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把谁辜负

曲终人散,逃不脱的轮回,解不开的死结。

           路那么长,回忆这么痛

杨木脱下值班服,关掉最后一盏灯,锁上了蛋糕店的门,拖着脚步往公路对面的公交车站走去。走着走着,她停下了脚步,看着空空的道路发愣,心……也没来由的微微发酸,在她愣神的时候,公交车不知不觉的到站了,公交报站声惊醒了杨木,她急忙加快脚步跑向对面,跑到站台的时候,车已经开走了,杨木把眼神投放在公交车消失的方向,好像是在看车,又好像只是把目光放在那个地方而已。雨渐渐大了起来,从毛毛雨变成了绵绵细雨,偌大的公交站点,所见之处再无一人,四周空寂寂的,杨木又开始想念沈顾了,沈顾沈顾,却再也不顾,还真是绝情呵,她缓缓地蹲下身子,手捂住脸颊,肩膀开始隐忍的微颤,哽咽声低低地逸出,“沈顾…沈顾…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刚好遇见你

    “杨木与沈顾”―“仰慕于沈顾”

17岁的杨木,拥有一个幸福的家,还没有经历过生活的艰辛,也没有尝过爱情的甜蜜,更没有体会过离别的痛楚,有的,还只是被宠出来的小娇纵与小天真。直到她遇到了沈顾,19岁的沈顾,如他的名字一般温润,让人感觉温暖,有些人,一见终身误,不见误终生,杨木遇见了沈顾,误了她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杨木第一次遇见能让她这么上心的男孩儿,成绩好颜值还高,当即决定要把他追到手。俗话说,不打无准备的仗,她上网恶补了一些比如“怎样才能追到喜欢的男孩子”等等的所谓的恋爱宝典之后,就开始了她的追人之路,每天早出晚归,没事就在家反锁房门呆在房间里研究攻略,把杨家父母高兴的,以为自家养了17年的顽劣丫头终于开窍了,开始收心用功学习了。事实却是这个“开始用功学习”的小丫头每天早出晚归的去各种围追堵截人家沈顾去了,整的沈顾在百米之外见了杨木扭头就跑,他实在是怕了这个油盐不进的丫头了。杨木也是这么评价沈顾的,“油盐不进,我都这么上心了,怎么反而见我就跑,真是没良心,啊啊啊啊,怎么办,我还是好喜欢他啊!!!”这样的日子重复了两三个月之后,也许是杨木恶补的追人宝典奏了效,沈顾最终缴械投降,答应了她的追求。他们做了所有情侣在恋爱时都会做的事情,摩擦不断,感情却愈加坚固,一度成为他们圈子的模范情侣。那是至今为止,杨木最开心的一段时光。



           我曾经经以为我们会有永远

20岁的杨木已经已经喜欢了沈顾整整三年,那一年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三年,杨木对沈顾说,“今年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三年了诶,都可以过恋爱纪念日了,我们以后还会有很多很多的的纪念日的吧?”

“会的,一定会有的,只要你想,我们就会有。”

“那说好了啊,不准反悔!”

沈顾笑着搂紧了杨木。

杨木想,“你承诺过我们会有以后,那时候我是真的信了,可你怎么食言了呢沈顾,明明说好了不准反悔的啊……”



                 却是曾经沧海难为水

沈顾说,“木木,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沈顾说,“木木,为了你,我需要走得更快一点,你要努力跟上我的脚步”。沈顾说“木木……木木……”,沈顾对杨木说过很多很多,那些说过的话都成为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在漫漫长夜中能陪伴杨木的唯一存在。

杨木在22岁的时候拥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第一家蛋糕店,名字叫做“木屋蛋糕”,她一个人做到了当初两个人约定要一起做的事,之前的杨木,是个极度热衷甜品的姑娘,沈顾曾说,“这么喜欢甜品啊,那以后我们开一家蛋糕店好了,你来做老板娘,店里只做你喜欢的甜品,嗯……店名就叫‘木屋’”。

“好啊好啊!!不过为什么要叫‘木屋’?怪怪的诶,不过你喜欢就行啦,你喜欢的我都喜欢,哈哈哈”“嗯,我喜欢”沈顾摸了摸杨木的头,心里补了句“木屋木屋,木木的小屋啊,笨蛋”

她得到了她的面包,爱情,却还没来,也不知道,还会不会来,那些关于沈顾的记忆已经越来越模糊了。



      沈顾,你不回来,我不想再等了

24岁的杨木,一个人,一间店,在一个没有沈顾的城市里拼了命的扎根,你或许永远想像不到那对于一个毫无社会经验又举目无亲的女孩儿来说有多难,她受过排挤,在陌生的城市无所依靠无人倾诉;遭遇过欺骗,只能躲在没有人的角落压抑痛哭自我安慰;甚至流浪过街头差点活不下去,而这一切,都没有沈顾的参与,杨木自嘲道“沈顾,我终于又有了一段没有你参与的人生了,这算不算是你所说的长大,如果是,我可不可以不要长大,没有你在的以后真的太痛苦了……”。

沈顾这个名字于她就像是心里的的一颗朱砂痣,抹不开,也忘不掉。后来,她在陌生的城市终于慢慢站稳了脚跟,再也不是当初那个一个小挫折就可以把她打回原形的小女孩儿了,也不再是那根依附着沈顾这棵乔木而活的藤蔓了。她的身边陆续出现了很多优秀的追求者。但无一例外,入了她的眼的人总与沈顾有着这样或那样的相似之处。但她喜欢的沈顾永远都不会出现了,没有沈顾的日子也应该适应了,以后的路还这么长。

她不知不觉活成了别人倾羡的样子,沈顾所希望的样子,沈顾在她的脑海里变得越来越模糊,她也开始放下了,至少,不会再害怕回忆起那段过往了。



                    沈顾,我很好

“筱筱,我先走了啊,有事你给我打电话,到时候你准时下班吧,记得把店门关好啊……”筱筱看着杨木急急忙忙跑远的背影,喊道“知道啦知道啦,杨木姐,放心吧……”,跑远的杨木似乎隐隐听到了筱筱的回应,但具体是什么,却没听清。“杨木姐真幸福啊,有个这么爱她的男朋友,天天都来接送”筱筱看着杨木跑远的身影及杨木跑向的那个抱着花儿,站在车旁笑意盈盈的男人说道。

沈顾还是没回来,杨木却已不在原地了,她终于放下过往种种,往前走了。

这样的情况应该是天上的沈顾最希望看到的吧,沈顾,在四年前离开了这个世界,死因是车祸,他们的车在从机场回家的途中与突然改道的车辆相撞,那场车祸一共夺走了四个人的生命,杨木的父母、改道车辆的司机、还有……因为用自己身体护住杨木,导致伤重抢救无效而死亡的沈顾。那一天,是这一生中杨木经历过的最绝望的日子,她永远失去了爱她的双亲以及她爱的沈顾,留下的只有她一个人。那一天,杨木开始独自面对这个世界,不论喜与悲,好与坏。



     那些回忆有我一个人守着就够了

“我们从没输给过生离,却唯独输给了死别。木木,你终于要忘记我了,不要觉得亏欠,护住你只是像爱你一样变成了一种本能,往前走吧,走出那个有我的世界,你已经被困的太久了,你值得继续幸福,或者更加幸福。”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太多像杨木一样沉浸在过去里的人了,既然已经不可能,那就放下来,活出来吧,你们都值得更好的人,更好的未来。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