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往事

三千说过她喜欢百合,但是却没告诉他那也是她的禁忌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蒲帆拿一束百合出现在三千面前时,原本还面无表情的三千瞬间冷了脸。知道蒲帆今日表白特地出来鼓劲的三千室友们暗道不好,“这个蒲帆怎么买了百合花啊!”

发现室友们不对劲的神情,三千明白了一切。难怪这几个人最近常常在一起嘀嘀咕咕,还有事没事一起吃饭而且总有个蒲帆在场。

到了大学后的三千一向只关注吃和学习,于是对于室友们反常的行为也没怎么在意,换句话说到了这所没有那个人的大学后,三千变化了很多,对于什么事都少了三分关注。在寝室里也向来是室友矛盾的和事佬,脾气是出了名的好。于是当大家看到三千冷了脸,多少生出点寒意。

室友们多少知道点三千喜欢百合却也最讨厌百合的习惯,只有什么都不知道的蒲帆一脸尴尬。怎么他还什么都没说气氛就这么僵硬了呢?

“那个,三千,认识你以后我,我好像挺喜欢你的,所以,你……能不能……”蒲帆还没说完,却率先红了脸,吞吞吐吐。

三千看着这个害羞的大男孩脸色缓和了一些,伸手从那束百合中抽出一枝。尽管在室友面前一团和气,但是三千明白,在不熟悉的外人眼里,她是有些高冷的。独来独往,做什么都喜欢自己完成,很少参加社团活动,常常一个人坐在图书馆的角落。三千不是故意活成这个样子的,只是people sure change,她坦然接受了这样的自己而已。

“蒲帆,谢谢你的百合,也谢谢你的喜欢,但是你还不了解我,我把你当朋友,但是”三千看着蒲帆有些清澈的眼神,缓和了语气“我大学没有谈恋爱的打算。”说完三千转身回到了寝室,本该放松的心情却对着那枝百合轻松不起来。

最初关于百合的印象,仅仅是一枝或一束白色的花罢了,印在图片上或摆放在花瓶里抑或戴在新娘头上的。她的圣洁、妩媚,她的风花雪月、流水柔情,之于三千,望一眼无关痛痒,更别谈喜爱与否。

真正対百合情有独钟,大概是在三千十七岁生日时,在那之前,三千还深深爱着日漫里那粉白色,纷纷扬落的樱花。事实上,就是确定的,但是就是想说大概,添加一些不确定,姑且为三千辩白吧。倔强如三千,她不想承认自己对过去的那个人依旧记忆犹新。

她的欢喜忧伤皆由他而起,又都与他无关。

十七岁的三千上高二,那个有他存在的班级。纤细而清瘦,骨节分明的手指修长,皮肤白皙到让女生嫉妒。常常眯着眼睛一副睡不醒的样子,让不接近的人误以为很高冷。

三千作为班长要去上交班级的美术作业,但是却找不到办公室。询问下得知那个叫熊猫的男生对美术办公室很熟悉。于是三千走近——在三千眼里很高冷因此从未接触过的熊猫,才发现,原来他是会笑的,因为腼腆而弯起眼睛。他不高冷,但是安静。总之靠近他后,三千发现一切都是让三千喜欢的样子。

那时的三千呢?不像现在这般瘦成豆芽菜,而是身材匀称,甚至还带点婴儿肥。和所有的女生一样扎着马尾,留着千篇一律的齐刘海。谈不上出众,但是性子里却有些张狂。

三千的骄傲不是没有缘由的,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一路走来成绩傲人,同学喜欢,老师优待。想到这里三千忍不住自嘲般的笑了,只有她自己清楚她的懂事她的好成绩都不过是伪装罢了。她理科尤其不好,她知道自己不聪明,是日复一日的刷题,才有了那得来不易的成绩。她性子极其焦急,只有她的好友才知道她有多大胆,内心多渴望做那些对于学生来说算是出格的事。

