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地球赤子之火种(05)

96
书咄咄
2017.11.30 04:39* 字数 3931

目录

上一章

05. 临行准备

经过一个周末的修整,所有进行集训的人员被要求上缴了手机,如果和家里通话,可以利用每个房间的可视电话,换言之就是在监督的前提下和外界联系,然后就开始了艰苦的各项补习和训练。首先最重要的是对RB5星系以及其第三行星的种种情况的了解,而这些是不能通过资源共享来完成的,一定要由专人面对面地讲解,哪怕是在电子屏幕上。然后就是太空里出现的种种可能性状况时的应激反应。其次是普罗米修斯号以及各大子艇的机械电子性能。

七大子艇的指令长作为候补船长被列入名单,如果乔治 戴维斯不幸以身殉职或者深受重伤,将从A组的爱丁堡号子艇的指令长开始,逐一接任船长职位,丁峻的燧人氏号排D组,也就是说他是第四候补船长。所以他不但要进行和普通队员一样的培训,还要加大力度,完成船长接任方面的各项功课,对主船以及船上常备人员要有一定的了解。

除了这些,还有飞船驾驶方面的课程以及体能训练。虽说已经脱离了原始化学燃料时代的飞船内部,四季温暖如春,也有人工重力以及水与大气循环,生存条件比之从前远远没那么艰苦。但是在别无依靠的茫茫太空,一切皆有可能,不是只有强健的体魄和心理素质就能达标的。每周都有一两次驾驶燧人氏号模型的训练,真正的子艇已经在中国酒泉发射中心整装待发了,休斯敦准备了所有子艇的模拟舱训练。

模拟舱里面几乎和真实情况一模一样,包括所有的机动设备以及大屏幕显示,甚至连出发初期的超重状态都有模拟。每队的驾驶者都可以在里面充分感受飞船的加速和拐弯大回旋等动作,唯一的缺憾是,无法模拟出子艇加速到光速或者亚光速时人体的感受。

丁峻和白晏梓一组,轮流主驾和副驾,方晋虎则和徐亚兵一组。丁峻心细如发,他认为固定的搭档配合也有可能出现意外情况,所以他要求每个组员都要和其他人配合训练,轮流做主驾与副驾。而他的领队王曼农同学,因为是文职人员,所以不被要求此项训练。

“我也可以的!”王曼农跟丁峻说,“我开我爸爸的老爷车开得很好,还有驾照,正经手动档,你们现在没几个人会开吧?”

“小姐,现在时间紧迫,如果有需要,以后再教你!”丁峻这样回答她。

然后就是深水失重状态训练,要穿着重达几十公斤的宇航服在水底行走以及完成各种动作包括维修飞船外仓等等。

最后还有极限体能训练,包括负重长跑和泅渡。这个对于王曼农来说,是一个叫苦连天的活,每次训练完都要睡上一整天,叫都叫不醒!所以丁峻一时心软就没有给她另外加上前庭神经的训练课程。

艰苦卓绝的训练为期六个月,终于结束,最后航天部给每个人放了两周大假回家探亲,之后就在预定的时间到各个子艇的发射中心集合!在临回家的前一天晚上,部里发还了手机,不过仍然公布了一番不可向外界透露任何消息的命令。因为感觉在监督下打电话很别扭,所以大部分人这一段时期都很少使用房间内的可视电话,一旦发还了手机,整个走廊就开始热闹起来了。

丁峻也给家里打了电话,“啊,对呀,明天放大假,回去呆半个月,然后出外。”

“白参谋长的闺女和你一起回来吗?”张允涵好奇地问。

丁峻感觉有点啼笑皆非了,好像家里这几个老的很上心,似乎他和白晏梓有一点吐口彼此有意思的话,这两家老的就自说自话拜天地了,算了,与其弄得鬼鬼祟祟的,不如大方一点,他说,“是啊,一起回去,同一班飞机,跟其他的两个组员也是一起!”

“白参谋长说要派车去机场接你们……”

“那就来吧!”丁峻心想,这还真拿我当新女婿了,人家来接闺女,关我什么事,到时候找个借口溜掉就好了。

又和母亲说了几句,收线了。看看时间还早,去健身房找晋虎和亚兵吧,他俩这潜艇上带来的老传统,每天要打一架!

