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和你(一)

陶匋缶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其实不是很丑,如果能好好打理打理头发,整理一下长得不怎么好看的胡渣,或许也可以用“俊朗”这个词来形容。这真的是我二十岁时的内心写照,那天张小花第一次对我说陶二狗你好丑时,我还是特别难过的的,毕竟活了二十年了,我妈都没这样说过我。

       我恶狠狠地瞅着张小花,本想着让她换个词来形容我,没想到她竟更一本正经的说,“二狗子,这样更丑了耶”。我没忍住差点发脾气了,“丑你大爷二爷三姑爷,你眼瞎啊。”

       “对哦,我眼瞎才看上你的嘛”,她居然过来给了我一个个大大的拥抱。突然有一阵暖流在心里涌动,大概所谓的美好就是这个样子,拥抱着你的全世界然后全世界也在拥抱着你,你们不用言语,不用眼神,就这样两个身体贴近时灵魂也在一起了,聆听着彼此的心跳,就已经能够感同身受对方的所有。那一刻我知道了什么是爱情,我爱她,她爱我。

       大二开始,学院来了两个转专业的女生,好像她俩学习都比较好,又恰逢原来的班长不想继续做班委了,经过班会讨论和不完全的投票表决,其中一个叫做张筱婳的女生以一票优势当任了新的班长。

       阿和回到寝室愤愤不满,和我说了选新班长的事儿,我正在戴着耳机码字,有一搭没一搭的应和着阿和。耳机里循环着twins的《风筝与风》,我也在写着一个回忆过去的故事。写了一会儿没啥思路了,我就问阿和“刚才你说什么来着,什么班长不班长的?”

      “新来的一个女生当上班长了诶,就比我女神多了一票。”阿和发现我刚才根本就没听他说话,起初有点恼火,一脸不悦地又说了一遍。

      “那不算数啊,我还没投票呢,我在的话一定给你女神投的。”我摘下耳机看着阿和。

      “你就行了吧,班会、上课都不去,班里早就把你给忘了。”他眼睛盯着手机屏幕,手指在屏幕来回敲击,应该是在打字。

      “那就没办法了,说明新来的女生太优秀啦。”我其实也挺纳闷的,新来的妹子居然就能当上班长,还比阿和的女神多一票,真是厉害啊,一定是个大学霸。我这个人就一直比较害怕学霸,一般都是敬而远之啦,想着新班长一定很难应付了。

      真的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墨菲定理真的是个特别神奇的东西啊。没几天新班长就把矛头指向了我,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真的是有道理。那天班群里我被新班长艾特了无数次,下午电话也要被打爆了。实在忍不住了我就接了她的电话“你好哇,新班长,有何贵干啊”,我快速在脑海中搜索着她的名字,但好像我并不知道啊。

      “你就是陶啥啥吧,你怎么不上课不参加班会啊,这样大家怎么相处嘛。”新班长的声音好像特别好听啊,我以为会被她警告一番说扣分啥的,没想到竟然这么问,怎么相处?我有点蒙了。

      “怎么相处,我有对象啦,不要和你相处啦,对了我不叫陶啥啥啊,你是不是傻啊,一定是不认识那两字。”我也没想到自己会这样嬉皮笑脸地回复新班长,想着她现在一定特别生气吧。

      “陶同学,你这样好幼稚耶,明天你好好来上课,我要和你谈谈,那两字我认识,陶匋缶是吧,念着好拗口喔,不如就喊你陶二狗,好像挺押韵也挺顺口的。”我隐约听到了她的笑声,她是不是有病啊,居然不生气,幼稚就幼稚呗,谁让我童心未泯。

      “行行行,班长说什么都对,明天我会去的啦。”我语气也带着从所未有的平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那陶同学,明天一定要来喔,我还有事啦,不和你瞎扯了,拜拜哦,不来是小狗。”她声音还是那么温柔。

      “你更幼稚耶,拜拜喽。”挂了电话我居然还看着手机傻笑了一会,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班委还是觉得挺意外的。