闭塞压抑的高中生活,好不容易赶上放假回家,刚好赶上三千生日却迎来一个坏消息,伴随三千一步步成长的宠物狗死掉了。

那时三千已经开始喜欢那个睡不醒的被叫做熊猫的男生。三千喜欢一个人向来是藏不住的,我常常想三千那么大方甚至故意宣扬自己喜欢的人是谁,究竟是来自她可怕的占有欲还是因为她的不自信。

在群里聊天的同学自然没忘记三千:他们班长大人的生日。大家凑起熊猫的热闹,叫着买礼物。知道大家是开玩笑的,三千还是认真的想了想,然后鬼使神差的要了花。三千从来没有收到过鲜花,那种华而不实的东西三千只给母亲买过一次,却让母亲感动的红了眼眶。

而熊猫呢?那个腼腆喜欢日漫喜欢打游戏的男生竟然和三千一样鬼使神差的问了三千想要什么花。于是不嫌热闹的群里人叫嚷着玫瑰,玫瑰。

第二天上午时,三千看到那一枝白百合的照片。熊猫说花店只剩下这一种花了。等到下午去上学时,三千没忘记这个玩笑,但是熊猫没过来,三千也没有过去,大概那个年纪还是羞涩的吧,后来的三千想。

到第二天时,从微机课出来的三千才有机会走到熊猫旁边,问道,我的花呢?三千永远难忘,那只熊猫转身歉意的笑,淡淡的开口:“那个花都枯了,还是别要了。”三千开心的说“没关系没关系”,但是对话截止于班主任很快走进教室,三千从他的座位旁走过,在椅子旁边,最终只瞥了那一眼。确实如他所说,花瓣已经泛黄,但从那之后,百合成了三千记忆里最珍爱的花了。

那枝百合

想到这里,不知道为什么三千是有一点想哭的。无数次欣喜,想到曾经有那么一个腼腆的男生,走进花店去买一枝百合。也许店员会询问买给女朋友的吗?也许他会紧张的摇摇头。事实如何三千不得而知,但是这样的想象就让人忍不住的欣喜。少年你可知,我的欢喜忧伤皆由你而起,遗憾的是又与你无关。

将手中的那枝百合插进自己的水杯,三千开始翻箱倒柜找她的阿司匹林。曾有那么一部电影,说一片阿司匹林可以让玫瑰花保持新鲜很久。不过是电影里再浪漫不过的说辞,却让三千始终相信,三千甚至想百合也可以的吧,除了玫瑰之外。

那些我们以为已经淡忘的记忆,事实上只不过有一层薄膜遮掩了罢了,你触碰到那一丝丝的边角,记忆的洪水便瞬间将我们淹没。

蒲帆是那种不太主动的大男孩,皮肤也很白皙,但是与熊猫的清瘦不同,蒲帆更像高中时代的三千,带了丝婴儿肥。熊猫是那种会说别问了,好好呆着,简单粗暴的拒绝你,然后告诉你过好自己的生活,加油的男孩子。他是让你没办法因为他拒绝你而产生一丁点他不好的想法的男孩子。

也许每一个女孩子都曾遇到过吧,对自己来说永远不普通的普通的男孩子。三千忍不住想。不论她多不愿意承认,那个因为黑眼圈严重被叫做熊猫的男生,总是会让她不经意想起,然后假装忘记。

被三千室友责怪或者同情的蒲帆望着三千窄窄的背影呆愣了许久。尽管他话没有说完,尽管三千拒绝了他,尽管,三千室友说百合是三千的禁忌,蒲帆却一点都不伤心,他甚至庆幸自己选的是百合,因为三千,拿走了一枝百合不是吗?

