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丫头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丫头其实不是我的亲小姨,她爸爸是姥爷出了五服的兄弟,我叫三姥爷,所以按照辈分我管她叫小姨。

尽管没什么血缘关系,但是我和她却特别亲,也许是因为她只比我大五岁,我们有更多的共同话题。也许是她人本来就好,对我也好,性格温柔,细心周到。

三姥爷家三个孩子,丫头是老幺,上面还有两个哥哥。

两个哥哥很疼丫头,三姥爷三姥姥也很疼丫头。家里有什么好吃的,都紧着丫头先吃,好玩的也都紧着她先玩。偶尔有哪个哥哥把她惹哭了,不出所料肯定会挨三姥爷的一顿胖揍。

在当时重男轻女现象普遍的农村,三姥爷三姥姥的这一做法太过另类,惹的全村人侧目。有好事的婆娘打趣三姥爷,“人家都巴不得把儿子当成祖宗一样供着,你们可倒好,把个丫头片子当宝似的疼,疼她有啥用呢,到时候还不是别人家的人?

三姥爷正端着大海碗把面条吃的哧溜作响,一碗面吃完,他才抬起头看向那个婆娘,“丫头片子怎么了?我就觉得女儿比儿子好,女儿才是爸妈的贴心小棉袄,知道心疼人。儿子再多有什么用,娶了媳妇忘了爹娘的例子还少吗?我还就告诉你了,生儿子是面子光,生女儿是里子光,过个十几二十年,你看看是有儿子的享福还是有女儿的享福!”

听到这番话,大槐树下一群乘凉的人通通噤了声,大家都在感慨,丫头真是掉进福窝里了,也总算是苦尽甘来了。

“苦尽甘来”这个词用的没毛病,丫头并不是生下来就这么好福气的。

2

丫头其实不是三姥姥三姥爷亲生的,而是三姥姥亲姐姐的孩子。

三姥姥的姐姐姐夫一直很想要个男孩,奈何生下来的都是女儿,心灰意冷之际,索性连名字都不想取了,直接大丫,二丫,三丫,四丫的叫。连生四个女儿后,他们还是不死心,为了再生个儿子,把二丫三丫都送了人,四丫生下来就病恹恹的,没人要,他们就狠心把她给扔了。

三姥爷当时有两个儿子,一心想要个女儿。听说了之后就把四丫抱回了家,改名叫丫头。

丫头的亲生父母知道了以后,专门到三姥爷家给他们打预防针,“既然你们把她捡回来了,那她以后就是你们的孩子了。就算是将来你们穷的吃不上饭了,也不能再把她还给我们,也不许告诉她亲生父母是谁,省的她到时候赖上我们。”

三姥爷第一次对亲戚发了火,把这一对禽兽不如的父母赶出了家门。

丫头不是三姥爷亲生的,全村人都知道,但是从来没有一个人在丫头面前嚼舌根说她不是亲生的。

大人是看三姥爷打心眼里疼丫头,也懒得多那份嘴,讨人嫌。

小孩子不说,是因为不敢。

之前有一次,我被村里的小胖欺负了,丫头替我出气,把小胖狠狠的揍了一顿。小胖恼羞成怒,对着丫头骂道:“你就是个野孩子,路边捡的野孩子!”

丫头推搡着小胖,“谁是捡来的,你再说一遍?”

“就是你,我妈说了,你就是路边捡来的野孩子。”

那天丫头哭着跑回了家,后来三姥爷牵着丫头找到了小胖家和小胖爸妈大吵了一架,结果小胖狠狠的挨了一顿他爸的竹笋炒肉。

从那之后,再也没人敢说丫头是捡来的野孩子了。

3

三姥爷那时候承包了村里的鱼塘和果园,日子过得相当富裕。

丫头从小身体孱弱,三姥爷就托在省城工作的远亲买最好的奶粉给她喝,一直喝到三四岁。

所以丫头是喝三鹿奶粉长大的,现在这句话变成骂人的了,可是在那时候,大部分孩子喝的都是十几块钱一罐的奶粉,相比之下,三鹿奶粉真的就是最好的奶粉了,只有有钱人家的孩子才舍得喝。

在三姥爷一家人悉心的照顾下,丫头长得白白胖胖的,身体很健康,模样也愈发水灵,惹人疼爱。

丫头学习成绩特别好,每次考试都是双百分,三姥爷总是逢人便夸:我们家丫头是大学生的命!

