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面那栋楼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来到xx公寓已经120天了。

        第106天,为了能够呼吸到更加清新的空气,我决定将书桌挪到窗下,突然感觉自己看到了一片新的天地,楼下绿色的树,天空白色的云,还有那倾泻而来的阳光,让我感到无比舒适和惬意。

      第107天,周一的早晨8:00,如以前一样,窗外传来了隔壁幼儿园孩子们唱国歌的声音,那整齐划一的节奏,似乎比自己第1天来,更加有力量了,也许是我靠窗太近了的缘故吧。

    第108天,第一次在阳光照耀下抄写《道德经》,阳光下的每一个经文都好似闪闪发烫,眼睛都睁不开了,当自己抄到了第六十四章“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垒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便搁下了笔。自入住公寓以来,可能过去的自己习惯性了不见日月的封闭环境,阳光仿佛在我的记忆里,快要消失了。

      第109天,吃完中餐,无聊的自己,打开了窗户,眺望着对面那栋楼。掉了漆的墙面上还攀爬着一些类似青苔的东西,给人一种老年公寓的感觉,但据自己了解,这个小区也是最近几年才盖的,而且小区里的人群也是年轻人居多,也不像是老年公寓,想必也许是建筑质量的问题。

      第110天,阳光明媚的大晴天,自己正在烧开水,楼底突然传来争吵的声音,自己没有多理会,猜想着一定是邻里不和,或者是夫妻吵架吧。水呼噜呼噜开了,端起水壶泡了一杯自己最喜欢喝的柠檬水,就当自己放下水壶时,突然发现对面那栋楼的男女老少都齐刷刷的靠在窗口,目光都投向了楼底,这个时候楼底传来了更加激烈的叫骂,每一句都是脏话,不堪入耳。此时自己察觉到,可能事情不是自己想得那么简单了。

        楼下一位收破烂的大叔,戴着一顶破旧的棒球帽,身着似乎一套上世纪90年代的解放大衣,手上戴着一副白色的手套,指着对面的像似城管或是门卫保安的人,“我哪里不对了,我没偷没抢,我怎么了……”,这些保安模样的人,带着一派官僚,自以为是的模样,轻蔑的说:“你这种人没偷没抢都应该被抓起来”

      大叔气的手都在抖,脱口骂到:“*你妈,老子在这都一年多了,都没说我挡着谁了,碍着谁了,你们故意来搞我是吧,来呀,把老子带走,你有本事搞老子,*你妈”,旁边一位年纪大概40岁的中年妇女,手上提着塑料袋,想必是这里的住户,在这些保安还没开口之前,非常激动地回了一句:“你再说你没挡谁、碍谁,跟你三番五次的说,别把这些垃圾堆在这里,我们这是小区,不是垃圾场,每次走过这里都有味道,看你不容易,之前就不说你了,现在你又天天在下面敲敲打打的,那些噪声已经影响到我们了,你又不是小孩子,应该晓得这些事情啊!”

      这些保安模样的人,觉得自己被挑衅了,态度恶劣地直接指着大叔说:“搞你不简单,我跟你说,给你今天一天时间清理这些东西,清理不完,你就别呆在这里了,我们马上联系政府相关的人员,你还得罚款!”,大叔见形式不对,本来发脾气是对这些傲慢的保安态度的不满,现在住户也在对他进行批评了,可能也自觉理亏,于是打算去跟这位中年妇女示弱表示自己的无奈,也想寻求帮助,中年妇女似乎也明白双方的局势,也对眼前这个无家可归的人感到同情,没说什么,摆了摆手就走了。大叔略带沮丧的脸,木讷地朝对面那栋楼上的居民望了望。

      大叔见没人理会,便转身去了自己的垃圾阵营,嘴里念叨着“*你妈,你们这些人不得好死,老子清理,老子清理”。保安们见大叔示弱了,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强调了一遍:“明天早上我们会跟政府的人一起来检查”,于是便扬尘而去。

      记得一个月前,自己由于晾晒在阳台的毛巾被风吹落到了楼下,自己从楼上往下张望,目光搜寻了半天才看到毛巾挂在了垃圾堆旁边的衣竿子上,当时自己一心只为了去要回自己的毛巾,什么都没想,就下去了。

