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吒之魔童降世》:为毛你们都只想做个好人

不管是服了魔丸的哪吒,还是生而为妖的敖丙,为啥都想做好人呢?万一他们之中就是有人从作恶中获得了快乐呢?能为了所谓做自己的自由去纵容吗?

李靖夫妇呢?如果哪吒就是想做个破坏狂,他们还能爱他吗?能够给他自由、不强扭着改造他吗?

申公豹只是想位列仙班,日日勤勉一刻未歇,最后想导演一幕伤人极少的戏码,邀功一把,这样的诉求值得尊重吗?

——题问

我是带着这样的期待去看《哪吒》的,不管外界宣传什么国漫之光,多么强大的技术团队,之类之类,说白了,我对国漫的技术已经没有不放心;但我对国漫讲故事那一面总会放低期待,通常,国漫能把故事说圆了,我就能给个4星以上,但这种鼓励分里总是包含着很多不甘心,还有困惑。

不过看完《哪吒》,我是真的激动了,也感动了,一方面激动于最后的大决战,不管是画面、节奏还是音乐都严丝合缝,感动于哪吒赴死前与父母的告别,竟然把“傲娇”这个贯穿始终的属性演绎得让人笑中带泪,同时也万分激动于国漫在顶尖技术之外投喂给我了一个完整的故事,感动于,在这个完整的故事之外,竟然还有一松一弛的细节。

喵的,老子对国漫就这么点故事期待:完整,再加一点点小惊喜,我就足够乐不可支。

《哪吒》给我最大的惊喜可能是在对龙宫的重构上,天界派龙族镇压海妖,在龙族眼中,这实则是变相也关住他们,说是龙宫,其实更是活监狱,他们看似行动自由,实则一步不得离开。

这种解读让过往浪漫自由的龙族染上了一层悲剧色彩,好与坏、善与恶的边界突然模糊而丰富了起来。

但与之相对,又有一处遗憾,就是申公豹与太乙真人这对师兄弟,前者因出身不够好,拼命努力,想要跻身上仙,后者一副肥头大耳的佛系样,能力与态度看起来都平平无奇,当培养哪吒的重任被委以后者时,我作为观众,就开始期待,是不是申公豹心术不正被看透,还是太乙有什么过人绝技被隐藏。

结果一直到最后,这个问题都没有答案,甚至在4人大战时,申公豹和太乙单挑,太乙身形笨拙,却拿着至高法器,但一在体术上赢不过,二在心术,即对阵热情上也缺缺,我脑海中不断冒出那个问题:为什么选太乙?申公豹也太冤了吧?

但申公豹还真就“冤”到了最后,他身上的“悲剧性”——那种想要努力证明自己却不断被打压的复杂感——显得无力又遗憾。全片讲反抗命运,申公豹明明也努力反抗了,不仅没有成功,而且失败得无凭无据,干嘛?反抗命运是只有天选之人才能做成的事吗?那这反抗主题到头来不还是出生即注定的宿命论?


这部电影其实塑造得最好的,我认为是李靖夫妇。

夫人我真的好宣你啊!可是你的CV真的不灵啊!发挥不稳定有时会崩啊!建议回炉重造啊!

夫人从一开始就啃着苹果大饼大摇大摆地走进庙里,斩妖除魔,不畏神佛,穿着铠甲陪儿子踢毽子,温柔又霸道,简直是国漫古代女性最女权的一次塑造,而我颇吃这一套。

李靖则摇身一变成了慈父,虽然也有硬要把哪吒送走修炼这种传统父权的影子,教训儿子,又嘱咐他做自己,仍有威严,但电影还是表现了非常多他对哪吒隐忍而不动声色的爱,包括最后送平安符一幕,都让人动容。

其实哪吒生来就是个傲娇鬼,按照片中设定:人=性本善,妖=性本恶;灵珠=善性,魔丸=恶性;哪吒是人+魔丸,也就是,他嘴巴毒,身体破坏力极强,但总还是有一颗善良的本心,一被夸赞,被温暖,就飘飘然。

