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过半(六十)很喜欢

96
梅凉 Excellent
2017.05.21 11:10* 字数 2732

《大梦过半(五十九)在路上》

梅凉怀疑自己生病了,每日抱着那个笔记本,好像神情恍惚,总觉得人群里有个熟悉的人。有时候在茫茫人海中,突然感觉到不远处的目光,安稳而温柔,梅凉心跳顿时停了半拍,等回过头时,那道目光又离奇的消失了,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可是那一瞬间的心慌真实地存在过,原来,要忘记一个人,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因为很多地方,很多人,很多细节都能让你想起他,想起他也去过那个地方,想起他也说过同样的话,想起他也有同样温柔的笑容。不是因为你见到的人像他,而是你冥冥中把那个人的影子粘在了别人身上,自己麻痹自己,告诉自己那个人一直存在,一直没离开,一直守着你,一直在人群中,寻找你。

所以梅凉想要一把小红伞,最耀眼的红色,即使在阴冷的雨天,也会让你思念的人想起你。

原来如此,站在最闪耀的地方,他就能看到。就像——何以琛,本来低调而严肃的他,却想站在最显眼的位置,让赵默笙能看到他,看到他,然后呢?然后——他也许并没有想过以后的事情,他只是想让她看到他。

出来走走是好的,梅凉本来是个宅女,走来走去,困顿得紧。看来,宅女是应该到处走走,去看看外面的山川河水,去呼吸外面陌生的空气,去缅怀一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知己……总之,去看看外面的精彩,才会知道宅在家里有多么舒服。

雪瑜说得对,这里真的很漂亮,不过梅凉是在夏天来的这里,没有看到白雪映梅花的场景,不必遗憾,身旁有个公孙在耳边絮絮叨叨,说着这里的一年四季,没说到一处,就想起她自己在这里发生的或者看到的故事。好像要梅凉在短短几天,就知道她的一切,比如,她的喜好,她的缺点,她的多愁善感,她的纷繁思想。梅凉只是听着,不时微笑,然后不由自主地说起自己,说起班长,说起方子皓,说起雪瑜。

就好像在说别人的故事,梅凉表情很平静。公孙也没有像常人那样惋惜或者同情。

也许,有些相似遭遇的人,知道自己只是想安安静静地诉说而已。不需要回应,不需要安慰,只是静静聆听。

两个一见如故的人,没有现实中的利害关系,只需要交流,不会担心她告诉自己的熟人,不会担心她嘲笑自己。

说到林筱锋的时候,两个人哈哈大笑,因为他的形象实在太生动。黑黑的,牙齿白白的,笑起来憨憨的,做起事来傻傻的,在梅凉面前木木的。

“梅凉,那个人,一定很喜欢你。”公孙冷不丁地说,轻描淡写般。

梅凉惊了一跳:“这怎么说起?”

林筱锋比较在意梅凉,梅凉只当他只是对自己有好感。公孙这么一说,让她觉得惊诧而好奇。

公孙说的是“很喜欢”而不是“喜欢”。

“他是怕打扰你,所以一直没有向你表白,一是怕你会拒绝,二是怕你会难过。”

“难过?”

“恩,难过。要我说,林楠和方子皓都不及他喜欢你。”公孙笃定地说,梅凉没有反驳,只睁大眼睛继续听着。

“因为太了解你,所以怕你难过。方子皓喜欢你,你很烦恼,林楠喜欢你,你也烦恼。如果他也没头没脑地对你表白,你不是更烦恼吗?!所以说,他觉得你成绩好,有自己的目标,冒然说喜欢,你不可能会坦然。接受,反而更苦恼才是。”

“嗯,”梅凉点点头,“在高考前急着表白的人,不是因为他多么喜欢你,而是自私。他只急着吐露自己的心情,却没想过你的感受,没想过你会不会承受不了。只一味任性地说‘我喜欢你,如果现在不说,我会后悔的。’说白了,他是喜欢自己,他怕自己憋坏了,他怕自己会后悔,多年以后想起来会觉得遗憾。可是他并不是想着和你有什么以后,他从来没有想过要怎么和你相处,怎么接受你的缺点,怎么和你计划未来。我想的多,适应一个人太难了,如果一开始就发现那个人不能长久地陪伴我,我是不会跟随他而去的。我不是圣人,我不伟大,我只想要一个人,一直守着我。”

“你想的可真多。”公孙表情特别怪异,像是在看一个外星人。“想这么多不累吗?什么东西都能计划的话还拿变化干嘛?”

