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壳机动队》经典音乐第二夜:《Floating Museum》

0.096字数 1380阅读 399

《攻壳机动队》95版可以说是所有《攻壳》影视作品里最深邃冷静的一部,全片画面以冷色调为主,配乐也同样多带有冰冷迷幻的色彩(除了高亢雄浑的《谣》系列),其中《Floating Museum》是让我百听不厌的一首。

Floating Museum的中文译名为“浮动的博物馆”,顾名思义,这首曲子将创造一种漂浮迷幻的氛围。初看时也许你会觉得匪夷所思,如此庞大厚重的建筑,要如何才能变得轻盈,以至于浮动起来?曲子出现在影片的高潮大战部分,却有着平缓得出奇的节奏,每当想要放松下来时,听听它是个不错的选择。


Floating Museum

这一曲用在素子潜入空无一人的博物馆,计划夺回被掳走的“傀儡师”之时,素子与敌方的思考战车狭路相逢,双方展开火力十足的殊死较量。按理来说,这样的战斗场面应该加以激烈节奏的音乐,押井守和川井宪次反其道而行之,以静显动,用舒缓的配乐衬托出暗中潜伏的杀机和一触即发的张力。

全身义体人对决人工智能,谁才是进化树上的新顶端?

素子是从博物馆顶部进入这个最终舞台的。我们借素子之眼观看建筑内部时,画面用了俯角拍摄,向下延伸的宽阔空间让光线难以照亮建筑物底部和角落,这种场景与潜藏黑暗的水下深渊有着相近的观感。素子喜欢用潜水体验自我存在,这里也恰好是“潜”入博物馆内部,川井巧妙地用音乐将这两种知觉联系起来。

借助配乐,观者有种借助音乐在博物馆的空气中浮动的感觉

曲子的基底是迷幻电子音效,让人想起范吉利斯为《银翼杀手》做的电子乐,有同样的暧昧不清。不断盘旋向上的旋律,平稳广阔的重低音,二者的混响效果使听者仿佛置身于这座空旷的殿堂之中,随着不同层次的音乐在空气中浮动。

在乐曲开头几个小节,拨弄金属片的声音创造出一种冰冷压抑的紧张感,就像眼睛的余光看到什么在暗处一闪而过。接下来乐手奏响了一种叫竹筒琴的东南亚的乐器,浑圆的音色使人联想到从深渊升起的串串气泡。

巨大空洞的博物馆与深渊的观感近似

从1分55秒开始,弦乐和手摇铃加入,使乐曲音量变大,音色变亮,带起一段小高潮,画面中素子与思考战车的交锋也进入白热化阶段。静止下来的战车在配乐的加持下充满了压迫感,使观者体验到素子所感受到的死亡威胁。

思考战车静止时,音量渐大的音乐给人扑面而来的压迫感,观者会被这种紧张情绪所感染

到了2分46秒,音乐又回落到原来的旋律和混沌质感,经过一番休整的素子和战车开启第二回合的战斗。这一回合,素子诱敌深入,耗光了战车的子弹,人类的谋略占了上风。

带着累累弹痕的进化之树象征新物种间的战争

而在最后的1分钟里,所有乐器都参与进来,并加入了人声合唱,将乐章推向高潮,以对应素子徒手拆战车的最终对决场面。借助热光学迷彩隐身的素子闪开炮火起跳,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形水花,落到思考战车之上,运用身体的极限去拆战车的盖子。最终素子作战失败,身体支离破碎,任人宰割。这段画面的运镜一气呵成,震撼人心,素子的失败在人声的吟唱下更显悲壮。

这短短的一分钟画面宣告了对决以素子落败收场,配乐中人声的加入使场面更加凄美

在这场人机决战中,人失败了。面对机械强大无比的碾压,人的血肉之躯未免太过渺小。押井守想表达的似乎是人必须通过与自己创造的工具融合,才能获得新的进化。素子借助“傀儡师”的能力进入网络,获得了前所未有的领悟,在第二部剧场版中,她可以在网络设备间穿梭,随意下载到任何机器人中,任意操纵他人的Ghost,这不就跟神明下凡一样了吗?

世界无限广阔,素子大有作为

感谢今晚你的阅读与陪伴,明晚将介绍《攻壳机动队:无罪》的片尾曲《Follow Me》,同样是川井宪次的作品。

相关连接:

《攻壳机动队》中的经典音乐第一夜:《謠》

《攻壳机动队》经典音乐第三夜:Follow Me

《攻壳机动队》经典音乐第四夜:Inner Universe

《攻壳机动队》经典音乐第五夜:Run Rabbit Junk

《攻壳机动队》经典音乐第六夜:GET9

《攻壳机动队》经典音乐第七夜:What’s it for

《攻壳机动队》经典音乐第八夜:Living Inside the Shell

《攻壳机动队》经典音乐第九夜:Be Human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