这种傲娇的属性在赴死一段尤其悲伤,他知道父亲想用符咒交换自己被雷劈的机会,于是用混天绫把父母捆了起来,父母大哭,他也跟着流泪,然后还叫着:今天我生辰宴!谁都不准哭!转过头去,就是一句:又丢人了。

这种有层次感的处理方式,我在日漫里看得习以为常,但在国漫中看到的时候,内心还是被撞击了一下。


全片最美龙太子,CV最稳龙太子,性格最酥龙太子,不接受反驳,不接受黑化

相比之下,妖+灵珠的敖丙却几句话就被勾了魂去,想要“水淹陈塘关”,成为某种对比。

其实敖丙也想做个好人,作恶的时候,他或许有一种畅快,但在认定哪吒是朋友,并且想救他亲人的时候,也没有丝毫犹豫,所以虽然电影试图给足敖丙的黑化以足够的理由,我私心里,还是不太能接受。

哪吒和敖丙的对话一度让我想起《无间道》,刘德华与梁朝伟在天台那场戏:

“给我一个机会。”

“怎么给你机会?”

“我以前没的选,现在我想做个好人。”

“好啊,去跟法官说,看他让不让你做好人。”

作为动画片,《哪吒》没这么现实主义针锋相对,再说观众里可能有一半是小孩子,重要的还是得劝大家向善。所以当想做好人的敖丙高喊着,我是妖,我做不了好事嗷嗷嗷的时候,哪吒伸出援手说,放屁,只有自己才能定义自己,做你的善事去。

最后皆大欢喜。

哪吒变大后的确帅炸天

这种价值观,其实会让我等大人有那么一点不适,就在于,整部电影的主题其实是不要相信所谓命运,而要相信人定能胜天,要做你想做的事,而不要在意谁来定义你。但到头来,这“想做的事”未免单一,不管是服了魔丸的哪吒,还是生而为妖的敖丙,为啥都想做好人呢?万一他们之中就是有人从作恶中获得了快乐呢?能为了所谓做自己的自由去纵容吗?

李靖夫妇呢?如果哪吒就是想做个破坏狂,他们还能爱他吗?能够给他自由、不强扭着改造他吗?

或者,就把申公豹拉出来写深,他只是想位列仙班,日日勤勉一刻未歇,最后甚至想导演一幕伤人极少的戏码,邀功一把,这样的诉求值得尊重吗?

要是这样探讨,就深刻多了,也复杂多了。

希望未来能看到。

真的很喜欢这版申公豹,太冤了

一路追着国漫看,其实时不时会产生一种养成的快感。

想当年看到《魁拔》的时候,日漫迷我妹高呼:老姐!快看!他的头发会动!

如今哪怕再怎么看到打斗时轻盈到根根分明丝般顺滑的发质,好像也觉得正常,国漫在技术上越过了能做与不能做的那道槛,走到了想做与不想做的位置。

最后那场大决战,让我在继《大圣归来》和《白蛇·缘起》之后,又一次感叹国漫的战斗场面已经和国际接轨,哪吒那句去他的鸟命吼得恰到好处,敖丙用万龙甲帮哪吒逆天改命既让人意外,又充满激动和感动。

某个瞬间,我想起《我的英雄学院》(下称《小英雄》),小绿谷在被肌肉男逼到绝境的时候,也曾高喊着,所谓英雄,就是能打破危机之人,明明已经被埋到地里,却因为旁边有一个陌生却想要保护的孩子,而绝地逆袭,那一刻,我被燃得心脏像是要炸裂开来。

而从制作上,《小英雄》虽是Jump新台柱之一,但仍属于传统的二次元漫画,甚至故事结构上属于颇传统的王道漫,在大家普遍以为王道热血已经不吃香的今天,这部番仍然杀出了一片天,友情、正义、胜利,这些古老的主题仍然被赋予了极强的生命力。

而且连载漫画固然篇幅更足,更有空间去塑造故事和人物,但小英雄一口气塑造了一个班20个人,加上他们的老师、隔壁班同学、外校学生、多组反派,迄今动画化了3季,所有人的形象都是立体的,是优缺点集于一身的,是行为动机符合人设的,无一崩塌,多么不易。

即使用近几年好评如潮的《镇魂街》《一人之下》等连载漫画与之相比,仍有明显差距。

而这样[完美]的漫画,在日本每年都能涌现一批。

再反观申公豹和太乙呢?消失的金吒木吒呢?

