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读《人间词话》译注笔记四十八

卷一 人间词话本编

四〇 “隔”与“不隔”之分

问“隔”与“不隔”之别,曰:陶、谢之诗不隔,延年则稍隔矣。东坡之诗不隔,山谷则稍隔矣。“池塘生春草”、“空梁落燕泥”等二句(原稿无“二”字),妙处唯在不隔。词亦如是。即以一人一词论,如欧阳公《少年游》(咏春草)上半阕云:“阑干十二独凭春。晴碧远连云。千里万里,二月三月(此两句原倒置),行色苦愁人。”语语都在目前,便是不隔。至云:“谢家池上,江淹浦畔。”则隔矣。白石《翠楼吟》:“此地。宜有词仙,拥素云黄鹤,与君游戏。玉梯凝望久,叹芳草、萋萋千里。”便是不隔。至“酒祓清愁,花消英气”,则隔矣。然南宋词虽不隔处,较之前人,自有浅深厚薄之别。

译文

问“隔”与“不隔”究竟有什么区别,答:陶渊明、谢灵运的诗“不隔”,颜延年的诗就稍微有点“隔”。苏东坡的诗“不隔”,黄山谷的诗就稍微有点“隔”。“春草生满池塘”“燕泥从空旷的屋梁上掉落下来”等二句,它们的妙处就在“不隔”。词也是这样。就以一个作家的一首词而论,例如欧阳公《少年游》(咏春草)上半阕所写:“我一个人于十二栏杆独自凭望,云天无际,碧野无边,远远看去,草色与春云溶化在一起。一千里、一万里,二月、三月,无有休止,真要让行人愁断了肠。”每句话所写都显现在眼前,这就是“不隔”。至下半阕所写,“在诗人谢灵运的春草池塘上,在江淹《别赋》的‘送君南浦’边上”,那就“隔”了。姜白石《翠楼吟》:“这里是古代仙人乘鹤归去的处所,应当有词仙乘坐黄鹤和我们一起在白云间游玩。但是,我在高高的石阶上久久地凝神远望,只见萋萋芳草千里万里,令人感叹。”这便是“不隔”。而所谓“只好凭借着饮酒来排除凄清愁思,凭借着看花来销磨英雄气概”,那就“隔”了。然而,南宋时代的词即使“不隔”,比起前人所作,也有深与浅、厚与薄的区别。

笔记

王国维先生在这里举例论说了“隔”与“不隔”的区别,须细细品味,乃得其真谛。

如欧阳公《少年游》(咏春草)上半阕云:“阑干十二独凭春。晴碧远连云。千里万里,二月三月(此两句原倒置),行色苦愁人。”语语都在目前,便是不隔。至云:“谢家池上,江淹浦畔。”则隔矣。

姜夔(白石)《翠楼吟》:“此地。宜有词仙,拥素云黄鹤,与君游戏。玉梯凝望久,叹芳草、萋萋千里。”便是不隔。至“酒祓清愁,花消英气”,则隔矣。

附注

(1)“陶、谢之诗不隔,延年则稍隔矣”:原稿作“渊明之诗不隔,韦、柳则稍隔矣”。“语语都在目前”,原稿最初作“语语可以直观”。又,原稿眉端尚有已删之句云:“以一人之词论,如白石咏蟋蟀‘露湿铜铺,苔侵石井,都是曾听伊处’,便不隔。”

(2)陶、谢之诗不隔:陶渊明(365—427),一名潜,字元亮,私谥靖节,浔阳柴桑(今江西九江)人。晋宋时代诗人,辞赋家。谢灵运(385—433),原籍陈郡阳夏(今河南太康)人。晋宋间诗人。所作《登池上楼》云:“潜虬媚幽姿,飞鸿响远音。薄霄愧云浮,栖川怍渊沈。进德智所拙,退耕力不任。徇禄返穷海,卧疴对空林。衾枕昧节候,褰开暂窥临。倾耳聆波澜,举目眺岖嵚。初景革绪风,新阳改故阴。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祁祁伤豳歌,萋萋感楚吟。索居易永久,离群难处心。持操岂独古,无闷征在今。”《南史·谢惠连传》载:谢灵运“尝于永嘉西堂思诗,竟日不就,忽梦见惠连,即得‘池塘生春草’,大以为工。常云:‘此语有神功,非吾语也’”。许文雨曰:“萧统评渊明之诗,为抑扬爽朗,莫之与京。鲍照评灵运之诗,如初日芙蓉,自然可爱。曰爽朗,曰自然,即此所谓不隔也。”此说可参考。

(3)延年则稍隔:颜延之(384—456),字延年,祖籍琅琊临沂(今属山东)人。南朝宋文学家。《南史·颜延之传》:“延之与陈郡谢灵运俱以辞采齐名……延之尝问鲍照己与灵运优劣,照曰:谢五言如初发芙蓉,自然可爱,君诗若铺锦列绣,亦雕满眼。”许文雨曰:“汤惠休评颜延年诗,如错采镂金,盖病其雕绘过甚,即有胜义,难以直寻,此王氏所以谓之隔也。”

(4)东坡之诗不隔,山谷则稍隔:东坡,详二九则附注。山谷,黄庭坚(1045—1105),字鲁直,号山谷,又号涪翁,洪州分宁(今江西修水)人。北宋诗人。赵翼云:“东坡随物赋形,信笔挥洒,不拘一格,故虽澜翻不穷,而不见有矜心作意之处。山谷则专以拗峭避俗,不肯作一寻常语,而无从容游泳之趣。”

(5)“池塘”句:谢灵运《登池上楼》句,详附注(2)。

(6)“空梁”句:薛道衡《昔昔盐》云:“垂柳覆金堤,蘼芜叶复齐。水溢芙蓉沼,花飞桃李蹊。采桑秦氏女,织锦窦家妻。关山别荡子,风月守空闺。恒敛千金笑,长垂双玉啼。盘龙随镜隐,彩凤逐帷低。飞魂同夜鹊,倦寝忆晨鸡。暗牖悬蛛网,空梁落燕泥。前年过代北,今岁往辽西。一去无消息,那能惜马蹄。”

(7)欧阳修《少年游》:见本编二三则附注(2)。欧词“谢家池上”,用谢灵运“池塘生春草”句典;“江淹浦畔”,用江淹《别赋》句意。《别赋》有云:“春草碧色,春水绿波,送君南浦,伤如之何。”论者以为:谢、江原作,皆妙见兴象,欧词则凿死妙语,意晦趣隔矣。此即王氏之所谓“隔”也。

(8)白石《翠楼吟》:姜夔《翠楼吟》(序略):“月冷龙沙,尘清虎落,今年汉酺初赐。新翻胡部曲,听毡幕、元戎歌吹。层楼高峙。看槛曲萦红,檐牙飞翠。人姝丽。粉香吹下,夜寒风细。此地。宜有词仙,拥素云黄鹤,与君游戏。玉梯凝望久,叹芳草、萋萋千里。天涯情味。仗酒祓清愁,花销英气。西山外,晚来还卷,一帘秋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