转过走廊,还没下楼梯,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叽叽喳喳的声音,“妈,明天回去,你给我把屋子收拾一下。”是王曼农。感觉走过去打断人家说话不太好,丁峻放慢了脚步。

“没我什么事!安雅自己不收拾好东西,丢了就怨我!”一阵格格的笑声。

“是啊,完了去中国集合,你们去看姥姥啊?那我甭回家了,咱们直接姥姥家见好了,我一会儿在网上把机票改了。行,我屋里一个箱子,是我要带去外勤的东西,帮我拿着,别忘了,忘了我还得去取一趟,谢谢妈!亲一个,么~~啊~”。王曼农也收线了。

还是个小家伙呢,丁峻心想,他往前走。

“hi,丁。”王曼农一边在手机上比划着换机票,一边打招呼,“去哪儿?”

“健身房!”丁峻感觉跟她没多少话可说。

“看晋虎和亚兵打架啊?他俩也叫我了。明天你们坐哪个航班?能不能扎个堆?我要去中国看姥姥。

”王曼农把手机递过来,让丁峻指航班号。

“我们从上海入境!”丁峻说。

“上海北京都行,对我都一样,回头告诉我爸妈在哪儿见就行了。”听了这个回答,丁峻不再说话,帮她点了,还有空余机位。

今天晚上健身房比一般时候都热闹些,许多人围了个圈子站着,不时发出喝彩声。怪了,他俩每天都打架,也没见这么多人围观。

王曼农仗着自己身材小脸皮厚,喊了几声“excuse me”,挤了进去。难怪这么多人围观,今天方晋虎在和一个身材高挑的巧克力色美女在比武,徐亚兵在一边落单,抱着胳膊看着。方晋虎的个子已经不能算低了,但那个美女好像也相差无几,非常苗条英飒。看得出来,方晋虎其实并没有托大。江湖上流传一种说法,几类不可欺的人,和尚道士是一类,女人是一类,敢在江湖上挨刀的女人,都有几把刷子。不过到最后,方晋虎还是占了一招半式的上风,最后一个剪刀腿,美女倒下了!

看客们大声鼓噪,拍起巴掌来了。方晋虎伸手把美女拽起来,“谢谢,小姐,承让了!”那美女笑着说,“你很厉害,他们说得没错!”她的英语有很重的口音,明显的小舌音。两人握手告辞,相视而笑。

徐亚兵过来拍拍方晋虎肩膀,“行啊你,感觉如何?”

“啥?比你强点!”方晋虎看着美女的背影,随嘴说。

“混蛋,找抽呢!”徐亚兵扑了上来,两人跟愤怒的小狮子一样互相嘶咬!王曼农看着直乍舌,“怎么又打起来?还没打够啊!”

“精力过剩,就得给散散。”丁峻回她,他看着都有点手痒痒了。

在休斯敦开往上海的大型客机上,王曼农一爬上去就占据了自己的位置,把眼罩蒙在脸上开始睡觉,不一会儿嘴里还发出细小的鼾声。白晏梓细心地把薄毯盖在她腿上。丁峻坐在她旁边,隔着过道,方晋虎和徐亚兵一上来就在电子板上开始斗棋,他们俩不能凑一起,不是文斗就是武斗!

丁峻看着白晏梓照顾王曼农,低声说,“回头白参谋长来接你,我就不凑热闹了,帮我找个借口。”

“为什么?”白晏梓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先反问了一句,又笑了一下,“知道!这些老家伙,真能闹腾!”

氢核动力的超音速飞机大大缩短了航程,几个小时候,飞机在上海着陆。白晏梓摇着王曼农的肩膀,“曼农,到了,醒醒!你可真能睡!”王曼农扒下眼罩,伸着懒腰,“这就到了?我还没睡够呢!”

“你还没睡够?这都睡一路了。”白晏梓笑着说,“难怪你小皮肤嫩呼呼的,”她伸手掐了一下对方的腮帮子,“我听人说,睡觉比喝汤都养人!”

