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锁红楼:凤姐一生最大的失误到底是什么?

87版王熙凤

或许年纪渐长,越发懂得了人情世故,对于凤姐,除了一声声叹息之外,更多的是心疼。也终究在写下这一段话时,理解了贾母为什么那么宠溺凤姐。不得不承认,贾母是掏心挖肺那种的赏识凤姐的才华,即使她偶尔有放纵,亦信她是个知轻重懂礼节的女孩家。这也难怪凤姐一心一意唯贾母为主,不惜想尽一切办法守住自己的权势,实际上等于守在了贾母身边。

世人多庸常,慧眼识英雄的主子(领导)更是少见。尤其在那个封建制度之下,又是拥有神仙妃子容貌的女儿身又不识得几个字的凤姐,不仅拥有一身千个男人都不及的才干,还得以被赏识被重用,焉能不舍命护得紧握在手的权利,成全自己的野心(梦想),稳固自己的事业与地位?

至于凤姐到底有何才干,在《悲情十二金钗王熙凤》这篇文章里已经详细描述过了,在此不再复述,今天漠尘只想从个人的观点来讲讲凤姐一生最大的失误。

凤姐在她短暂的二十多年的生命旅程中,未出阁前应该是没做过什么可恶的事情,否则也未必入得了贾母及王夫人的法眼,成为贾琏正室夫人,并且做了荣国府掌权者之一。而且书中也没有描述过凤姐嫁入贾府之前的生活细节,所以,写凤姐也只能从贾府开始。

在最初掌权的阶段,或许源于王夫人还未觉得自己已经受到很大的威胁,对于凤姐还是比较包容的,再加上贾母也认可和疼惜,这个时候又没有完全得人心,因此凤姐不大可能做得出来什么令人厌恶的事情来。

及至后来,越来越多的风云暗涌,凤姐内心深处也愈发的失去了安全感,贾琏虽然与她恩爱,但终究是习惯于沾花惹草,无法给凤姐带来更稳固的保障。眼见宝玉又慢慢长大,将来无论娶了谁,这荣国府的掌权者定是交给宝玉与其妻子,那时候凤姐何去何从确实是个让她不得不日夜思虑的事情,既然做不了太久的掌权者,那就趁机捞一笔是一笔吧,至少还有钱在。所以,凤姐开始放高利贷来为自己积攒了一笔又一笔的体己钱。

随着胃口越来越大,贪婪之心也深不见底,凤姐一次次把利爪伸向了外面的世界,照应弄权铁槛寺一案,为着整治尤二姐先是利用后弄死张华等事情,令凤姐已经毫无回头机会。即便有心收敛,也大势已去,一切晚矣。也因此,很多人都以为凤姐最大的失误就是狠毒、泼辣不给人留回旋余地,正所谓机关算尽。

然而,漠尘却不这样认为,古往今来,哪个掌权者没有一些手段?哪个掌权者在利益面前可以保持住仁慈和善良?与凤姐一样在各个领域里掌权的那些人,又有哪一个不曾绝情、狠毒到赶尽杀绝?又有哪一个不会借刀杀人、假权营私?只不过,有些人诸如李世民成功了,而有些人诸如秦始皇留下千古骂名罢了。所以,如果说凤姐这一生最大的失误,不能说是她做过的令贾瑞、尤二姐、张华等人丧命之事,也并非是铁槛寺等案件。


87版秦可卿

大家应该还记得秦可卿临终之前,托梦给凤姐这一段:

话说凤姐儿自贾琏送黛玉往扬州去后,心中实在无趣,每到晚间不过同平儿说笑一回,就胡乱睡了。这日夜间和平儿灯下拥炉,早命浓熏绣被,二人睡下,屈指计算行程该到何处。不知不觉已交三鼓,平儿已睡熟了。凤姐方觉睡眼微蒙,恍惚只见秦氏从外走进来,含笑说道:“婶娘好睡!我今日回去,你也不送我一程。因娘儿们素日相好,我舍不得婶娘,故来别你一别。还有一件心愿未了,非告诉婶娘,别人未必中用。”凤姐听了,恍惚问道:“有何心愿?只管托我就是了。”秦氏道:“婶娘,你是个脂粉队里的英雄,连那些束带顶冠的男子也不能过你。你如何连两句俗语也不晓得?常言:‘月满则亏,水满则溢。’又道是:‘登高必跌重。’如今我们家赫赫扬扬,已将百载,一日倘或乐极生悲,若应了那句‘树倒猢狲散’的俗语,岂不虚称了一世诗书旧族了?”凤姐听了此话,心胸不快,十分敬畏,忙问道:“这话虑的极是,但有何法可以永保无虞?”秦氏冷笑道:“婶娘好痴也!‘否极泰来’,荣辱自古周而复始,岂人力所能常保的?但如今能于荣时筹画下将来衰时的世业,亦可以常远保全了。即如今日诸事俱妥,只有两件未妥,若把此事如此一行,则后日可保无患了。”