我们一年仅有这样一部令人振奋的电影,也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哪吒与小英雄中间还隔着500个魁拔。”我大概和程序员说过这样的话,算上规模,差得更远。

事实上,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很困惑,就是国漫在技术上还不成熟时,为什么不能先修炼讲故事。

从《魁拔》算起,包括《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和《白蛇缘起》等等,打斗戏燃情指数步步高涨,但故事着实没有一个讲的是完整的,不管是模仿日漫美漫,还是致敬经典IP,优秀的样板明明就在那里,打戏需要烧钱烧技术烧人,文戏理论上应该先行一步,可好像一直以来,我们的很多电影崛起,都是从技术上的追赶开始的,文戏方面,剧本往往单薄幼稚,深度的挖掘更是浅尝辄止,看着急人。

反倒是日本很多动画电影至今还在手绘、2D,没有什么根根分明的发质,也没有灵活多变的表情,但故事却十分打动人心。我甚至还会时常怀念《哪吒闹海》和《宝莲灯》。

《哪吒》在文戏上已经是近年来我看到过完成度最高的国漫,但其实和欧美漫或日漫仍然有很大的差距,前半段有一搭没一搭地搞笑,松散得让人怀疑是烂片,喝醉、忘记密码、指纹解锁,这些“愚蠢”桥段竟然还环环相扣,尬得我白眼直翻;放屁、壮汉娘娘腔这些梗,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要一用再用。

话说回来,壮汉娘娘腔和熊熊火焰与滔滔江水对撞成水蒸气,是在借用、不、致敬《十万个冷笑话》吗?那要我说,CV的选择还真是后者强得多。

可能也有人辩护说,这是为了迎合低龄观众,但作为从低龄观众走过来的我,对这样故作低幼的处理方式,还是很难苟同。

很多年前,央视曾经也有一部关于哪吒的动画连续剧,叫《哪吒传奇》,或许是因为篇幅更足,它用历史结合着神话,在人物塑造上比这部《哪吒》更有层次,我一直记得那部番里的哪吒常常作天作地,以为自己能力了得,擅自行动不听劝,最后吃亏一地;也一直记得,“坏人”纣王整天沉沦女色,无心治国,但实则与妲己真心相爱,令人动容。

“朕早就知道你是狐狸变的,朕宁可负天下人也绝不负你。”

摘星台烧毁一幕,纣王与妲己成双立的背影,一直印刻在我童年的脑海中。

国漫的创作者可以有自己的小情怀(比如桌面弹球这种就挺有趣),但真希望不要为了迎合低龄观众、为了亲民,而降低片中人物的智商,看看人家隔壁《狮子王》原作……哎。

另外,我也真的希望国漫能有新时代IP出现。

比如在国漫里,我从不惮于承认自己更心水《大护法》,虽然那个故事像是个半成品,但在现有的完成部分里,它的先锋意识和认真的构架落笔都更打动我。看起来,比《哪吒》《大圣》一类的动画片,更重艺术本身,而非商业,深度和讲述方式上,也明显更成人向。

由于《哪吒》对传统神话的大胆重构,看到去他的鸟命一幕时,我脑海中浮现出,如果今时今日,我们给哪吒换个名字,比如就叫绿谷,把其他人物也换个名字,比如敖丙不叫敖丙,叫哈库那玛塔塔,这个故事其实也能独立成立,既然如此,不知道我们能否有幸等到国漫不再吃这些传统IP,而去树立新的世界观,并保持这么高的完成度。

之前跟程序员聊天说,我人生有个梦想,就是赚够了钱,去投资国漫,最好先把《魁拔》投资着拍完,独立IP,国漫之光一说的起源,它值得更好、不、更多的钱。

最后一部听说明年上,真担心是部潦草的烂尾片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