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写作第32季:忙

图片发自简书App

赵硕:《忙》

      你们的忙,造就我的孤独。

      在我的记忆中,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了南京。在南京打工赚钱。年幼的我,是随着奶奶长大的。长大后,他们在南京的事业也越来越好。可陪我的时间也越来越少。每次,他们回来陪我,我都十分珍惜。因为我知道,过几天,他们又要回去。每次,我提出让他们回来陪陪我,他们总是说自己很忙,没时间,为了给我过上好的生活,他们不得不这样。

      那时我的心里就如同调味瓶,五味交加。你们说的让我过上幸福的日子才忙碌。可是因为你们在忙碌的同时,我的童年却变得那么清淡,那么孤独。你们的忙,虽然在物质上让我是那么美好。但是,我在童年时心灵的空洞是补不回来的。

      愿你们放下手中的忙,多抽点时间陪陪我。从现在起,让我青春的心开始绽放美好的花朵。


李黄伟:忙

      我也常常用忙来回绝别人。我认为,这个字,不会伤害到别人。直到自己被拒绝时,才明白。这个字,很疼。

      小学时,最好的兄弟。因为多时未见,打个电话约他。电话接通时,我显然有些兴奋,却不好意思说出我的提议。

      正当话到嘴边时,他突然来了句:“没有什么事的话,我挂了。我现在很忙。”

心里显然不是滋味。到嘴边的话又生吞了下去:“没事,没事。你忙吧。”

      普通的一句话,我听起来却如此刺耳。尤其是“我很忙”。实在想不出,你到底有什么忙的。难道是我说的太多了?是的吧,不是吧……

      我不知道是谁的问题。你的?我的?是我们的,是我们的心态。

      当今,忙成了人们说的最多的字。忙,成了回绝别人最好借口。可我们,在说出忙时,又在忙什么。


李馨叶:忙

      世界上有三种东西无法挽回,一是泼出去的水,一是流逝的时间,最后,便是错失的机遇。

      我曾幼稚,我曾天真,青春被我所带动,我们无时无刻不在忙碌。人生短暂,我们不过只是岁月中的一道闪电,过去,无法挽回。

      “忙”字成了所有责任逃避的谎言,“来,帮我个忙”“别,我忙着呢,你找别人去吧。”真的,忙吗?看着他们一个个忙碌的面孔却无所适从的样子,没有一个人会帮忙,人世间都太过虚伪了。

      忙这个字,真令人厌恶,虚伪的忙,更令人发指。


卞晨蕊:忙

        下楼走走,美其名曰:感受一下春天的脚步。

      叶子几乎已经布满的每根枝干,虽不及夏季的繁茂,可也比冬日的贫瘠让人看着舒服多。

      各种的花儿都开了,白的,粉的,紫的,红的……热热闹闹的。四处可见的也要数杜鹃。花瓣是玫红色的,带着大红的妩媚,同时也不失粉红的清新,带着点儿渐变,多了分独特,少了丝单色的庸俗感。嫩粉的花蕊,几乎与花瓣同色,可却又异常的清晰。碧绿的叶托着那花,将其显得更加妖艳。

      虽说花儿差不多都开了,可依旧还有花苞待绽。叶子差不多都长出来了,可却也有嫩芽在生长。

      春天,人在忙忙碌碌的做各种事,植物也在忙忙碌碌地感受生命。


季宇攀:《忙》

        熙熙攘攘的世界很忙碌,我也在忙碌。

      早上起来,无所事事的我便开始找寻事情,尽管我更喜欢悠闲地日子。

      阳台上有几盆花草,那是别人最爱侍弄的,但我不感兴趣,这种只能用来装饰的东西就是腐化生活的象征。

      于是便把重心转移到屋内,不过这也没什么好做的,别人都打扫完了我还能帮些什么?

      悲催的我想要写作业,然而一拿起笔我就犯糊涂,脑袋里的灵感全都跑的无影无踪,干脆丢下笔再也不动。

      越无聊我就越想找一些事情做,可是我并没有发现,自己正在忙碌中。


陶徐燃:《忙》                           

      一年有365天,一个月有30天,一天有24小时,一小时有60分钟,一分钟有60秒。                           

      黎明的曙光揭去夜幕的轻纱,吐出清新的早晨。乡下的清晨不是安谧的而是忙碌的。农民伯伯们趁着太阳还未完全升起,早早地就开始了一天的忙碌。给庄稼浇水施肥,除去田边的野草,给家畜们喂食……乡下的清晨不是安谧而是忙碌。                   

      但是我们又何尝不是这样忙碌呢?学校里,我们上课下课有规律地重复着,只有十分钟的休息时间。放学回家,有大把的"题海"在等着我们。我们只能拿出笔,一道题一道题的写过去。写完了这题还有下一题在等着我们,写完了还有背书等其他的。每次都忙到深更半夜。                 

      我们在忙忙碌碌中度过每一分每一秒,但何时才能慢慢悠悠地度过呢?当然要等忙碌过后。


金诺:《忙》

      忙,真忙!