凤姐便问道:“什么事?”秦氏道:“目今祖茔虽四时祭祀,只是无一定的钱粮;第二,家塾虽立,无一定的供给。依我想来,如今盛时固不缺祭祀供给,但将来败落之时,此二项有何出处?莫若依我定见,趁今日富贵,将祖茔附近多置田庄、房舍、地亩,以备祭祀、供给之费皆出自此处;将家塾亦设于此。合同族中长幼,大家定了则例,日后按房掌管这一年的地亩钱粮、祭祀供给之事。如此周流,又无争竞,也没有典卖诸弊。便是有罪,己物可以入官,这祭祀产业连官也不入的。便败落下来,子孙回家读书务农也有个退步,祭祀又可永继。若目今以为荣华不绝,不思后日,终非长策。眼见不日又有一件非常的喜事,真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要知道也不过是瞬息的繁华,一时的欢乐,万不可忘了那‘盛筵必散’的俗语。若不早为后虑,只恐后悔无益了!”凤姐忙问:“有何喜事?”秦氏道:“天机不可泄漏。只是我与婶娘好了一场,临别赠你两句话,须要记着!”因念道: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凤姐还欲问时,只听二门上传出云板,连叩四下,正是丧音,将凤姐惊醒。人回:“东府蓉大奶奶没了。”凤姐吓了一身冷汗,出了一回神,只得忙穿衣服往王夫人处来。彼时合家皆知,无不纳闷,都有些伤心。那长一辈的想他素日孝顺,平辈的想他素日和睦亲密,下一辈的想他素日慈爱,以及家中仆从老小想他素日怜贫惜贱、爱老慈幼之恩,莫不悲号痛哭。

秦可卿虽然年纪轻轻就早逝,但想来她与凤姐极好,不可能不知晓凤姐的手腕以及她的心思,而托梦一事,恰恰是抛开一切眼前的利弊,从长远之计给凤姐一个提醒。但或许人性都如此,盛极之时难得思后日,享受还来不及呢,哪里有心去周全遥不可望的诸芳尽后的落败时?所以,一直忙啊忙的凤姐也就没有把秦可卿的嘱咐记在心上。


87版凤姐与平儿

假如凤姐有一点点的警觉,把体己钱用于将祖茔附近多置田庄、房舍、地亩,以备祭祀、供给之费皆出自此处;将家塾亦设于此。即使被抄家检出那些放高利贷的证据,按照看重祭祀的古风,也可能留有余地,不至于最终落败到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所以,漠尘以为凤姐这一生最大的失误,实际上是未听秦可卿临终之言,没有去在祖茔附近多置田庄、房舍及设立家塾。

俗话讲,话不能说得太满,事不能做得太绝。即便你聪明才智无人能及,也要学会给他人留有余地,这实际上也是给自己留余庆。好比武则天,她的狠毒都可以伸向自己的亲生儿女及孙子身上,但她仍懂得把一点点恩德留给有才的上官婉儿、狄仁杰等人,同时,在最终被亲生儿子逼着退位时,她也深知大势已去,不做任何对抗,而是放下眼前的权势(即使是被迫放下,也仍是放下),得以善终。

不过,再十恶不赦的人,也有做过几件善事的。凤姐无意中做的善事就是善待刘姥姥,而且还把她当做比较亲近的亲人,不仅请刘姥姥给巧姐起名字,还在临终时想着把巧姐托付给刘姥姥,这也是留了余庆,如果凤姐再稍微收敛哪怕那么一点点,多给身边人一些余庆,或许,她也不至于惨死。然而,这也不会是今日令我们又爱又恨的凤姐了。也许她的一生确实作恶多端,但也是饱满、鲜活的一生,不枉世上走一遭了。

文/费漠尘 转载请注明出处及原作者,感恩您的支持!

尘锁红楼:悲情十二金钗之王熙凤

尘锁红楼:王熙凤到底跟谁有一腿?

尘锁红楼:从贾琏身世看他的荒淫之殇

尘锁红楼:王夫人凭什么不能喜钗厌黛?

尘锁红楼:为什么贾琏冒死偷娶尤二姐?

尘锁红楼:从宝黛的三生三世看因果不虚

尘锁红楼:宝玉爱黛玉并非只因三观一致

尘锁红楼:袭人只是宝玉的保姆兼性伴侣?

尘锁红楼:晴雯之死,罪在她自己不知进退

尘锁红楼:最懂宝玉的并非林妹妹,而是他?

尘锁红楼:贾琏是渣男,宝玉是渣男中的冷血

尘锁红楼:金钏之死,对宝钗黛玉的影响到底有多大?

尘锁红楼:把尤二姐之死罪名嫁祸凤姐,叔可忍婶不可忍

尘锁红楼:被贴上无情无义与十恶不赦的标签,这对凤姐不公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