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当个人,何必让兽性占上风——电影《动物世界》后记

图片发自简书App

“周末去干嘛?”

“去看动物世界。”

“赵忠祥?”

这样的对话出现了好几次。

我想说,这事真的和赵老师没有任何关系。

在我认知到的大众文化中,“动物世界”到目前基本上代表了三个含义:赵老师的节目、老薛的歌,以及这一次峰峰作为男主的新电影。除了赵老师的《动物世界》是在真的讲动物以外,其他的两个都是借由动物隐喻或讽刺人类。

老薛开口便直言:“动物未必需要尖牙。”

而电影动物世界,除了一只属于我们正常认知的老虎外。其他的导演都给予意识化,从外形来看可能更适合被称为“怪物”。动物已经算是一种美化了。在这里要说一句,韩延导演对于意识流的表现手法大胆而新颖。

那为什么电影没有直接叫“怪物世界”,或许是因为剧中男主郑开司才显得是那个另类的“怪物”。词语本身的含义,是需要解读的。郑开司开口第一句台词便是:“我,脑子有病。”到最后“依然有病”。“脑子有病”是男主给自己下的定义,也是相对于“动物世界”显得“有病”。

“脑子有病”原因有三:首先,由于受到外界刺激而造成的大脑记忆神经受损;其次,受损后的大脑会出现幻觉,幻想中男主自己是个小丑,打败了所有的动物;最后,也是最重要的,郑开司站在了金钱、欲望、贪婪和背叛的对立面。

男主郑开司有着最基本的个人英雄主义色彩,作为市井小人物。如果生活在一个平凡又平淡的家庭里,他可能会成为一个社会工作者。你会发现如果不是经历了这场在“动物世界”中的生死搏斗,郑开司从来没有想过为自己谋些什么。

他并不喜欢所谓“小丑”的工作,但是这份工作能让他灵活照顾植物人母亲,卖了房子是为了给母亲付医药费。深爱着一个姑娘,因为穷,因为觉得自己给不了幸福,便只会跟人家说:“遇到合适的人,就赶紧嫁了吧。”而自己的爱情,只会把姑娘的照片放到糖盒里,想念了,看一看,吃颗糖,假装得到了爱情甜蜜的味道。遇到需要帮助的人,身负巨额债务,还拿着十块去买了老奶奶只卖两块钱的手链。

在这部电影里,你能看到亲情、友情、爱情这些最基本的感情元素。也能看到面对这些感情而展现出的“兽性”与“人性”。

电影从一个被逼入生命绝境的底层小人物出发,展现着在无道德、无规则的“动物世界”中的人间万象。郑开司的发小李军,作为最熟悉郑开司境遇的人。面对巨额的债务,将爪牙伸向了男主。也不用着急骂他,毕竟他这恶魔的爪牙最开始,首先伸向的就是自己的身生父母。除了自己,他不会在乎任何人的。

电影到了中间,李军带着悔意出现。后来,有加入了一个看起来傻傻憨憨的胖子。仿佛是“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的故事。这个故事最精彩的人物关系及内心展示的片段之一,便是最后“三人行”的两人再次背叛,和郑开司最终选择的对比。丑陋的人是不会因为任何外力就发生本质性的变化的,美好的人也一样。

整部电影里,你可以看到“我只是不想成为那样的人,并不代表我傻”的鲜明展示。郑开司,从来不会标榜自己的善良,面对背叛他会愤怒,也会复仇。他不是不会“算计”,而是不愿“算计”。不愿去想,在这艘“动物世界”的船上,除了郑开司自己,其他人都是因为贪婪和欲望,亲手把自己送到这恶魔之地的。他不愿去相信,人会“为贪念不惜代价”。

郑开司的故事并不只发生在遥远的公海,它就在我们的生活中,在我们的每一个选择里。喜欢郑开司,不只是因为他的扮演者,而是他告诉我:善良该是一种本性,而不是人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