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求生30进城

第三十章进城

就在山寨如同一部严密机器一样开始火热运转的时候,刘征和陈国豪也没闲着,俩人双人四匹马,马不停蹄,一路上马歇人不歇,除了上厕所,吃喝全在马背上。

为了躲避路上鬼子的关卡,他们不得不绕行小路,硬是多走了一百多里路,这才赶到长春城外。

陈国豪平常骑惯了马还能勉强承受下来,刘征穿越前可从来都没有这么骑马赶过路,这次为了赶天黑前进城,他们又不得不骑快马,一路上走的还大多都小路,这么一天折腾下来,可把刘征给累坏了,等到了目的地的时候,颠的就连屁股都开始变的麻木起来,仿佛下半身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现在的长春城可是伪满洲国的都城,处于满洲国和日本人双重统治之下,为了保证城内治安稳定,出入都必须要出示在日本人那里办理的证件,盘查极为严格。

为了掩人耳目,俩人不得不将马匹寄养在城外一家尼姑庵里,然后,这才重新回到城门外。

一棵大树后面,刘征用望远镜仔细观察了良久,发现城门口少说也有一个小队的鬼子驻守,除了这些鬼子兵之外,还有将近一个营的伪军在那驻扎。

看到这些,刘征基本上已经放弃硬闯的打算了。

刘征收起望远镜,看着已经换了一身行头的陈国豪,疑惑道:“我们必须要走城门吗?这么大一座城市,难道就没有别的什么小路可以进城吗?”

陈国豪摇摇头,回道,“没有,这里可是都城,以前就是东北最大的城市之一,日本人占领以后对城墙又进行了重新加固和修补,你看城头上那些碉堡,都是日本人新修建的,可不是一般小城可以比拟的。”

“你一个人进去能行吗?”刘征还是有点不放心,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让他很不爽。

“放心,我有证件。”陈国豪从怀里掏出一个小本,在刘征面前晃了晃。

“那我的证件多久才能办好?”刘征叹了一口气,问道。

陈国豪已经换完衣服,将盒子炮解下来递到刘征手里,“不清楚,老于让我进城以后联系一个人,说那人会帮我们办理证件,我先进去了。”

刘征下意识接过陈国豪是盒子炮,放进怀里,见陈国豪转身要走,忙伸手将他拉住,“等等,我没那么多时间等了,这样吧,你先进去,进去之后找一段防御比较薄弱的城墙,然后出来告诉我位置,我爬进去好了!”

陈国豪吃了一惊,尽管这些天来刘征让很多不可能变成可能,他还是被惊到了,“这……这种城墙可是糯米汁水浇灌过的墙缝,滑不溜秋的,徒手怎么可能爬的上去。”

刘征神秘一笑,继续望着远处的城墙,缓缓地道:“我自有办法,按照我说的办吧,出来记得给我带点热饭啊。”

“那好,我走了,时间不多了。”陈国豪看了一眼西去的夕阳,快步朝城门走去。

刘征站在大树后面,看着陈国豪顺利进城这才松了一口气,转身开始忙碌起来。

刘征用伞兵刀砍来一堆比较坚固的树枝,然后,将树枝削成手指长的木钉子,钉子呈扁平状,一直忙碌了将近两个小时,这才做了几百个木钉子出来。

这个时候太阳彻底落山了,夜幕降临,不多时,陈国豪也回来了,不过,他并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刘征看着远处快步走来的俩个黑影,心想这个人应该是老于他们的人吧,陈国豪也不是傻子,他既然敢把人带过来,那就应该是值得信任的人。

至于那人究竟是谁了,他也没心情去问了,知道不是敌人就好。

还不等陈国豪走到近前,刘征直接劈头就问,“怎么样?找到相对薄弱的位置没?”

“没有,不过这位兄弟知道位置,大肉包子,还热乎着呢。”陈国豪快步走到刘征面前,先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递到刘征手中,然后,指着身后之人说道。

刘征接过布包打开来一看,只见里面躺着五个热腾腾的大肉包子,在寒风中冒着丝丝白气。

刘征拿起一个肉包子闻了闻,抬头看着陈国豪没好气地骂道:“你他妈有多少天没洗澡了,被你怀里这么一捂,包子上全是一股子汗臭味,我靠,这怎么吃啊这。”

刘征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手里却没停下,抓起来几大口下去,一个大肉包子眨眼间就不见了,一边吃,一边嘴里还大骂个不停。

“我这不是怕凉了嘛!”陈国豪小声嘀咕一句,神情有点尴尬,不敢去看刘征,任由他在那骂自己,回头对跟他同来的那人说道:“你把位置跟他说一下,我们先进城,再迟关了城门可就进不去了。”