      在学校奋斗着,“忙”了一天。晚上回到家又忙于应付:这边英语十题来了,要做;那边语文微作来了,要写;手头上还有一些家作。似乎很忙,很忙,没有闲下来的时候。直到晚上躺下,脑子里也总是充斥着各种各样的知识点:“even后加形容词比较级”“表达方式有五种:描写,记叙,议论,说明,抒情。”“618年,隋朝灭亡。”“……”

      但,实际上真有这么忙吗?别人的作业只需一个小时,我却要一个半。下课,不少同学在写家庭作业,而我永远在与人闲谈。别人忙的时候,我总是有空。

      到晚上,必须要写作业时,我却显得不慌不忙。一会儿转转笔,一会儿折折纸,一会儿卷卷胶带……于是乎,一个小时过去了,作业倒是没动多少,桌子上却又多了些小玩意儿……

      忙,这真是忙吗?


王艺:《忙》

      忙仿佛成了我生活的全部……

        又是一个期中考试,夜幕己悄悄降临,现在忙里偷闲几乎成了不可能的事情。深陷学习这条苦海里的仿佛欲罢不能,拼命挣扎着。

      路灯不知不觉中睁开了眼,吵闹的世界眨眼间宁静下来,在这个敞亮小房间里,忙仿佛成了我全部。单词、古诗、句型……塞满了我的脑海,我想躺下来静一会,可却无法从这忙中挣脱出来,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抓住一般……

      忙里偷闲亦是不可能,我只好忙下去。


姜苏:《忙》

    忙,忙得不可开交......

      爸爸每天穿梭在工地上,送完我便去工地上了。在烈日的曝晒下,他的皮肤黝黑。

      今天早上爸爸再送我上学,一上车就看见一叠厚厚的发票,在发动车子的时候我看见爸爸在一张一张的数发票,看他的动作那么娴熟,左手捏起一张发票看完了就给右手,就这样反反复复地做,直到把发票数完。我问他:“你在数发票吗?我可以帮你吗?”他摇摇头说:“不用,我在看每一张发票上的吨数。”

        那一次爸爸来接我放学来晚了,我在人群中找到他时已经不早了,我到车上还很生气,有一会儿时间不理他。气消了,我又同爸爸讲话。不知道爸爸有那么忙,没想到那厚厚的一叠发票竟是爸爸一天的工作量,原以为那是一个星期的工作量,我以为爸爸只是在工地上巡逻,监督工人有没有完成工作。从今往后,我再也没让爸爸来接我,妈妈会每天坐在电动车在学校门口等我放学。 

      爸爸的忙,给我们的家带来了更多的温馨和幸福。


金诺:《忙》

      忙,真忙!

      在学校奋斗着,“忙”了一天。晚上回到家又忙于应付:这边英语十题来了,要做;那边语文微作来了,要写;手头上还有一些家作。似乎很忙,很忙,没有闲下来的时候。直到晚上躺下,脑子里也总是充斥着各种各样的知识点:“even后加形容词比较级”“表达方式有五种:描写,记叙,议论,说明,抒情。”“618年,隋朝灭亡。”“……”

      但,实际上真有这么忙吗?别人的作业只需一个小时,我却要一个半。自习课,同学都在写家庭作业,而我永远在看书。别人忙的时候,我总是有空。

      到晚上,必须要写作业时,我却显得不慌不忙。一会儿转转笔,一会儿折折纸,一会儿卷卷胶带……于是乎,一个小时过去了,作业倒是没动多少,桌子上却又多了些小玩意儿……

      忙。这真是忙吗?