那是很平常的一天,夏日的尾巴扫过,依旧是热的可怕。为了招揽新生的辩论表演赛进行的如火如荼。被同学死拖来观看表演赛的蒲帆看见了三千。蒲帆觉得那一定是缘分,他是怎么都不愿意来的,已经大三的他对大二为了招揽大一加入而举办的辩论赛一点兴趣都没有。但是他偏偏来了,并且见到了三千。

场上的三千一头亚麻色短发,骨瘦如柴的身体套上宽松的白衬衣,一本正经又口若悬河。而辩论赛一结束,下场的三千脱掉衬衣,露出那青灰色的篮球服,一脸淡漠离开,仿佛刚刚那一场辩论赛与她无关。蒲帆也没有想到三千那堪比平板的身材竟然对他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而从辩论场回到宿舍已经是晚上七点,许久不曾联系的马翌给三千发来消息,问三千是否还有熊猫原来的手机号。收到消息的三千有些哭笑不得,马翌大姐,他到大学的号码还是你告诉我的呢,虽然一次没被接通过。三千无奈回到。远在北方的马翌发来一声叹,原来是这样的。

原来是熊猫在空间里回复了马翌一条不知道多久之前的留言,然后那天又恰有熊猫原来所在地的号码打过来,只是因为在上课于是马翌错过了电话。后来马翌发短信询问,而那个陌生的号码则是一些乱七八糟的回答,打电话过去只说不认识。

马翌说,虽然我也觉得熊猫不会愧疚到打个电话来慰问,何况他没有我电话。

只说了虽然,虽然如此,但是还是忍不住跑过来询问,询问三千这个昔日的情敌。

三千忍不住回到,在qq上问问嘛

可是我早把他删除好友了。算了,应该不是他,不,肯定不是他。

三千仿佛能听见马翌失落的轻叹。

默默的打开聊天对话框,鼓起勇气的三千把马翌的疑问发给熊猫。没想到熊猫很快恢复了:

没有,我现在只有大学的号码。只是今天看到了她以前的留言,感觉蛮对不起她的。

看到这句话的三千突然来了脾气,“愧疚对她说去啊”。虽然说完就后悔了,三千懊恼自己还真是没有一点改进,总是这么莽撞。

三千也不知道究竟这样的回复是不是有些残忍,但是终究还是原封不动的转达给了马翌,三千的小情敌。

面对三千的脾气,熊猫回复了和马翌同样的话:她也该忘了,不想去影响她了。

关掉聊天,作为这次谈话的中间人,三千说不上高兴,还是难受。她好不容易再次加上熊猫的qq,对话竟然是这样诡异的气氛。

只是留言,这使三千不得不想起,熊猫qq空间里的那块留言板,曾经被自己和情敌马翌霸占的留言板。

喜欢上熊猫后,三千才开始关注他的一切。然后发现他的留言板上总有一个人出现。女生的直觉让三千提起了警惕。绞尽脑汁思考着该是哪个女孩子。

太多的巧合,不知是上天的捉弄还是应该称之为奇怪的缘分,因为你

无巧不成书,突然有一天班里的同学拿着一个女孩子的校卡在楼道里大叫,班长班长,你快来看。

想起来是很搞笑的,每次想起三千都忍不住弯起嘴角。

那个校卡就是三千的小情敌,也就是马翌的,之所以确定是三千的情敌,因为校卡的背面都是熊猫的名字。印刷体,看的出来是从书本上或者贴在墙上的成绩单上抠下来的熊猫的名字,一个字一个字的拼接成他的名字。三千已经记不太清自己当时的感受,但是明显感觉到,那种女孩子的小心翼翼,是多么的似曾相识。

通过校卡上的名字和照片,再经过多方打听,三千找到马翌,但是马翌已经办了新的校卡,表示没有还回来的必要。直到现在,那一枚校卡还静静的摆放在三千的书柜里。上面的字迹都已发黄,青春的气息却经久不散。

记得后来,三千和那个叫马翌的女孩子聊天,马翌说你知道吗?本来熊猫的留言板独属于我一个人,后来突然冒出一个你,让我很不爽。三千忍不住大笑,我也很不爽。

不像狗血的电视剧,两位女主为了成全对方都离开了男主。生活就是有生活的残酷之处。熊猫,三千和马翌生活里的男主,自始至终都没有将目光投向这两只女配,而是默默的守着自己喜欢了六年的,他生活里的女主。不过这些三千都是后来才知道的。

