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后,我终于成为你喜欢的人

我终于成为你喜欢的那个人,不过已是十年后

1

林楚楚再记起何源这个名字,是在陪苏总应酬的饭局上,好一番推杯换盏后,苏总提起初恋这个话题。

苏总向林楚楚使眼色,小林,该你了,来来来,讲讲你的初恋故事。

对面邹总夹着烟斜躺在椅子上,眯着眼睛瞥向林楚楚,露出隐隐的笑。

林楚楚知道,在这样的场合,她不应该扭捏和怯场,进公司多年,她早已深谙酒桌上的一套规矩。

林楚楚端起一杯酒站起来说,我倒是可以讲讲,不过,我得先敬邹总一杯酒。邹总忙摆手说,不用了不用了,敬你们苏总就行了嘛。

那可不行,苏总说,美女都要讲初恋了,邹总还这么不给面子?

林楚楚赶紧补上一句,对啊对啊,邹总,你要是把酒喝了嘛我就好好讲,你要是不喝,我就不讲咯。

说这话的时候语气要做出娇嗔的样子,林楚楚拿捏得精准到位。

苏总一向对林楚楚很满意,这次也不例外。她总让他放心,不像那些刚进公司的女学生,一副羞羞涩涩拿不出手的样子。

可是,苏总也没想到,故事还没说完林楚楚就哭了,是嚎啕大哭。

林楚楚的人设就这么崩塌了。

2

实际上,林楚楚也不知道她的初恋是不是何源,这需要何源来印证。

她第一个想到的人是他,她就自顾自地说了,事后,林楚楚总感到一些难为情,因为这分明只是她的一厢情愿。

上次听到何源的消息是在郑萧的婚礼上。那天来了十多个同学,大家一起聊天,有人说起何源。

后来话题就聊开了,余洋说,上次在另一个同学的婚礼上,何源参加了。有个八卦嘞,你们听吗?

同学起哄,快说快说。

余洋就说,何源还在跟钰子联系呢,那天他掏出手机和钰子视频,竟然还让我们和钰子打招呼。

钰子躺在床上,啧啧啧,你们说暧昧不暧昧?

林楚楚也跟着笑,佯装八卦地问,是吗是吗,太暧昧啦。她像很饿一样不停挑菜、喝水,听着同学们继续八卦。

余洋说,何源结婚了还和钰子这么亲密,真是有点过分了。林楚楚点头,她也觉得过分。何源怎么能这样呢?

没人知道她心底的波澜。只有林楚楚自己知道。

何源是她青春中重要的人,重要到什么程度呢?要是他没有来过,她就没有过青春。

时至今日,林楚楚再想起何源,内心依然有悸动的感觉,让林楚楚唯一有些骄傲的是,因为何源,她曾不负少女时代。

3

16岁的林楚楚,一点不像她名字那样楚楚可怜。她被人叫做“林粗粗”,因为长得“五大三粗”。

她不爱穿裙子,否则一截腿露出来,会被人叫做“大象腿”。她于是长年累月穿长裤,长衣,所有的颜色都是黑色,因为显瘦。

虽然早已习惯被人当作取笑的对象,但是林楚楚有一点不习惯的是,在何源面前被人捉弄。为此,只要有何源在的时候,她总是躲得远远的。

所以,即使林楚楚在私下仍然是一个还算活泼的女生,一遇到何源,就总是像消失了一样,她尽量不发一言,让自己变成空气。可是,这个时候钰子总会一直把她挂在嘴边,楚楚啊,你今天怎么不说话呢?你过来啊,楚楚。

何源便看着林楚楚,嘴角上扬起来。何源看林楚楚的时间总是很短的,目光像是蜻蜓点水一样,好像是因为礼节而不得不看一眼。这也好,因为何源看的时间要是长了,林楚楚就会脸红。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何源总是能拿捏好时间,在林楚楚的脸将红而未红之前,何源的目光就收了回来。