曹楠:《忙》

      天高云淡,微风拂面,一个人呆呆地坐着,闲来无事。

      望着车马喧嚣,落叶红尘,便慢慢想着,要“闲里偷忙”,做些什么,沉思许久,终无所获,待再次抬起头,望向这大千世界时,为之一怔。

      只见一对年老的夫妻在楼底吊手臂的器材下面,老爷爷双手扶起老奶奶的手艰难地帮她拉住链子,紧握老奶奶的手臂一上一下,虽看出有些吃力,但还是均匀摆动着,如,我此时的心弦一般,弹拨开去,大约过了一两个小时,亦是如此,忙绿的传递爱的温暖。

      闲里偷忙,这种忙,很暖,很暖。


曹晨希:忙

      奶奶总是闲不下来,整天步伐匆匆,别人都不知她在忙些什么。

      可我是知道的。端午节快到了,奶奶忙着包粽子。那日,奶奶打电话来,坐公交汽车特地从乡下赶过来。手上提着几个不同颜色的鼓鼓的塑料袋。

      奶奶笑了笑,眼睛眯成一条缝,有些不自然的立在一边:“赤豆粽子,希希不喜欢吃赤豆,我特意包了几个没有赤豆的。”我心里猛然一暖,却还是遗憾的嘟囔了一声:“我还是喜欢吃肉粽子。”

      随口无心的一句话,奶奶却记在心里,回老家,奶奶正在洗苇叶,晚上便送来了,一大袋子,妈惊呼:“这么多。”奶奶搬了个小凳,坐着,催:“尝尝咸淡。”看我们吃的高兴,她的眼睛再次眯成了一条缝,颇有几分得意:“我说的,太咸了,不好吃。”

      隔了一阵子,妈再怎么挽留,奶奶还是执意要回去,不知又要忙些什么。奶奶的忙是对我们的付出,对我们的体贴。


周思妤:《忙》

        换季的时候总是让人很忙碌

        冬暖夏凉,夏天即将来临,该把羽绒服收收了!

      星期日,家中随处可见妈妈忙碌的身影:从我的卧室抱出了花花绿绿的衣服,叠在沙发上,整整齐齐;又从爸爸的卧室里捧出五六件棉衣,随后又把自己的冬装全找了出来。

      正在看书的我不由得被妈妈忙忙碌碌的身影给吸引了!

        只见妈妈不停地在几个卧室中来回穿梭,拖鞋在地上磨出了悦耳的声音。

        忙碌的人,走路的声音也是忙碌的!

        走到阳台上,阳光沐浴着妈妈,使她的头发闪闪发光,情不自禁的,我尽闻到了头发和阳光散发出的“忙”!

        妈妈的忙也带动了我的忙,  赶紧埋下头写作业……


陈思嘉:《忙》

      早上,打一个哈欠立即要从被窝中爬出来,只有5分钟梳妆整理,6:40前就要到学校。初中了嘛,总不能迟到的——忙碌的一天又将要开始。

      一到校,屁股未来得及坐到凳子上,又忙开了。早上收交作业,本份的值日工作,还有晨读。当课堂开始,我们则是真正忙开了,默写、背诵、讲义,一股脑儿全来了。手忙个不停,笔尖上的滚珠转个不停,大脑的思绪也从未断开。

      这就是初中的生活,是忙,但充实。各路忙碌,各种情趣,酸甜苦辣,样样滋味都有,丰富了我们的身心。在这其中,我们仍可以忙里偷闲,中午睡个小觉,闭目养神;自习课上,写个小日记,点缀生活。忙也有忙的惬意,就像我们赶工黑板报,忙完后,只有满满的成就与喜悦。


成果:《忙》

      再次来到上海,时隔六年,依旧是那么的繁忙。

      看着车水马龙,熙熙攘攘的街头。我与上海匆忙的人群极不相称,置身其中却显得很是孤独,早已远离这个城市,和这个城市的繁忙。走进地铁站,虽已是深夜十二点,但依旧人头涌动,急匆匆的踏进地铁,坐下来才有了一会儿休息时间。地铁进站,下车的人们不知又要去哪里拼搏。

      上海的中心——陆家嘴。来上班的白领,从远处奔波而来的游客……把这里“打扮”成最忙碌的地方,不论是白天还是夜晚,都传来不绝于耳的人声,车声,船声……

      在这个繁忙大都市,你是否停下脚步,好好思考,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忙?


