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眼张——神转折大赛

城根底下,鬼眼张推开大门开张了。

老城的人起初都不知道有这么个人,人来人往的都顶多打个照面几句寒暄。关于谁叫什么姓什么都不大清楚。

然而现在这鬼眼张可是人尽皆知。城根底下有家店面,没有招牌,没有华丽的装潢,房梁砖瓦的颜色和裂纹都跟它古董店的性质吻合着。后来鬼眼张手底下的一伙计在门口挂了个旗子,多少弄了个招牌。不是鬼眼张没钱弄牌子,是这人不看重这个。鬼眼张靠一双眼起家,古董字画瓶瓶罐罐都只看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的价值。别人来他这儿做买卖有高兴的来高兴的回的,自认为赚了一笔,鬼眼张也高兴,他赚的比人家赚的还多。

这眼力也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祖上就干这营生。到他这一代,已经是第六代了。

白驹过隙,倒腾古董的人也多了,大多人都知道这地底下埋的东西值钱,比地里长出来的东西都值钱。庄稼汉要是从地里头挖出个什么东西都赶紧往家里带,生怕别人发现了抢去。

有想换钱的,就带着帽子裹着大衣来找鬼眼张看看值几个子儿。鬼眼张也不含糊,好东西,干脆利落给价给钱。看不上眼的,你爱拎走就拎走,想扔这儿不管的他也理解:毕竟费了半天劲弄回来个不值钱的东西,就像是突然发现一直奉为至宝的珠子结果是玻璃的那种心理落差,鬼眼张看了这么多年的古玩,这点心情他能理解。

这外号不是他一人专属,他上几代张家人也有这外号,只是后来他爸那辈儿荒了手艺,让张家一段时间没落了。后来鬼眼张在城里最大的赌石场子用他所有积蓄押了一块巨石,一刀下去切出来的和田玉让他赚的盆满钵满,这才让人重新领略了张家这绝技。后来那赌石场子重新把"张家人谢绝入内"的牌子挂在了门口。这也是世人重新给予张家肯定的标志。

这天,张家店面来了个人,说几日后要卖他家传的一颗钻石。据说其无论大小还是切工都十分了得。

我们知道这钻石的价值不光在于大小,一个经过好的珠宝师打磨出来的钻石价值能翻十倍。鬼眼张之前也了解过这方面的东西,不过毕竟看古董字画瓷器陶器是他主要的方面。

鬼眼张不敢含糊,尤其是这人声称要售传家宝。这传家宝都要售,这人不是被生活逼到了绝境就是有假。鬼眼张手里也是捏着一把汗。看漏了眼,损失几个钱没什么,但这招牌砸了可就扶不起来了。

几天后,那人如约而至。

宽脸,板寸头,微胖,戴一墨镜。

几句寒暄之后,那人把盛有钻石的木盒小心翼翼的放在桌上。鬼眼张也是吊着个心。"啪嗒"一声,一颗小拇指头大小的钻石在房间内熠熠生辉。

鬼眼张提着的心放了下来,微笑道:"黄老板这是何必呢?"

那人脸上的肉颤了三颤:"你怎认得我?!"

鬼眼张笑道:"如此切工,当下无人出pro6其右。这钻,我要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