何源符合所有女生喜欢的少年模样,他瘦且高,爱打篮球,成绩好,对女生有礼貌。他是班上唯一没有取笑过林楚楚的男生,他是学校里唯一一个帮助过林楚楚的男生。

这个秘密,林楚楚谁也不想告诉,包括钰子。

4

林楚楚并非天生是个胖子,她是在父母离婚后一点一点胖起来的。那年林楚楚13岁,母亲跟着一个男人跑了。关于男人的信息,林楚楚是从邻居们的闲言碎语中听说的,是一个脖子上有金链子的男人。

林楚楚的体重随着母亲离开的时长而直线上升。父亲加班忙,没时间管她,怕她饿着,在家里买了一大堆零食,林楚楚很少吃饭,经常吃零食,吃啊吃,吃成了大胖子。

在遇见何源之前,林楚楚是个美女,但不管她有多美,都不再有任何意义,何源看见的只是一个胖乎乎的林楚楚,他不会因为她曾经的美而喜欢现在的她。人们喜欢真实可触的美,不愿意在不实际的事物上投入精力。

有人说每个青春故事里都有一个胖子,这句话听起来是美好的,可林楚楚不觉得,因为她扮演的是胖子的角色,她的存在似乎是为了衬托钰子的美,她本来是心甘情愿的,可是后来不了。

当钰子再调侃林楚楚时,林楚楚急了,她抱着一摞书站在人群中,对钰子说,我为什么要听你的?钰子,我有我自己的想法,请不要强迫我做什么事。钰子有些尴尬,转过身对面前的何源说,呃,最近,楚楚似乎心情不好呢。

那天晚上,在城市新开的超市,林楚楚一个人买日用品,因为钰子不再陪她了。林楚楚却反而感到轻松,她抱着一摞卫生巾正往收银台走,听到背后一句熟悉的声音。是何源。他说,林楚楚吗。

林楚楚不回答,她低着头抱着卫生巾落荒而逃,她忘了还没有付钱。于是人们看到那天收银台的女人跑出来指着一名16岁的女孩大喊大叫,抓小偷啦,有人偷东西啦!

5

收银台女人像战场上要立功的战士一样,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穿越炮火,奋不顾身把敌人抓了回来。

女人把林楚楚拖进店里,周围渐渐围拢了一群人,林楚楚被女人揪住衣领,勒得说不出话。她没想到女人嗓门那么大,高音喇叭似的。女人的眉眼皱在一起,像是一团面,这个小婊子,我就说怎么这几天总丢东西,今天总算被我逮着了。

人们听了好半天终于明白了,这家新开的超市还没来得及装监控,已经丢了很多东西,女人因此被扣了好几百的工钱,这下总算抓到了小偷,她气不打一处来。

有人说,是不是搞错啦,这个小女孩怎么会是小偷?女人不听,她一只手揪住林楚楚不放,一只手在座机上摁了“110”。何源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挤进来,扭住女人的手,说你放开她,你搞错了,她是我同学,我们一起来买东西的,她不是小偷。

女人说,你个小瘪三,你们一定是团伙,别以为我不知道,有什么事在警察面前说。

林楚楚因为过于紧张,加上被女人纠得太紧,她感到呼吸急促,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听到何源的声音,何源说她不是小偷。

后来她永远记得,这是何源为他说的第一句话。

林楚楚是被她爸接回家的,在此之前,何源陪在林楚楚身边已经两个小时,他翻出了身上所有的证件以此证明自己是市二中的学生,林楚楚是他的同学。

一个男人从门外探出身来,是林楚楚的爸爸。

6

要不是何源作证,林楚楚一定会挨一阵痛打,她这么多年与父亲甚少交流,他一定不会那么轻易相信她。

林楚楚随父亲回家,经过那条逼仄小巷,他们听见邻居们议论纷纷,林楚楚猜想一定有人目睹了整个过程,并已将自己“偷窃”的事添油加醋地讲开了。

那句话很小,依然被林楚楚听见了,这么小就偷东西了,长大了还不跟她妈一样,偷人。父亲无动于衷,似乎早已习惯了这种恶毒的评价,在邻居的口中,父亲是一个失败者,连老婆都跟别人跑了。