丫头果然没让三姥爷失望,十八岁那年,顺利考上了一所重点大学。

丫头的两个哥哥学习成绩不好,早就辍学打工去了。

彼时三姥爷家的果园和鱼塘收益越来越差,尽管只需要负担丫头一个人的学费却还是有些捉襟见肘。

三姥爷只能闲了就去工地打小工,好的话一天能赚个百八十块钱,常常累的腰都直不起来,走路的时候疼的直抽气。

丫头心疼三姥爷,哭着说不想上学了,要出去打工。

三姥爷气的直跳脚,第一次舍得骂丫头:“闺女,你是不是傻啊?上大学多好啊,人家想上都上不了,你考上了还不愿意去,你是要把我和你妈气死吗?”

眼见着丫头哭的越来越厉害,三姥爷赶紧哄闺女:“丫头,我知道你是心疼我。你别难过,爸给你挣学费天经地义。等你以后有出息了,再好好孝顺孝顺爸。”

“哎,爸,我一定会好好孝顺你和我妈。”

4

丫头大学毕业后进了一家大公司,待遇优渥。她还有一个谈了两年的男朋友,两个人感情很好。

丫头想把三姥爷和三姥姥接到大城市生活,他们不愿意,说是老家呆习惯了。丫头好说歹说都没用,只好每月都往家寄钱,逢年过节买一大堆衣服补品,好烟好酒回来看他们。

2014年春节,三姥爷六十大寿,丫头掏钱替两位老人补拍了婚纱照,在村子里摆了十几桌酒席热热闹闹的大办了一场。

三姥爷的大儿子在城里开了个修车铺,没时间回来。二儿子结婚又离婚了,留下一个孩子三姥爷两口子看着,他又不知跑到哪鬼混去了。

村里人都说,三姥爷还真是享了女儿的福。

酒席上丫头的亲生父母也在,估计是眼红丫头对三姥爷三姥姥这么好,丫头的亲爸连喝了好几杯酒,半醒半醉间,借着酒劲拉着丫头的手哭诉:“丫头啊,其实我才是你亲爸,当年真的是家庭条件太差,不得已才把你送给他们养的。爸妈这些年都很想你,你能原谅我们吗?”

丫头把她亲爸的手推开,“大姨夫,你喝醉了,都说起胡话来了。”

丫头亲爸抹了一把眼泪,反驳道:“我没喝醉,我说的都是真的。你就是我们的孩子,血缘关系是怎么都斩断不了的,你长大了早晚要认祖归宗……”

“大姨夫,我姓卢,我是卢福军(三姥爷的名字)的女儿,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不管是不是亲生的,是他们把我养大,供我上学,他们就是我唯一的父母。”丫头打断他的话,一字一句说的笃定。

宴席上,三姥爷和三姥姥早已泪流满面……

5

2015年初春,丫头和男友结束了多年的爱情长跑,准备结婚。

就在筹备婚礼的时候,丫头突然昏倒进了医院,原本以为只是劳累过度,结果出来却吓晕了一家人——白血病!

丫头得了白血病!

这个可怕的消息如同晴天霹雳一样把三姥爷和三姥姥击垮了,他们一瞬间仿佛老了十岁,三姥爷更是一夜之间白了头。

医生说现在唯一的治疗方法就是要进行骨髓移植,最好是有血缘关系的亲戚,配型成功的几率会更高一点。

三姥爷火急火燎的赶回老家,去丫头亲生父母家里,把消息告诉了他们,想让他们去医院做一下检查,看合不合适。

谁知他们听完之后连一点反应都没有,丫头亲爸眼皮都不抬一下,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那死丫头都说了,根本不认我们这亲生父母,既然跟我们没关系,干嘛要我们去救她?有什么好处?”

三姥爷咬碎了一口银牙,恨不得把这禽兽不如的两口子狠狠打一顿,可是他不能,丫头的命还指望他们救呢,于是他低声下气的恳求道:“大姐,姐夫,丫头还是个孩子,她不懂事,说的话你们不要放在心上。你们是她的亲生父母,这一点是变不了的,你们放心,等她的病好了,我让她给你们赔罪。以后你们老了,她肯定要给你们养老送终的。”

好说歹说下,丫头的亲生父母才答应带着一儿一女去医院做检查。检查结果很快出来了,唯一配型成功的是丫头的亲弟弟。

丫头的亲生父母怎么都不愿意宝贝儿子捐献骨髓,三姥爷和三姥姥哭着求他们:“大姐,大姐夫,丫头也是你们生的,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她死,你们怎么可以这么狠心?”