“哦!”那人答应一声,然后笑着说道:“位置很好找,西面有一段城墙曾经坍塌过,后来日本人来了以后重新修补过一次,相比其他城墙来说,那边还是最薄弱的地方,墙缝比较粗糙,不过就算粗糙也根本不可能徒手攀爬上去的,我看还是等一等吧,我们尽快帮你把证件办好。”

“证件接着办,可以出城的时候用。”刘征将嘴里的食物咽下,打开水壶,猛地灌了一口,继续问道,“守卫情况怎么样?主要是城墙上的守卫。”

那人想了想,回道:“晚上鬼子是不会上城墙的,好像只有伪军的流动哨,不过这大冷天伪军他们最会偷懒了,只要能爬上城墙,想要混进来应该不会太难。”

刘征和那人握了握手,“那就好,辛苦你了,行了,你们俩先进城吧,去那附近接应我一下就成,我们一会见面再慢慢聊。”

“我们走了,你小心点。”陈国豪有点担心地说道。

“放心吧!分头行动。”刘征说完将地上的木钉子全部放进布包里包好,然后,直奔那人所说的位置跑去。

天越来越暗,除了满天的星斗,就只有远处城墙上的探照灯的亮光。

说起来不远,走起来可不近,刘征刚才所在的位置是南门,而那人说的位置在西北角,也就是相当于要饶半个城的距离。

刘征轻装而行,一路小跑,好在他穿越以后目力加强了很多,不然,在这样漆黑的夜里跑步而行可不是一件太容易的事情。

3个小时后刘征终于来到的那人所说的位置。

这边城墙上居然连探照灯都没有,走到近了才发现原来城墙下又一条小河经过,城墙沿河而建,这就是一条天然的护城河啊。

难怪这边鬼子防守薄弱,有这样一条护城河在敌人想要悄然无声的进城根本不可能,不过现在可是冬天,河水一旦结冰,这护城河的效果也就没有了。

看了看时间,不到十点,这个时候陈国豪他们应该还没有抵达接应位置,所以,刘征打算坐下来休息片刻,想想一会自己该怎么进城。

来到近出观察发现城墙比估计的要高上少许,为了保险,刘征又做了一些木钉子,带在身上。

万事俱备以后,开始活动手脚,准备开始攀爬进城。

这里的城墙缝隙全是水泥浇灌的,这个时候的水泥比起现代水泥要差上不少,并不是十分坚固,比华夏古代糯米汁水浇灌的城墙要差上不少。

刘征的伞兵刀很轻松就能插进去,然后拔出刀将木钉子钉进去。

就这样,刘征一边往上爬,一边往城墙上钉钉子,不到半个小时时间,就有惊无险地爬上了城墙。

刘征探头一看,刚好有一对巡逻的伪军走过,看到他们已经走远,直接上了城墙。

然后,快步追上前面的巡逻兵小队,只要跟着他们,就不愁找到下城墙的路。

果然,不一会就看到一处下城墙的阶梯,乘人不注意,刘征直接快速下了城墙,躲进了暗影中。

直到这个时候,才是真正了进了这座长春城,刘征心中终于放下心来,接下来就是要早点拿到药物,抓紧时间返回山寨。

依着先前和那人的约定,刘征很快就来到了与陈国豪他们接头的胡同里。

刚一走进胡同,就有一人朝他扑过来。

刘征下意识就拔出了伞兵刀,寒光一闪,做了一个防守的姿势。

“是我。”陈国豪急忙闪身避开,吓了一跳,忙出声提醒。

刘征收起伞兵刀,没好气地道:“下次别这么莽撞,要先出声明白吗?还好我收手够快,不然你哪里还有命在。”

陈国豪嘴里小声嘟囔一句,说的是地方方言,一听就不是什么好话。

“你说什么?”刘征没听清楚,反问一句。

“没什么,我说你这反应可真够快的。”陈国豪忙解释一句,胡同里很黑,也看不到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表情。

“怎么就你一个人,那人呢?还有住的地方找下没?”

“那人在另一条胡同,他说这两条胡同很相似,怕你走错了,他去那边等你了。”陈国豪回道。

“带路,先会合再说。”刘征很着急,没时间浪费,拉了一把陈国豪,让他头前带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三天,早晨。 郑大妈哑铃操一组,拜日瑜伽10分钟
    锦年_77阅读 8评论 0 0
  • 爱的感觉, 甜甜的, 像含着糖一般; 暖暖的, 像刚被一杯香浓的奶茶温暖。 我要把这感觉深深地印在脑海里, 我要在...
    竹茧阅读 25评论 0 0
  • 体彩21期毒胆4次5 复式02458 形态。。。组六。。。 防组三 单挑542 548 540 防组三422 45...
    冰风_fb43阅读 14评论 0 2
  • 作者:王澍普利兹克奖得主、著名建筑大师,中国美院、东南大学、同济大学教授…。97年与妻子成立业余建筑工作室,主要做...
    挖泥巴阅读 49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