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愿机|小腹有颗痣【The Moment 01】

01

阿星回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从阿松的奔驰上下来,推开了他的搀扶,嘟囔了一声“我没醉”,晕乎乎地走了几步,又转过身来,笑呵呵地对车里的阿松和西子挥了挥手,喊了声“新婚快乐”,然后三步一摇五步一晃地走进了楼。

进了单元门,到了外面看不见的位置,阿星脸上的笑容一下敛了起来,脚下也稳了几分,虽然还有几分酒意,但根本谈不上醉。爬了三层楼梯,开锁进门,在墙上摸着了开关按下,昏黄的灯光塞满了小屋。阿星走到窗前,从窗帘缝里向楼下望去,看到奔驰终于开走了,吐了一口气,坐在了床上。

阿星发了一会儿呆,感觉脖子有点勒,扯了两下领带没扯开,倒是似乎听到一声纤维撕裂的声音,赶忙站起身,费着劲把领带从头顶上脱下,小心地把结解开,前后查看了一遍,看不出什么瑕疵,然后把身上的伴郎服脱下,和领带一起整齐地收进衣袋,挂在门口的衣架上,提示自己明天去还。忙完这些,他才彻底泄了劲,瘫在了床上。

阿星平常晚上都会做兼职,一般都十二点多才睡。今天请了假没去,现在才十点半,就算喝了些酒也并没有太多的困意。

他拿出手机,刷了刷微博,发现今天一起参加阿松和西子婚礼的朋友,已经有人上传了婚礼现场的小视频。视频拍的正好是新郎向新娘真情告白的那一段,阿松牵着西子的手,深情地望着她说:“从今往后,我希望每一天都能这样牵着你,每一刻都能像这样看着你……”

“……即使我们相隔万里,我的心,在余生的每一分、每一秒,都会和你紧紧相依,永不离弃……”阿星忍不住跟着视频说出声来。他对这段词非常熟悉,因为这本就是他写的,谁让阿松求到他门上呢?这个孪生弟弟素来才华横溢,可到了这种关键时刻却自己拿不定主意。而阿星执笔的这段告白,也确实是西子喜欢的风格,让她在婚礼上泪流满面。可没人知道,这几句话中所蕴含的是阿星自己的深情,这段告白本就是他想亲口对西子说的话。

视频放完了,阿星划了划屏幕,想看看有没有其他的影像,可手机好像死机了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他又使劲点了点屏幕,画面终于有了变化,却是跳出了一个页面。阿星想大概是刚才不知点到了哪里的广告,刚想关掉,可看到那个页面的内容,又停下了手指的动作。

页面上是一个制作精美的CG场景,一个戴着兜帽的男人插着手坐在一张木桌前,桌上一个黄铜烛台,烧着一根几近燃尽的蜡烛。昏黄的烛光下,几十张纸牌在男人周身飞舞,轨迹看似无序,却又有几分奇特的韵律。仿佛是发现了阿星一般,男人微微抬起头,头上浮现一个文字气泡:

说出你的愿望,我来为你实现。

看着这行字,阿星愣住了。


02

阿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是他清楚自己不想要什么。

阿星不想要阿松,他恨阿松,不是讨厌,是恨。

阿星与阿松刚生下来的时候长得很像,为了分辨两个孩子,家人把兄弟俩从到到脚检查了个遍,终于发现兄弟俩身上的区别:两人的小腹上都有一颗黑痣,不过哥哥的长在左边,弟弟的长在右边。后来就把痣长在左边的叫阿星,痣长在右边的叫阿松。

和绝大多数双胞胎一样,阿星和阿松是相伴着长大的。人们常用“形影不离”来形容两个人关系密切,但几乎没有人意识到,无论形与影有多难舍难分,可形终究是形,影也只是影,谁也不能取代谁。随着阿星和阿松不断成长,两人的差别也越来越大。

