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撒

摄影是断章取义,是对某种感觉、某个事物,瞬间地、局部地记录。

也就是说,感性的东西妈的哪里来那么多分析逻辑。

从这个角度考虑的话,这次的答案就太多太多了,能讨巧剥离出来的碎片太多太多了。

但还是想趁机不讨巧地去思考这次题目,

这是一个悲观的课题,能不能有答案之外的答案?

思考痕迹是这样的:

恶龙深渊是邪恶的,或者说你不认可的,所以你与之对抗,久了你被感染,最后忠奸不分。

所以首先,什么对我来说是邪恶的、抗拒的?

有的是我害怕的,比如暴力、战争、病毒、黑社会。

有的是我不害怕,仅仅是厌恶的,比如官僚。

到此,我想到了某大型官僚项目里的某些同行,他们在我眼里看来的“堕落”。

那,如果我是他们,会被深渊同化吗?

可惜,答案是会。人是改变不了深渊的。

那,怎么办?

我的方法是,逃。

逃的方式之一,是换个角度,

深渊在看你的时候,你抬起头,看看上天,眼里的内容从暗黑变成豁达。

此时BGM应该是张惠妹的歌:穿过重重的心墙,有一整片蓝天。


百信深渊上的天空


-

ps.

1.深渊不全是困难,是你认为会最终把你带离价值认同的东西,

所以不全是知难而退。如果你认为越过某个障碍,能带来期许的进展,那咬牙向前走,当然我打字腰不疼。

2.你不是深渊,怎么确定深渊是糟糕的?越堕落可能越快乐啊。

很多人也最终变成了自己曾经不齿的那些人,并求得自我原谅不是吗?

可惜最后的答案是,没有答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