早早地下了班。

太阳还不能成为夕阳,还有微风吹着,下班的路走出了一种散步的感觉。

走了十多分钟都没有事情。

可是走过一个拐角,赵阿姨听到了喧扰声。

那声音还有些远,也可能是因为拐弯的原因听不清,开始感觉好像是顾客和小摊小贩的在吵架,但是声音没有停下来,而且越来越大。

赵阿姨小跑过去一看究竟,这是她的职业本能。

四五十米以后,赵阿姨看到四五个人围着一个人打,被打的人已经没有还手之力,蜷缩在地上双手抱头。可是那四五个人的手脚并没停,动作看上去相当粗鲁,而且那几个人要身高有身高,要体重有体重。

赵阿姨冲上去就喊:“干什么?”

地上的那个人好像在哭,声音哽咽了,小声地说着我不敢了,我不敢了。

“臭警察,死开!”

那五个人转过来,看着眼前着警察制服的赵阿姨,领头的红衣男子说。

“老娘就是警察,该死开的人是你们。”赵阿姨说,赵阿姨还说,她说“死开”的时候,感觉特别的别扭,因为从来没有听过这两个字,虽然知道意思是什么,怎么写。

“怎么,你以为我是吃素的啊!”红衣男子走出来,戳着赵阿姨锁骨的位置,说。

“请你放尊重点,你们这几个人,我要收拾轻而易举,但我有我的职业操守,我不是来打架的,我是来劝架的。如果你们不听,只有跟我回所里一趟。”赵阿姨说,脸上是平静的,但内心是汹涌的,毕竟蹲在地上的那个人看上去得去趟医院。

“老娘们,”红衣男子戳着赵阿姨的脸蛋,说:“知道我是谁吗,我叫阿飞,他们是阿熊,阿豹,阿猫,阿狗。记着我们五个人,以后看到我们就绕道走。现在,滚吧!”阿飞手指一扬。

“赵阿姨,怎么突然有种进动物园的感觉?”我说。

“阿飞不是人吗?”小鹏说。

“或许阿飞是猩猩,也可能是猴子。”我说。

“当时要打架呢,你们还有心思闹,我要送蹲地上的那个人去医院呢!”赵阿姨说。

蹲在地上的人却一直都没有站起来。

“切!”赵阿姨嘴角一扬,手一动,抓住对方的手腕,脚一动,另外一只手就压着阿飞的肩膀。

“疼!疼!!疼!!”

“还打人不??”赵阿姨问,手没有松,阿飞听了赵阿姨的话,身体往上抬了抬,可抬起一点,又是一阵嗷嗷声。

“我不打了,我不打了!!”

赵阿姨松了手,说:“该干嘛干嘛去,别在我眼前出现。”

阿飞站起来,甩甩肩膀,退回到四个人里面。

“我们可没说不打了。”阿熊,阿豹,阿猫,阿狗说。

“我确实不打了,我向来说话算数,但就只是今天而已。刚刚一对一,现在你一对四,老娘们!”阿飞说,手往前一指,说:“上!!”

“赵阿姨,你不可能真的让他们全都睡地上吧!”我说。

“妈,这个时候你的身边应该没带手铐的啊!”小鹏说。

“当时只有我一个人,而且如果他们睡地上了,我也有麻烦了,我是警察,不是打手。”赵阿姨说。

“后来怎么样了呢,赵阿姨?”我问。

“全部睡地上了。”小鹏想一语定乾魂的样子。

“不是睡地上了,是躺地上了,然后他们站起来,然后我再让他们躺地上,然后他们再起来,然后我再让他们躺地上,反复了七八次。最后那几个人体力透支,而我没有受伤,他们这个时候才离开了。”赵阿姨说。

“赵阿姨,您真能打!”我说。

“几个小年轻而已!”赵阿姨一脸的得意,看来现在的赵阿姨是经常被人拍马屁的,这样的事情已经是第二次了,听她讲故事以来。

“妈,干嘛不把他们全都送所里去??”小鹏问,赵阿姨的行为有违她的职业习惯。

“因为地上那个蹲着的人。”我说着指了指桌子下面,仿佛那个人就在赵阿姨家里阳台的桌子下面一样。

“对,我就是考虑到那个人的,毕竟当时只有我一个人。”赵阿姨说。

赵阿姨去扶那个人,那个人还在哭,嗓子都哭哑了,脸上是红的,有血痕,也有血气冲上去显出的红晕。

“需要去医院吗??”赵阿姨蹲下问他。

那个人抬起头来,眼睛都哭肿了,左边的脸蛋也被打肿了。这不是最让人惊奇的,赵阿姨认识那个人。

雷同!!!

“怎么是你啊,雷同??”赵阿姨掏出纸巾帮他揩泪水,心里猜到了或许是什么事情,可是也不确定是不是和金银有关。

“原来是你啊,赵警官!”雷同自己把泪水揩干,说:“哪阵风把你给吹来了!”

难道猜错了,只是雷同的私人关系?!!

“别插科打诨了,”赵阿姨说:“到底怎么回事,我先送你去医院吧!”

“不用,一点皮外伤。”

赵阿姨反复要求了很多次,可是雷同就是不去医院,仿佛进到医院里面护士会给他注射安乐死一般。

没有办法,赵阿姨只得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他们欺负我!”雷同哭哭啼啼地说,同性恋的话。

“我知道他们欺负你,他们为什么欺负你呢?”赵阿姨把雷同扶到附近的一个座椅上,两人继续聊,对赵阿姨,这应该不是聊,而是调查。

“他们看不起我。”雷同只是这么说。

“那几个人你认识吗??”赵阿姨问,这个时候,必须采用一些职业的技巧了,不然这个雷同是不会轻易说实话的,这点赵阿姨已经从他不多的几句话里面察觉了。

“认识,名字刚刚他们也给你说了,偶尔会到酒吧来喝酒。”

这确实是回答了,而且是正面回答,但依然可以听得出来是在敷衍,赵阿姨毕竟是老警察了。

“你和他们之间有交往吗,这么说,你和他们之间有来往吗,你们是朋友吗?”赵阿姨说,顺水推舟,达到自己的目的,同时也帮助雷同,这个懦弱的同性恋。

“在酒吧偶尔闲聊几句,不算朋友,也没有……交往。”

“那他们为什么打你呢?”

“因为我受伤了,所以他们才打我的。”

“是他们打你,你才受伤的。别跟我玩诡辩,说实话!”

“赵警官,你有没有一点社会经验啊,”看样子,雷同要说实话了,“打人是不需要理由的,只是因为你做错了某事,只是你还不知道你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情,只是因为你得罪了某个人,但那个人不会让你知道他是谁的,所以才找人打你。社会都这样的。”

赵阿姨被这一通深入浅出的社会论给折服了,知道自己不管再怎么继续问下去也不会得到最终的答案。

“要我送你去医院吗,雷同,我身上有足够的现金。”

“不用,我家里有酒精,我自己回去弄弄,几天就好了。再见!”说完,雷同就真的跑了。

赵阿姨也没去追他,他此刻平安就是了。

至于这五个动物园来的人,到底喝金银有没有关系,这个事情只有以后赵阿姨再调查了。现在,她想查,可是没法查。

“这又是一个故事,赵阿姨,一个活生生的故事。”我说。

“生活中总有故事,但只要是故事一般都不是什么好事,现在我可以这样下结论了。妈!”

“打人永远是不对的,而我去阻止,只算是弥补过错吧!”
死神背靠背(23)

死神背靠背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