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季春秋恋(一)

Part 1.春觉晓

她和他,故事的最开始,是她的哥哥建追到了他一直很欣赏的女生牧野。在那之前,他们都相互认识,也打过一场生死相依的保卫战。所有人的感情都很深很牢,但就有一些契机的综合推动,内中也有她这个妹妹的撮合献策,在那场战斗结束的两年后――建初一那年――,就正式追到了牧野,和她开始了早恋。

这段感情,若说有什么特别之处:就是几乎所有人都认可,连双方的父母都很看好,很支持他们交往下去。而两人又都太早熟,不会乱来,从不越矩。他们有足够的分寸,懂得相互包容,相互理解,相互支持,有自己明确的小目标,也为学业奋斗,也为梦想留一席之地。却不是抱团起暖,缩起来拒听窗外。而是一起更好地成长。简直是最让家长们老师们放心的情窦初开了。

只是苦了一个人,叫李小春。在她8岁三年级,她认识牧野之前,她就是哥哥建的心尖尖。哥哥无限地宠她,总是拿她没办法,处处为她着想,只要她不惹哥哥生气,哥哥对她就是无限温柔的。走不动,停下来,拉拉哥哥衣角,哥哥就蹲下来背她;在学校,被欺负,哥哥总能发现她残留的泪痕,去找对方讲理(哥哥可是从一年级就学拳法,还拿过比赛冠军,只是他不会主动攻击人,但只是自卫的几个动作就足以震慑那些调皮的小孩子)。当她心情不好时,哥哥要么会用自己的零花钱会给她买她最爱的蓝莓芝士蛋糕,要么会打开她过家家的道具陪她玩好几个小时。当然也有时候,哥哥会带她去散步,看壮丽的日落;也有时候,会带她去游乐场,玩她所有想玩的项目。

可哥哥恋爱后,四分之三的对自己的关注都没有了。原来哥哥放学时会骑单车载春回家,周末也会载春去兜风,现在哥哥只会上学时载春去校车候车站,其他时候车的后座都只有牧野姐姐。原来哥哥晚上会给春讲好多生动有趣的故事,哄春入睡,现在哥哥只会在到了春该睡觉的点,给她盖好被子,温柔地说晚安,就去隔壁房间给牧野姐姐打电话了。春只知道哥哥还是爱她很对她好的,只是哥哥的爱基本被分割给了牧野,再没有那么丰裕的爱来爱春了。春对此有时也会有小小的失落。可毕竟也还是自己把哥哥推出去,让他去追牧野的。而且两人恋爱后,这三个月以来,哥哥的眼睛常常会发光,面上总是散发迷人的笑。那是春以往从来没有在哥哥脸上见到过的神采,春猜想这就是所谓满溢出来的幸福模样。只要建哥哥真的一直这么开心,春即使失落着也还是可以欣然祝福的。

只是春就必须学习成长。必须习惯那个已经习惯了的保护者,不再如影相随,无限靠近,二十四小时地在自己生命中存在。再不能什么都有人倾诉,必须有些什么,开始在十岁的她的生活里埋起来。一个人笑,一个人哭。虽然外面还有好多朋友,可当孤单来临、想念深重的时候,就只能抱着白色、黑色两只大耳兽的公仔,望天叹息,甚至哭泣。

但日子也还是一天天过。从建哥哥和牧野恋爱以来――是从建十三岁生日之后的第二天开始的――,三个月都过去了,一切也并非糟糕透顶,也还是有很多专属小姑娘的开心记忆的呢。

就比如,那一天,就是一个很特别的日子。因为,就是四年前的这一天,建四年级的时候,大耳兽在精疲力竭的受伤里,被建的泪水唤醒,且实体化,来到现实世界,成为真正意义上建的伙伴数码兽。而春,就在当天晚上,发现哥哥的房间,多了一只有绿花纹耳朵的小白可爱。它被哥哥放在膝上,虽一动不动,但春在初见的那一眼,就觉得它是活的。春也把那一天记牢了,视作这只小白可爱的生日。下一年,三年级的春果然买了小蛋糕,给它过生日。那个时候它的身份还没彻底暴露,就只得呆坐在那里,看着它爱的草莓奶油蛋糕。甚至当春用叉子戳起一小块奶油放到它嘴边时,它也只得默默咽了口水,继续一动不动,奶油就黏到它脸上。不过后来春被叫出去帮妈妈买酱油时,建端出了悄悄为它留的那一份,它可欢快地吃完了。甚至速度之快,春从楼下便利店回来时,只看到嘴角已被擦得干干净净的它,在建的床上躺平平。再一年,它还没到它的生日,为了维系人类世界的安全,就和其他的数码兽们一起,被遣返了。到了那一天,春不想哥哥一个人留在房间里触景伤情。就使劲地撒娇,要哥哥带她出去玩。建答应了,带她去游乐场,两个人玩了好多的项目,欢笑声阵阵。后来,建背着玩累了、已经快睡着的春回来的路上,对她说,谢谢你,小春,我都知道的,谢谢你的用心。下一年,他们也在这一天去了游乐场。

她和他故事正式开始的那一年也是。那一天,建和春,很早就去了游乐场,计划用玩乐的方式,止逆要顺重力而下的悲伤,便玩了好多的项目。那时大概是下午三点多,两人正在排队,等候玩这个游乐场招牌项目之一的巨型摩天轮。只是建忽然接到电话,是牧野的,听筒那端却几十秒都没发出声音。建慌着问,怎么了还好吧。牧野向来清越的声音,此刻传出来,却好像被扭成哭腔一般,我想要见你,现在就想。我在河滨公园,大榕树音乐餐厅那边的入口等你。电话就挂了,建有几秒钟的不知所措,但他还没开口向春解释,春就笑靥如花地对他说,哥哥你去吧,我再玩一会儿就回去。我到家了就给你发短信。我没事的,这儿离家不远,公交车可以直达。我已经五年级了。哥哥你去吧,我也放不下心,有点担心牧野姐姐呢。春没有想到,建就真的离开,只简单交代着路上注意安全,就一路飞奔着,跑向距离这里两个公交站的河滨公园。

后来那一天,春是哭着排队,哭着上摩天轮,又哭着走下来的。她完全不记得看到什么风景,也或者她从一开始就哭花了眼什么也没看见。她只记得她的世界里天旋地暗,原来最爱她的建哥哥就这么放心走了,把她一个人留在这个她才第二次来的游乐场。她是十岁不错,这个游乐场离家也就公交二十站不错,可她从来没有一个人来过这么远,除了搭校车外,她也没一个人搭过公车。或者是和同学一起,或者是和建哥哥一起。但从来就没有一个人过!这些建哥哥都千真万确地知道,但建哥哥真就这么放心,把她留在这儿!小春还没有长大,可是这些人却一个个地丢下小春走了了,大耳兽、黑大耳兽都走了,建哥哥也走了。小春只剩一个人了。

那一天,夕阳余晖里,春越哭越伤心,用光了包包里的餐巾纸,只能用手背和衣袖去擦。可是鼻涕眼泪还是一大把,根本流不完。他们却都不会回来,就算已经哭成了这样,春也只能一个人边哭边往公交站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刚开始上大一的时候,因为自己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还处在一种迷茫的状态,当上了班长,年级长,平常大事小事琐事多的都忙...
    左撇子槿希阅读 120评论 1 0
  • 许多看似紧急的事情可能并没有那么着急,而那些看似不紧急的事情才是真正急需解决的。 今天晚上和同事带客户看房,客户一...
    小苏的笔记本阅读 98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