八个月大时,阿星还只能无意义地咿咿呀呀,阿松已经学会叫“妈妈”。一岁的时候,阿星终于学会爬,可阿松都可以扶着沙发慢慢走了。上学之后,阿星学习成绩优异,每次考试都在前五名,但是从来没有超过分数遥遥领先的第一名阿松。

阿星的整个童年和少年时期,都是站在阿松的身后度过的。身边的每个人都会把他们兄弟进行比较,可阿星从未赢过阿松哪怕一次。阿星的父母从来不对他提什么“别人家的孩子”,因为最好的对比对象,最佳的追赶目标,就在自己家里。阿星时常会想,如果他们不是双胞胎,不是站在这种绝对平等的起跑线上,如果他们的年龄能够差个几岁,或者自己是小一些的弟弟,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

尽管阿星拼了命的去向阿松模仿、学习,但始终无法超越,似乎有一堵看不见的墙在他面前阻拦着,坚定地维持着两人之间的距离。在阿松的光辉之下,阿星永远都身处阴影,永远都是被忽略的。

有一个故事,杜鲁门当选美国总统后,有人向其母亲祝贺:“您有这样的儿子,一定十分自豪吧!”总统的母亲平静地说:“是的。不过,我还有一个儿子,他现在正在地里挖土豆,同样让我感到骄傲。”

第一次看到这个故事的时候,阿星哭了整整一夜,然后在第二天开始的高考中考得一塌糊涂。

阿星没有选择复读,他觉得这是一个远离阿松的机会,只要能离开他,学校差一些又有什么关系呢?之后阿松毫无悬念的被一所家喻户晓的高校录取,阿星则报考了另外一座城市的一所普通学校。然而阿星似乎被命运玩弄了一把,他报考的那所学校不知为何成了热门,阿星成绩偏后,被调剂到了阿松那所学校的附属学院。两人的学校虽然门开两边,各自挂牌,可校园里却是互通的,甚至于,阿星和阿松两人的宿舍都在一栋楼上。

如同诅咒一般,过去十几年的故事再次续写。阿松在这个新的环境里慢慢发出光辉,拿一等奖学金、任学生会主席、创业拿到了天使投资……而阿星,则是和过去一样被对比着,被忽略着。

所以当西子出现时,阿星根本不相信自己会和她之间发生些什么,只是不停地闪躲,哪怕实际上自己对她一见钟情。至于后来西子慢慢远离,又渐渐接近阿松,最后到今天和阿松成婚,究竟是因为阿星的冷漠,还是西子一开始就是打算以阿星为跳板接近阿松,谁也说不清。

也许阿松从来并没有刻意针对阿星做过些什么,但有的时候,一个人的存在本身,对另一个人就是一种伤害。


03

阿星心里明白,自己最不想要的就是阿松,那么他内心最深处的愿望也就浮出水面了。

我想要一个没有阿松的世界

输完这些字,阿星又为自己的行为摇了摇头。这不过是一个网页小游戏,或者是什么广告,自己这么认真做什么,难道还真的指望它能改变什么么?不过他还是按下了确认,然后那个兜帽男人头上的气泡里又浮现出一行写的字:

你愿意为这个愿望付出相应的代价么?

阿星突然有种感觉,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问答,这个页面似乎也并不像是他之前认为的那样,是一个游戏或者广告什么的。可如果真的需要代价的话,自己又能付出什么?

只犹豫了一小会儿,阿星就再次按下了确认。只要能从这光辉下的阴影中走出来,只要能摆脱这诅咒一般的人生,付出什么都可以。

屏幕上,那个兜帽下的嘴角似乎咧了一下,男人枯瘦的手指敲了敲桌子,空中所有的纸牌迅速排成了一列,依次飞到他手边,整齐地摞成一叠。男人拿起牌堆,切了几下牌,又放回桌上,然后抬手指向了正前方,桌上的牌堆如同嗅到腐尸的鸦群,争抢着仿佛要冲破屏幕一样向阿星飞来。

阿星被这逼真的画质吓了一跳,手机一下砸到了脸上。大概是手机的碰巧伤到了脸上的某条神经,阿星觉得头酸胀无比,眼睛也麻痒难忍。他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在床上摸索,没找到手机,却摸到了一本书。

等眼睛终于没那么难受的时候,阿星才睁眼看向手中的书,封面的底色是黄色,右上角写着“语文”两个大字,熟悉而又陌生。这是阿星高中时的语文课本,他很疑惑为什么这本书会出现在这里,印象中当年的那些课本早就在老家处理掉了。

“阿星,别看书了,开饭啦!”