梅凉浅浅一笑,微微低头,像是自嘲般:“我也知道我想得多,从来不敢跟别人说,怕被当成疯子。”

“哈哈!你是像疯子,跟我一样。”公孙不顾形象地大笑,没在意旁人怪异的眼光。

换作别人,梅凉可能会吐槽几句,看她这么率直,梅凉反而不知道怎么对付了。

“不过呢,有一点你没说对。”

“哪里不对?”公孙不服气地问。

“林筱锋那块木头,哪里会想这么多,也许他就是傻而已,不知道怎么说。”

“嘿!这样的话,才更说明他是真爱啊!”公孙理直气壮。

“这说明,他的行为完全不经过脑子,全是本能反应。他打心眼儿里喜欢你,也许他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喜欢你。”

这什么逻辑?梅凉觉得头疼,感觉无法和她交流。这种霸道逻辑怎么和班长一模一样。

一路念念叨叨,天已经黑了。两人回了家,公孙妈妈已经做好了一堆吃的。梅凉从没出过远门,以为别处也是一天三顿,没想到这里一天只吃两顿的,而且时间不定。公孙妈妈的手艺很好,听说梅凉胃不好,做的东西都比较清淡。不过河北的人好像都吃得比较咸,梅凉吃完饭就使劲喝水。

第一天来的时候,公孙妈妈的态度冷淡,不是非常热情,梅凉以为她不喜欢生人来自己家,想着明天还是找个旅馆住。谁知公孙一眼就看到了梅凉的顾虑,给她说了一个秘密:公孙妈妈以为梅凉是公孙的女朋友,但又不敢明着问,只旁敲侧击地套公孙的话。

公孙妈妈问梅凉有没有男朋友,问公孙为什么跟男朋友分手,因为她知道公孙一直在写耽美小说,总怕她性取向有问题。

梅凉苦笑不得:“你妈真逗,谁说写耽美小说的人就喜欢同性啊!”

“不一定哦。”公孙不假思索地答道,笑意不明,还是很神秘的样子。

公孙说:“只要这辈子,有一个人能陪着我,受得了我,我就跟ta一辈子,管ta是男是女,是老是少,要是人都不喜欢我,我就嫁给那片湖。冬天的时候,被冰封,梅花瓣落在我身上,多美啊!”公孙无比徜徉地说着这番令人毛骨悚然的话,好像看到了天堂。

梅凉总是在关键时刻泼冷水,这一次也不例外。“估计等你刚跳下去,安保人员就来捞你了,还没来得及呛死,就被带去拘留十五天。”

“真没情趣!!”公孙老不乐意了,干脆蒙头大睡。

真好,没一会儿就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梅凉照样失眠。不过现在已经习惯了,不会一直纠结为什么睡不着,只会安安静静地等周公来找。

林筱锋,你喜欢我?真的吗?有多喜欢。——肯定弄错了,梅凉从来没有想过以后的伴侣是匹黑马。林筱锋很黑,属马。

不过仔细想想,林筱锋除了长得黑点,人木一点,还是不错的。他不浪漫,梅凉可以制造浪漫,他黑,但是梅凉很白啊,他胖,但是梅凉瘦啊,他看起来不高,但是梅凉看起来很高啊!而且他也喜欢吐槽,喜欢看动画片,毕业前还送了梅凉一张海绵宝宝的素描呢,可逼真了。

林筱锋还是挺耿直的,为兄弟打抱不平进过学校政治处,给梅凉代买牛奶还没收运费,帮她买的薯条被无良保安收了之后还特别愧疚地道歉。

不过林筱锋的爸爸认识梅凉,到时候会不会很尴尬啊……呃,好像是想太多了……现在毕业了,各奔四方,还有谁会记得谁。

大梦过半 目录

大梦过半(六十一)致亲人

大梦过半(现代长篇)
20.2万字 · 7983阅读 · 10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