       我还懵逼在刚才的对话时,突然想起了和凸哥约好看晚会这茬事儿。看了手机,时间也不早了,我随便弄了下头发,拿了件外衣去东校门等凸哥。

      见到凸哥,我和他讲了今儿的奇葩经历,他好像总是找不到重点,只记住了陶二狗这个梗,“陶匋缶,陶二狗,卧槽,真的好顺口哦,那以后就喊你陶二狗吧,这妹子好聪明。”凸哥嘚瑟了好一会儿,从校门口到剧场边玩手机边在重复着“陶二狗,二狗子,……”我踹他了几次,他还是眉飞色舞。

      晚会开始,凸哥本来对这种晚会就不感兴趣,他一直低头刷着微博。我好像被凸哥这种情绪影响了,第一个主持人真的好无趣啊,总是冷场。正打算掏出手机玩会儿,一个似乎熟悉的声音传来了,但我不记得是谁啊。那是一位穿着白色裙子的女生,我们坐得比较靠前,所以能看清她的模样,眼睛不是很大,笑起来甜甜的,还有酒窝,就像花一样啊。我一下子来了兴致,听着各位主持人的自我介绍,“咦,好奇怪耶,她说她叫张小花?张小花?这名字真是……好特别啊。”我用手拐了下旁边的凸哥,“你听到她叫什么了吗?张小花,是不是好特别啊?”

      凸哥不看我,“嗯嗯,很特别,不过没陶二狗好听啦”。他继续玩他的手机。

      “你好无趣耶”,我继续关注着那个叫做张小花的主持人,不去理会凸哥。

       主持人都是轮流上场主持的,一到她上场,我就看得特别认真,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好熟悉啊。好几次我问凸哥“那个妹子怎么样?是不是特别漂亮”,他总是在刷微博,被我几次掐了大腿,他终于抬头看看,“谁啊,白裙子的哪个?嗯,好像确实挺漂亮的。”然后又继续低头玩手机了。

       我拍了拍凸哥的大胸,“你就别看手机了,你认不认识她嘛?”

      “别乱摸”,他被我这样一拍,抬头瞅了瞅我,“你傻逼啊,我一个外校的,怎么会认识你们学校的的妹子啊。不过你也别想了,人家估计有男朋友了”

      “哦,有就有呗。”我不再管凸哥说了什么,看着台上一袭白裙的她,好几次居然莫名其妙的傻笑。凸哥看到我这个样子还不时的提醒我“你发春啊”。我也懒得理他,连回一句“发春你大爷”的心思都没有。

应该是头一次觉得这样的晚会过得好快吧,我想,如果时间再慢一些就好了。

      这场晚会大概是我看得最认真的一次了,虽然事后也没记住些什么,但是无论什么时候回忆起,那台晚会都就是整个故事的开端。或许对于我来说,这才是我慢慢走出原有生活的起点,两个毫无交集的生活圈也从那一刻开始慢慢接近了,张小花当然不知道,那次晚会是我第一次见她,我也从来没有和她提起过。

     晚会结束,出来的时候月亮很大。才九点一刻,凸哥磨磨唧唧一直刷微博,走得很慢。我在前面,一直想着穿着白裙子的主持人张小花,没意识到凸哥还没跟上来。到了路口打算喊凸哥注意红绿灯时才发现这傻逼不见了。准备掏手机给他打电话时,隐约听到凸哥的声音,“傻逼二狗,你他妈倒是等等我啊,二狗子喂,狗儿,狗,小狗狗……”。背后的暮色很薄,校园里人还是特别多的,凸哥这样一喊,好多人都笑了。过了半分钟后才在转角处看到凸哥的身影。我在心里默默称呼了他祖宗,“丢雷老母”。

      凸哥其实长得挺帅的,只是稍微比我差一点。不过有时候我会有一种错觉觉得他比我帅,原因就是他的追求者比我多啊,这一点我就不太爽了,好几次我和他说有妹子搭讪我时,他总是一脸不屑,“不好意思今儿我遇见仨了”。我和凸哥大概就是属于那种表面和内心有巨大反差的人。表面上看着特别腼腆的人其实是性格大大咧咧的,一言不合就要打一架的那种。或许也正是因为拥有着这种同样的反差,才让我和凸哥变成了好基友,到最后才发现,所有你身边留下的人总会是带着彼此的影子的。