说这话的是楼下的一个碎嘴子老太,她此时正站在门口,看着这对父女往家走。林楚楚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灵活地冲了过去。真是灵活的胖子。

林楚楚很久没有体会到手掌与脸颊拍合的感觉,她感到老太的皮肤起满了褶子,像一块破抹布。老太像挨了刀子一样,一屁股坐在地上,破口大骂,啊呀呀呀,小婊子打人啦,救命啊。

“啪”的一声,父亲的巴掌落在自己的脸上,与剧烈的疼痛相伴而来的,是林楚楚心底燃起的一种彻底的绝望。她捂着脸冷眼看着父亲,不发一言地逃离了这个早已不完整的家。

7

林楚楚不知道去找谁,她到电话超市给何源打了电话。电话是他在警局告诉她的,何源说如果这件事还需要他帮助,就给他打电话。

她没想到,何源真的来见她了。何源是一个人来的,一个人的意思是,他没有带钰子。

何源说,林楚楚,你爸打你了?林楚楚顶着肿了一半的脸说,没有。胖子的好处是脸肿了别人也不怎么看得出来,所以何源看了看林楚楚左脸红红的一块,还是半信半疑地信了。

那是林楚楚生命中第一次男生约会,那是林楚楚第一次和何源约会,他并没有策划过接下来的行程,所以当何源问她有什么事时,林楚楚不知道怎么回答,她胖乎乎的脸蛋更红了。

她也没有带钱,最后是何源请她吃了火锅,然后看了一场电影。看电影是林楚楚提出来的,这是她的梦想,因为她认为看电影是情侣之间的事。

何源迟疑了那么一下,然后说,好。那时已是下午六点,多年后,林楚楚连电影名字都忘了,只记得是一部战争片,但是她记得她坐在何源身边的心情,他在看电影,而她在看他。

一切本来应该是美好的回忆,如果他们没有在影院外遇到了钰子。

8

看电影事件坐实了林楚楚遗传了母亲偷人的基因,钰子把这件事传遍了整个学校,大家惊呼没想到,林粗粗竟然有那么大的魅力,果然从她妈那里得到真传。

高三来临时,林楚楚越发胖了,远远看去,整个人像是一个球,与其说她在走路,倒不如说她在滚,她走的时候总有一群人在后面围观,他们感叹,她是怎么能胖成这个样子的。

高考前,林楚楚再次见到母亲,她是来“关心”她人生大事的。母亲跟那个男人过起了富贵日子,她穿金戴银,现在终于想到了自己还有个女儿,她开着奥迪到学校来看林楚楚,十足引起了一阵骚动,后来人们说林楚楚的母亲美得像范冰冰,跟母亲比起来,林楚楚丑得不像亲生的。

人们以为林楚楚会高兴地坐上母亲的车,没有人想到,林楚楚笑着看着母亲,然后给了她母亲一巴掌。那个女人暴跳如雷,又还林楚楚一巴掌。

于是周围路过的同学们看到,两个女人以这样的奇怪方式表达了多年未见的思念之情,啪啪啪几个回合后,双方的脸都肿起来。接着女人上车,绝尘而去。

林楚楚像当年被自己扇耳光的那个老太一样,一屁股坐在地上,反正她已经没有形象可言了,但与那个老太恼羞成怒不同,林楚楚感到心里畅快,好像十多年的委屈都发泄出去了。

是啊,高考结束后,她将迎来新的人生,她将告别学校,告别钰子,告别何源,从此以后,她将慢慢地告别从前的林楚楚。

林楚楚就那样坐在地上,坐在晚霞的余光里,路过的同学们没一个人过来问她怎么了,没一个人想要帮助她,只有何源。她总想在何源面前展示自己最好的一面,但是他总是在她窘迫的时候出现。

一米八的何源走到林楚楚面前,她开始只看到他的一双腿,接着从上空递下来一张纸巾,她这才发现是他。何源说,把眼泪擦干净吧,林楚楚。为什么要哭?