      本以为这是个没人的垃圾堆,自己走近一看还有个大叔在,见他这身打扮,我想这人可能是这些垃圾的主人吧,那这衣竿子想必也是他的了,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于是礼貌的问了一声“大叔好”,解释了自己来的目的,大叔正忙着自己手头的活,于是放下了手中的东西,用他木讷眼神上下打量着我,半天才开口说:“年轻人,看你面生,应该才搬过来吧”,自己有点畏惧的点了点头“是的是的”,于是他用戴着白色手套的手指指着旁边的衣竿子说:“在那,上午飘下来的,我看没人下来,我就搭在了上面。”

      我突然感觉自己也有点木讷了,我试图揣测大叔的话语意图,“不会是让我拿什么东西去感谢他吧”,自己动作缓慢的拿了毛巾,连声道了“谢谢”,就上楼了。

      第111天,12月的天,就像女人的脸,说变就能变。昏暗的阴雨天,大白天的房间里乌漆嘛黑,不得不开灯照明。本来是打算坐公交出门的,现在外出的念头只好打断了。没事找事儿,拿来拖把拖了地,便早早进入了被窝。

        第112天雨越下越大,窗外淅淅沥沥的雨滴,似乎是在演奏一曲悲歌,错乱的节奏似乎是大自然的狂想曲。为了打发点时间,自己便开始了无聊的“探索”,自己能萌发了一个想法,仔细看看对面这栋楼,看看这些不同的普通居民,不同的家庭,有什么样共通的生活方式,又有什么样另类的生活场景。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我看不懂的人性,企图能在他们这里找到一些答案。

      我从书柜上拿出了费孝通先生的《乡土中国》,看到了书中有这么一段描述“稳定社会关系的力量,不是感情,而是了解,所谓了解,是指接受着同一的意义体系,同样的刺激会引起同样的反映”。

      抬头看了看对面,沉思了片刻。这是一栋只有5层楼的公寓,在我的视野里,只能看到对面最上面的3层,因为我处于这边最顶层。在对面的第5层,和我一样开着灯的人家,只有不到4家,其它人家有些是拉着窗帘的,有些可能是外出工作家里无人的,因此就没有亮光。大部分开着灯的家庭,家里都是老人家居多,有些正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有些正陪着孩子玩耍。再往下看,也和上面相差不大,也只有少数几户人家,有着灯火,电视机闪耀着光芒照着老人的脸一下明一下暗,孩子的笑声,老人的笑脸,其乐融融的感觉。

      第113天,从外面跑了一圈回来,夜晚也悄然降临了,第一次感受到小说里描写的“万家灯火”场景,自己打开窗户,看着眼前每一家的灯光通透,不由内心升起一阵欣喜,欣喜这个世界里的每一个人,虽然孤独,但都是独一无二的风景。有些家庭还在餐桌上吃饭,桌上热腾腾的菜,传递着家的温馨。有些家庭,夫妻才下班回来,忙不急的放下包,又开始瞒着烧菜煮饭了。有些家庭,乐呵呵的聚在一起看电视,孩子们在旁边跳来跳去,老人们也安稳的躺在沙发上面。

      唯独5楼有一家很特别,灯光很微弱,但很刺眼,那不是节能灯的照明,而是台灯。定睛一看,原来是学生,从他的书桌书堆的高度(超过了他的头顶了)来看,应该是个考研党,眼看12月份的考试在即,现在可能已经急得,恨不得每一分每一秒都利用上吧,想想一年前的自己,也是这么过来的,现在都已经在社会漂泊了,只有感慨韶华光阴的易逝吧。

      第114天,自己正打算看完《我不是药神》入睡时,对面那栋楼传来了夫妻吵架的声音,那是在4楼,起初只是听到一个略带沙哑的男性声音在说:“我真的不知道你整天都在干些什么,老子他妈当年娶你回来,就是供你吃供你喝的?天天赖在家里,坐吃山空,人家做小姐的都比你强”,只听女子大吼:“好,小姐比我强,你去找,我就知道你在外面有鬼,当初我真是*瞎了眼跟了你,人没人样,又没什么钱,你以为我愿意呆在家里?我天天烧饭给狗吃了,你儿子不用我养啊……”。不耐烦的,关了窗户,拉上了窗帘,让我想起电影里的一句台词,“世界上有一种病,穷病”。

      第115天,下雪了,虽然看到了久违的白雪,但是我感受到的只有寒冷。泡了一杯柠檬水,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那栋楼,3楼一位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在练着书法,眼看他身体笔直端正,很有一副学者教师的大家风范,每一笔力道都很足,足以看来是一位“练家子”。虽然自己小时候学过一点,但也忘到九霄云外了,好想去拜师学艺,这个场景让我脑补了一下,竟然想到了“寒门立雪”的典故,确实佩服自己的脑洞。

