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冬夜渐暖

字数 1193阅读 38

对于冬天我是有着极深情愫的,我在雁门关外的地方长大,那里的冬天的确配的上凛冽二字,而冬天最美的景色莫过于漫天白雪了吧,当飘雪和凛冽加在一起的时候那是一种怎么的绝色。

对于夜我也是十分喜爱的,我是一个天性安静的人,黑夜给予的那份宁静,我一直认为是所有景色之最,那片漆黑给人的感觉甚至可以超越现在泰山脚下的仰望,那是一种超越敬畏的感觉。

我写过不少关于雪的文章,我也以夜为素材写过不少文字,看到这个话题,我把也和雪揉在一起,为文一篇,竟然是年少之初的记忆。

那是个冬日的黄昏,飞雪絮絮,很快整个世界就茫茫一片。

随着飞雪轻落,仿佛空气也没那么清冷了,世间万物都静了下来,一切都凝为了一团怜惜,让人不忍也不敢去碰。

夜静静落,落在窗前。窗外雪花的身影并未由于天色的变暗而减缓,反而在那一片朦胧中显得更加华丽迷人。

记得,那时候窗前有一棵老树,我也不知道它比我大多少,甚至多少辈,但我一直很喜欢它,印象中,它总是那么安详稳重,任风雨肆虐,它都岿然不动。

飞雪很快就落满了它的枝头,整棵树和大地变成了同一个颜色,和谐静谧。那时,它越发像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仿佛历尽岁月之后,依旧不变它的安详和蔼。

往日里,我是睡得很早的,和那一天我怎么也睡不着了,静静地听着窗外。我也不知道雪停了没有,但是却是起风了,刚起的风不是太大,没有呜呜的悲鸣声,夜静静的,窗外只有风的轻鸣和树梢的雪吹落打在窗户上的声音。

突然我担心半夜里北风会不会变大,那棵树会不会被吹没了,这个想法窜上心头之后就久久挥之不去,甚至越来越浓烈,虽然我自己也知道这是在杞人忧天!我想打开窗户看看,但由于冬日的寒冷望而却步,所以我辗转反侧,任担忧在心中肆虐。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天放学回来,那颗大树被砍了,我呜呜的哭。然后我被吓醒了,此时,风停了,雪也停了,天上的乌云不见了,皎洁而略显清冷的月光洒满了庭院,我去拉开窗帘,大树依旧安详,只是枝条上之前绒绒的落雪没有了,又恢复了往日的光秃秃,那时,我突然觉得那棵树是那么的陌生,那么的神圣!

那夜,我睡的很少,但十分清醒,我去思考那个梦的寓意,但始终难以参透,有人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也就姑且那样认为了。

多年后村子没了,曾经的许多东西都埋在了那堆黄土中,当然包括那棵大树,只留下一些淡淡的影子化作记忆的碎片,藏在大脑的一角,任我去慢慢忘记。

现在我才慢慢读懂那夜的噩梦,那是对生命中那些曾有的美好的眷恋,不忍失去的慌乱。然而,时间就像指间的流沙,终会流散殆尽,任我们去如何挽留!于是,有的人眼神不再那么清澈,成熟替代了童稚的脸庞;有的人鱼尾纹爬上了脸颊,鬓角也凭添了几缕白发;有的人离开了人世,和那一地黄土融为一体。

但我始终相信,那些我们曾经在意,曾经眷恋的美好却始终存在,不管是现实的还是在记忆里。

容颜不再已难追,任凭岁月空自流。一席月色随疏影,终记那夜吹雪落。

                                                                                          作于2014年4月8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梦。游。 1 让我们促膝交谈吧 我闭上嘴巴 长着耳朵 2 梦 遗 把见不得光的一些欲望 故意遗落在夜晚的梦里...
  • 东北最冷的时候从来不是零下三十度,而是供暖之前。 在家里睡觉要被子上再压个毛毯,冰冷的身体出门后却要再经历一番风彻...
  • 我接到林晓娜电话的时候,正和张子枫在工商大学旁边的咖啡店里聊天。正巧周末,林晓娜一听说我们俩在一起,她也吵着要来。...
  • 文/尘间红叶 来这个城市生活十几年了,仍然不喜欢这儿的冬天。因为没有阳光的日子,阴暗潮湿。 亦记得结束那段痛彻心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