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值得付出一支烟的代价来救场!

丸子再次见到咖喱是三年以后,在暮雪的婚礼上。

咖喱作为暮雪的小姐妹出现在婚礼现场一点也不意外。咖喱知道会在婚礼上见到丸子一点也不惊喜,暮雪毕竟是他们共同的好朋友。

在这样的气氛下,见面,两人难免会有尴尬。

咖喱的着装依旧是最极简的装备,穿着第一次见到丸子的时候穿的黑色雪地靴,还是那件绣花的军绿色羽绒服,只是快要到腰间的长发变成了齐耳短发。没有了帽子围巾的咖喱在隆冬时节看起来显得有点单薄。

这个时候的咖喱看起来更有女人味,眼神透着光晕,和三年前空洞的眼神比起来似乎有了那么一点灵气。

倚靠在椅子上的咖喱看见了丸子,他胖了,脸颊分明又多了一圈肉,皮肤依然那么黝黑、穿着一件浅灰色的羽绒服映衬得皮肤越发的黑。

咖喱想过去打一声招呼,总觉得尴尬,不知道怎么开口,这时候的丸子似乎看见了咖喱,朝咖喱笑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丸子虽然胖了,更黑了可是笑容依然那么有亲和力,咖喱不知道怎么接住这突如其来的笑容,借故整理了一下刘海,抿嘴回应了一个尴尬的笑容。

意外?惊醒?丸子居然走过来了,咖喱紧张得只有站起来欠了欠身。丸子始终笑而不语,咖喱不得不打破这份沉静,伸出左手:您好,丸子!

丸子礼貌的伸出右手:“咖喱好久不见,越来越漂亮啦,听说你从老家到了F市。”

嗯呢,你还好吧?

一切都挺好的。

瞬间空气凝固了!

咖喱从精致的女包里掏出一包烟,抽出两支来,递给丸子一支。丸子摆摆手,咖喱自己娴熟的点起来吞云吐雾的吸收着烟的气息,仿佛这是人家最美的味道,她吮吸的是仙气马上就可以飘飘欲。

看到这一幕,丸子有些错愕,记得初见咖喱的时候,老早就听闻咖喱有支气管炎对烟味儿特别敏感,只要闻到烟味就会呛得难受,所以丸子在咖喱面前克制住了自己的烟瘾。

可是现在坐在他面前的是三年之后的咖喱,三年的时间难道不足以让人学会抽烟吗?

咖喱没有说话,自顾自的抽着烟,待一支烟完毕,对着丸子歉意的笑笑:不好意思,我先失陪一下,话音刚落地咖喱抓起包冲进了卫生间,对着马桶一阵狂吐,站在洗手台旁捧着自来水使劲的冲洗自己的口腔。

待咖喱出来,丸子倒了两杯温水放在大理石餐桌上,喝水润润喉吧,不然你气管该难受了。

咖喱用眼神扫了一下丸子,前天到美甲店涂的最新款的指甲在玻璃杯上扣了几下。端起来抿了一口,水温刚刚好不烫也不凉。放下水杯,咖喱看向丸子的眼神明显温和多了,三年的时间还是没有改变他暖男的形象,想不到丸子还是这么的细心体贴。

丸子好奇,曾经如此反感烟味的女人怎么突然就抽起啦烟来,在家乡生活的挺好的女人怎么又突然跑到F市咯?

只是丸子不知道,咖喱遇到了紧张的气氛或者非要表达却不得不表达的时候,需要一支烟来填平身上的的恐慌,驱散冷场的环境。而烟只是咖喱用来掩饰用语言表达的利器,甚至可以说是割向她咽喉的一把利器。

咖喱呀!咖喱!真想把你做成咖喱鸡,你身上到底藏了多少秘密,你该有多少故事待人解读呢?

其实算算,丸子和咖喱在现实生活中只见过两次面,第一次是咖喱到L城旅游,丸子作为好市民陪咖喱玩。这一次是咖喱作为暮雪的小姐妹来出席婚礼。

丸子熟悉咖喱吗,知道咖喱很多故事吗?其实也知道,因为他们曾经在网络上彼此陪伴了两年的时间,他们可以聊到零晨一两点钟全无困意。后来中途断了联系也有三年之久。咖喱到底经历了什么。丸子确定不知道,因为这三年咖喱仿佛从他生活抽身而退,

咖喱在他的生活中真正意义上的出现过吗?现实生活中没有,甚至不曾惊扰过他的现实生活,只是在他的网络生活占据了很久很久。

一向爱面子的丸子觉得再次见面全当尽地主之宜吧站起身对着咖喱说:走吧,让我开车再带你兜风,去看一眼你第一次来L城的地心广场。

对于婚礼这样喜庆的场子咖喱本来就不擅长应付。她会觉得太热闹了反而很闷,听到丸子这句话咖喱欣然应允,仿佛得到了赦免令。

坐车车上,丸子还是老样子专心的开车,车里正放着李志的《关于郑州的记忆》似乎告诉他们说,这场尴尬是否来得太滑稽了,有一段特殊的记忆不是很好吗?

咖喱苦笑着像是明白了,原来曾经的陪伴是那么的真实又是那么的荒诞,我又何苦那么紧张到用燃一支烟的时间去故作镇镇定呢?用一支烟来残害自己原本就不太顺畅的呼吸道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