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重高往事(43)

96
斯德帝尔
2017.12.21 10:01* 字数 3333
你信不信能学傻了?我信!

第四十三章 高考进行时

文/斯德帝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一种折磨叫高考,比便秘还难受。

还有一周就要高考了,我很焦躁。倒不是因为担心考不好,而是急切盼望这满是煎熬的高三生活早早结束。

最后这一周,我们要拍毕业照,而我要在实验班和俄语班各照一次。我来到俄语班时,发现耀阳和吴梦琳都回来了。我的内心五味杂陈,既感慨时间改变了很多,又欢喜大家重新团聚似从前那般嬉笑打闹。唯愿这张毕业照能留住我们挥汗洒泪的青春!虽然迟凯莉因为出国没能回来,但她的性感妩媚一直存在于我深深的脑海里。

老师让我们这一周再复习一遍教材,就是所谓的“回归教材”。不过,我就没听老师的话,因为“都他妈的什么时候了,谁还能静下心来看教材?”

在我们“上战场”前,每位科任老师都会对我们进行考前动员,告诉我们一些考场上的注意事项和经验,并为我们送上美好的祝愿。在所有的考前动员中,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生物老师送给我们的那句诗“狭路相逢勇者胜,自古英雄谁无死”。

我们的动员誓词是:“狭路相逢勇者胜,自古英雄谁无死 。”

没错,他就是大榜的爸爸郑老师,是个十分幽默的人。他的课堂上总是充满着欢声笑语。他也很偏心,总是让自己的女儿回答一些关于“遗传与变异”的问题,而这些问题总是涉及“卵巢”、“精子”和“受精卵”等术语,而大榜也总是能对答如流。

万万没想到的是,郑老师的这句诗,成功预测了我们这届实验班的高考成绩——报考清华北大的尖子生们在这次高考中几乎都“阵亡”了。

老妈也在我“上战场”前为我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工作。

“儿子,今天我给你买了一件红色的T恤,还有红裤衩、红袜子。你考试那天穿上,吉利。”

“什么?你让我穿红T恤就算了,怎么还要我穿红袜子和红内裤呢!我今年不是本命年,而且我也不是新郎!”

“儿子呀,你就听我的吧。我听说很多家长都让孩子这么穿,所以才给你买的。你就穿两天,走走鸿运。”

为了不枉费老妈的一片苦心,我只能含泪接受了她的这个要求。

老爸其实也很紧张,但他总是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在我面前重复着同样的话:“随便考,儿子。三本我也供得起你!”

我这辈子只有两次穿过红袜子:一次高考,一次结婚

考试前一天的上午,大家都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学校。我见雨露一脸不高兴的样子,便问她:“你怎么了?是因为明天的考试而紧张吗?”

“没有,我只不过有些感伤罢了。我们就要离开学校了,我有点舍不得。”

我笑嘻嘻地说:“你是舍不得我吗?”

雨露瞪我一眼,说:“你还要不要脸了?我是舍不得咱们老师和同学。”

我接着说:“好吧,我希望你明天好好考,祝你考上清华北大。”

雨露叹道:“唉,顺其自然吧,我也祝你考出好成绩。”

我苦笑着:“我现在都是全校二百多名的人了,还能考出啥好成绩。反正我和你们不一样,没有考清华北大的压力。不过,我还是希望自己能多考几分,这样你去哪我也能去哪!”

雨露面露羞色,说道:“真是受不了你,你怎么又犯这个毛病了?我东西收拾好了,我先回家了。”

重高学生的心态还是比较正常的,不像现在影视剧里呈现的那样——毕业生把书撕成碎片从楼上抛下来发泄情绪。我们也有扔书的,只不过都扔在垃圾桶里。我呢,一本也没扔,不是因为吝啬,而是因为它们陪我度过了高中这三年艰苦奋斗的日子,我真心舍不得!

个人认为撕书这事很没素质,减压可以换种方式,例如用头撞墙

我的考场在文化小学,它也是我的母校。文化小学离我家很近,也就是十分钟的路程。老妈问我:“明天需要我陪你去考场吗?”

“不用了,妈。你去了,我反而有压力。我特看不上那些干什么事都让家长陪着的男生,像个娘们似的,矫情!所以,你千万别去。要不然我没考好就怨你。”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不去了。不过,你放心,我会在家里为你祈祷。”

“好吧,妈你不当大仙真是可惜了。”

高考前的那个夜晚,我习惯性地失眠了,一直在辗转反侧胡思乱想。

“明天千万别忘记带准考证和身份证啊!”

“考试的时候一定别犯倔,别死抠一道题导致时间不够用啊!”

“明天的运气会不会很差?遇到的题型都是没见过的?”

“哎,可千万别碰到和中考时一样的怪事——前面的女生胸罩扣子松开了。”

……

“完了,天亮了。”

高考前失眠是很正常的

起床后,我走路有点飘,但没有感到头晕,反而觉得自己思路清晰、精神焕发。高考太神奇了,它既让我焦躁不安又让我兴奋不已。

“儿子,你昨晚睡得怎么样?”老妈给我准备早饭时担心地问。

“一点儿也没睡,不停地想事儿。大脑从昨晚合上眼后一直高速运转到现在。不过,妈你放心,虽然身体有点不适,但我现在很兴奋,感觉状态非常好。”

“那考试的时候一旦犯困怎么办?”