        第116天,夜,打开窗户,只见对面那栋楼灯火稀疏,唯独3楼中年男子家和5楼那个考研学生的台灯还在散发着光芒,但奇怪的一幕发生了,两个人似乎都在朝我这边张望。我有点好奇,难道你们发现了我的“孤独”和“无聊”。

      记得小的时候,由于自己很内向,于是时常一个人在黑夜里,做一些搞怪的“动作”,突然看到远处灯光下有一个人经过,自己瞬间就凝固了,仿佛被施了魔法定格了,闭着眼睛说“他没看到我,他没看到我”。直到上了学以后才明白,光的原理,我能看到别人,是因为别人的地方有光,我不在灯光下,别人是看不到我的,我不禁笑了起来,真傻,以为自己看到了别人,别人就能看到自己。这一点在我日后的人生中同样出现了,以为自己在乎的人,一定也同样在在乎自己,自己喜欢的东西,别人也同样的喜欢,很显然事实并不是如此。这可能也是自己上一段恋情失败的最主要原因吧。

      第117天,夜,对面那栋楼,比昨晚又多亮了一盏灯,那是5楼,考研党隔壁,一位中年男人,穿着睡衣,依靠在窗台,他和其他两个人一样,目光在往我这边打量,我还是觉得很奇怪。

      第118天,夜,对面那栋楼,比昨晚亮了很多灯,其中包括上次4楼夫妻吵架的中年男子,他们都在朝我这边眺望,神情诡异,好像在偷偷摸摸做什么事情,有些时而开灯时而关灯,有些一会儿在阳台,一会儿在窗台。

      第119天,夜,为了解开这个谜题,我走下了楼,跑到了对面那栋楼,我朝着他们的视线方向望去,很快有了答案,真是男人的本性呀!

        第120天,深夜,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到自己没有了朋友、没有了亲人,从梦中惊醒了的我,久久不能平复心情,来到窗口,拉开了放在窗台已经4天的可乐,一饮而下。

      回想了一下自己的120天以前的岁月,自己开始提笔去写下来:

      第105天是自己第二段工作的结束,拿着辞职信的自己满心的失落感,真希望能够从此与这个社会隔绝,自己多么痛恨职场上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各自为了自己利益不顾他人的感受,难道这个社会真的是利益高于一切嘛?

    不过屈指一算,自己出来社会漂泊已经240天左右了,面试了15家公司,任职了两家,结果都撑不到实习期了了收场,我可能必须也要反省自己了吧,从去年失恋再到考研的失败,一整年的阴郁,笼罩着我的每一天,自己可能已经忘了最初那个乐观向上的自己,以至于自己的世界永远没有阳光,也可能这种不好的情绪严重干扰了我的工作态度和生活态度。

        我在这个城市应该有120天了,是的

          我来到xx公寓已经120天了。

        第106天,为了能够呼吸到更加清新的空气,我决定将书桌挪到窗下,突然感觉自己看到了一片新的天地,楼下绿色的树,天空白色的云,还有……

                      …… ……

      再见了,对面那栋楼,你的百味人生,照见了我的孤独,我即将踏上人生新的旅途,寻找人生新的意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他是个单亲妈妈,和儿子相依为命。 儿子读高三,在学校是学生会干部,品学兼优。 儿子正在高三下学期向大学冲刺的阶段,...
    浓洌阅读 72评论 0 1
  • 对面32楼好像真的没有人住过,从来没见过那个房间开过灯。梅思念刚刚好起来的心情就被心里浮现的念头吓了回去,顿...
    念念1300阅读 98评论 0 0
  • 寒冬腊月的谁那么无聊开着窗子吹风,这位大年除夕坐在自家卧室飘窗上喝闷酒的姑娘就是梅思念,人如其名没思念促销和院里小...
    念念1300阅读 117评论 1 2
  • 自从见过32的那个男人后,梅思念终于放心了,至少她知道对面住着的是人,还是一个声音很好听的人。 春节假...
    念念1300阅读 95评论 2 1
  • 自从那天后,对面32楼的灯就没有亮过。梅思念只要在卧室就会情不自禁的看着对面,对面的窗帘半掩着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不...
    念念1300阅读 7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