蒋雯怡:忙                                                   

      我伴随着清晨的阳光,踏进教室。                               

      放下书包,站起来看看周围的同学,就像赶集市的老人,闹得不可开交。收作业,交作业,来来回回,就像荡秋千一样,不停地摇摆。                                                                   

    收作业的组长,吹着喇叭还有谁没教作业,面前堆着来自五湖四海的作业,就像是在沙漠里,永远都收不齐,每一个同学都有自己的事做,在教室里穿梭。催作业的,像是一个闹钟一样,定时催促,"让一让,让一让"也经常在我的耳边回荡,起身,坐下,每天早上重复一样的动作。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渐渐地,一切都又安静起来,回到了原来的模样。


姜奕:忙

      几只蝴蝶停在花上。专注地采着蜜,不时微微的扇动翅膀。不一会儿,它们又落到另一朵。直至每一朵都采过,它们才提着小花篮匆匆飞走。它们忙着,它们喜欢在春天忙碌。

      一年之计在于春,在这个季节,谁还在闲着呢?农民们又站在田野上,播种下种子,他们撒下忙碌的汗珠,不仅为了来年的收成。他们的脸上,洋溢的是一股幸福,他们又可以有努力的目标了;动物们忙着整理自己,它们该感受自然的快乐;植物们忙着生长,它们该点缀大自然了;孩童们忙着读书,又是一个读书的好时节。

      每个人都在忙碌着,他们不仅珍惜了这春色,也在忙中,找到了生命的乐趣。这一幅“忙”的图画,也是一种新的开始。


施陈宇: 忙

      晚上,一回到家,就看见爸爸在拖地。他右手握着拖把,左手帮我开了门:“回来了?”“嗯”,“桌上有刚热好的汉堡,你先吃点填填肚子再去写作业。”,接着他继续拖得,爸爸弓着腰,卖力地用手控制着拖把。目不转睛地盯着地面,仔细寻找着污垢,就如同蚕食一般,缓慢而仔细地前行,刚拖了一点点,爸爸的额头上就渗出了密密的汗珠。他坐在沙发上,喘着“粗气”。眼睛眺望着远方,倒有些不服气:老了,老了。

      我拿过拖把,试着帮帮爸爸。但我握着拖把刚开始移动,就感到了一股莫名的阻力。有的时候,它要往前“冲”。就好像是一头牛一样。果然,我也没拖多少,就像刚跑了一千米一样,累的瘫坐在沙发上。

      爸爸白天工作忙,回家还要忙家务,不为别的,只为我营造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忙而快乐着!


陈沫凡:      «忙»

      终日与时间赛跑,最怕的是一番忙活后的碌碌无为。于是抱怨生活太难过,人潮的拥挤,空气的烦闷,无处安心。

      何不忙里偷闲?择一处老旧的茶馆,点一碗茶水,听几首小曲儿,或拜访一座寺庙,与寺里的住持论几卷佛经,阐坐于蒲团,点一盏青灯,泡一壶茶。夜晚时候,哪怕在寺庙住下,深夜惟有寺庙最为寂静,可能偶尔几声蝉鸣鸟啼。一轮明月透过纸窗,清光洒落于青石地板,开一半窗吧,夜间的凉风能吹醒不少心事。而后看世间万象的起起落落,叹世俗过活的悲欢离合。

      人虽平庸,做不到高蹈世外,但也不能一世都在忙碌得过活。世人需岁月的安稳,一刻的静好,这样才不负于一生。


秦烨烨:《忙》

      那条路,放眼望去,弯弯曲曲的,又是坑坑洼洼的,只有这条路可以走……

      美术课不上,社会实践也不去,哎,更何况后面还有一个讨厌鬼——俞俊峰。哎,今天还真够忙,忙着面临这些事,忙着向前走,忙着去克服它们,哎,真是太忙了。

    社团回来,发现桌子上已凌乱不堪,笔、橡皮、胶带什么的,乱作一团,笔也都快没油了,桌子里,还有一张写满英文的纸,是我的纸!上面写了潦草的foolish,慢慢的一张纸,全是!

      哎,今天真忙!

      虽说,穿过了这条小路,是一片明朗的天空,在天空的普照下,暖暖的,惬意的,但,这过程是艰辛的!


