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北京还是那么远

      北京,耳熟能详的名字;北京,欲罢不能的地方;北京,独一无二的北京。

      打小在新闻联播里,电视剧中听到这个地方,感觉是那么高大,神圣。必定是满城琉璃碧瓦,亭台楼阁,歌台舞榭。估计是《康熙王朝》看多了,哈哈哈。虽然不是这么古朴大气,但怎么也得是宛若欧罗巴式、哥德式、地中海风。。。。。。也就是栋栋都是人民大会堂那种吧!!!最远只去过省城的我,距离北京还是那么远。

      时间在飞,我在走。走到了学前班。那年,没有升学压力,没有堆积如山的作业,没有各色的兴趣班。那时,浑身上下充满着对世界的好奇,和使不完的活力;那年,迎来了我与北京的第一次,爬长城,逛故宫;那年,北京的天还是蓝的。虽然,那年家距离北京还是那么远。

     不知不觉,度过无数天真烂漫的日子。时光荏苒,花谢花开。北京似乎只是记忆中的一个小角落,不去触碰,便已尘封。我的人生似乎已经在江西兜兜转转来来回回十八载,似乎我的青春、我的记忆、我的人生只会和这有交集。于是我发了疯的想出去,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想去追寻诗与远方。所以我对于北邮的渴望无法言说,还记得高三英语老师曾经问过我,你想考哪所大学?我说,北京邮电。她愣了,没听过啊...不知道是不是命运的玩笑,还是注定需要去山城经历些什么,我考去了邮电大学。嗯,重庆邮电。青春、山城、大学和爱情,距离北京依然那么远。

      或许,现实就是用来打破的;是的,誓言都是用来践踏的;然后,只身一人,背着个双肩包来到了北京。这年,北京那么远,那么近。

     久违的北京,些微的欢喜之情转瞬被各种窘迫所冲淡。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一个北漂的人,在北漂的开始都会遇到的,找房子的四处奔走、不停的搬家、出租房旁的红灯区、各色的租客、漫长的通勤之路还有万恶的房东。每次下班,从公交车下车,习惯的抬头看看,看不见点点繁星。小区的灯火,寻不到属于我的一盏。呵出长长的一条白雾,抖抖冻僵的手脚,走回勉强称之为家的凌乱的小屋,打开灯,看着熟悉陌生的一切,倒头就睡。这年,北京这么近,那么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