屋外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阿星更加困惑了,为什么在这里会听到母亲的声音?他站起身来,然后愣住了,这不是他之前所在的出租公寓。

墙壁、地板、窗外的风景,书桌、衣柜、墙角的玩具……眼前的一切唤起了阿星久远的回忆,这是他高中时期的家。每一个家具,每一件摆设都和阿星记忆里一模一样,除了他刚刚起身的那张床。高中时候,阿星和阿松是住一个房间,睡上下铺,而现在那里摆着的,只是一张普通的单人床。阿星从桌子里翻出一面小镜子,镜子里映着的,是一张稚嫩的脸。

阿星一脸茫然的走出了房间,中厅里的饭桌上已经摆上了饭菜和碗筷。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看到桌旁坐着的还未显老态父母,阿星心中还是升起了一股难言的震惊和荒谬感。阿星像木偶一样生硬地做到了桌前,夹了一口菜,唇齿间弥散开的是令人怀念的母亲的味道。伸出筷子再去夹第二口菜的时候,阿星突然发现,他的对面是空的,原本应该坐在对面的人并不在那里,那个位置连副碗筷都没有。

“妈,阿松呢?”阿星脱口问道。

“阿松?什么阿松?”听母亲的语气,她似乎不知道阿星问的是个人还是什么东西。

阿星没有再解释再追问,因为他看见了墙上挂着的全家福。照片上是父亲、母亲还有一个小男孩,只有一个男孩。

这是一个没有阿松的世界。


04

阿星在产房外,坐立不安。西子进去多久了?四个小时还是五个小时来着?阿星拿出手机想看看时间,却发现了公司下属打过来的十几个未接来电,可他现在根本没有心思去管公司的那一滩事情,现在还有什么能比妻子分娩更重要的呢?

家里的老人陆续赶了过来,阿星不想自己的行为让本就焦躁不安的氛围变得更紧张。他坐到了走廊的长椅上,取出一支烟叼在嘴上,没有点火,就这么细细地吸着。从滤嘴渗过来的那丝丝烟草的味道让阿星冷静了些许,他回想这些年发生的事情,感觉就像一场梦。

自阿星重返高中时代的那一天起,他就开启了新的人生。没有阿松压在头上,阿星久违地呼吸到了自由的空气,找回了自信,也燃起了激情。阿星和阿松在天资上或许有些差距,但他毕竟“凭空”多出来近十年的学习经验和人生阅历,很快阿星就重新捡起了高中的课程。

实际上阿星并没有花费太大的功夫就从当年的同学中脱颖而出,多年来对阿松模仿学习的成果已经刻印在他的骨子里,他只要沿着当初阿松的脚印,就可以一路顺畅地走下去。当然,作为一个知晓未来的“重生者”,阿星本可以走出另一条璀璨的道路,但对他而言,更重要的是要证明阿松能做到的,他也可以做到。

参加高考,考进名校,赢得奖学金,加入学生会,创建自己的公司……然后,遇到西子。

阿星终于能够挺直腰板站在西子面前,向她倾诉自己的爱意。相恋,求婚,订婚……然后在结婚典礼上亲口对她说出自己酝酿了多年的告白。一直到今天,西子即将生下他们爱的结晶。

不知又过了多久,阿星嘴里的香烟滤嘴都快被他咬烂了,一位医生从产房走出来,喊道:“男孩儿,七斤二两,母子平安。”

守着西子从产房回到了病房,阿星帮她整了整额前被汗水湿成一缕缕的头发,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又过了一会儿,护士带着新生儿做完身体检查,打了疫苗,阿星这才看到自己的宝贝儿子。