“应该不会,我今天把药量加大,多吃一遍那个鲨鱼甘油胶囊。”

让各位见识一下失眠一夜的男人,是如何在考场上爆发出惊人的潜力。

考试前吃一粒“兵粮丸”——鲨鱼甘油胶囊

语文考试,一路都很顺。多音字、成语辨析大都是我做过的题,找病句也不难,就连要求默写的古诗、文言文也都是我耳熟能详的。“万事开头难”,我这次总算开了个好头。不过,语文想拉开分数还是要靠作文。和别人拼辞藻我没有优势,所以只能靠创新。这道作文题要求我们以“感情的亲疏远近对事物认知的正误深浅有无关系”为主题,写一篇作文。

我猜这道作文题应该是政治老师出的,如果按照马哲的认识论和辩证法来答题,那么我的高考语文成绩基本就完蛋了。真是巧了,平时没机会看电视,而昨天晚上我却看了一会儿崔永元主持的《实话实说》。于是,考场上的我灵机一闪,心想为何不把这篇作文写成一期《实话实说》,即由崔永元主持,由嘉宾曹操、刘备和孙权参加,让他们进行一场关于“感情的亲疏远近对事物认知的正误深浅有无关系”的探讨。作文的标题就是《实话实话——到底谁是英雄》。

语文考完后,我便认为这是我有生以来语文成绩最高的一次。因此,我对这次高考更加有信心了。

下午迎战数学。秉着不会做就“甩”的原则,在还剩半小时就要交卷的时候,我统计了一下:三道选择题不会做,一道填空题有思路但计算太复杂而暂且放弃,最后两道计算题没有思路。

我慌了。我捂着因心脏急促跳动而难受的胸口,顿感脸颊发烫、双耳嗡鸣。

“怎么办!怎么办!做的题全对的话,才100多分。这不是要完犊子的节奏吗?我就说语文答得那么顺肯定没好事。”

在这个决定命运的危机关头,我启动了“考场应急预案”:

一、抓头皮。这可以刺激大脑皮层,让大脑重新活跃起来。我的头皮都快被我抓破了。

二、深呼吸。同时默念N遍“我能行!我能行!我叫不紧张!”

三、吃药。我从兜里摸出一丸“鲨鱼硝化甘油”,吞下去。

虽然启动“考场应急预案”浪费了近五分钟的时间,但我想好了剩下的二十五分钟该如何分配。

上面三条我已经告诉你们了

首先去做填空题,因为我有思路。这用了五分钟。

再回头去看那两道大题。头皮没有白抓,对这两道大题的前两个问我也有了思路,对第三问我直接选择放弃。于是,我一路狂草,笔尖在答题纸上高速运转一刻不敢停歇。这用了十分钟。

最后十分钟,我用来攻克这也许能决定我命运的三道选择题。

这三道选择题很麻烦,需要进行大量的计算。即便是在毫无压力的情况下,我也需要七八分钟才能得出答案。怎么办?只能靠蒙了。

我没有采取任何技巧,只是靠感觉。这种感觉是在题海战术中磨练出来的。一般做题经验丰富的同学,都会很容易从四个选项中锁定两个目标。然后你只需在二者中选择一个即可,剩下的就交给运气吧。

蒙完这三道选择题后,还有六七分钟的时间。我又回过头去做那两道大题的最后一问,象征性地写了几行。老师说过,大题不能空,说不定我写的那几行还能得点步骤分。

这数学考得惊险、刺激、虐心。我一共蒙了三道选择题和两道大题的最后一问。

从考场出来,我看到不少考生在父母的怀里哭泣。我明白了,原来这次高考的数学题真的很难。我突然感到自己能在最后的二十五分钟里连写带蒙四十分的题已经很幸运了。

都出的什么鸟题目

高考第一天结束了,父母没有过问我的“战况”,我想他们是怕影响我的心情,但我十分清楚自己的表现——总的来说,没有失误且临危不惧,属于超常发挥。

这天夜里,我仍是一夜未眠。

在第二天的大综合考试中我表现得游刃有余。可英语就是个万年的坑,我一直都不能理解出阅读理解题的老师的智商。根据经验,我不敢对文章过度理解,否则肯定会选错答案;而按照把出题人当成智障的原则来做阅读理解,我又心生怀疑“这题能出得这么简单吗?”阅读理解一共二十道题,我往往能错七八个。

考试结束后,我晃悠悠地回到家中,对热情盼我归来的父母撂下一句:“不要问我关于考试的任何问题。总之,正常发挥,考得挺好。晚饭我不吃了,我只想睡觉。”


                        咏“高考”

狭路相逢智者胜,自古英雄多遇坑。

心态随时需调整,危急关头要靠蒙。

重高往事
重高往事
11.2万字 · 1.0万阅读 · 2人关注
大家好,我是《重高往事》中的主角王天烁,和上面那位叫“斯德帝尔”的屌丝是一个人,所以这是一本以第一人称写作的青春校园纪实类小说(姑且这么定义吧)。这本书主要记叙了我从2000年到2003年在重高的学习生活中的有趣故事和难忘经历,除此还包括几位同学的故事,以及那三年发生的历史事件,如2002年世界杯、非典等。这本书幽默风趣,内容关乎学习、爱情、考试、纷争等,然而我最希望它带给你们的是反思。虽然是十几年前的故事,但我相信,情怀可以无视时间,愿与你共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