      凸哥赶上来一脸不满,“狗崽子,你走的倒是挺快嘛,本来顺便给你要了刚才那主持人的微信的,现在我不想给你了”,他皮笑肉不笑,不大的眼睛显得特别欠揍,没刮干净的胡渣在月光和灯光的映射下显得特别猥琐,要不是因为他是我哥们,我早就一拳头抡上去了。鉴于他帮我要了微信,我不得不做出谦卑的样子,“凸哥哥,你就给我呗,我知道你对这种妹子不感兴趣的”,我掏出手机看看时间,九点二十一。“要不我请你吃夜宵吧,两瓶RIO加一包玉溪,怎么样?”。

      “哎呦,二狗出手大气了啊,那我们去师大夜市吃胖子烧烤吧”,凸哥有些意外我对这妹子这么上心,“我们先去吃串儿吧,晚上我给你发哈。”

      就这样我被他框了一顿,我回学校后给他打电话问他到校没有,他没接电话。

      过了大概有一刻钟左右,他给我回电话说到了,刚才上厕所去了。我让他给我张小花的微信,他应付了声说马上给我发。

      我就这样满怀欣喜的等了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终于在第九分钟收到了他的微信。

     内心狂喜,赶快加上,还矫情且文艺的在验证消息里打了一句“你的观众又多了一个”。没一会儿,微信提示对方接受了你的好友请求,那时候真的是喜悦溢于言表啊。

     斟酌好每一个句子,和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大半晚上,其实聊得也蛮投机的。我还是不是那个冷冷的陶匋缶啊,我问自己。哎呀不管了,有时候也可以暖一下嘛。

     第二天早上室友和闹钟一起把我从睡梦中揪了出来,我起床气比较重,骂了两句娘。坐在床上想着到底去不去上课,想着想着眼睛居然又合上了,我又睡着了。这一会手机又响了,把我惊醒,我眯着眼看看手机,班长的电话,卧槽,不知道接还是不接,我就看着它,终于不响了,我松了一口气,没一会儿电话又来了,“你好哇,班长大人,我会来的。”,面对着这样的班长我终于投降了。

     “好喔,一定要来哦”,班长声音甜美,特别熟悉的感觉。

      我踩着铃声赶到了上课的教室,但还是迟了一步,老教授已经开始上课了。我只能从后门进去了,就这样我又沦为了走后门的一员。好久没来上课感觉一切都好新鲜啊,其实能按时来的人不是很多,上课了好一会,还有稀稀落落的人从后门进来,有点小心翼翼生怕被发现,有的却大大咧咧,好像是刻意让人知道他来上课了。好多人我都不认识,毕竟都是好几个院一起上课,谁又认识谁呢。

      我听着课特别容易走神,一走神就发呆。不知不觉就下课了。我没意识到有人在向我走来,直到那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我的发呆之路,“陶…陶二狗同学?你来上课了哦。”我抬头,她正笑着看着我,眼睛不是很大,笑起来甜甜的,还有酒窝,就像花一样啊,“你…你好哇,班长,你是叫张小花吗?”

     她被我逗乐了“我叫张筱婳啊,不过张小花也挺好听的,对了,你还没加我我微信吧,快加吧,有事情好通知你们。”她掏出手机打开二维码界面。我有点疑惑,我不是昨天就加了你嘛,将信将疑地扫了下,卧槽,凸哥坑我,这才是张小花啊。

    她看我有些迟疑,“陶二狗同学,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没有,张班长,你好哇!”


时光和你(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货币是人的“系统”的重要管理手段。某句名言:“人们可以用三种方式去研究经济:通过理论、通过统计和通过历史。” 实际...
    小娜迦阅读 43评论 0 0
  • 1、你就是门店的代表对于顾客来讲,直接接触的是你,所以,你就是门店的代表。所以,不可以把问题推给别人;若顾客真的还...
    思念的诗阅读 51评论 0 1
  • 假如在一个本该奋斗的年纪,选择了安逸的混日子,那么未来该会是什么样子? 观望了许久的《简书》平台,我终于也要慢慢遗...
    简书你的猿阅读 107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