小宝宝的皮肤皱巴巴的,肤色是灰色的,还有点发紫,难看得不行,但阿星越瞧心里越欢喜。

接下来的两天里,阿星一边在产房陪护,一边电话处理公司事务。不过说是陪护,基本上也只是陪着,母亲和丈母娘嫌他笨手笨脚,毫不客气地包办了照顾婴儿的全部事务。阿星就在一旁看着自己的小男孩儿,皮肤慢慢变白净,小胳膊小腿儿慢慢生得圆润,一节一节的像莲藕一样。

到了出院的日子,阿星收拾完了大包小包,然后终于被允许去护送那个最重要的对象。小宝宝被暖暖地裹在襁褓里,不过可能不太舒服,皱着个小眉头,还微微扭着身子。阿星想给孩子重新包一下,动手解开了襁褓,然后他的呼吸一下窒住了。

阿星看到孩子的小腹有一颗痣,在右边。


05

自那天从医院回到家之后,阿星就一直心神不宁,孩子身上的痣勾起了他极其久远的回忆,让他想起了被他遗忘多年的那个人。在很久很久,大约有一辈子那么久以前,小腹上的痣是父母区分阿星和阿松唯一的办法,阿星的痣长在小腹左边,阿松的长在右边。

阿星不断地安慰自己,那不过是一颗痣而已,谁的身上没有一颗痣呢,只不过他的孩子刚好长在了小腹右边而已。

虽然阿星觉得西子不会做对不起自己的事,更重要的是那个人早已被他埋葬在另一个世界,怎么可能会突然毫无预兆地介入他的生活呢?可是他的心里依然有一个声音在反复念叨着,也许那个人其实还潜藏在这个世界的某处,等待着某个合适的契机出现,然后像过去一样化作一座山压到他的面前。这个念头愈发强烈,让阿星寝食难安,他迫切地想要知道那个人是否真的还存在。

阿星想起哥们儿小孟好像就是在一家什么基因检测公司工作,联系了一下,谎称自己的朋友想做亲子鉴定。小孟一听,立马保证说他们公司做这个绝对没问题,而且引进了国外的技术,别说亲子鉴定了,连你祖上是哪里的人,你容易得什么病都能检查出来。

阿星偷偷采集了西子和孩子的毛发样本,连带着自己头发,一起寄送到小孟的公司。大约过了一个星期,阿星接到了小孟的电话。

“阿星啊,你那个朋友的鉴定结果出来了。你看是让他来拿鉴定报告还是……和你说就可以?哦,是这样,经过我们公司的技术鉴定,女方确实是孩子的亲生母亲……”

“那男方呢?”阿星忍不住有些着急。

“男方的话,根据鉴定结果,基本可以排除是孩子亲生父亲的可能……”

“不是亲生的?!”阿星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压了压自己的声音,“抱歉,我有些太惊讶了,因为女方我也认识,感觉她不像是会出轨的人,真想不到她究竟是会和谁那个……呵呵……”

“阿星,有件事儿哥们儿私下里和你说一下。我们公司用的是国外前沿的高端技术,除了我刚才说的,还鉴定出了一些别的东西,可能会引起一些麻烦,你看着要不要告诉你那个朋友吧。就是孩子的父亲,应该是男方的兄弟……”

阿星听到这话,陷入了巨大的恐慌当中,死死攥着手机,不知道该说什么来表达自己的情绪。他仿佛是为了说服自己一般,喃喃地问了一句:“可是,我那个朋友是独子,并没有什么兄弟啊?”

“你确定?没准只是你不知道……”

“我确定!老子有没有兄弟我他妈还不知道吗!!!”

阿星怒吼着,甚至放弃了对这件事的掩饰。小孟似乎也被阿星吓到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又有了声音:“抱歉,哥们儿。我真不知道是你……这事儿吧……那个……等等,哥们儿你稍等一下,还有一种可能。我需要你再提供一下你的精液样本,对,不是头发也不是血液,是精液。我要再做一次鉴定,在结果出来之前,什么都别和嫂子说行么?”

