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宰治《潘多拉之匣》:“丧”标签的太宰治,积极阳光的一面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与《人间失格》、《斜阳》、《维庸之妻》等小说不同,太宰治的《潘多拉之匣》是少见的一部积极、青春、向上的小说,它就像阴阴郁郁的黑森林里最为鲜嫩的绿叶,一只燕子把绿叶衔出来,展示给世人太宰治鲜为人知的另一面。

1

一时堕落,而后清醒

潘多拉之匣,选自希腊神话,宙斯把潘多拉送到人间,打开魔盒释放出贪婪、阴险、憎恶、嫉妒、诽谤、虚无等邪恶,因为这个匣子象征不幸与灾难,在太宰治的小说里,魔盒的角落里留下一颗罂栗子般微小的发光的石头,写着“希望”,这也便是小说开头便提到的内容。

小说除了石头象征希望之外,多次提及的“藤蔓”也是光明的代名词,藤蔓具有超越意识的天然的向日性,这就是其天生的光明性,无论外界环境如何,黑暗、潮湿、残垣断壁,藤蔓都始终心向阳光,初心不改。

就像小说结尾,主人公小柴利助听到诗人大月花宵关于《献身》的演讲后,一直以“新男性”标榜自我的他放下了执念,意识到形式主义带给自己的不足,准备重新来过,而他觉得若不知前路何在,就可以去问问那些蔓延伸展的藤蔓,藤蔓的向阳性必然是光明的所在。

纵观全书,虽然主人公小柴利助在肺结核最严重的时候,觉得自己整日养病,闲于家中,对不起父亲,也让母亲没面子,呈现出如《人间失格》里大庭叶臧般消极的情绪,认为自己活着就是给别人增添麻烦,是一个多余的人,但是他在进入疗养院后始终积极调节自我,走向健康与光明,寻求生命的支点,渴望撼动整个地球,正如他常自诩为“新男性”。

即使他撼动不来地球,他也实现了自我的超越,特别是在进入疗养院,刚刚与护士们熟络之后,特别是认识活泼可爱的麻儿和安静端庄的竹姑娘之后,他就说自己已经变成一个全然不同的男人了,感觉不到自我厌恶和悔恨。

他自己还说,这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是莫大的喜悦。可见,小柴利助始终有自己的价值判断的,他有从困境中挣脱出来的意识,他不像大庭叶臧、直治、大谷,身处堕落与放荡之中而不自知,或者根本不愿意清醒,浑浑噩噩,生活在混沌之中选择永远沉睡。

2

迷茫之中,寻求突破

正处青春时期的小柴利助从堕落一步步走向光明的过程,并非一条坦途,他最大的困难就是青春的迷茫。

小说中反复提到自己就像乘上了一艘新造的船,不知道将要驶向何方,在汪洋大海中无所依靠,随波逐流。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会走向何方,没有目标便没有动力,没有终点便不知到从哪儿开始起步。

小柴利助的迷茫先是对于生死的迷茫,身患肺结核,咳血的他也不知道是否可以康复,是否有更多的时间去替未来做打算,说不定明天就死了,一切都归于虚无。

还有对于爱情的迷茫,青春期的他陷入爱情的旋涡,先是说自己对于活泼话多的麻儿有好感,后来又无可救药地爱上爱笑温柔的竹姑娘,知道她要与院长结婚而陷入忧伤。

都都逸写诗却常常把别人的句子当成自己的,令小柴利助陷入对于艺术与生活的迷茫,难道堂而皇之地“拿来”真的好吗?室友之间的冲突,也令他陷入人际关系的迷茫;还有对于自由的定义与选择的迷茫;还有面对未来人生究竟何去何从这个千古难题,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乘坐的船要驶向何处,特别是日本战后这个痛苦的历史环境之下,又该如何抉择?

其实,小柴利助一直在积极地解决这些问题,迷茫如同春日里漫天飘浮的杨絮,跑起来去抓是抓不到的,唯有平住气静下心才能抓住一大坨杨絮,然后把这些虚空的杨絮在手心里搓,搓成结实的线绳,那便是把虚无抓住了,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女补习生鸣泽伊都子的死去,令他对生死观有了见解,说出了“比起生死的问题来,一朵花的微笑更能铭记于心”的禅意话语,还说“是死去还是活着,已经不再是决定一个人是幸还是不幸的关键了”。可见,大病之后,他对于死亡已经看得很透彻了。

关于小柴利助的爱情,也是最让他费解的问题了,爱情让很多人头疼,虽然他的心备受煎熬,但是他到底知道了自己究竟喜欢谁,最终应该选择谁,即使无法在一起,最起码心里是明明白白的了。

艺术与生活之间虽然有一种古老的敌意,但是大家齐心协力创作出来,可以欢乐一整天,就够了。他们也只是以自己的方式记住那些能打动自己的作品,仅此而已。

人际关系中的“麻木”最不好,麻木了,便习惯了别人的好,认为别人对你好便理所当然,不好便是欠你的,所以,人际关系也应适当保持距离,才能消除那种“麻木”感。

自由是相对的,没有绝对的自由……

未来何去何从?对于人生乘坐的这艘船,不管它去往何方,首先必须要信赖这次航行,选择相信相信的力量。然后,我们也没有必要急功近利,急于求成,也没有必要刻意求新,我们只需默默前行,迈着不快也不慢的步子,以非常正常的步调勇往直前即可。

就是按照自己的节奏走,毕竟你不能让蜗牛爬得像蜥蜴那样快,也不能让老虎像乌龟那样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节奏,也因此都有属于自己的天地,蜗牛的天地就是那一棵树,别人以为的慢速就是他的常速。老虎的天地是广阔的草原,它必须跑得比自己的猎物快才可以生存。

太宰治难得写出这样正面积极的小说,也让我们看到了太宰治身上的那片光,读起《潘多拉之匣》,颇为受用,感谢那魔盒里的希望之石,虽然那块石头不是很大,但足以震撼人心,给人以前行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