“我儿子还这么年轻,才刚结婚,我们还等着抱孙子呢,要是万一有个好歹,我们老两口可怎么活呀?你们也别说我们狠心,现在这世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怪只怪丫头自己的命苦,愿不了旁人!”三姥姥的姐姐长得慈眉善目的,说出来的话却格外残忍无情。

说到最后,三姥爷和三姥姥都跪下了,跪在他们面前祈求他们救丫头一命,可他们心就像是石头做的,丝毫不为所动。

“像你们这样冷血的一家子,我诅咒你们断子绝孙!”丫头的男友严磊实在看不下去了,站出来骂道。

说起来严磊也算是个好男人,丫头生病了以后,他不仅没离开,还一直陪在医院里,帮着办理各种手续,照顾丫头的父母。

他实在想不通,世上居然还有这种狠心的父母?丫头知道了该有多寒心多难受?

病房里,丫头躺在病床上哭的泣不成声,如果说以前的自己,对亲生父母还有些怨恨,期盼,那么此时此刻,她对他们,只有失望以及绝望了。

6

天无绝人之路,两个月后终于找到了可以配型的骨髓,医生们迅速进行了骨髓移植手术,前前后后费用大概花了三十多万

,除了三姥爷一辈子的积蓄十多万块钱,剩下的都是严磊掏的钱。

严磊的家庭条件不错,这些钱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可是三姥爷见丫头手术成功之后,还是连夜赶回了老家,把家里的房子,三轮车,养的猪和牛,还有几十亩田地全部都卖了,又从亲戚朋友那借了些钱,勉强凑够了二十万,一路上连饭都舍不得吃,风尘仆仆的赶回医院还给了严磊。

严磊说什么都不要,“叔叔,这钱我不能要,除非你到现在还拿我当外人。”

三姥爷眼里泪光闪闪,言辞恳切的说道:“严磊,你这个女婿我认定了!你是个好男人,丫头没选错人。可是一码归一码,这钱我必须还给你。我不能让丫头嫁进你们家的时候就低人一等!”

“伯父,你是个好父亲!”严磊哭着拥抱自己未来的老丈人,这一刻两个男人惺惺相惜,为了同一个女人。

大概是老天也被感动了吧,丫头手术后恢复的非常不错。

为了照顾丫头,三姥爷和三姥姥留在了丫头所在的城市。三姥爷还找了份清洁工的工作,说是闲着也发慌,但丫头知道,他是为了多挣点钱,不让自己那么辛苦。

休息了半年之后,丫头又重回职场打拼。为了让丫头吃的好点,三姥姥每天中午都在家做好了饭亲自给丫头送去,风吹雨打从不间断。

每天晚上,三姥爷早早地等在小区门口,望穿秋水般的等着丫头回家。

丫头一直没答应和严磊结婚,她觉得自己是个没有未来的人,不能拖累他。严磊是个好男人,值得拥有更好的女人。

丫头拼命的工作存钱,甚至偷偷给三姥爷和三姥姥买好了养老保险,就是害怕如果有一天自己死了,老两口的日子能过得好一点。

7

老天有眼,今年春天丫头去医院复查,医生说她恢复的很好,度过了术后最艰险的观察期,现在已经基本上痊愈了。

丫头接受了严磊的再一次求婚,抱着他哭的泪流满面。

2017年5月20日,宜嫁娶。

丫头穿着洁白的婚纱,化着精致的妆容,挽着三姥爷的胳膊,伴着婚礼进行曲,缓缓走在红地毯上。

当他将丫头的手郑重的交给严磊走下台之后,眼泪再也忍不住,呜咽而出。

那天的婚礼大概是我这辈子参加的最感人的婚礼了,三姥爷一个年近古稀,满头白发的老男人,在台下佝偻着腰捂着脸哭的像个小孩子一样,又悲伤又无助。

丫头提着裙角飞奔到台下,抱着三姥爷和三姥姥,哭的妆都花了。

新郎官严磊在台上擦拭眼泪,拿起话筒说:“爸妈,丫头能有你们这样的父母,是她这辈子最大的福气!我发誓,以后我一定会对丫头好,宠她,爱她,疼她。毕竟,我拐走了你们最亲爱的宝贝。”

三姥爷替丫头擦掉眼泪,催促道:“把你交给他,我们放心。快上去吧,可别误了吉时。”

台上有她的爱人,台下有最爱她的人,这一刻的丫头,无疑是最幸福的。

见证了这一切的我,也由衷的为她高兴。

小姨,祝你幸福,健康,长命百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