阿星和家里谎称最近要忙一个大项目,需要住在公司,因为他害怕一不小心在家人面前表露出什么。几天后的一个晚上,阿星刚从投资商的饭局回到公司的时候,接到了小孟打来的电话。

“哥们儿,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嫂子没有出轨,我们用你后来送过来精液样本再次做了测试,证实孩子是你亲生的。当然,我们之前的鉴定也没有出错,因为你的情况实在太特殊了,在我们这行简直是一个传说。生物学上有一个说法叫‘奇美拉现象’,对就是那个把狮子、羊和蛇揉到一块儿的那个奇美拉,讲的就是一个生物体内可能有多套DNA,学名叫嵌合体。就你而言吧,我推测可能是你妈怀你的时候最早怀的是一对儿双胞胎,但是你那个兄弟没发育好,然后被你给吸收了,变成你身体的一部分,而且恰巧就发育成了你的小兄弟。这事儿说起来挺逗,你的小兄弟独自拥有一套DNA。所以那个坏消息就是,你可能永远没法拥有你生物学上的孩子了。不过这事儿就看你能不能想得通了,毕竟你的小兄弟也是你的一部分嘛……”


06

小孟后面说了什么,阿星已经听不清了,他一言不发地放下了电话。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半,其他员工早已下班,整个公司只有阿星一个人。阿星走进休息室,没有开灯,借着月光挪到屋里那面巨大的落地镜前站定,猛地扯开衣扣,踢掉裤子,最后撕碎了遮挡下体的那一小块布,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

阿星盯着镜子里自己身下垂着的那根肉条,像是要从那上面瞧找一张脸出来。仿佛是在回应他的目光,那肉条突然不受控制地充血变大,四周暴起的青筋交织成了一圈图腾,像是一篇文笔铿锵有力的檄文,在质问他,控诉他。最终,那肉条蜕成一柄利剑,好似在山间雪藏多年又重见天日,气势汹汹地指着阿星的双眼。那剑上下轻轻的晃动,如同一个剑士,一脸的嘲弄又优雅地对他行了一个决斗礼。

许多年前的那种无力感再次袭上他的心头,阿星这时才明白,原来他从未走出那道阴影,他内心深处一直在害怕着,害怕着阿松再次出现的这一天,无论他是以什么形式。

阿星被那利剑逼得忍不住挪开了视线,看到了自己小腹旁的那颗痣,他猛然发现,镜中这个痣长在小腹右边的人,不就是阿松的样子么?再透过镜子看向自己的身后,墙上挂着的那些公司培训、签约、出游等各个场合的照片,每一张照片里的每一个他,衣服下面都是有一颗长在小腹右面的痣吧?

阿星感到一阵头晕目眩,这么多年了,他按照阿松当初的足迹一路走来,活成了曾经阿松的样子,现在西子生下的也是阿松的孩子。那么他呢?

现在站在这里的,究竟是阿星还是阿松?

阿星和阿松,究竟谁才是被埋葬的那个人?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学生运动会,在日光浴中进行九月份学习总结: 海盗群打卡24天,阅读12本书,三本阅读过半,未完。四张导图输出,其他...
    小猫咪_娟娟老师阅读 417评论 0 5
  • 我脾气不好,我自己都控制不了,发起火了自己都害怕…… 有时候无来由的情绪低落,难道我是抑郁了么? 每个月总有那么两...
    刘鼻涕26阅读 68评论 2 2
  • 随着看的电影越来越多,对电影的理解也越来越深,一部好的电影不仅能够通过光与影的结合和展现让我们有舒服的观看感受,更...
    于秩猛阅读 458评论 0 0
  • 作为一名原本就喜欢孩子又关心教育的妈妈,我带着对孩子的满满爱意,陪伴并参与着小松的成长。出于母爱和对孩子天性的把握...
    生活教练Helen阅读 325评论 2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