王曼农打着哈欠睡眼惺忪地说,“我妈管我叫睡务局的,我一上飞机就迷糊!”

飞机停稳了,大家起立取箱子,除了丁峻和白晏梓,其他人都要各奔东西。白晏梓问王曼农,“你去哪儿?坐火车还是飞机?”

王曼农耸耸肩,“我定了机场旅馆住一晚上,我得等我爸妈和妹妹明天来,先出去吧。”五人取了箱子相互告别,丁峻、白晏梓和王曼农一同出去,迎面就看见白参谋长夫妻在外面。做母亲的表情又是焦急又是欢喜。

“晏梓!”白夫人第一个迎过来。

“妈,爸,你们来啦?派个车就好了!”白晏梓笑着说。

“还不是你妈性子急,所以你爸只好请假当车夫!”白参谋长也走过来,他虽然跟女儿说话,但是眼睛却看向丁峻,自从高中毕业以后他还很少见到这孩子,真是长大成人了,高大英武,第一印象很好!还有旁边这位,旁边这姑娘是谁呢。

“王曼农,我这次集训的新同事。”白晏梓向父母介绍。王曼农过来和他们夫妻握手,“白先生,白太太,你们好!。”她这称呼倒是挺洋派的,丁峻也过来礼貌地叫“叔叔阿姨。”

“车子在外面,一起走吧!”白参谋长热情地招呼,然后问王曼农,“姑娘,你去哪儿?我们送你!”

“不用了。”狡猾的王曼农感受到了丁峻和白晏梓之间的不自在,她伸手挽住丁峻的胳膊,“丁说送我去旅馆!”

“我们一起送你吧。”白参谋长说。

“爸,你怎么这么多事呢?”白晏梓嗔怪地说了一句,拉着自己妈,“丁峻,曼农,回头见。”她拽着父母就走。

王曼农松开丁峻的胳膊,“你要怎么谢我?”

行,这借口也不用找了,丁峻心里一阵松快,“那我送你去旅馆呗,深表谢意!”他帮王曼农拎起箱子。

丁峻到家的时候,感觉被自己老娘好奇的目光扫射成了筛子。他故作不知,问,“高叔叔呢?”

“他女儿生宝宝,给孩子过满月去了,过几天才回来。”张允涵忍不住问,“你没蹭白参谋长的车一起回来啊?”

“没有,有个法国同事一起,找不到旅馆,先送她了。”丁峻撂下东西,伸了个懒腰,“我说老太太,你们没事不要在家瞎起哄好吗?”

“喝,我可没有!”张允涵说,“你不是说要是任务回来三年五年的人家还没主儿就随我们折腾嘛?我哪知道敢情你们是同一个任务。要说你是个小子,耽误个三年五年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白家着急啊,他家是闺女!”

你不着急才怪,丁峻心里顶了一句,嘴上说,“行了,成不成的这都是缘分,缘分到了什么都挡不住,我劝你们就别在家里撩乱了,我们这任务就已经够乱的了!”

“哎对,你们这是什么任务,去哪儿?危险吗?什么时候回来?”张允涵忍不住连珠炮似的发问。

“顺的话要不了三年,一年多就回来了吧,也没多危险,就是琐碎!我只能告诉你这个,去哪儿可不能说。”丁峻一边归着自己东西一边轻描淡写地回答。

“哦,那就好,不危险就好!你自己在外面,要多注意!听说你那个法国同事也是个姑娘,有那么多姑娘参加的项目,应该不会太危险!”张允涵自我安慰着说,“我不问你,你多加小心!”听了这话,丁峻突然觉得心里酸酸的,“妈,我不在,你也得照顾好自己!”

(待续)

下一章

【科幻】地球赤子(一)火种
22.0万字 · 4234阅读 · 38人关注
他是优秀突出的职业军人,沉默寡言严肃认真,而她是自由散漫的海外华人二代女博士,擅长胡说八道和各种混不吝,就这样被命运安排相遇,从负气斗嘴的冤家,变成了同生共死的战友……在被调戏和反调戏的过程中,他被一点点地搞分裂。 这是一部科幻外衣的言情向小说,科幻辅,言情主,勿深究,勿细探。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