陈顾鹏:《忙》

      夏天,一路跳着,笑着,便来了,这时候阳光也显得有些匆忙了。

      田野里的小麦,急迫地叫着,那点儿念想无非就是镰刀挥动时“唰唰”的声音罢了,一阵风,它们的叫声更匆忙了。

      路上,人们举手投足间都是汗水,人来人往里都急忙地走着,似乎都顾不上命来了。

      风,估计这时也累得够呛了吧,为了地上那点儿凉气儿,越来越赶忙了。

      夏天,带着忙,就这样来了。


黄绮晗:《忙》

      喜欢李尚龙的一篇《你只是看起来很努力》。其实自己也只是看起来很忙罢了。

      似乎每天放学一吃完饭,我就总是寸步不离地坐在书桌前,作业和书本层层叠叠,极目望去,已经现不出书桌的本色,仅有一行一行密密麻麻的楷书字体。

      在这种看起来“很忙”的氛围里,我的心中莫名有一股伟大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油然而生,时不时地对自己说:“我很忙……我很忙……我很忙……”于是,在书山之中,在一豆灯火之下,在滴滴答答的秒针声里,我“忙”到万家灯火皆晦暗之时。尤其是周末或假期,我可以安安静静地在作业面前,从五更坐到拂晓,“忙”到天荒地老。

      然而,结局通常都是一个——洁白无瑕的纸页上,象征性地扒着几行孤独的黑字——“忙来忙去”,终于忙出了“赫然”的成果。

      “看起来每天熬夜,却只是拿着手机点了无数个赞;看起来起那么早去上课,却只是在课堂里补昨天晚上的觉;看起来在图书馆坐了一天,却真的只是坐了一天;看起来去了健身房,却只是在和帅哥,美女搭讪。”

      成长没那么多“看起来”,让自己忙起来,否则闲下来的就是自己的人生。


滕剑玮:      《忙》           

曾经有一个周六,作业磨磨蹭蹭的,不知不觉中已是傍晚。                          "

今天必须把作业写完!"呵!母令如山,我也无可奈何。快点写吧一一日记,摘抄,小古文;卷子,表格,加作文⋯⋯语文写完了,快!放一边,下一项,快⋯⋯四个小时忙忙碌碌,奋笔疾书。写得满脸通红,不仅手抽筋了,我看脑子也快了。长长舒了口气一一终于写完了。                           

谁知第二天,稍微一检查作业:评价A写成了评价B,小古文背的结结巴巴。                                           

唉,我终于明白了:手忙脚乱地忙,相当于白忙。


殷玉婷:《忙》

      清晨,天还是灰蒙蒙的,人们还在熟睡时,马路上清洁工已经开始在忙碌中。

      桔红色的工作服在路灯的辉映下,闪烁着点点的光芒,她们忙碌的奔波着,任劳任怨,默默清扫着路边的垃圾。

      她右手拿着扫帚,左手拿着簸箕,配合的多么默契,要是簸箕满了,就小心翼翼地倒进垃圾车里,生怕把刚刚扫赶净的地又弄脏了。露在外面的手已被冷风吹的发紫,看着就让人心生怜悯,她在马路两旁徘徊着,忙碌的扫着,望着她远去的背影,似乎又一股暖流流入心房。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们就这样机械地重复一个简动单动作,不知烦琐与疲惫的忙碌着,她们在忙碌的工作中过着充实的一天。

      但我们又何尝注意到忙碌的他们……


邵季:《忙》

      爸最近好忙。挥之不去的更是那藏在“黑土地”中丝丝“白雪”的忙。

      一次吃完饭,憋见爸头上几根白发已从黑发中渗出。望着伸上前去拔下一根来放在桌上。那根头发在一下格外闪亮。如针一般刺着我们一家三口的心。

      “我去下卫生间。”可过了好一会爸也没来吃饭,我去叫他,透过那扇门缝,爸竟在拔着白发,一根根的飘落在垃圾筒中那是岁月的横迹与苍桑。

      爸的白发太忙,是拔也拔不完的仅仅只有几个星期的时间,又是一片“生命”破士而出。夜无眠,月半弯,静坐,悄悄与手中的白发对话,它在演绎幸福的故事。我知道这是一场发现与领悟

这白发太忙,真希望它能有个假期。


曹燕:《忙》

      世人总是忙的,仿佛走了很久,远方的风景,明明可以驻足细赏,却迟迟难以止步。

      总是忙着,只不过因为心中的执念,只希望身边人过得更好。但,闲下来又如何?或熏染在古朴的茶馆,煮一壶杭白菊,将心事熬成经久淡雅的芬芳,或同亲友踏上某处景地,赏那为你独妍的孤芳……亦是静好安稳。

    倘若心中藏有一弯明月,有何惧尘世带来的芜杂繁忙?但,忙着的人亦是没有这弯藏在心底的美好。又或许,他们是有的,只不过这样的美好被另一种美好占据着,但他们终是不知道,忙着的美好亦是对自己最亲的人的忽略。回首,终是对最亲的人的过错,那时再闲下,亦是补不回来了!