林楚楚不是笨蛋,她知道他不喜欢她,他喜欢瘦的漂亮女生,比如钰子。她知道他从来都只是可怜他才帮助他,他是怜悯他,就像怜悯任何一个人她不止一次地听到同学的议论,是啊,何源怎么会喜欢她这个胖子。

9

后来怎样了?邹总掐灭烟问林楚楚,你别哭了啊,你把故事讲完啊。林楚楚说,行,邹总,您先把这杯酒喝了,我接着给您讲啊。行行行,邹总说完就扬起脸干了酒。

林楚楚高考落榜了,分数只上了一所专科学校,她开始下定决心减肥,后来林楚楚一点点瘦了下去,瘦成了真正的美女。后来她又专升本,本考研。

没有人想到,林楚楚原来这么美,还这么有内涵。追她的男生趋之若鹜,有型又多金,可她一个都看不上,因为他们都不是何源。

林楚楚是在一次年会活动上再见何源的,他没有认出她。她过去给他敬酒,他眼睛都看直了,林楚楚没有想到,十年过去,何源也变成了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他甚至有些秃顶了。

他是作为客户代表参加年会的,他现在是一家公司的业务员,他身上的光芒在渐渐消失,而她身上的光芒则渐渐聚拢。那天,他问林楚楚加了微信。他给她发的第一个信息是:美女,晚上有空吗?那个项目我们可以谈谈。

林楚楚对着手机笑了很久,时间真是一把杀猪刀啊,原来她少女时代曾经爱过的男生,最终还是不可避免地变成俗套的男人。

她把他拉入了黑名单。只是在之前,他用了一个小时好奇地翻了他的朋友圈,那么多页,是她从未参与过的人生,他结婚了,但那个人不是钰子。

后来林楚楚对着手机哭了,因为他的朋友圈里,晒了一张当年的旧物,她一眼看到了一枚泛黄的小纸条,是跟她有关的,不是情书,那是当年的电影票根。

林楚楚终于记起了,那部电影,原来是冯小刚的《集结号》。

10

十年后,冯小刚的又一部电影要上映了,名字叫《芳华》。

可林楚楚觉得她的芳华已经离去了。

林楚楚的故事讲得好,邹总听得高兴,一高兴,就答应签约了。

那是一笔大单子,苏总在车上高兴地对林楚楚说,果然是你厉害啊,林楚楚,每次编的故事都那么有鼻子有脸的。林楚楚啊,我觉得你不去当编剧实在可惜了啊。

林楚楚坐在车子后排,对着后视镜里的苏总笑,笑得精致,笑得眼泪流出来。

她又想起那天晚上,在影院里,有那么一瞬间,她曾想偷偷地吻他。她用了很长时间鼓起勇气,终于没有做到。

有些东西是难以预料的,彼时她是人人嘲讽的林粗粗,而如今,她成了他当年喜欢的人。

有些东西是无法逾越的,比如时间。

很多人,在喜欢和不喜欢之间,已经隔了整整十年。

end

你可能还想看

1.爱你的那个人,原来是碰瓷高手

2.我们曾相爱 想到就心酸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青春这个词,我十六七岁的时候,觉得羞于启齿,本该自带阳光雨露的年纪,我却极度厌恶。跟我妈一起看十六岁花季,我妈说十...
    烟然s阅读 27评论 0 0
  • 2017正式跟我们挥手告别了,这过去的一年,有没心没肺的大笑,有黑夜里独自感伤的泪水,有快速的成长,也有停滞不前的...
    南瓜先生的故事阅读 55评论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