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前夕,他竟然……(九)

图片来自百度图片

沈时复看着辜娣也是没撑伞,雨水打在她的头发上顺着发丝滴落下来,便想跑到辜娣身边护着她到这屋檐下避雨。可是辜娣却比沈时复更先行了一步,她向他走了过来。

辜娣向沈时复走来,一步一步,像是四肢已经完全僵硬的提线布偶一般,无法称得上是个人类的行为,可是步伐的速度却也倒挺快。而且,辜娣仍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

沈时复还没来得及多想,很快,辜娣来到了他的面前。

辜娣没有说话,红唇轻抿着,只是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沈时复。沈时复也看着辜娣的双眼——她现在画的眼线比今天下午的时候更浓了,她刚是去哪里了吗,为什么要画这么夸张的妆容?但是,她的眼睛还是一样的好看,棕褐色的圆圆的眼珠子,只是,今天看起来似乎是少了些什么。沈时复看着辜娣的眼睛,觉得她像是想要些什么,可是不想开口,只想等着沈时复自个儿领会。

戒指!

沈时复脑海中突然蹦出了这个词语,于是他慌慌张张地从口袋里掏出那枚他准备好了的钻戒,小心翼翼地递给她。

辜娣看到戒指,表达了她沉默的认可。辜娣用她那修长的食指和拇指,拾起沈时复掌心的戒指,随即递到自己眼前,端详着。

辜娣用修长白净的食指和拇指夹着钻戒,歪着脑袋细细看着,很是认真。钻戒在月光的照耀下笼着一股神秘的光芒,很微弱,却也让人联想到一些神秘的力量。

辜娣在认真地看钻戒,说是欣赏,不如说是探究,因为那一副极端严肃认真的神情,真的让人无法用“欣赏”这个词来去形容她。沈时复也在细细注视着辜娣,眼中抹不掉的,是浓重的柔情。

正如卞之琳《断章》中所言: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然而,令沈时复没有想到的是,辜娣竟是把这枚戒指给吃了!

沈时复看到辜娣将戒指放入口中,径直吞下后,戒指却像是卡在她的喉咙里,她的脸色青紫,一副十分痛苦的模样。

沈时复来不及多想,也没有纠结于辜娣为何要把戒指给吞了,眼下当务之急之事是帮辜娣把喉咙里的戒指给弄出来。

沈时复立马用手掰开辜娣的双唇,将手深入辜娣的口中,手指径直往她的喉咙深处去。

其实沈时复掰开辜娣的嘴巴时,他闻到一股强烈的恶臭味,令他差点没吐出来。但是救人心切,况且这是辜娣呢?

沈时复在辜娣的口中挖来挖去,却怎么也挖不出那枚戒指。可是辜娣在沈时复不断对喉咙的刺激下产生了强烈的吐意,她没有任何预兆地,便吐了沈时复一身。顺着沈时复的衣袖,呕吐物被吐得一地都是。

沈时复看见辜娣吐出来的东西,有吃过未消化完全的食物残渣,更多的却是青黑色的黏稠的液体,均是发出恶心的臭味。但幸运的是,呕吐物里面有戒指。

总算是没白费一番功夫。

沈时复弯下身子拾起呕吐物中的戒指,可是就在他刚把戒指拿在手中之时,就感觉眼前一黑,竟就倒在了马路上。


无戒365写作训练营第18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天色已经是有些暗了,街上来来往往的都是下班赶回家的人。沈时复自从下班接到辜娣的电话后,就知道情况不妙,赶紧跑来辜娣...
    玛丽约阅读 72评论 18 7
  • 街上依旧是人来人往,沈时复在人潮里更觉得茫然无措。他完全不知道他如何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达成辜娣给自己提出的要求,他...
    玛丽约阅读 54评论 6 6
  • 沈时复走到巷口的街边,细雨纷纷扬扬,扫在他的眼睫上,让他无法把眼前那个空荡荡的大街看得真切。 望着没有生气的街景,...
    玛丽约阅读 58评论 4 6
  • 老板在储物柜里找了好一会,东翻西找的,把杂七杂八的东西都摆出来了还找不到那枚戒指。就在老板在夜晚这微凉的时际却急出...
    玛丽约阅读 67评论 4 4
  • ——苏木子 我不会写一些华丽的句子 也不会用各种漂亮的辞藻 我想写的 只是最深处的感受 或是一瞬间的...
    苏木子阅读 29评论 0 0