    故,闲一时,亦是对最亲的人的美好,忙一生,终是独留遗憾。


曹润泽:《忙》

      忙,似乎成了现代人的代名词。大人们忙着上班,孩子们忙着上学,老人们忙着娱乐。就连星期天,也会为工作或作业而忙碌。

      我们就这样忙着,忙着,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只是忙。在忙中度过人生中最好的时光,一味的去紧跟时代潮流,跟随大众的脚步,永远都在忙的状态,停都停不下来。这样一来,我们获得了利益,达到了自己的目标,却忘了享受生活,享受生活的乐趣。

      可到你停下来,想放慢脚步,却发觉,难以挽回。又回到那快节奏的生活中去。无数的乐趣,都不复存在了。

      忙着,忙着,却忘了,为什么而忙。


吴宇晨:      忙

        “我正忙着呢!”这是我说过最多的话。

        一逢周末,放下书包,我却总是拿着我所爱的玩具打发时间,饶有情趣地享受这美好时光。周遭的光线逐渐暗淡,手上的小玩意迟迟不肯放下,父母时不时传来叮咛声,我总是不耐烦道:“我忙着呢!一会儿就好,一会儿就好。”嘴上说着,手里玩着,父母再说时,“哎呀,你们烦不烦,我不知道?!”

        被我甩在一边的书本,无声地等我忙好,忙碌的父母也在待我忙好。我是真的很忙!

        忙?不忙?!唯我独知!唉!自欺欺人罢了!


陈沛瞿:      《忙》                     

      印象中,邱老师总是很忙,很忙,但就是忙的团团转时,最放心不下的,心里挂念的,还是我们。                                                 

      六点四十,老邱总是风雨无阻的出现在教室里,每每读书时,老邱的笑容就在读书声中蕴开了。早上,她是有接不完的电话的,不是这个学生没带胸卡,就是那个请假,或没带校服什么的,总之,无一不在为我们操心,为我们忙。                              老邱的声音,总是沙哑着的,我知道,那是忙的。                         

      老邱像个陀螺般,不停的旋转着。记得初三体育中考时,老邱是一天不在,第二天回来,很累,可还是忙,班上又因为跑操不好扣分了,老邱一大早来的,就带我们去看扣分栏,当老邱扯着嗓子在喊时,我们都低下了头,老邱的忙,还不是因我们而起!后来,就再也不这样了。那段很忙的时光里,有老邱,也有我们。                                       

      老邱是很忙,很忙,但忙里的,却是对我们的那一片心血与爱。


吴傲天《忙》

      家、学校、补习班,三点一线的生活忙碌而无趣。每天早早地起床,匆匆赶往学校。若是迟到,避免不了罚站和批评。在教室,不能与隔别了一个晚上的同学聊天,而要拿出课本来读。翻开书,看着那一道道经典例题,啃着一个个生硬的文字,大家都好像没什么热情,连朗读声也拖声带气。

      一天的时间被固定地死死的。一有空便马不停蹄地做笔记、做作业、订正题目……有时还会因为上课讲话或课间大吵大闹而被罚写反思。这样一来,连唯一的课间休息也没了。作业有时少的可怜,有时会发下来好几张卷子,便要埋头苦干,单挑夜灯,给这一天画上句号。


瞿天宸:忙

        老妈是我们家最忙的人。

        光是周一就已经让我这个旁观者看得头晕眼花了,周日晚上上课要上到十点,回到家睡觉时也差不多11点了,第二天一大早还要准备我上学,随即又慌忙拍马赶到学校上课,在学校工作一天后,傍晚还要抽空来接我,时不时的,晚饭还没吃好,就要去开会,在我眼中,老妈似乎从来就没停下过脚步。

      老妈就像一台永不停歇的机器,可她在忙碌中似乎从来都没感到劳累,而是忙中生乐,乐此不疲,越忙越快,井然有序,这还不是因为她忙得有方法,能在有限的时间中合理规划吗?

      老妈忙并快乐着,我们呢?我相信只有井然有序的忙,才会收获更精彩的人生。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1,022评论 1 296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0,531评论 1 254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2,811评论 0 210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662评论 0 17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8,341评论 1 250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549评论 1 169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248评论 2 266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023评论 0 161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8,764评论 6 225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375评论 0 211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146评论 2 212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454评论 1 222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146评论 0 31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6,992评论 2 210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364评论 3 201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575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18评论 0 163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329评论 2 227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447评论 2 229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