让人感动的是,如此这般也便成就了三千和小情敌马翌不咸不淡的友谊。

阿司匹林找到了,看着白色的药片一点点融化入水,缩小直至消失,三千想起周星驰曾说过的话:我爱你,你爱我,那不是爱情。我爱你,你爱他,而他不爱你,那才是爱情。

熊猫之所以对美术办公室熟悉,因为熊猫喜欢画画。熊猫的画也好看。三千不是天生爱学习,三千也喜欢画画,只是三千的画除了丑,没别的特点。

熊猫的画
三千画的弟弟

高考过后,依三千的性子总要做点什么才能消停。于是夕阳的余辉下,你会看见一个女孩一步步跟着熊猫,透过树叶投下的阳光细细碎碎,给女孩的头发洒上金星。

直到熊猫发现她的存在,三千一句话不说只是伸开手那意思却再明显不过。熊猫为难,看了左右来去的同学,又看见三千要红的眼眶,只好忙说,等返校好吗?三千转身,嘴角弯起好看的弧度。你说她红了眼眶?难道你忘了三千最会伪装吗?她心里不知道有多开心。

于是当所有人都期待返校的日子慢点再慢一点,只有三千希望快点时间再快一点。她迫不及待的想要看见熊猫,想要那个他答应她的拥抱。

如果一个人不喜欢你,真的不喜欢你,那就放弃吧,因为你的卑微,他看不见。

或许青春就是从来不想以后,年轻张狂的三千只想着如何拥抱她的爱情,却忽略了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忽略了另一个人的感受。

于是23号返校的那天,三千扒出妄想躲避的熊猫,在熊猫一动不动一副任你宰割的模样面前,骄傲的三千做了一件令她此生无憾却会失去熊猫的决定。

依旧是金色的夕阳,细碎的光芒透过楼道的窗户投射在三千执拗的脸上,三千踮起脚尖,双手伸到熊猫的脖颈,合拢,望向熊猫的侧脸,年轻的吻匆匆而过。

然后是迅速的转身跑开,一向骄傲如三千竟也红了脸……

再后来,三千收到一条熊猫的消息:

你太过分了

三千欲言,红色的叹号却提醒三千,不得不止。

于是不甘心的三千一次次输入那串熟悉的帐号,申请加为好友,一次次被拒绝,再一次次尝试,逐渐成为习惯。

图片发自简书App

马翌对三千说,“你胆子真大,也佩服你真有勇气”。语气里是不落痕迹的羡慕,“我只有一张和熊猫的合照而已。”三千自嘲的笑了笑,我连合照都没有呢。

到了大学的三千不知不觉卸了伪装,原来减不下去的婴儿肥到了大学反而成了她想留却留不住的体重。走在去食堂的路上,习惯性拿出手机,输入那一串再熟悉不过的数字,当看到添加成功的提示时三千的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

而对面急匆匆走过来盯着马路找掉落的饭卡的蒲帆根本没注意到前方有人,一下子撞掉了三千的手机,一边帮忙捡起来一边说着对不起,直到抬起头,

“三,千?”蒲帆不敢相信的睁大眼睛。

三千飘落的眼神重新聚焦。

那些定格在散场的记忆里的三千往事。

后来,小情敌马翌在北方,继续她的文科生生活,依旧文艺。熊猫在祖国的中间,陪伴他的是他不离手的计算机。而三千,在潮湿的南方小城,在要死要活的工科学里敲打着一丝尚存的温度,独属于文字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我又开始炒股了,是的我要把之前亏的赚回来,冒着再次亏损的风险,可能一败涂地,可是依然要做啊,要不然真是夜不能寐...
    枯朵阅读 41评论 0 1
  • 我与新华书店的故事 1999年,小学一年级,在新华书店买的第一本练习册《一日一练》,班主任郑老师每天都要检查,经常...
    刘大刀Doa阅读 399评论 1 1
  • 时势不我待,心中气不在 明朝蟠龙起,扫遍天下害 乌云弊天日,我心始终急 人在志不灭,不关名与利 雨中闲漫步,纷繁车...
    灰云压城阅读 85评论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